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你会回到他身边吗?(力晶篇)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心虚,这时候路晶晶几乎不敢去看方一卓的眼睛。她是真的无法面对,方一卓对她那样好,可最后,她还是选择了最对不起他的一种方式……

    “一卓,你不要这样想,也许……”

    未等她说完,他突然扭头定定地望着她:“你在RC珠宝上班?”

    “你怎么知道的?谁说的?方一哲?”

    他不回答,只是淡淡的笑:“是谁说的重要吗?重要的是,和你在一起我从来不后悔。”

    “一卓,我………”

    没有办法告诉他,她也不后悔,因为,事实就是最伤人的证据。

    是她不对,是她对不起他,所以,每多说一句就会让他更伤一次,她,真的不忍心……

    “看来,咱们今晚要聊通宵了呢?这些日子,我是不是错过太多了?”他笑着问她,脸上的表情异常淡定。那种刻意装出来的笑意,让路晶晶很心疼。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没事,我知道是我让你受苦了,生活不容易,有他帮你总比让你去夜店跳舞强。”

    路晶晶:“……”

    俩俩相望,此时过多的言语已显得太多余。

    她确实深爱着程力,但就算是程力,也不能取代方一卓在她心里那个特殊的位置。

    也许,她就是个贪心的女人,程力是她心底的痛,方一卓又何尝不是另外一种痛?

    离开程力她虽然活的不算精彩,但身边一直有他在守护。可方一卓如果离开她,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左脑有右脑开始打架。

    一边说可以,她有追求爱,追求新生活的权力。

    一边说不可以,不能这么自私,这个男人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她如果现在就扔下他,太可耻。

    可是,就算脑子里天人交战,可路晶晶心里却很清楚,如果真有的一天必须要重新做选择,她想,她的选择依然还会是程力。

    爱了就是爱了,真的没办法再说不。

    ------------------

    带着他回家,方一卓说还没有吃晚饭,家里没有什么材料,路晶晶只好凑和着给他下了一碗面。

    她在厨房里忙乎的时候,母亲走了过来,也不说话,只是略为不满地看着她。

    “妈,我知道我不应该带他回来,可是,一卓现在的这情况,如果回方家也不知道会不会又被人陷害,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带他回来前就知道母亲会不高兴,所以,一开始她就想到要怎么跟母亲解释了。

    倒不是她真的想放不下方一卓,可方一哲是什么样的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时候,方家如同地狱,以方一卓那样的脾气,回去住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而且,程力的事情她也得慢慢跟他解释,在此之前,她想暂时先将他安顿在这里。毕竟,母亲也在,她也不算是和方一卓单独住在一起,就算是程力以后问起来,她也可以解释。

    听女儿这么一说,路妈妈也不好再阻止,只问:“那他住哪里?”

    路妈妈虽然这三年一直在牢里,但偶尔也会收到路晶晶从米兰寄来的信,关于她的方一卓的关系,路妈妈也很清楚。

    当然,她也很感激方一卓能这样帮助路晶晶,只是有一点,她从知道后就一直忐忑不安。

    那就是,路晶晶和方一卓明明没有结婚,却假扮夫妻骗了方一卓的父亲,还有所有人……

    “还有间书房,您一会儿帮我收拾一下,让他一个人住。”

    她说得很清楚了,让他一个人住。

    路妈妈心里到底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忍不住埋怨道:“不管怎么样,这件事你得好好处理,虽然妈不喜欢程力,可你和他没断清楚前又和方一卓……这……这……总之不太好。”

    “妈,您别胡思乱想了,我和一卓没什么的,真的。”

    闻声,路妈妈横了他一眼:“你是没什么,他呢?”

    “我……”

    这一点,路晶晶也不是没有想过,可是,要她一时半会的,怎么跟方一卓说让他走人啊

    “你可长点心吧!”

    路妈妈说完,一边摇头一边叹气,然后,恨铁不成钢地离开了厨房,只留下纠结不已的路晶晶,看着锅里翻滚着的水花,迟迟不记得将面条放下去。

    ----------------------

    一碗面,两颗蛋,还有方一卓最喜欢橄榄菜,他一边吃一边夸。

    “我老婆煮的面就是好吃。”

    闻声,路晶晶脸的上的笑都僵了,也不说话,只安安静静地看着他津津有味的把面条吃完。

    在米兰的时候,他对外人介绍的时候,都是用太太在介绍她。虽然,她们没有领证,更没有夫妻之实,可实实在在做了三年挂名夫妻。

    以前,她是不介意他这么叫自己的,可现在……

    听他这么叫,她脑子里又想到母亲说的那些话,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应该跟他说明,可是,话到嘴边,就是无法开口。

    说什么?

    说一卓你死心吧!我爱程力,只想跟他在一起,所以你不要再缠着我了……

    怎么说得出口了?

    他吃好后,却不让路晶晶去收拾碗筷,还笑着说:“你今天这么漂亮,我来洗吧!”

    洗碗和漂亮有什么关系?

    既然他想洗,她也没理由偏要自己去洗。

    很平静地坐在沙发上等他,他人还没洗好碗出来,路妈妈又走了出来,告诉她书房都铺好了新被子,可以让他住了。

    看着厨房里忙乎着的方一卓,母亲又是一叹:“妈累了,先休息去了。”

    这时候路晶晶很想说些什么,可看着母亲的眼神,她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目送着母亲回房,方一卓也洗好碗出来了,顺着她的视线问:“你妈去休息了?”

    “是啊!她说很累,先休息去了。”

    “还没和你妈打过招呼,不过,她既然都休息了,我是不是就不去打扰他了?”

    母亲故意避开他,他却说不要打扰母亲,其实只是大家怕见面尴尬才找的理由吧!

    路晶晶看了他一眼,浅笑道:“那明天再说吧!书房铺好了,你今晚就睡那里好了。”

    闻声,方一卓的脸色微微一变,很感触的说了一句:“晶晶,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活在这世上。”

    “干嘛又说这种话?现在不是很好吗?”

    “有你在身边,确实好。”

    “……”

    这一回,路晶晶是假笑都挤不出来了……

    -------------------

    方一卓进去洗澡的时候,路晶晶悄悄找到备用电池放进了自己的手机里。

    13个未接来电,33条微信留言,从头到尾只有两个字:你敢!

    她当然不敢,所以,看完留言后就直接给他回拨了过,结果,这一回轮到程力不接她的电话了。不知道他是不是又误会自己了,路晶晶一直拨一直拨,直到同样拨到第13通电话时,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程力的微信又传了过来,只有一句话:呆那儿别动!

    盯着那条信息,路晶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他知道她在哪里么?还让她呆这儿别动?

    知道这个男人说一不二,路晶晶没有再给他打电话,只安安静静地站在阳当上吹风。

    秋夜的晚风吹在脸颊上微微有点冷,但那种程度的冷恰好能让人精神一振,她纷乱的思绪需要整理,她狂燥不安的心也同样需要冷静。

    这样的风,对她来说,正合适……

    一个人站了很久,直到她感觉冻得受不了,打算进屋时,方一卓突然出现在我身后:“不冷吗?”

    “有一点,所以打算进去了。”

    他笑笑,拉我进房,然后用自己温暖的身体圈住她,为她取暖。

    僵在他怀里,路晶晶这时候是推他也不是,不推他也不是。

    其实,她们同在国外一起呆了三年,这种程度拥抱在国外很是常见的,所以她以前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就是现在……

    扭动了一下,刚要开口让他放开自己,他却突然微笑着说了一句:“你这个样子,让我想到一首歌哎!”

    “是吗?”

    明显地感觉到她在排斥,可他却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只轻笑的问她:“要不要听听?”

    “那……听听吧!”

    没有犹豫,他装模做样地清了清嗓子,轻轻的唱着:“别太晚别太乱别太烦,告诉我有没有人为你取暖,谈情感谈孤单谈平凡,虽然所有相聚都可能面对离散……”

    “下一晚下一站下一段,告诉我有没有人为你取暖,如果能再回到你身边,那些走在大街的日子多简单,多自然……”

    其实真的很形象,很适合他们现在的心境。

    只是为何她的心里空落落,得到了什么,又更像是丢掉了什么…

    未得到她的回应与掌声,他似乎有些失望,声音里透着浓浓的挫败感:“其实,我还想到了另一首歌!”

    为化解这样的尴尬,她一幅很感兴趣的样子:“是吗?再听听。”

    学着他的口气,她用他的话还了他一句。

    他笑,这一次,格外大声地清了清嗓子:“透过窗舷你望着剪影*,爱上他在天与海的交界,你忍痛用声音交换了双腿,只为走近爱的人身边。”

    “你赌上毁灭相信真爱会永远,不懂专情不适合人类,而你连道别都没有人听见,黎明后随浪花凋谢。”

    “你的泪一抹无邪,不属于这个冷漠的世界,舍弃了一切只为一个能够,付出你真爱的机会。你的泪一抹无邪,原来感情那么难以学会,他身边是谁消失前后不后悔,你的悲伤是否像海一样深邃……”

    方一卓的声音很适合唱情歌,而且,只要他认真起来,唱出来的歌几乎和原版也差不了多少,只有两个字,好听!

    但这一次,他唱的是一首她从来没听过的歌,而的,听上去那样的……

    “太悲伤了。”

    心里这样想着,她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只是话音方落,他却轻叹着接了她的话:“是啊!太悲伤了,所以,你不可以这样下去。”

    说完,他渐渐收紧了手臂,将她抱得越发的紧了。

    “你弄疼我了。”

    想拒绝他的怀抱,又不好意思说别的,她只能用这个借口,可他,却假装没有听到,仍旧很紧很紧地抱着,紧紧抱着:“知道这首歌的名字是什么吗?”

    没有说话,她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人鱼的眼泪。”

    这几个字自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路晶日突然浑身发紧,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人鱼的眼泪,他也认出她戴的那条项链了?

    在他怀里,路晶晶大气也不敢出,直到,她觉得自己几乎要窒息了,他才猛地放开了她:“透透气吧!我怕你憋死了。”

    “一卓,你……想说什么?”

    不知为何有些紧张,但有一点她很清楚,他不可能平白的提到这个,人鱼的眼泪,到底代表了什么?

    为什么好像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她不知道呢?

    “我以为我一直是最惨的,没想到程力比我还惨,你居然不懂这条项链代表了什么意义?”那一刻,她竟然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兴灾尔祸的意味。

    “一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那时方一卓的双眸清亮,皎皎如夜空中的明月。

    他的眼神清明,倒映着她的脸孔,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纠结的眉头泻露了他的些许心思:“其实真的很讨厌说这个,不过,既然要赢,就得赢得光彩一点,三年前我能赢他,三年后,我相信我同样可以赢他。”

    “……”

    “人鱼的眼泪,是RC珠宝去年获得国际金奖的作品,也是RC珠宝自成立以来获奖最多的作品,可以说是RC的镇司之宝。这套珠宝的设计者没有用本名,用的是艺名:木头。”

    话到这里,程力微微一顿,又道:“据称,这位木头先生,此生唯有这一件作品,是他在三年前为他离开的未婚妻设计的。”

    路晶晶原以为方一卓在说这些的时候,至少会避免提到某些重要的细节,可是,他竟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那一刻,路晶晶无言以对,除了歉意地看着方一卓,脑子里竟塞满了那两个字,木头。

    木头,腹黑的程木头?

    “你听说小美人鱼的传说吧?那个傻傻的人鱼,为了一个男人,出卖了自己最美好的东西,可到头来,却只是为别人做了嫁衣。王子娶了别的女人,而小美人鱼化为泡沫,永远的消失了。”

    听到这里,路晶晶觉得喉头发紧。

    想说话,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她从来不知道还有这条项链。也不知道从没学过设计的程力,当初设计这条项链时费了多大的气力,竟然还和她一样拿了国际大奖……

    只是,这一层深藏的心意由方一卓的嘴里说出来,何其残忍?

    她为何总是在不经意间,便伤害到他了呢?

    “对不起!”

    他摇头,不想听这一声对不起,只瓮声瓮气地问她:“晶晶,你会离开我吗?在他为你做了这么多事后,在他这么明显的告诉你他的心意之后,你会回到他身边吗?”

    那一刻,路晶晶确定方一卓疯了,他竟然主动代替程力在问她的答案……

    喉头哽咽,两行清泪迅速滚了下来,转过身,她有些心疼的抚上他的脸:“一卓,我……”

    “好了,什么也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

    “一卓……”

    “不想说话,我累了!”

    方一卓没有再说话,只是再次将她狠狠揉进怀里。

    片刻后,她感觉到肩头有温热的湿意。

    抬手,心疼地拍着他的背,路晶晶也流着泪暗暗祈祷,以伤害方一卓为前提的条件事,她真的希望她的选择不会错……

    -------------------------------

    午夜十二点,方一卓强行将路晶晶拉进了书房,强行让她睡在了他的*上。

    其实,在米兰的那三年,他们同睡一*的时候也很多,只是,没有哪一次有现在这么尴尬……

    路晶晶睡不着,方一卓似乎也睡不着,一直在辗转着。

    本想和他再聊一会儿,可是一想到他的隐忍,她终于还是放弃了,孤男寡女,她怎么会不明白他为什么睡不着?

    她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努力在克制自己的*,可她只能假装自己睡着了,假装,不知道他有多痛苦。

    他对她真是太好了,虽然他这样用力地抱着她,虽然他很想对她做点什么,可是,到底还是忍耐着,一如这三年来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她知道,他在等她做好准备,可是,她纷乱的心已再次错了位,所以,她永远也不可能为他准备好了。

    所以,这样的夜晚,除了静静的依偎,她什么也不能为他做。

    凌晨一点半,方一卓似乎累了,动作渐渐也小了下来,她知道他快要睡着了,三年同处的时光,她早已懂得了他身体语言。

    只是,他比她想象中要纠结得多,似乎想睡,却又坚持着不睡,虽然不碰她,却霸道的用手脚缠上她,强迫她和他睡在一起。

    如此亲密的姿势,若不是夜色太暗,她想,她终究还是会脸红的吧!

    凌晨两点四十五,方一卓似乎睡着了,呼吸均匀,浅浅地吹在她耳畔。

    她慢慢的转过身子,借着月光看他的脸,一如当年帅气逼人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当年的他没有这么多的烦恼,而现在,他的眉头也开始在睡梦中深深地蹙紧……

    伸出一指,细细的抚平他眉心的川字……

    柔柔的动作,尽可能不惊醒他,只是,每当路晶晶松手,他的眉头便又开始渐渐拢起。

    几次之后,路晶晶终于放弃了这个动作,愧疚的对他说了一句:“对不起!”

    然后,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凌晨三点一刻,还是睡不着,明明身体很疲倦,但头脑还是很清醒。

    路晶晶睁大着眼睛盯着手机屏,努力的读着秒数:“21、22、23、24……”

    数到五十八秒的时候,手机屏一变,熟悉的旋律瞬间响了起来。

    路晶晶整个人都弹了起来,二话不说便按下了接听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