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陷害,RC珠宝的危机(力晶篇)加更求月票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周后。

    方一卓终于可以出院了,路晶晶大松一口气的同时,心情却怎么也好不起来。

    理由无它,因为方家老爷要见她。

    路晶晶当然是不想见的,所以找了很多理由很多借口,可方一卓只用了一句你还是名义上的方家大少奶奶,便直接堵了她的嘴。

    是啊!因为她还是挂名的‘方太太’,所以,公公召见,她又怎么能拒绝?

    这种大事当然要和程力商量一下,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打了几个电话,都是秘书接听的。她问程力在哪里,秘书也总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但大意是,rc那边恰逢她的新品上市,程力忙得脚底生了烟。

    找不到程力的人,路晶晶最后也只能找母亲商量。路妈妈的意思是,去还是要去的,而且,要趁此机会,直接和方家老爷把整件事情都说清楚。

    三年前的错误,三年后也要尽力去弥补,将一切导回正轨也是她必须做的事。

    虽然这道理听上去很大,但想明白了也确实是这么个理,所以,虽然她是真的不想去,可还是咬着牙答应了陪方一卓回一趟方家大宅,去为以前的自私跟方家老爷道歉。

    -------------------------------------------

    九点就办好了出院手续,可因为路晶晶实在不喜欢回方家,所以,硬是拉着方一卓在外面游荡了很久才回去。

    本以为晚一点就不容易碰到熟人,可是,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家门时,才发现客厅的沙发上,稳稳当当坐着方敬之,杜美莎和方一哲三个人。

    看到这架式,方一卓笑的有些坏,油腔滑调地开口:“哟!怎么今天都这么闲啊?”

    “你还好意思说?爸说你要回来住几天,这不,我们这是特意在家里等着迎接你呢!可这都等了几个小时了,你怎么才回来?”

    方一哲似是在怪责方一卓,但人却已无比亲热的起了身,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看着他这道貌岸的样子,路晶晶心里其实特反感。他这样的人,总是对什么人说什么话,看什么人,给什么脸。

    在方敬之的眼中,这个儿子,可能是天底下最‘实在’的儿子了吧!

    可是,他应该永远也想不到,人的两面性可以让一个看上很实在的人,魔性得很彻底……

    “唉呀!不知道你们会等我,真是对不起了,可是怎么办呢!我和晶晶玩得太开心了,现在好累,所以想上去先补个觉。”

    虽然都是客套话,可方一卓对方一哲说话的时候,已没了当初的热情。

    一时冷,一时热,完全的阴晴不定……

    这时候,杜美莎站了起来,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既然这样,那我们的大少爷就先去睡吧!”

    闻声,方一卓还真没讲什么客气,直接对他老爸道:“爸,那我们就上去睡觉了。”

    也不知是不是方一卓故意的,反正他在说到睡字的时候,特别的大声。方敬之听了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但路晶晶却明显地感觉到,那一刻方一哲周身的杀气在氤氲。

    没理会一屋子人各色不一的嘴脸,方一卓很开心的拉着路晶晶上了楼。

    在他的眼中,这个家里没一个人是他愿意多看上一眼,就算是方敬之,也不过只是生了他的一个男人罢了,所以态度也同样很敷衍。

    路晶晶原本就不想来方家,现在可以避开这些人,她自然乐意。

    可是,她以为他们不会这么快就放过他们,至少不可能就这么让我们上楼。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方家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奇怪事,比如现在,还真没有一个人来阻止他们上楼。

    路晶晶的不安在方一卓关上房门时,也终于消失,可到了房里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们为什么放过我们了?”

    “因为,我们要睡觉了啊!”

    方一卓淡淡地开口,一改之前吊儿郎当的痞气,但路晶晶却感觉得出来,他在不高兴。

    其实,从她告诉他她选择了程力的时候开始,他就没有高兴过一天。

    但他再不高兴也不怎么在她面前说,最多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这样的他让路晶晶很自责,她走向他,慢慢道:“要不,我去见见你爸?”

    “见他干嘛?”

    路晶晶想了想,终于还是跟他交了老底:“咱们的事儿,我总觉得应该跟他说清楚。”

    “不是很清楚么?有什么好说的?”

    “至少,得告诉她我不是……”

    听到这里,方一卓终于明白了路晶晶的意思,马上就炸了:“你就那么迫不急待地想跟我撇清关系?”

    他觉得自己已经够忍了,那天晚上看着程力把她带走,*不归……

    第二天在医院里,他为了保护路妈妈挨了一刀,人还躲在病*上,可她却扔下自己跑到楼下抱着程力哭。

    这些也就算了,只要她还能呆在自己身边,就算她心里爱的不是自己他也认了,可现她居然还想把他们不是夫妻的事情说出来,这要真的说了,以后岂不是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他不是输不起的性子,只是,怎么甘心自己的十年输给了她跟程力的十个月?

    “不是啊!可我觉得你爸那么不喜欢你也和我有关系,所以,我应该帮你澄清这些的,如果你爸知道了,可能就原谅你……”

    听到这些,方一卓很不耐烦地打断了她:“原什么谅?要也是我原谅他,怎么还能让他原谅我?”

    他可是方家正正经经的大少爷,可人在拘留所呆了那么久,父亲都没去看过他一眼,这样的父亲,要他原谅什么?

    他没和他断绝关系已经够给面子了。

    “……”

    没想到方一卓会发这么大的火,路晶晶也识趣地不说话了,这种事,果然还得慢慢来……

    可她不说话了,方一卓又开始后悔,觉得自己好像是太凶了一些。

    于是,又没话找话地问她:“你是不是在害怕什么?怕我哥和那个野女人?”

    野女人是她对杜美莎的称呼,以前,他都是叫她妈,可是……

    一切都不同了。

    感觉到他情绪的起伏,路晶晶抬头看了她一眼,很认真地摇了摇头:“不管他们用什么烂招贱招,也不管他们有什么企图,其实我都不怕,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就行了。”

    会这么说,是为他打气,也是为路晶晶自己。

    方一卓对她来说,已经是不可取代的一个‘亲人’了,所以,如果真的在方家会遇到种种的种种,如果他不方便,就让她来,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她可以拼尽全力。

    听她这么说,他突然收了之前的锋芒,自嘲道:“我很怕!”

    这是方一卓第二次在路晶晶面变得软弱,第一次,是在他们去米兰的那个晚上。

    真实的感受着他的情绪,路晶晶主动抱住了他,很认真地安慰:“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守护你,在这个家里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任何人……”

    她是说真的,在知道方一卓幼时的经历时,她便已看清了这个家的黑幕。

    杜美莎是个人面蛇心的女人,她的笑里藏着毒,她暗中伸出黑手操控着这个家里的一切,甚至,将方一卓变成了很多人都讨厌的那种纨绔子弟。

    所以,路晶晶能理解方一卓的害怕,虽然他不说,但他的心跳已告诉了她一切。

    他可以为了她放弃一切,她也愿意为了他变得更加强大,这些年来都是他在帮着她,这一次,她真的很想好好还他一次。

    只有还完了他的债,她才可以安安心心和程力在一起……

    “晶晶,你会一直陪着我的是不是?”

    “……”

    “为什么不说话?”

    “因为我做不到。”

    路晶晶很自责地看着他,但语气真诚:“一卓,宁可伤我自己我也不想伤害你了,可是,如果我继续骗你,说我会和你在一起,那难道就不是另一种伤害?”

    “没关系,我喜欢让你骗!”

    “骗得了别人,骗得了你自己?”路晶晶摇头反问,问完,还幽幽一叹:“我不愿意再这样下去了,我不愿意再拿你做挡箭牌,我们都不该再逃避了。”

    “我从来没逃避过什么,只是一直在努力争取自己想要的。”

    “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已经对不起你很多了,不能再错下去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跟我在一起就是错?”

    路晶晶:“……”

    是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觉得,只要不是和程力在一起,那么和任何人在一起都是错。

    但这话她不忍心说出来伤他的心,方一卓其实从来没强迫过她,这样的一个好人,她就算再自私,也该看着点脸色再说话。

    “我不能强迫你喜欢我,可你也不能强迫我不喜欢你,大不了我重头开始,我要和程力公平竞争,在你没有嫁给他之前,我还是有机会的对不对?”

    “一卓,你怎么这么傻呢?”

    “不傻,不傻我能三年不动你?要换了别人,我早特么吃干抹净弄去扯证了。”

    一听这话,路晶晶彻底不说话了,方一卓也意识到这话有些尴尬,于是自己打了个圆场:“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些了,今天回来原本就有场硬仗要打,还是先睡个午觉吧!”

    方一卓说去睡午觉,然后他就真的去睡了,而且,一睡就睡了一下午。直到佣人前来敲门,说要吃饭了,才被路晶晶暴力地用枕头打醒。

    随便梳洗了一番他便领着路晶晶下了楼,吃晚餐的时候,气氛有点怪。

    方一哲越来越热情了,竟然亲自路晶晶和方一卓一人拿了一碗稀饭。看着香喷喷的玉米粥,路晶晶有点食不下咽,担心会不会是被下了毒之类的。

    方一卓见我一幅小心翼翼的表情,闷闷地笑了好久,她气不过瞪了他一眼,才算是警告过了。

    他终于不再发笑,只轻轻的说:“放心吧!他还没那么傻,这粥很安全。”

    闻声,路晶晶也笑了,低头慢慢喝起了继。正如方一卓所说,那粥真的很香,很好喝。

    直到一碗见了底,路晶晶还觉得意犹未尽。

    当她放下空碗准备再吃点别的什么的时候,正好看到坐在她对面的方一哲拿起了报纸,本还奇怪他什么时候多么这么个‘高大上’的习惯时,她却被报纸上的标题吓得差点扔掉了筷子。

    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她指着方一哲说:“大哥,报纸借我看一眼可以吗?”

    闻声,他不怎么配合地摇了摇手里的报纸:“可是,我还没看完呢!”

    太急太怒,路晶晶这时也顾不上其它了,直接一把从他手里夺过报纸,摊开来便仔细的读着。

    只是,越读她的脸色就越难看,直到看完整篇报道,她的后背已冒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

    -------------------------------------------------

    s市所有的rc专卖店,全都人满为患。

    但这空前的盛况却并不是因为rc有了新产品而热销,这些客人,他都是来退货的。

    面对如此空前绝后的场面,所有销售人员都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那些叫嚷着要给他们一个说法顾客,每个人手心里都捏着一把汗。

    公司的电话几乎快被人打滥了,所有办公人员也全部被派到了卖场,做着统一的善后事宜。

    娘娘腔等几位总监,都各自在不同的店子里负责安抚顾客,不过,显然他们的到来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那些闹事的顾客不但没有离开,甚至越聚越多……

    最麻烦的是,记者们也都赶到了,拍照的拍照,采访的采访,忙得是不亦乐乎。

    娘娘腔被人拉来扯去,发型也乱了,眼镜也掉了,急得没有办法,只好趁机钻出人群,跑到洗手间给程力打电话。

    “程总,你快过来吧!出大事儿了,这儿没您不行啊!”

    他都想哭了,这算是什么呀!什么呀!

    啊啊啊!

    电话那头的程力手里拿着电话,双目冷冷地面前的那一堆人头攒动,对电话那头的娘娘腔说:“不是我不想过来,是过不来了。”

    “为什么?”

    娘娘腔急得大叫出声,要是这个时候没个主事的出来说话,他们可就惨了。

    “因为堵你门的记者,没有堵我门的多。”

    听到这话,电话那头的娘娘腔半天没有出声,末了又哀嚎着说:“老板,你可是老板啊!救命啊!”

    程力蹙着眉,淡淡扫了一眼拿着话筒一个一个如狼似虎的记者,终于挂了线,将电话关机。

    抬头,他漫不经心的问:“有谁可以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了?”

    那些本来还兴致勃勃的记者,一听这话,个个面面相觑。

    闹了半天,正主儿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了。

    不知是哪位好心的记者好心地给了程力一张报纸,当看清头版头条那里的大字标题时,他原本就蹙着的眉头,拧得越发紧了。

    其实,出了这么大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情?

    只是记者们有多难缠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时候,知道的越少,才越容易蒙混过关。所以,他拿着报纸认认真真地看,看完后,他倒是一脸平静。

    那些记者原本就对他的反应觉得很奇怪,现在看她这样,马迫不及待的开始发问。

    “请问程总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那些钻石真的是水晶吗?”

    “这套产品是方少夫人的作品吗?”

    “请问您事先知道这件事情吗?”

    “……”

    程力举起手,做了个请大家安静的手势:“大家也看到了,要不是各位前来,我是一点也不知情,所以,如果大家信得过我,等我赶去卖场弄清楚出了什么事,再给大家开个记者招待会解释一下怎么样?”

    这算是打个商量,但记者们好不容易抓到他在场,又怎么可能让他这么容易就脱身?

    程力早就见惯了这样的阵仗,记者们不走,他也不动,只是老实在在地坐在那里,任他们是拍照也好,问话也好,就是不吱声。

    耗嘛!谁不会,可是谁又耗得起?

    都以为程力的公司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后,他肯定要急着过去主持大局,可是,他不但不乱,而且还不急。

    被记者堵了门,还要求秘书给他泡咖啡,愣是把那些记者也弄糊涂了。

    在经过长达数个小时的耐力战后,终于有些记者也呆不住了,一起商量着决定接受程力的提议,放他离开,然后,等他开记者招待会。

    凌晨五点,记者们终于散去,而在外忙了一天的各大总监们也都陆陆续续回来了。

    娘娘腔一进门便哭丧着脸号了起来:“程总,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报纸和新闻上都说rc最新的产品出问题了?”

    程力没有说话,只是疲惫的走回沙发上坐着,一脸严肃:“有人做了手脚,故意设了陷阱坑我们,问题出在哪个环节,还得我明天过去厂子那边摸摸底。”

    听程力这口气,娘娘腔也急了:“那批钻石,不会真的全被换成水晶了吧?”

    rc自打出品牌后,设计出来的产品都销得很好,可经过这么一闹,今天一天仅退货的金额据统计,就达到了几千万。

    这才一天啊,娘娘腔都不敢往下了深想……

    “可以肯定的是,有人在暗地里给我使坏,不过,还不能肯定是谁。”‘不忘’在生产之前,他一直有亲自监督,按理说不应该出这么大的乱子,可事实摆在眼前,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内部有问题。

    但这种事说出来只会打草惊蛇,所以,他只能暗中调查。

    “有人使坏我肯定知道啊!可关键是现在怎么办?出事的这款设计成品不多,却被人说成假货,搞得那些原来卖出去的真品都全部要退货啊!现在卖场都几乎瘫痪了,根本没有人进来买,只有进来退的。为了公司的名誉,我们也不能说不让退啊!这一天就几千万了,再这么下去,咱们公司就算完了。”

    娘娘腔的担心并不多余,rc成立也不过三年的时间,资金原本就不算雄厚,又出了这么大的事,一旦处得不好,或者处理不及时,面临的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倒闭。

    “明天就不要盲目退货了,除了不忘以外,别的产品没有合理的理由不退。”虽然要名誉,但如果什么措施都不做,名誉有了,公司也就玩完了。

    “怎么拒绝?这一次是我们理亏,那些退回来的几条项链我看了,真的是假的。”这一点也就是娘娘腔最担心的,如果是真的他还可以据理力争,可偏偏问题很大,也不怪那些小姐太太们生气了。

    闻声,程力沉吟了一阵,道:“联系所有珠宝鉴定专家,每一间店子坐镇两位,多少钱都不在意了,如果客人们是担心假货问题,现场鉴定,一定要稳住顾客的心。”

    公司的钱肯定是不够用了。

    所以上午的时候,他就给三少去了电话,三少也够豪爽,说多少钱都能帮他顶着,要不是有这么给力土豪的前老板,他现在恐怕也是回天无力。

    “行,就这么办,明早我就去找专家。”

    闻声,程力摇头:“来不及了,现在就找,你把能联系上的专家的电话列出来,我们今晚一个一个上门做工作。”

    “上门做工作?”

    听到这话,娘娘腔脑子都有点不好使了,竟然没听懂程力的意思。

    “你该不会以为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后,那些专家还会和平时一样好说话吧?”

    锦上添花的人多,雪中送碳的人少,这是个千古不变的真相。

    对那些专家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rc的事情闹得这么大,人人避之不及。他们想要请那些人出来帮自己说话和做事,不拿出点‘诚意’,恐怕是不行的。

    娘娘腔终于明白了,二话不说就张罗着开始找电话本……

    ---------------------------------------

    rc的事情闹得太大,惊动了许多不该惊动的人。

    付市长一个电话打到付洛琳手机上时,她正躲在房间里闹绝食,一听到这个消息,马上跳起来打开电脑查新闻。

    查完后,她也一通电话打到了方一哲的手机上:“你这个混蛋,是你做的对不对?”

    “你也不傻嘛!不过,是我做的又怎样?不都是经过你同意的吗?”

    他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口吻,气得付洛琳几乎要吐血:“你胡说,我什么时候,答应你做这样的事情了?”

    方一哲笑着开口,语气格外的邪恶:“那些钻石可是你自己签字购买的,你说你不知道,你猜猜有没有人相信?”

    经他这么一提醒,付洛琳什么也明白了:“混蛋,你又给我下套?”

    “别说的那么难听,这还不是你要求的,你那天哭的要死要活的求我帮你教训一下程力不是么?”

    “我是让你教训他,没让你害他公司倒闭,而且,这件事你还把我拖下水了,你安的什么心?”说到这里,付洛琳都快急死了:“快说,那些真的钻石在哪里?马上还给我。”

    “什么还给你?我又没有私吞你的钻石,是你们自己搞错了,怪谁?”

    方一哲越说越开心,一想到自己的计划,就忍不住想哈哈大笑。

    “你还想胡扯,不忘的钻石全变成水晶石了,你还敢说没有私吞?”

    一想到这些,付洛琳就开始咬牙切齿,她虽然想报复一下程力,可万事也知道该有个度,要是程力的公司真的因为这件事倒闭了,到时候她想后悔可能都来不及了。

    而且,以方一哲的说法来看,很多单据都是自己做经理时签的字,万一追起责来,她可就是头一份了。

    这种监守自盗的事情一旦被定论,别说程力会恨自己,就连父亲也会被此事影响,到那时,可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方一哲,我警告你,赶紧把东西还回来。”

    听到她的咆哮声,对方冷冷一笑:“拜托你用用脑子好不好?要是我给你的是假货,你们公司的人会鉴定不出来?我没吞你的钻石,一颗不少的全送到你们公司的。”

    “信你才有鬼,要是真的怎么会变成水晶?”

    付洛琳对方一哲从来没有好感,本来有把柄在他手上,应该对他客气一点的,可是他每做一件事出来,就让付洛琳想狠狠的咬上他几口,哪可能还会有好口气跟他说话……

    “是啊,怎么会变成水晶呢?也许,也许是你们的员工搞错了,毕竟钻石和水晶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分得出来的,员工用错了石头也不是不可能的对不对?”

    虽然很想再逗一下付洛琳,不过,方一哲更想知道付洛琳知道自己做了这么蠢的事情后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一定很有趣。

    付洛琳大口的喘着气:“你居然买通了我们的员工,调包?”

    着急的时候也许付洛琳会说错话,但不代表她的没有正常的思考能力。

    所以,很快她就想到了这个可能,正如方一哲所说,钻石进公司后肯定会验货,掺假的可能性基本是零,所以,也只能是被调包了。

    “no,no,no,怎么可能买得通你们的员工,那得买通多少个啊?告诉你也无妨,我只是买通了那个送钻石去的送货员而已。”

    他怎么可能告诉她,那个员工根本不是买通,而是本来就是他的手下呢?

    “你是不是疯了,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越想付洛琳就越后悔,要不是方一哲拿照片威胁自己,她是死活也不会签下这批钻石的订单的,可现在钻石倒是没有弄错,却惹出这么大的乱子,她真是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好处?这还问用吗?想和我方一哲斗的男人,是要付出代价的,想抢我的女人,门都没有。”

    说完这话,方一哲也懒得再应付付洛琳,只兴灾乐祸的说:“其实这对你也不是坏事,程家的公司垮了后,他就只能更依赖你父亲付市长了,到时候你还怕他不对你乖乖的?”

    付洛琳一愣,似乎像有只小爪子在心里挠啊挠的……

    真的会这样吗?

    正发呆间,方一哲那边已然是挂断了电话。

    想到他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付洛琳也犹豫了,到底要不要告诉程力发生的这一切呢?

    如果告诉他了,他会不会更讨厌自己呢?

    如果不告诉他,rc真的倒闭了的话,他还能原谅自己吗?

    不,她不用他原谅自己,只要彻底击垮他,让他变得和三年前一样只能从头开始,到时候,他便真的只能如方一哲所说,一切都仰仗她和她的父亲。

    到了那般田地,他应该出没底气再提退婚之事了……

    ------------------------------------

    正如程力所言,专家们真的太难搞定了。

    所以,一群人奔波了一整晚,一直到天亮,他们才搞定了不到一半的专家。

    虽然不能保证一个店子有两个专家,但一店一个倒是有了,想到这里,程力的心总算是安稳了下来。

    *没有休息,程力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公司。

    到了公司,才发现员工们都一幅天都要塌下来的样子。

    很清楚这个时候自己就是他们的主心骨,程力整了整自己衣着,包在西装裤里的长腿轻迈,器宇轩昂地走到众人的面前,微笑着对大家拍了拍手。

    “不要灰心,大家要记得,咱们的公司起步也不过三周年,最初大家跟着我的时候,办公室可没这么大。”

    半开玩笑的话一出口,一些员工马上便觉得有点信心了,毕竟他们是一步一个脚印才走到了今天。没理由就因为一场风波而这样沮丧。

    “程总,不是我们想灭自己威风,可是现在的情况真的很不好,公司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关门啊?”

    秘书陈云很小心的问着,是代表自己,更是代表全公司的人在问。

    程力一笑:“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公司如果经营不下去,最大的损失是我,而你们,就算rc真的做不下去了,大家只要在简历上加上在rc工作过的经历的话,我相信,没有设计公司会拒绝你们的,不是吗?”

    不是他过份自信,而是rc就算是出事,也是信誉问题无关技术问题。做为设计公司,他拥有全国最牛的顶极设计师团队,这样的专业人才,到哪儿也不愁吃不香。

    他的信心很明显的鼓励了大家的情绪,唯有陈云一人哭丧着脸说:“我又不是专业人士。”

    程力笑着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啊!就这么不看好我的公司?”

    陈云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摆手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啦!程总。”

    “好了,不跟你们开玩笑了,老实说,这件事影响真的非常大,所以,追责是必须的?至于不忘上面的钻石,为什么会变成水晶?有没有人能告诉我答案?”

    程力是很平静的问着这样的问题,只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没有人知道,还是知道也也不敢说?”

    这个说法他实在不想承认,但如果真的有人知道事实不敢说,那代表什么?

    娘娘腔从昨天跑到今天,腿都要断了,原本他现在上眼皮一直在跟下眼皮打架,可听程力这么一担,他突然眼珠子一转,直接就冲出来说话了:“程总,我觉得这件事,您应该问问付经理,最近的钻石都是她签的单,她应该比较清楚。”

    听到这里,程力的眉锋一挑,终于意识到,原来他员工会这么不安,还有这么个潜在的原因。

    转身看着秘书陈云,程力沉声问道:“付经理呢?”

    “付经理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来上班了。”

    闻声,程力不语,只是很快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付洛琳的电话。

    电话一通他便直接问道:“钻石的事情,能不能解释一下?”

    “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呀!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电话那头的付洛琳虽然很心虚,但并不慌乱。

    昨天和方一哲通过电话后,她对那批钻石的下落很清楚,所以,就算所有单据都是她签的,只要钻石还在公司里面,就没有人能找她的麻烦。

    程力并不打算偏袒付洛琳,但是,就算是要给个说法,也得有真凭实据,所以,他也不能因为娘子一句话,就认为付洛琳真的和这件事有关。

    但,如果有证据的话,那就别当别论了。

    “那么,你有没有什么可用的线索提供给我?”

    “没有。”

    闻声,程力的目光沉了沉,直接要求:“鉴于这批钻石是你签字的原因,你马上过来一趟公司?”

    “我病了,可能来不了,有什么事你可以打电话给我……”

    “换好衣服,我现在就来接你。”

    说完,程力不等对方拒绝,便直接挂断电话。

    如果说方才他还只是怀疑付洛琳的话,那么现在,他已有十分的把握,这件事和她一定有关系。所以,别说她是生‘病’了,就算她是要死了,他也一定要让她过来公司把话说个清清楚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