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破天荒的头一次(杜少篇)尾声12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下来的日子,几乎是各自潇洒。

    杜宏宇和欧娅若感情稳步前进,慢慢已朝着热恋在发展,戴立泽也领着余伊薇扮起了深情,鞍前马后的侍候得对方好不开心。

    余伊薇虽然一直掂记的人是杜宏宇,但因为杜宏宇屡而不从,而戴立泽却事事处处呵护关心,就算不爱,心里的那种虚荣感也有澎涨。一开心起来,竟也忘了要找欧娅若的麻烦。

    所有事情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唯有戴立泽的态度始终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杜宏宇很了解这个男人,知道他不可能真的会娶余伊薇,但,这几天接到的消息让他明白,他到底还是轻敌了。

    虽然说戴立泽喜欢于颖,但谁也不能保证他不会为了一已之私再多做一个选择呢?

    余伊薇也许不是他喜欢的,但做为垫脚石一用,似乎也未尝不可,以戴立泽的野心来看,他目前最想要的应该不单单是壮大自己的势力,而是想利用余哲成的航空公司整垮自己,否则,他也不可能会这么答应余哲成的要求。

    至于他想这么做的原因,似乎是想要向于颖证明自己。

    但,他想要证明自己有很多种方式,这一种恰是杜宏宇最不欣赏的。

    理由无它,余哲成是只老狐狸,虽然离开了孟老他就跟断了翅膀的鸟一样,但也是只个头肥硕的鸟。再加上余家的旧背景还与道上有些牵扯不清的关系。

    一旦戴立泽和他联手,恐怕会暗出使一些上不来台面上的手段。

    虽无惧于戴立泽的手段,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凌云蒙受损失,毕竟,那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公司。

    所以,从明面上来看,如果戴立泽真的成为了余家的女婿,对杜宏宇是很不利的。不过,看似不利的局面,也不代表完全没有办法解决,至少,他手里还有于颖这枚重要的棋子。

    只要他一声令下,于颖便会义无反顾的投入戴立泽的怀中,扰乱这一切看似平衡的局面。

    可是,美人计虽好用,但他却一直不愿意让于颖出手,因为他知道于颖对自己的忠心,他虽然不能接受她的感情,却也不愿意让她再伤一次心。

    犹豫了很久,他最终还是决定去找于颖好好聊聊,虽然她跟在他身边很多年了,房子也是他帮她买的,可他却一次也没有去过那里。

    当然,从今天开始,已经有了破天荒的第一次……

    --------------------------------

    杜宏宇到于颖家的时候,于颖刚刚洗完澡,带着水气的长发披散在胸前,说不出的媚惑,道不尽的娇柔。

    虽然已经认识很多年了,但杜宏宇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清新无害的一面。

    一直僵立着,杜宏宇好笑的问:“不打算让我进去了吗?”

    终于回过神来,于颖高兴的让开了自己的位置:“对不起,我是有点太吃惊了,杜少,快进来吧!”

    杜宏宇缓缓走入,于颖却已翩然转身朝厨房走去,边走边说道:“想喝点什么?”

    “不用了,只是有件事想过来问问你。”

    简单的一句话,于颖却瞬间脸色苍白,随意挑出了一瓶果汁,她拧开猛地灌了好几口,这才微笑着又走他朝他走近。

    “不用问我了,我可以做的,只要杜少一句话。”双手紧握成拳,于颖的口吻虽然云淡风轻,但她泛白的指节处已暴露了她太多的不甘与抗拒。

    没有料到于颖会突然这么说,杜宏宇疑惑的望着她:“你打算做什么?”

    “戴立泽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他哄得余哲成很开心,余伊薇好像也在试着接受他……”

    说到这里,于颖已经有些说不下去了,明明那么想和戴立泽保护距离,明明那么想要撇清和他的关系,可是命运啊!总爱这么捉弄人。

    这理也理不清的感情,现在居然让她觉得难以呼吸了。

    听懂了一切,杜宏宇似乎并不意外她的要求,只继续问道:“所以呢?你想要说什么?”

    “我愿意去他身边呆着,只要能帮杜少你扳倒余哲成,我什么都愿意。”于颖闭上了眼,下定决心般开口,那绝望的神情,那豁出一切的口吻,让杜宏宇也不禁生出几分心疼之意。

    轻轻的伸出手,拉着她坐下。

    “瞧瞧你,明明那么不愿意,还非要勉强自己这么说,是想让我愧疚一辈子吗?放心吧!我没打算让你去出卖自己。”

    “杜少,你……”不是不愿意相信他,只是太开心了,以至于她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浅浅一笑:“我来找你是有另一件事要问,至于戴立泽我自有办法,不用你牺牲色相,我也能让他乖乖就范儿。”

    听到这话,于颖一直吊着的那颗心终于安然放回了肚子,低下头,手指无意识的拂起发丝至耳后,美丽的双眸间有泪花在来回闪动。

    从来都是这样的,只要他随便的一句话,随便的一个动作,甚至随便的一个眼神,她都能感动不已。

    强自抚平自己震颤着的内心,她用尽可能平静的口吻问他:“你想要问什么?”

    “我小妈找过你是不是?告诉我她想干什么。”这是一句不接受拒绝的话语,强势的程度,让于颖也怔愣在原地。

    “……”

    浅浅一笑,他似乎能猜到她的心事:“不方便说吗?”

    答应过陆兰芝什么也不说的,可是,面对着这样直接的杜宏宇,她知道自己永远也不懂得拒绝,但,在说出事实这之前,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杜少,你怎么知道的?”

    “你们见面那一天,我正好也在那里吃饭。”

    其实真的是巧合,如果那天没有带欧娅若去那里,如果那一天欧娅若没有发现她们,也许,他真的什么也不会知道,可是,一切就是这么巧。

    惊讶的望着他,于颖一脸不解:“那你为什么今天才来问?”

    “因为,除了问这件事,我还得顺便帮你解决掉戴立泽。”

    “什么?”

    她确实糊涂了,刚才他不是说过不会选择牺牲自己的吗?那么现在这么说?

    什么意思?

    她的表情他看得清楚,却不急着解释,只轻声说道:“先回答我的问题,一会儿你就明白了。”

    于颖是相信他的,哪怕是所有实际情况似乎都不那么乐观的现在,她仍旧选择无条件的信任着他,关于陆兰芝的事情,她一直都有着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而已。

    不过,早说晚说对她来讲,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她可以背叛任何人,但绝不包括杜宏宇。

    反之,她也能为了杜宏宇,背叛任何人,当然,也包括他的小妈陆兰芝。

    “夫人让我帮她找一个人。其实也不只是一个,是三个人。”

    “哪三个?”

    “夫人的丈夫,和她失散多年的两个女儿。”

    话一说完,杜宏宇的脸已是一团黑气,而于颖也从他的脸上,找到了一直在猜测的那个答案,原来,这个秘密,他竟真的一点也不知情……

    ----------------------------------

    杜宏宇没有说话,只是烦燥的燃起了一声烟:“我去阳台透透气,帮我拿只烟灰缸来。”

    “好。”

    于颖温顺的点着头,目送他朝阳台走去。

    这么多年来,一直在他身边,她明白他内心对陆兰芝这个继母的纠结与挣扎。

    想完全不接受,却又觉得她也是可怜人,想原谅她,又觉得对不起自己的母亲。这么些年过去了,现在终于因为欧娅若让他们的关系有了一点点好转的迹象,却又冒出来这么一件事。

    陆兰芝以前也一直只是杜胜*的*,后来杜夫人病逝后,她便顺顺当当地住进了杜家,还给杜宏宇生了个很小的弟弟。可现在,陆兰芝要找丈夫和女儿,那么杜宏宇的父亲的角色便更加不光彩了。

    不但*女人,而且包的还是有夫之妇,杜宏宇得知这些后,内心的挣扎也可想而知……

    可是,即使是这样,于颖也不会为了让他不那么难受而选择什么也不说。

    她是于颖,是他是相信的人,对他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才是他最想要的,所以就算知道他会郁闷,她也只会选择默默的陪在他身边,一起为他疗伤。

    杜宏宇其实是不爱抽烟的,也可以说他没什么烟瘾。

    所以有时候一个月他也抽不了一支,但他的身上永远都会带着一包香烟以惫不时之需。

    烟这个东西,都知道伤身体,可在很多时候,抽一支烟似乎也能解决很多的问题,而他,只是想借这烟雾缭绕,来好好思考问题。

    接过于颖送上来的烟灰缸,他淡淡一笑:“谢谢!”

    “杜少,你从来不跟我说谢谢的。”

    “是吗?我居然这么没有礼貌吗?”

    好像真的忘记了,在他的记忆中于颖是手下,更多的时候也是朋友,虽然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这一点,但内心深处,他早已认同了她的存在。

    “其实,夫人她只是……”

    摆了摆手,杜宏宇一幅不愿多谈的样子:“不用解释,我也不会反对,我只是很奇怪她怎么会突然良心发现了,以前怎么不找?”

    “那是因为,夫人她……”

    话到这里,于颖又顿了一下,那个理由现在说出来会不会误会更大?

    于颖一脸犹豫,杜宏宇也没为难道,只道:“算了,为了什么我也不想知道了,如果她真的想找女儿,你就帮她好好的找,不过,如果有消息了还是得提前告诉我一声,这样就行了。”

    从未如此宽容,许是因为发现陆兰芝还记得自己是个母亲。

    虽然觉得她‘良心发现’的时间有些晚,但比总一辈子都那样绝情的强,虽然,他还是无法原谅她的所作所为。但,找人的事,他从心内深处表示支持……

    见他神情坦然,于颖终于舒了一口气,欣慰的说:“如果夫人知道杜少不反对,也一定会开心的。”

    “不要告诉她我知道这件事了,就装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好好找人就行。”

    “好。”只要是他交待的事,再为难她也会做到,更何况只是一个守口如瓶的要求而已,于颖自然爽快地点头。

    她如此配合,他却有些犹豫,回眸间,顺手掐掉了自己只吸了一半的香烟,说:“其实,还是要跟你说一声抱歉的。”

    “杜少……”

    听到这里,于颖心里突然慌了起来,又是谢谢又是道歉的,今天的他,为什么这么奇怪?

    “你知道你是戴立泽唯一的死穴吗?”

    “……”

    于颖沉默了。

    她很讨厌这个说法,但事实确实如此,缓缓地低下头去,不明白接下来他到底要说什么。只是,让她难过的是,她知道无论他接下来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她也绝对不会拒绝。

    垂头间,忽而感觉他越靠越近,不明所以间,她整个人都已落进他怀里,他的唇轻抵在她耳边细语:“我不会让你牺牲色相去引诱戴立泽,但却不能不利用他对你的感情,所以,对不起了于颖,抱一下下就好,因为……他来了。”

    他来了,他来了……

    她突然就明白了一切,手足无措的感觉亦在瞬间消失。

    原来,这一切又只是一场意外所得,虽然他这样强有力的拥抱着她,可她明白他的心里想的还是欧娅若。

    失落,伤心,无奈,委屈,种种情绪聚集在心里,她却只是配合着回报着他的腰身。

    其实她早就看透了一切,只是,面对这突然袭击的温柔,她有些不知所措罢了。既然一早就注定了结局,那么为何不好好享受这片刻的柔情?

    哪怕,他的心里想的是别人,至少他现在抱着的人,是自己……

    于颖的泪,就那么落了下来,紧紧的贴着她美丽的脸庞往下滴,她早该死心了的吗?

    只是,遗忘真的太难太难了,她,做不到……

    --------------------------------

    看着阳台上,那毫无顾忌,深情相拥的两个人,戴立泽的指甲几乎都要掐进手掌心,好不容易摆脱了余伊薇,想要远远的看她一眼,却没有想到,竟然看到自己最不愿看到的这一幕。

    他之所以无所顾忌,是因为他确定杜宏宇对于颖是没有感觉的,可现在这些又算是什么?

    他不是有了欧娅若,不是说那丫头连他的孩子都有了吗?他还来招惹于颖做什么?

    怒火中烧,却又发现那熟悉的阳台上,二人已相拥而入,看着那猛然间被拉上的窗帘,戴立泽再也忍不住了,不顾一切就冲上了楼。

    不行,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占有她,她是他的,是他戴立泽的唯一。

    已没了钥匙,他只能用力的踢打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布满血丝的眼中,是一览无遗的伤痛,只能在心底疯狂呐喊着不可以,不可以……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门,终于自内而外被打了开来。

    于颖长发披散,身着一件过大的白色男人衬衫,出现在了戴立泽的眼前,冷冷的,她的眸间,不带一丝的感情:“戴立泽,你又发什么神经?”

    “我发神经?你看看你的样子,你才是发神经。”戴立泽觉得自己要疯了,于颖的衣服,于颖的神情,让他不得不想了太多不愿意去细想的事情,她居然真的和他‘做’了。

    理直气壮的抬起了头,于颖一脸冷漠:“我怎么了?”

    “他在里面是不是,让我进去,我非杀了他不可。”狠狠地推开了于颖,戴立泽直接朝卧室冲去,于颖紧跟着拖住了他的手,却根本挡不住他前行的脚步。

    裸着上半身,杜宏宇一脸悠闲的靠坐在*头,看到冲进来的戴立泽,不但不紧张,反而微笑着打着招呼:“原来是阿泽来了啊!”

    一股子脑血逆流的感觉,让戴立泽觉得眼前一阵晕眩,他冲动的扑了上去,对着他还在微笑的脸,就是狠狠的一拳挥了过去。

    杜宏宇没有还手,也没有挪动身子,只是就那么静静的,静静的坐在那里。

    戴立泽的拳头,就那么生生的停在了原地,看着紧紧趴在杜宏宇身上想为他挡下自己一拳的于颖,戴立泽的心已开始滴血。

    “于颖,你给我让开。”

    “你给我滚。”于颖的眼中,厌恶之意越来越浓,他不敢相信的后退着,痛苦的吼道:“明知道他不爱你,你还要这么作贱自己吗?”

    低下头,于颖无情的打击着他:“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是我什么人?”

    “我爱你,我爱你啊!难道你还想装做不知道?”

    这份爱来的太辛苦,可他却一直不肯放弃。

    坚持了太多年,他已是千疮百孔,只是看着于颖眼中的绝情,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心如死灰。

    大声地说出那三个字,那憋了数年的三个字,没想到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出来的,戴立泽又哭又笑的望着她,任心底悲伤逆流。

    别开脸,不去看他痛苦的脸,于颖突然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她可以对他很绝情,可听到那样的期待的三个字,虽然换了一个她不愿意接受的人,可还是忍不住心尖颤动着。

    如果,这三个字是杜宏宇对她所说,她宁可现在就去死,可为什么偏偏是戴立泽,为什么?

    两个互相折磨的人,俱都沉默了下来,室内流动着*又心痛的气息,杜宏宇却在此时动了动身子,缓缓下了*的同时,长臂一伸,又紧紧将于颖圈回了怀里

    邪邪一笑,他故意把于颖又拉近自己几分,用一种近乎挑衅的口吻对着戴立泽说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没想到阿泽你把这一招用得这么彻底啊?现在谁不知道你和余伊薇出双入对了,怎么?你爱的原来是于颖?那么余伊薇又算是什么?”

    “杜宏宇,你还敢说?不是你逼我,我会这样?”

    冷静,他知道自己要冷静,可是每当他遇到于颖的事情,冷静就离他那样的远。

    他无法冷静,只想狠狠的扑上去,打掉他嘴角淫邪的笑意。

    “感情的事,谁也逼不了谁,既然你选择了余伊薇,那么就别再来烦于颖,她也有她的选择。”说到选择的时候,他故意又抱紧了于颖,气得戴立泽额上是青筋暴跳。

    “你的身边不是也明欧娅若?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杜宏宇轻笑,十分无耻的开口:“没错,我是有欧娅若了,可这是于颖自己的选择,以前你是单身汉一个,算起来你比我还有那么一点半点的优势,可现在你和我是一样的货色,选我还是选你,不是仅凭爱好了么?于颖不爱你,这……也是事实。”

    无情的话他一直很会说,这些年来,就算于颖夹在他们两人之间,他也从来没有这样正面与戴立泽产生冲突。

    虽然因为误会戴立泽一直选择与他对立,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他的欣赏。但,此一时彼一时,如今他要站要余哲成的那一边试着搞垮他的凌云航空,那么他也绝不会含糊……

    “你放屁。”

    咬牙,从齿缝中挤出这几个字,戴立泽的手指关节,已是握得咯咯作响。

    虽然已预料到了会产生冲突,不过被这么骂还真的头一回,杜宏宇面色也冷了下来:“你最好马上消失在我眼前,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你最好别对我客气,是男人就跟我打一场。”

    在黑道没有道理,就是靠拳头,虽然他已经很久没有动用自己的拳头了,可为了心爱的女人,他不介意再热血一回。

    “打你?我嫌浪费时间,不过,你不怕今天在这里和我打一场的事情传到余伊薇耳朵里吗?她可是个醋坛子,没我家小若好应付。”

    闲闲的一句话,瞬间让戴立泽心中的火焰飞速暴涨。

    终于,他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和杜宏宇结结实实,痛痛快快的干了起来……

    -------------------------------------

    看着眼前混乱的一切,刚进屋的于然习惯性的推了推他的大黑框,一脸震惊的问:“你们在干嘛?我不是到了什么捉歼现场了吧?”

    “什么?捉歼,这个新鲜,我看看,我看看……”

    宁静一脸兴奋的挤了进来,当看清地板上,那个骑坐在另一个男人身上的杜宏宇时,她瞬间哑然。

    一脸惊悚的她,以极其高亢的声音,尖声叫道:“啊!这是谁捉谁呀?他们两个是在搞基被这个女的捉歼在地板了么?”

    噗!于然很没有形象的喷了,一脸抽搐的看着宁静,不明白这女人脑子里怎么装的都是这样的东西。

    一直在他俩身后探头探脑的欧娅若,在听到这话后,立马也钻了进来,只是,当她看到某人的时候,她的脸色还没有来得及变,某人的却已是‘草容失色’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