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方一哲被抓(力晶篇大结局4)又到了求月票的日子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小时后,那些警察颇有些不服气的走到了方一哲的身边。

    见状,方一哲冷笑着说:“做为人民公仆,你们是不是应该靠谱点?能不能别这么随便冤枉好人?”

    “好人?好人会在那种地方买那样的东西?”

    来搜查的警察也是个脾气硬的,一听他这口气,马上反辱相讥道:“别告诉我你自己用的,我们可专业得很,一眼就看出来你不可能是吸毒的。”

    这话一下子说到了点子上。

    方一哲自己吸的话,顶多就是个丑闻,可是自己搞到了给别人吸,那性质也完全不一样的。

    “那就拿出你的证据,说我藏毒,东西呢?”

    方一哲故意很大声地说着,那警察正尴尬间,却突然想到什么。

    盯着他的坐椅看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蹲了下去,直到他再起身,手里已多了一包雪白的色的东西。

    方一哲大惊失色,他的办公桌下面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的秘书,秘书也吓坏了,连忙摇头:“不是我,我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东西,我真的不知道。”

    那警察拿着东西慢慢走近方一哲,淡笑而问:“方先生还有什么话好说?这一袋,怕是不止五十克了,你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

    “那不是我的东西。”

    “你办公室里的东西,不是你的是谁的?”那警察早就看不惯方一哲嚣张的态度了,这下子有了证据,更加不肯放过他了。

    “总不会告诉我董事长办公室是随便一个人就能进来的吧?”

    “这是陷害。”

    方一哲眼睛都红了,他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地盘,居然有人这样明目张胆地陷害他。

    是谁?到底是谁?

    “是不是陷害你回去跟法官说,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我拒绝,我要见我的律师……”

    不理会他一直吼叫着,直接就让手下的人,架了他回警车里,直奔公安局而去。

    ---------------------

    方一哲因为藏毒被抓的消息,传到路晶晶耳里时已是一天之后了。

    她的注意力从不在他那一块,自然也知道得晚,只是,满天的报纸杂志雪片一样的飞着,她再不注意也注意了。

    虽然报纸上面没有细说,但当她看到那个五十克时,便不自觉地心惊肉跳起来,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以前方一卓被他带坏到吸毒,为此,路晶晶特意研究过很久的毒品。

    冫水毒,只要超过五十克,基本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直接就是判无期。

    方一哲虽然坏,但她认为他不会这么傻,他又不吸毒,弄这么多在身边干嘛?

    想到这里,她又紧张了起来,随便又抽了一张报纸在手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

    突然,她看到了那篇报道的记者名:老圈。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二少手底下最出名的狗仔之一。

    难道,这件事和三少有关?

    正纳闷间,程力突然提前回了家,路晶晶把报纸朝他面前一摊:“这个,你知道的吧?”

    “怎么?方一哲你也心疼?”

    “胡说什么呀?我怎么会心疼他,就是觉得这事儿有些奇怪。”

    程力不以为意,只顺手将自己的西装外套交给了路晶晶:“有什么好奇的,都是他咎由自取。”

    自觉地将他的外套挂好,走回他身边的时候,路晶晶又不服气地拉着他句:“所以,这件事真的和你有关?”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

    路晶晶噎住了,这根程木头还能不能好好沟通了?

    她又不是担心方一哲会出事,只是觉得如果因为要保护自己,而让程力不得不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来的话,她会自责的。

    她只是关心他而已,结果,他好像又误会了……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亲自去买毒品么?”

    一看程力这表情,就知道接下来的话考验心脏,所以,路晶晶头皮马上一紧:“你想说什么?”

    “那是给方一卓准备的。”

    路晶晶:“……”

    她没有想到,方一哲为了方氏真的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了。难道说,那些藏起来的东西,是他为一卓准备的吗?

    他有必要准备那么多吗?

    当年他就这么害过方一卓,现在居然又想如法炮制……

    那可是他的亲弟弟,他怎么能这样?

    “那……一卓又复吸了?”

    闻声,程力斜眸看了她一眼:“他要是那么没脑子的话,我还会理他?”

    “那就是没有?还好,还好还好……”

    她拍着心口以示庆幸,程力却不满地将人按到了沙发上。

    头低下来,双眼死死盯牢了她:“做为一个孕妇,这些事情你是不是都不应该多想?让我们来处理不好吗?”

    “老公,我只是害怕你会有事。”

    程力勾着眉头看她,不以为意道:“我能有什么事?”

    “这可是你说的,无论谁有事,你都一定不可以有事。”

    说着,路晶晶拉下他的大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为了我们的孩子。”

    听到这里,程力的目光一柔,千言万语都已化做一记深吻,直吻到身怀六甲的路晶晶都差点把持不住……

    --------------

    董事长办公室里,苏仪第一次对方一卓产生了质疑:“是你做的对不对?”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方一卓没有正面回复,但口气很轻蔑。

    他和苏仪之间以前还算信任,可因为有苏春花那件事在前,现在已没可能做到什么事敞开来说了。

    “是不懂还是装不懂?方一卓我不是说过让你有什么都要和我商量吗?你怎么能这么冲动就这么做了呢?”苏仪有些气极败坏,似乎特别的生气。

    方一卓却冷笑着问了一句:“我做什么了?”

    “你还不承认?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对不对?那个爆出新闻的记者叫老圈,那不是京市宋家的人么?如果不是你同意的,程力敢找人直接爆方家的丑闻么?”

    苏仪很不喜欢方一卓用这种态度对她,每当他这样的时候,就代表他又武装起了自己。

    可是,之前不是还好好的么?

    明明他们合作得很愉快,她甚至都觉得自己要爱上他了,怎么会突然就这样了?

    “你真的很好笑啊!人家的职业不就是做那些?”

    很不满苏仪的态度,方一卓也没有什么好口气对她:“况且,他爆的又不是关于我的新闻,为什么要顾及我的想法?”

    听到方一卓的话,苏仪终于肯定了:“你承认了是不是,因为不是关于你的事,所以,你便故意纵容他们做了这些事。”

    其实,方一卓从来不怕苏仪知道什么,反正没有证据,她也没有办法拿他怎么样。

    只是,他越来越不满意的是苏仪表现出来的这种姿态:“我不明白的是,你现在的立场是什么?为了我大哥来怪我吗?就算是我做的又如何?你有什么资格来怪我?”

    “我为什么没有资格?我是你的合作人。”

    苏仪理直气壮的说着,却惹得方一卓又冷笑了一声:“合作人?那么请你告诉我,我们合作了什么?从我们合作开始,除了我和我的家人受到伤害以外,我还得到过什么?嗯?”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知道我和你合作冒了多大的险吗?”

    话到这里,苏仪有些心虚。

    故意那样大声地说话,也不过是想掩盖心底的秘密,只是,当他们四目相对,她竟对他的眼神感到害怕了。

    是她太小看了这个男人,一开始还以为是个天生的傀儡,当慢慢发下他的优秀,想抽身而退早已来不及。

    “我没什么话要对你说了,你还有吗?”

    无情地开口,方一卓已下了逐客令。

    事实上,他已经找人在彻底调查苏仪的过去,虽然还没有得到最完整的资料,但,可以确定的是,她的杜美莎的关系,绝对不仅仅是上下级的那种关系。

    见他如此,苏仪也冷冷的笑了:“翅膀硬了是不是?不需要我了是不是?你的好办法让方一哲没有办法再做那个总裁,可你没有想过吗?没有我,你永远也坐不上那个位置。”

    “到现在你还这么想么?在你眼中,究竟是觉得我没有那个能力,还是觉得你能瞒过所有人?”

    半靠在沙发上的身子倾过来,方一卓冷眸而视:“苏仪,别那么天真,我是志不在方氏,若我有野心,别说一个方一哲,就算是十个方一哲也不在话下。还有你,最好听话一点,别让我觉得后悔和你合作。”

    第一次,方一卓用那样绝冷的口吻对苏仪说话,虽然无情,但听到苏仪的耳中,却是另一番滋味。

    “你什么意思?”

    清冷的双目微微一凛,苏仪看着方一卓,竟发现自己一点也不了解他。

    “什么都说穿了就不好玩了,你只要记得,我会找上你只是因为你有值得我利用的价值。”

    说罢,方一卓突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睥睨着面前的女人,更加残酷无情地道:“假如你把你身上那个唯一的价值也弄没了的话,那么,方一哲之后,下一个就是你。”

    这一刻的方一卓看上去一点也不算阳光,反倒像是插上了黑色翅膀的天使,苏仪的心猛地一颤:“你威胁我?”

    “是你在威胁我?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方一卓也再不扮好好先生,只语锋凌厉道:“苏仪,聪明的话就安份一点,我不觉得没了你我什么都不行。可你呢?没了我是不是什么也做不了?”

    意有所指的话语让苏仪听得是心惊肉跳,原本她来找到方一卓是想给他个警告,让他安份点,可现在倒好,被警告的反而成了自己,一想到这里,她的心就慌了。

    难道,他真的知道了什么吗?

    可是不对啊!

    姑姑的地址应该没有人知道啊,难道又是那个路晶晶?

    她找上门去看到了姑姑,然后告诉了方一卓?

    想到这里,苏仪不再言语,只是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人。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要重新制定计划了,十年的努力,她是不会让自己功亏一篑的。

    “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她尽可以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很平静,可是,她内心的激荡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自己。

    “是应该谈谈,不过,不是现在。”

    方一卓冷冷地拒绝了他,并不是他不想谈,事实上是他还不能谈,在没有完全掌握到苏仪的一切前,所有的问题都没办法完全解释得清楚。

    所以,他还要等一阵子,也许一天,也许一个月,总之,绝不是现在……

    “我知道我今天让你生气了,可是,你应该明白也是你的原因造成的。”

    虽然苏仪也很生气,可她自认为已经够低姿态了。

    但方一卓不买她的帐,仍邪恶地笑着:“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应该改天再来跟我谈,我现在很累,要休息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苏仪终于知道自己再继续下去也只是自取其辱。

    转身,带着对方一卓无尽的怨恨,她终于大叔离去。

    看着她愤恨而去的背影,方一卓终于收起笑意,冷冷而语:“苏仪,我一定要找到你的把柄,没有人是毫无破绽可言的。”

    --------------------

    虽然还没有宣判,但这一次,方一哲显然没办法太快出来。

    而且,根据最可靠的法律顾问的说法,如果一审判决出来的话,方一哲最少会被判七年以上,严重的话,甚至要判无期。

    这个说法,吓得杜美莎站都站不稳了。

    无期?

    这是什么意思?

    她拼了一辈子都为了这个儿子,可是一袋白粉就让他彻底毁了吗?

    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绝不允许。

    所以,杜美莎找了最好的律师,最好的团队,想要把方一哲弄出来,可证据确凿,再加上方一哲对司法人员的态度,让他极有可能重判。

    杜美莎瞬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方氏的股东再一次要求开股东大会,重新讨论关于继承人的事实。

    杜美莎本来对这件事不以为意,以为就算是方一哲不在公司了,最起码她还是在的,也会有支持率。

    可这一次,她又错了,因为,那些曾经反对方一哲的大股东,又开始一致反对她的上台。

    百思不得其解的当口,她终于发现是方一卓在背后阴了她一着。

    正想着要报复,要把他踢出公司,那些股东又开口了,而这一次他们提出的新继承人人选,竟然是方一卓。

    杜美莎再一次震惊了,反对她也就算了,竟然会支持一个各方面都不被看好的方一卓?

    焦头烂额,但杜美莎还是暗中联合了自己所有的心腹,决定要一起打这场经营权保卫战。

    她在方氏的根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手下的人自然也是不少的,为首的一个‘死忠党’就是苏仪。

    听了杜美莎的计划,苏仪首先就开口反对了:“现在最大的股东就是方董,他不在,您手里的股份根本不足以胜出。”

    “我不可能把经营权转手给别人。”

    杜美莎阴冷着脸,十分艰定的说着。

    “其实您为什么不逆向思维一下?那些股东们是真的瞧得起方一卓的能力吗?我看未必吧!”

    若有所指地开口,苏仪此刻已然恢复女强人本色,清冷的眸光一转,又是一片阴寒:“至少,他一点股份也没有情况下,要做董事长这事就是一个最大的漏洞。”

    所谓的逆向思维,那本是杜美莎最烦的东西。

    可她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顺着那条思路去设想:“你的意思是,他们就是要一个无权无势的董事长?”

    “当然,这样的话他们的日子不是更好过吗?”说着,苏仪又直言道:“什么事情只要他们商量好了就行,董事长那个人也不过是形同摆设。”

    精明的女人眸中闪过一丝无情,事实上,她最初挑中了方一卓其实也是想到了这一点。

    只可惜,越到后来她竟越后悔,那个男人身上有种不可战胜的潜力,是一直被他刻意隐瞒了的东西。就算是自己那样的机关算尽,甚至不惜‘献身’,竟然也没有办法完全掌握那个人的思想和行为。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投他一票,直接送他到董事长的位置上?”

    “有何不可?与其被别人摆布,倒不如收归已用,不是么?”

    摇了摇头,杜美莎直接否认了苏仪的建议:“被任何人摆布他也不会说什么,可如果是我,他不会服气的。”

    虽然很信任苏仪,可毕竟杜美莎还没有完全老糊涂,对于方一卓的心态,她从小就看在眼中,自然也明白。

    这一次,她养大的‘狼’是真的要反扑了。

    “没有更好的办法,那几个老股东不松口,您是决定不了任何事的,就算是您强行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您也同样会是一个摆设。”

    这话说得极重,可也是现在最现实的问题,杜美莎头疼的抚着额头,似乎不想再说话。

    “要不要休息一下?”

    见她如此,苏仪软言问了一句,另几个心腹见状,互视一眼后,也终于识趣的离开了杜美莎的办公室。

    苏仪扶着杜美莎进了休息室,又劝道:“您还是什么也不要想了,好好睡一会儿。您要是垮了,那方董还能指望谁?”

    闻声,杜美莎很是动容了,感激的拉着苏仪的手:“谢谢你,要不是有你在,我都不知道还能指望谁。”

    不着痕迹的避开她的接触,苏仪淡淡一笑:“您睡吧!我去给你冲杯牛奶,喝了安神。”

    看着苏仪的样子,杜美莎红了眼:“妮妮,我………”

    “我去泡牛奶,很快就好。”

    说完这话,苏仪转过身子,很熟练的从柜子里找出一袋早就准备好的中老牛奶粉,慢慢的冲调好后,她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然后,从袖子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安眠药,直接倒进了牛奶里……

    转身时,苏仪端着满脸的笑意,亲手将牛奶交到了杜美莎的手里:“泡好了,您喝吧?”

    题外话:

    所以,二更还是在早上十点,约起!无论大家给不给我月票,我都为大家加这一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