第60章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杜少篇)大结局11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开着免提,余伊薇能清楚地听到他们的所有对话。

    那一刻的欣喜,不足以用言语来表达,她只知道,她终于要得到这个男人了。虽然不能身心俱得,但只要得到他的人,把他时时刻刻困在自己身边,她就心满意足了。

    两情相悦固然重要,可对于她来说,她现在已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心情去等他爱上自己。

    或者,他这辈子也不会爱上自己,可那又如何?

    她还是赢了,终归还是赢了……

    很高兴,她于是激动地掂起脚亲了他一口,杜宏宇没有躲避,只伸手拍了拍她的挺翘的臀,半含*溺地问她:“想去哪儿吃东西?”

    “和你在一起,吃什么都可以。”

    杜宏宇点了点头,又为难道:“可是我今晚要应酬得很晚,恐怕是陪不了你了。”

    一听这话,余伊薇马上又警惕起来:“你到哪儿应酬,我陪你一起去。”

    “可是……”

    不等他说出拒绝的话,余伊薇马上冷了脸:“你不想我去喔?”

    见她似乎要生气,杜宏宇又道:“男人谈事情总归是无聊的,怕你闷罢了。要不这样好了,我单独给你开一间房,谈完后,我就直接上来找你怎么样?”

    “开一间房么?”

    余伊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真的是说要和她去开一间房?

    以往,总是她开好一次又一次的房,而他却逃了一次又一次,可现在他主动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说要带她去开……房!

    那时震惊太过,余伊薇张着小嘴不懂得抿上。

    杜宏宇腼腆一笑,反问:“不好?”

    “好。”

    迫不急待地说出那个字,余伊薇笑着又要去亲他,杜宏宇不着痕迹地避开她的唇,只让她的吻落在了他的下巴上……

    -----------------------------------

    刚接他出来,杜宏宇就说要去应酬。

    余伊薇自然怀疑他是找借口,毕竟,她缠着他的这段日子,他的借口简直是五花八门,但总有一个让她无法拒绝。

    所以这一次她学乖了,就是非要跟他一起来。

    然后,她就真的挽着他的手去了他要应酬的地方,某某夜总会……

    起初那些人看到余伊薇和杜宏宇一起来还愣了一下,但很快亦心知肚明,笑呵呵地打了声招呼便让她坐下。

    只是,才坐了不到半个小时,余伊薇就真的坐不住了。毕竟,男人谈起公事来,真的可以把女人闷死,于是她便和杜宏宇说了一声有点累后,便主动上了楼。

    进了杜宏宇为她开的房,余伊薇整个人都笑开了花。

    超豪华的双人间,就连浴室都是透明的,双人*上铺着暗红色的*单,上面还有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怎么看都像是精心安排的,怎么能让她不激动。

    想到今晚终于可以睡到她最想睡的男人,余伊薇激动得在chuang上打起了滚。

    正滚得起劲,突然接到余哲成的电话。

    “爸,有事儿?”

    “听说杜宏宇把你弄出来了?”

    电话那头父亲的声音格外地震惊,余伊薇笑了笑:“是啊!不但如此,他还说要和我结婚。”

    “结婚?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可没跟您胡说,他真的会跟我结婚的,而且……”想起之前杜宏宇的那一通电话,余伊薇便觉得全身上下都带着劲儿:“他还当着我的面和那个死丫头分手了,他是我的了。”

    “真的?”

    余哲成似乎还是不敢相信,余伊薇却又咯咯一笑:“当然是真的了,所以爸我不跟你说了,我现在……嘿嘿!”

    “你在哪儿?”

    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爱玩,可她刚从拘留所里出来,余哲成还是不太放心。只是,他问他的,余伊薇却根本不把他的关心当成一回事,还怕他是想抓自己回家,马上又紧张道“不告诉您,总之,您也去忙您的吧!不要管我了。”

    急急忙忙地说完,余伊薇直接挂了电话。

    想想又觉得接下来的时间不能被人打扰,特别是不能被父亲打扰,索性直接关了机,一心一意等着杜宏宇回来。

    也许是一个人等着太无聊,也许是在拘留所的时候一直没睡好,身下的牀又那么软,她翻了个身竟真的闭上眼睡着了。

    ----------

    不知睡了多久,余伊薇是在一阵爱昧的喘息中醒来的。

    拧着眉头哼了一声,睁眼便是大胆又火热的场面,配合着那阵阵的轻吟低喘,一下子便将她彻底搞兴奋了。

    翻身而起,她坐在牀上时还在发懵。

    又盯了一会电视屏幕,确定那里面放的是岛国动作片的时候,她才难以置信地看了看正坐在她身边的杜宏宇,结结巴巴地:“你,你……”

    声落,电视里的画面正好跳到了特写,配合着岛国女人夸张的叫船声,那一声声的似牵着余伊薇的魂,竟让阅男无数的余伊薇都难得地红了脸……

    咽了下口水,看着正盯着屏幕看得津津有味的男人,余伊薇嗓子眼都是紧的:“怎么在看这种东西?”

    “学习啊!”

    眉眼含春的男人这时回过头来,一笑:“如果我技术不好,你会不会不满意?”

    “杜……杜少……”

    余伊薇觉得自己已经有感觉了,明明这个男人什么都还没有做,就只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她便已经有些受不了。

    只是,他的转变实在太大,大得让她……

    正犹豫着要不要问问他是怎么了,结果,还未张嘴,电视里那个岛国女人似乎已嗨到了最高点,伴着那几近痛哭的**声,余伊薇只觉得头皮都开始一阵一阵地发紧……

    强忍着想要马上扑倒他的冲动,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想让他先把电视关了,结果,杜宏宇漂亮的唇角微微一勾,又睨着她浅浅淡淡地笑:“要不要跟我做?”

    “……啊?”

    她觉得自己已经够矜持了,可他居然主动这么问。

    余伊薇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要,当然要了,你比谁都知道我有多想要你。”

    闻声,杜宏宇只是轻轻的笑,还故意逗着她:“我真的不知道,不如你告诉我好了。”

    “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可以帮你……”

    余下的话没有说出口,余伊薇只是主动又靠了过来,小小的脸凑过来:“什么都可以帮喔!”

    “怎么帮?”

    “总之,我身上只要可以用的地方,都给你……”

    她说得直接,他却大胆地将手指点在了她的唇上:“比如……这里?”

    这个动作暗示性这样强,余伊薇只觉得整个人都热了起来,却还是故做娇羞道:“啊!你好坏啊!我还以为你真的什么都不懂。”

    “为了懂,我可看了好几天的片子了,现在……就差实践了……”

    最尾的那几个字,那么轻,那么轻,余伊薇彻底失控了,二话不说便扑了过来,将他按倒的同时,整个人都骑在了他的身上:“杜,杜少……”

    那一声呼唤,她的声音都在颤,可被他扑倒的男人却轻笑着又拍了拍她的臀:“乖,先去洗个澡。”

    一听这话,余伊薇有些不乐意,她现在已经等不了了……

    可是,想到杜宏宇毕竟不比自己有经验,再加上他那眼神儿,还有电视里的画面,她总觉得他让她去洗洗是别有深意。

    太期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她伸出一只手指放到自己的小嘴里,吊着眼梢问他:“不一起吗?”

    “我想再学习一下,介意吗?”

    声落,电视里的画面又开始跳转,余伊薇扭头一看,里面居然在玩69。

    她觉得自己彻底不淡定了,主动从他的身上爬下来冲进了卫浴间。

    介意?开什么玩笑?

    ---------------------------

    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洗干净,出来的时候余伊薇连衣服都没有穿,只包着一条纯白色的大浴巾。

    那时电视里糜乱的画面已不再,只放着一些唯美的,适合谈情说爱的MTV。

    看到她出来,杜宏宇举着两杯红楼过来,他已经脱了外套,只穿着一件烟灰色的衬衣,薄衫下的身体饱满,有着最让她满意的流畅线条。

    很想马上,立刻……

    可他却执着地将酒杯递给了她。

    难得他这么有心,她也不忍扫他的兴,只耐着性了接过他递来的酒,然后举起与之轻轻一碰。

    “干杯!”

    “干杯!”

    迫不急待地一干而尽,将红酒杯朝地毯上一扔,她整个人已挂在了他的身上。

    不着痕迹地避开,杜宏宇笑:“哎!别这么急嘛!不如我们先玩个游戏怎么样?”

    “游戏?什么样的游戏?”

    目光一斜,指向牀上的那些彩色药粒,他笑了笑:“这些,随便挑一样。”

    “这些是……”

    毕竟是经常在外面玩的人,余伊薇自己也不是没给别人用过这种东西,自然心知肚明。可她还真没想到杜宏宇敢玩这些。

    他笑,惑人地勾起唇角:“咱们一人选一样,谁输了谁就吃一粒。”

    “不用这么麻烦了,你喜欢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吃。”

    “一粒怎么够呢?”

    余伊薇这里已经不愿再等,直接又挂到了他的身上:“那就两粒。”

    “三粒,放到你的酒杯里,我要亲眼看到你喝下去,然后……”他给出自己的最后底限,眯着眼的样子就像是老狐狸。

    可他越是这样,余伊薇便觉得越刺激。

    “你好坏!”

    抬手轻拍了她一下,那一声低嗔,其实已等于是默认杜宏宇满意地笑着,偏过头来,在她耳边说了一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我要你喂我。”

    男人眉头微微一扬,毫不犹豫:“好啊!”

    “我说的是,用嘴喂……”

    闻声,杜宏宇微微一笑,捏了一粒药在嘴里,咬在牙上,一低头捉住了她的小嘴,舌尖一卷便直接将药推入了她的嘴里。

    一粒,两粒,三粒……

    伴着1982年的拉斐红酒,不到30秒余伊薇全身都热了起来。

    将杜宏宇扑倒在柔软的水牀上,她的双手则迫不急待地朝他的裤当探去。

    反捉住她的手,一个翻身便反客为主,杜宏宇会跪在她的身侧,一手制着她不让她乱动,一手则飞快地扯下了自己的脖子上的领带……

    原本还在不依他的抗拒,可看清他的动作,余伊薇迷乱的眼底又起波澜。

    这可是她想了那么多个日日夜夜的男人,她想他都快想疯了,只要一想到可以和他疯狂的做一场,她就算不吃药都受不了,更何况,她还被他喂下了三片催。情药。

    身体很热,很想让他快一点,所以她那灵蛇般的手臂又缠了上来。

    杜宏宇大手一扣便将她的两手都扣到了头顶上,然后,用自己刚刚解下来的领带一圈一圈地缠紧了她,直到最后将她的两手都捆死在了牀栏上。

    “你干嘛!喔!原来你喜欢这样……”

    这种东西,余伊薇素来是对别人玩,还从来没有自己被别人这样对待过。

    一时新鲜,她笑得更加迷乱:“你好坏!”

    “那你喜不喜欢我坏?”

    “嗯!喜欢,好喜欢!”

    杜宏宇只手撑在她的脸侧,另一只则是一点一点滑向她身体上的浴巾:“那么,接下来你想让我怎么对你呢?”

    “撕碎我,占有我,狠狠地柔躏我,狠狠地……”

    扯开她身上最后屏障的同时,杜宏宇原本含笑带暖的眸光一沉,突然地阴森森地说了一句:“你想要的都会有的,不过,换个人如何?”

    “什么?”

    “我说,换个人如何?比如……你爸爸……”

    “……”

    猛地,余伊薇瞪大了眼,原本还混沌的大脑,一秒便清醒了。

    可还不等她张嘴发出一个完整音节,杜宏宇已拿起早就准备好胶带贴在了她的嘴上,然后,再拿出一个埃及艳后面具,小心翼翼地替她戴在了小脸上……

    --------------

    与此同时,夜总会的长廊尽头,某妈妈桑亲自领着余哲成朝定好的‘包间’走。

    “唉哟余总,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我跟您说啊!来新货了。”

    余哲成最近心情实在是不好,因为余伊薇的那么一通胡闹,现在他们家的航空公司已经被上面的某部门盯上了。

    只不过几天的时间,已经被请进去喝过两次茶了。

    喝茶也就罢了,公司的信誉度也因此冲击大打折扣,再加上凌云航空那边三少似乎有意打压他,现在他的公司说得好听点是遇到了危机,说得不好听就是摇摇欲坠……

    什么办法都想了,什么人都求了,居然一点成效也没有。

    知道这是杜宏宇那边在给自己下绊子,他早就在心里把那小子恨出了血,结果,他那个不争气的女儿一出来又和那个杜宏宇搞上了。

    他心里烦闷,便出来喝点酒,才喝了两杯便被一个面生的*神秘兮兮地带了上来。

    余哲成是这里的常客,姑娘们的他也认识不少,这个*倒是觉得面生,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是人虽然跟着她来了,但神情却是兴致缺缺,没想到竟然有新货。

    他这个人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小姑娘,特别是那种长腿白肤的那一类,所以,一听这*的话,马上眼底便放起了光:“新货?”

    某妈妈领着人,眉眼含春地笑:“虽然不是个雏儿,可鲜嫩多汁得很呢!”

    “不过,性子有些烈,所以我们就给吃了点好东西,现在,正绑在牀上等着您享用呢!”

    “是吗?”

    一听说不是雏儿,余哲成其实不大满意。

    男人么,多少还是有那什么情结的,虽然他年纪也这么大了,可就是有那么一点恶趣味,喜欢看那些小姑娘疼哭了的样子。

    明明说是新货,结果又不是原装的……

    觉得扫兴,余哲成的脚步都慢了一些,那*一看他这样子心中便已有数,又挤眉弄眼道:“余总,虽然不是雏儿!可毕竟是头一回接生意,总归是不一样的是不是?”

    *子毕竟会说话,余哲成原本还有些失望,一听这头一回接生意,便真的感觉心里舒坦了一些。正装模做样地装正经,却又听那*说了一句:“我还给她弄了一面具戴在脸上,不让她看见您的脸,这样一来,就算日后有什么事儿,也就找不到您头上,您看呢?”

    这话说得含蓄,可内里却是大有深意。

    要找事儿呢!就证明房里的小姑娘不是出来卖的,是正经人家的女儿。

    正经人家的女儿,那自然是不同,最容易激起他这种老男人的*征服欲,所以,余哲成立刻会心地笑了:“这事儿啊,办得好啊!”

    得了夸,那*子*子掩口一笑:“唉哟!还不是为了各位老板玩的开心。”

    话到这里,已到了地方,*子直接推开了包间的门,眉眼一飞:“到了,那……我就不进去了……”

    “妈妈要真想进来,我也不介意。”

    余哲成邪恶地笑了一下,*子却连连摆手:“可不敢扫了您的兴,我去了,您好好玩儿。”

    说罢,人已是半飘着离开……

    余哲成乖着酒兴走入包间,远远便看到红色的水牀上白花花的一片。

    房间里的没有开灯,只有整个宽大的落地窗外洒进来的一点灯光,照在那一片白软上份外的扎眼。

    他猥琐的目光盯着那小姑娘,胸是胸,腰是腰,皮肤很白,特别是那双腿,长长的,直直的……

    正是他最喜欢的那一款……

    原本就喝了不少的酒,这时看到这样的一幕如何能不血脉喷张?

    迫不急待地走近,伸手便抓住了小姑娘的腿。

    那一触之下,原本已迷乱的小姑娘马上嗯嗯了起来,那声音听着软软的,带着让人抑制不住的渴望。一双长腿还踢滕着在他面前不停地晃来荡去,晃来荡去……

    余哲成的老眼一红,终于迫不急待地扑了上去。

    不多时,房间里已传来一阵阵靡靡之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