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晶晶,我回来了(力晶篇)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被他强带着向前,路晶晶抗拒着,挣扎着……

    “放开我。”

    “你还想和那些记者纠缠不清的话,我可以放开你。”嘴上这么说着,可方一哲不但没有松手,反而越握越紧。

    “一百个他们也比不了一个你危险。”她知道自己说的话有点重,可现在的情况,他刚说了她是他弟妹,现在就拉着她的手到处跑,后面的镁光灯不停的在闪,明天是想不上头条也难。

    她真是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纠缠不清的地方了。

    面对她的绝情与冷然,方一哲非常非常生气,他替她解了围,得到的不是感激仍旧是怨怼……

    男人原本就凶残的目光幽幽一冷,他嗜血般笑道:“那就再危险一次。”

    说完这话,他人已飞快地跑了起来,路晶晶被他强扯着,也只能跟着一起跑。

    直到她被他塞回了他的保时捷里,她仍然不太敢相信,他居然真的当着记者的面把她带离了庆典现场。

    试图开门下车,他却反锁了车子,路晶晶气急败坏拍了一下车窗,骂道:“你疯了吗?你想明天那些记者乱写吧?是不是觉得今天爆的料还不够,要再加上几条?”

    “当然不够,你认为我会甘心永远只能偷偷看着你吗?你是我的,我一定要得到你。”

    冷森森地开口,方一哲很快发动了车子,路晶晶还想再骂,可看到车外峰涌而至的记者们,终于面色苍白,无力还击。

    将她的无措看在眼里,方一哲冷冷一笑,终于载着路晶晶绝尘而去……

    ---------------

    原以为他只是想要放肆一回,原以为他只是想要对她的行为表示抗议,可当她将车子停在方家的大宅门前时,路晶晶的眼前一亮,终于看见了那个清瘦的身影。

    泪,瞬间而至,车刚停好,她已飞奔而出……

    气喘吁吁的站定,她望着方一卓,激动的心情已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将他看了个遍,她仍旧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方一卓回来了?

    她不是在做梦吧?

    傻乎乎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直到脸颊上火辣辣的痛感传遍至全身,她终于清醒的意识到,方一卓真的出来了,而且,就站在她的眼前……

    温热的眼泪瞬间滑落,路晶晶扑进他怀里,低叫他的名字:“一卓。”

    他环住她,那么用力,那么心疼,几乎要把她挤进他的身体里:“嗯!我回来了。”

    路晶晶不停地点头,眼泪迷糊了视线,只能用双手紧紧回抱他,来让自己安心。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让她觉得太不可思议,又觉得太害怕。失而复得的感觉太美好,她怕一切只是泡影。

    相拥了许久,直到秋夜的晚风,吹得她周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她才慢慢松开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好冷。”

    他笑,*溺地点了点她的额头,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你穿成这样很漂亮,如果不是天气太凉了,我一定不会将它遮起来。”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激动之后,路晶晶终于想起来现在的是个什么状况了。

    她在程力公司的周年庆上,被方一哲带了回来,然后方一哲又把自己交给了方一卓,这算什么?

    他刚才说什么她是他的,现在又这样?

    看着她变幻不停的脸色,方一卓微微一笑,不正经地揽过她的肩:“咱们回家吧?”

    “回家?”

    路晶晶有点恍惚,回哪个家?

    他就站在自己家的门口,不是吗?

    “这里的味道我不喜欢,我可能是那种天生的贱命吧!还是喜欢咱们自己的小窝。”他微笑着说,表情调皮得像个孩子。

    可路晶晶当时的表情却很僵硬:“你要去我家吗?”

    “当然,你不想收留我?”

    “也不是!可……”

    不敢说是因为怕程力生气,路晶晶只能拿母亲当借口:“我妈在啊!”

    “那不是正好,我也好些年没见过岳母大人了。”

    路晶晶:“……”

    如果真的只是因为母亲就好了,可那房子是程力买给她的,现在她让母亲住那里已经很‘过份’了,如果再加一个方一卓……

    想到之前和程力的冷战,路晶晶瞬间白了脸。

    怎么办?

    之前为了不穿帮,她在记者面前承认了自己是方太太的身份,如果现在一卓回来了,她却拒绝他的话,岂不是更加穿帮?

    可如果她带一卓回家住,天啊!

    程力会杀人的吧?

    见到方一卓,路晶晶的心情很矛盾,几乎快忘了还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的方一哲。

    直到方一卓突然搂着她对方一哲笑:“大哥,谢谢你!”

    老实说,听方一卓用这样的口吻对方一哲说话,她还真是不习惯。

    她有些听不懂方一卓的用意,按理说,他心里比任何都清楚方一哲在背后都做了什么。可他的表情看上去,真的就只是一个弟弟在和哥哥说话。

    路晶晶不知道方一卓现在心里在想着什么,但他目前的反应一定不会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除开其它,单就坐牢这件事而言,在方一卓的内心深处,对方一哲应该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恨,那是一种因为太过失望而产生的排斥感,绝不该是现在这样的平心静气……

    “一卓,跟我还说什么谢谢?我们是一家人。”

    方一哲也笑着,只是眸光一直停留在方一卓搭在路晶晶腰上的那只手上面。

    “是啊,一家人。”

    方一卓淡笑着开口,似乎真的只是在和自己的哥哥说着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末了又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加了一句:“大哥,改天请你吃饭,今晚我们就先回去了。”

    “没问题,随时给我电话。”

    说完,方一哲将手里的车钥匙朝方一卓扔了过来:“这部车,是你以前最喜欢的一部,拿去用吧!”

    方一卓邪魅一笑,并不拒绝:“大哥,谢了!”

    看着这两个相视而笑,貌似和谐的兄弟俩,路晶晶的心情无比复杂,难道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相处吗?

    简直虚伪得令人发酸……

    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想早早逃开,于是她扯了扯方一卓的衣角:“有点冷哎!走吧?”

    “好。”

    低头,方一卓*溺地冲她一笑后,对方一哲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车子我就不还你了,反正你还有很多部,走了。”

    听到这话,路晶晶突然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方一卓就是这样‘调皮’,他明知道方一哲不是真心想把把车给他,却偏要这么大方的强制接收。

    果然,听到方一卓的话,方一哲的表情颇有些不自然,而这时候,方一卓却大笑着拉着路晶晶上车,然后*般吹着口哨,将保时捷开出了方家的大宅……

    ------------

    望着银色轿车消失的方向,方一哲收起脸上的笑意,冷冷的说了一句:“笑吧!看看谁才能笑到最后。”

    “如果你继续这么自以为是,我相信,笑到最后的绝对不会是你。”比之更冰冷的话语自身后传来,方一哲转身,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母亲已悄悄的站在了他的身后。

    虽然意外,但还是带着笑问:“妈,你怎么在这里?”

    “我要是不看着你,你还不定整出什么事来。”

    狠狠瞪了一眼儿子,杜美莎冷哼了一声:“我才出门几天,你就把那个方一卓搞出来了,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知道妈用了多少办法才把他弄进去吗?”

    看到母亲似乎很生气,方一哲嘻笑着缠了上去:“妈,别生气,我这么做当然有我的理由了。”

    “理由?你的理由我还不知道吗?我以为过了几年你早该收心了,没想到,你还惦记着那个狐狸精。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吗?你非要看上那个路晶晶?”

    做了方父几十年的*,杜美莎要是这一点都看不出来,就不可能在方家混得如鱼得水。

    “妈,不是您想的那样。”

    方一哲知道母亲不喜欢路晶晶,自然也不就不想把理由往她的身上扯,虽然他最真实的想法确实是那样,但在母亲的面前,他自有另一套说词。

    “不是?你还想骗妈?”

    杜美莎也算是老狐狸中的极品了,怎么会相信方一哲的话?

    但是,看到儿子自信的眼神,她又开始期待他的解释。

    “妈,您听我说嘛!您还真想把方一卓搞到牢里坐十年吗?”

    “为什么不行?你爸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如果方一卓做了牢,你爸就只能把财产全都交给你。”

    从杜美莎生下方一哲的那天开始,她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这一个目的,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个可能,也绝不允许任何人抢走属于她儿子的东西。

    方一哲四下看看,确定无人时这才开口:“妈,手心手背都是肉,方一卓虽然不争气,可怎么说也是爸的儿子,他不可能一个子儿也不留给他的。而且,我听说最近路晶晶也在利用关系做小动作,就算我不放他出来,他也一定会出来。”

    “路晶晶?她能有什么本事?”

    “她是没本事,可她的闺蜜有本事,嫁的是京市宋家的三少爷,听说不日就要大婚。”

    一听这话,杜美莎果然面色大惊:“京市宋家?就是那个一家四位少爷都不得了的宋家?”

    方一哲点点头,又道:“宋家的少爷先不说,就那位宋老爷子当年可是个叱咤三军的大人物,如今虽然年事已高,但影响却不小,如果他老人家肯插手,一卓肯定能出来。”

    刚知道慕千雪回国的消息时,方一哲一直持着观望的态度,之所以没跟路晶晶提,是因为这她这位闺蜜的际遇简直就像是童话里的灰姑娘遇到了王子。

    那样强有力的背景,如果路晶晶知道了,以她的个性,恐怕一分钟都呆不了,会直接跑去京市认亲。

    以她和慕千雪的交情,不说请动三少帮方一卓脱罪,就是慕千雪本身打这种商业官司也是很拿手的,分分钟能帮路晶晶把人给弄出来。

    现在最让人放心的是,路晶晶暂时还不知道慕千雪回来了。

    可宋家毕竟是京市大族,慕千雪的母家又是夏家和聂家。三大家族联姻的事情虽然还没有确切的消息出来,但应该也离的不远了,到那时候,路晶晶只要会上网,会看新闻就一定会知道慕千雪的消息,然后……

    他所担心的,便全部会变成现实。

    “可这和你把他弄出来有什么关系?”

    “妈,这您还看不出来么?如果是我弄出来了,一卓欠我一个人情,可如果是宋家弄出来的,就没咱什么事儿了。”

    闻声,杜美莎不屑地撇了撇嘴:“你还想他承你什么情不成?”

    “倒也不要他承什么情,只是,我这么做爸会感激我不是么?”

    “可你把他弄出来了,他不就更有机会讨好你爸了吗?那分给他的就更多了?”杜美莎越说越气,一想到方一哲因为路晶晶弄出这么大的事来,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妈,你觉得他会去讨好爸?只怕是会更加和他做对吧?”

    仔细想了想方一哲的话,杜美莎斜睨了他一眼:“说的也是,那个方一卓要是肯讨好你爸爸,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局面。”

    “这不就结了,他不会妨碍我的。”他就是有这个自信,才敢把这一注押得这么大。

    “就算是不妨碍你也不能把他这么快就弄出来啊?不碍事吗?”杜美莎就是想不通儿子为什么就迷一个女人到了那样的地步。

    “妈,如果让他在里面呆几年,出来的时候那毒瘾恐怕就真的强制戒掉了?可要是现在出来的话,搞不好他一受打击又会去复吸呢?”

    听到这话,杜美莎愣了一下,末了,突然用力的拍了拍方一哲的肩:“好小子,真有你的,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方一哲微微一笑:“现在妈还觉得我冲动吗?”

    “冲动,不过这次的冲动,妈准了。”

    得到这个满意的回答,杜美莎心情无比的好,再次用力的拍了一下方一哲:“坏家伙,都不提前跟妈说一下,害妈着急了好半天。”

    “现在不是说了吗?”

    他坏笑着回搂住母亲的肩,却被母亲没好气地横了一眼:“贫,就会和你妈贫嘴。”

    “我妈是谁呀?这天底下有您搞不定的人吗?所以,我怎么闹腾也没事,我就是有这么厉害的后台,所以才敢这么任性啊!”

    浸淫商场多年,方一哲很懂得对什么人说什么话,拿捏母亲的心意,他是一拿一个准,说出来的话,也是字字句句深得母亲的心。

    杜美莎被儿子说得开心,也笑了起来:“臭小子,今天嘴这么甜?”

    看到母亲的笑,方一哲知道这一关已算是彻底过了,可嘴里仍旧讨好道:“妈说错了,我哪天嘴都甜。”

    杜美莎*溺的笑笑,看着儿子的眼中满满都是爱意。

    孩子再大,在父母心中还是个孩子,看着方一哲一天天做出的成绩,杜美莎越来越欣慰。

    只是,知子莫若母,她一直都知道他放不下那个女人,看来,要让儿子永远没有后顾之忧,首先要解决的不一定是方一卓,而是他心里的那个女人……

    ----------------------

    方一卓开的这辆车,确实是他进去前最喜欢的一辆,虽然不是新车,但坐上去的感觉仍然和当初一样好。

    静静的靠在椅座上,路晶晶心思百转千回,很想问方一卓到底怎么回事,只是试了半天都开不了口。

    见她不停地动来动去,方一卓还是猜到了她的心思,主动问道:“怎么?想问我怎么出来了?”

    她们之前的感情和普通朋友不一样,所以,见他这么直接,她也没扭捏:“是啊,很想知道。”

    “其实………”

    他的话才刚出口,路晶晶的手机就嘹亮地唱了起来。

    “等我接个电话。”

    他笑笑点头,转过头去认真开车。

    路晶晶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当看清屏幕上显示的是程力的名字里,她不由再度紧张地看了看方一卓,确定他真的在认真开车时,才小心翼翼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

    “你在哪儿?我马上来接你。”

    程力一开口就夹着火,经过上次下药的事,程力已经在防着方一哲了,所以一听说人被方一哲带走了,马上便警觉了起来。

    怕她担心,路晶晶赶紧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马上就快到了,你就放心吧!”

    “他肯送你回家?”

    “不是方一哲,你就放心吧,我真的没事………”

    路晶晶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只大手忽然横过来自她手中夺走了手机。

    “哎!你………”

    想阻止已经来不及,因为一卓抢了电话就直接开始夹枪带棒了:“程总,别来无恙啊!这么关心别人的老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喔!晶晶都说了她没事,你就不要再烦她了,好了,就这样,挂了!”

    方一卓说话还是和当年一样,简单粗暴,不过,最让路晶晶吃惊的是,他居然马上就猜到了打电话人是程力。

    尴尬地接过他递过来的手机,路晶晶低头一看,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手机电池都给他下了。

    知道他很介意程力,可没想到介意成这样,她不由又帮程力说了一句:“他只是……担心你哥哥又会对我不利。”

    闻声,方一卓英挺的剑眉轻轻的跳动了一下:“又?在我不在的时候,我哥是不是做了什么我不喜欢的事?”

    “……”

    虽然不应该瞒他,可那种事,要她亲自说出来给方一卓听,还是有些别扭。

    她认真地想了想,只嗯了一声,算是承认方一哲有过曾打算伤害过她的事实。

    “那混帐,回头我饶不了他。”

    其实,路晶晶听得出来,方一卓对方一哲还是有些感情的,虽然方一哲害他那么惨,可他总还是念在他是亲哥哥的份上,尽可能的去原谅他的过失,但,这个过失从来不包括她在内。

    “算了一卓,只要你好好的就行,就不要去招他了好吗?”

    方一卓是个冲动的人,他的精明不在方一哲之下,唯一有差别的是,方一卓有良心,而方一哲的似乎已经被狗吃了。

    所以,当有底限的人和无底限的人在一个同等条件下比拼的话,有底限的人肯定吃亏得多。她不想再看到方一卓出事,所以,宁可他忍让一下,也不希望他去招惹方一哲。

    许是她的口气太急切,方一卓突然歪着头问她:“怎么?你怕我斗不过他?”

    “怎么可能不怕?他让你离开我,让我差点走投无路,现在又突然带我来见你,一卓,我好怕这是不是又是一个阴谋。”

    说到这里,路晶晶下意识地揪住了方一卓的衣角:“我很开心看到你出来,可我想不通你出来对他有什么好处?他为什么又会肯带我来见你,一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她着急的样子,立一卓方向盘一打,直接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晶晶,你这么担心我保护不了你吗?”

    虽然不想说,可事实上在某些特殊的前提下,他确实保护不了她,但她不能当着他的面伤他的心,只是小心翼翼道:“我是担心我保护不了你。”

    闻声,他心疼的看了她一眼:“傻女人,女人是要男人保护的?不是应该由你保护我,虽然以前我确实混,但这几个月,我想通了,我要好好做人,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为我骄傲,我要让你因为是我觉得自豪。”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和她说这样的话,从前,他总是一幅什么也无所谓的样子。

    “一卓,你真的这么想就好了。”

    他点头一笑,伸手,*溺地轻抚她的脸,这突来的亲蜜让路晶晶条件反射地想躲,但他是方一卓啊!

    她怎么能在这时候躲开他?

    似乎察觉到她的僵硬,方一卓尴尬地收回了手,假装若无其事:“怎么你以为我说假的吗?”

    “没有。”

    太尴尬,路晶晶赶紧向后一靠,将自己的距离和他拉开:“你怎么出来了?为什么都没有人通知我?”

    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方一卓的眸光一冷,突破苦涩一笑:“你真的不知道原因?”

    这话说的,好像她就一定应该要知道原因一样……

    可她是真的想不出来。

    “本来不想说的,可你这么笨,猜不出来也只能我自己‘伤心’地解释了。”

    “唉!你别这样啊!要是你真的不想说,就算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哥觉得自己斗不过程力,但能赢得过我。所以,两害相权取其轻,他就把我弄出来了,应该是想用我来牵制程力吧!”

    他的声音那么轻,表情那么平静,但为路晶晶却听得心头一扎一扎的疼,如果是别人就算了,可偏偏是方一卓,他是用了多么大的气力,才能勉强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都知道了,是吗?

    所以他伤心了,是吗?

    每当他刻意对着他笑,她知道其实他的心在流血,只是,因为不爱,所以她总在无形之中伤了他的心,一次又一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