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用领带绑住她双手(力晶篇)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沙发上,两人紧紧相依,路晶晶一直闭着眼不说话,程力也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金融信息。

    气氛很微妙,但又出奇的和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路晶晶差一点歪在他怀里睡着,她才惊醒般突然睁开了双眼。

    感觉到怀中人的异样,程力挪了挪肩膀,低头看她,神情*溺:“睡醒了?”

    “我没有睡,只是在想事情……”

    闻声,他只是轻轻的笑,低沉的笑声自胸口闷闷地传出来,震得她耳朵微微的痒。

    “想好了吗?”

    “嗯!”

    靠在他怀里,她的头上上下下地点头,那动作撩人,让程力有些心猿意马……

    强压下心头的冲动,他的大手伸过来轻轻抚着她的发,问:“那就可以好好谈谈了?”

    “……”

    知道他都看出来了,可被他如此直接地点出来,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头又在他怀里拱了拱,只是没说话。

    程力等了一阵,终于有些不耐,下手捏了捏她的耳垂,力道稍大:“说话。”

    他是故意的,所以很疼。

    可她忍着没有叫疼,只声音含糊地道:“我讨厌你这样忍,很讨厌!”

    难得地拧眉,他长指微抬,轻轻擦了擦她的小脸:“怎么了?”

    “你和付洛琳和好吧!”

    闻声,程力的胸膛猛地一紧,全身的肌肉似都僵硬了:“什么?”

    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路晶晶赶紧从他怀里抬起头来,和声软语地道:“假装和好,假装你还是她的未婚夫,暂时依着她顺着她,不要惹她生气就行了。”

    听到这个解释,全身肃冷的男人终于面色缓和了一些,可还是有些不高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公司的事我都知道了,你还想瞒着我?”

    “林楠说的?”

    她的心思这样简单,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看透,至于林楠,此刻程力真的很想好好教育教育她。

    那丫头,实在太多事。

    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路晶晶赶紧又道:“你别怪她,那丫头挺好的,我很感激她对我说实话,不像你,嘴巴那么严,什么都不肯说。”

    “只是不想你瞎操心,比如现在,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做什么?”

    程力的个性偏冷,但因为跟在三少身边的时间有些长,所以大男人主义难免有些重。

    倒也不是想瞒着路晶晶什么,只是,这个女人的不算聪明,又喜欢胡思乱想,有些事告诉她也只会让她担心,而且,她担心过后的箐面,非常让他担心。

    瞧瞧,现在就是,他不告诉她就是因为害怕她又退缩,而他,非常不希望再度被抛弃。

    “我是说真的,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可以等你的。”

    程力拧了眉:“我不想让你等。”

    “我是说真的,真的……”

    自己明明都说清楚了,可他还是误会自己想‘逃跑’,路晶晶想了想,又认真道:“一直是你在护着我,疼着我,我都懂!但有些事情毕竟无奈,我又不愿意因此放你走,那就只能将计就计了。”

    原本是真的有些不高兴,可听到最后一句,程力的眉头一松,倒是有些释怀:“那你倒是说说看,怎么个将计就计?”

    总算没有想逃避,就凭这一点,这女人就值得表扬。

    “林楠说,我妈妈最迟半个月就会出来,她……”

    有些犹豫,可她还是咬了咬牙:“你很清楚,我妈是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

    程力:“……”

    “但我会说服她,可这需要时间,那就趁这个时间咱们假装分手好不好?”

    路晶晶不是个聪明的姑娘,她能想到的办法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她的目的也不过是想让他安心。

    所以,不等程力开口,她又道:“你专心对付那个付市长,我专心说服我妈妈,等你把一切都解决了,我说不定也劝好我妈了没有任何阻碍了,我们再和好行不行?”

    “不行。”

    程力的反应几乎是下意识的,一秒都没有多考虑,路晶晶柳眉一竖:“都说了是假装的,为什么不行?”

    “我的女人,不该这么委屈。”

    如此霸道的宣言,路晶晶心头又是一软,马上做小鸟依人状:“不委屈,一点也不委屈,只要想到以后能和你永远在一起,就觉得做什么都是值得的,真的……”

    难得见她这样认真,程力犹豫了一下,突然道:“我怕你跑了。”

    这般矫情,哪里是她认识的那根程木头?

    路晶晶忍不住咧了嘴笑,问他:“那要不你现在就打断我的腿,这样你就放心了。”

    “你以为我不敢?你要是真敢跑,我捏碎你的脚。”

    他说这话的时候,口气特别狠。

    原本应该害怕,可看到他这样,路晶晶突然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傻瓜,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跑?”

    “这些事情不是你该操心的,你不用管,我会安排好一切,放心好了。”

    会这么说不是固执,不过是有信心,虽然,走弯路是必然的,不过,程力既然敢出来闯,就必然有闯下去实力。就算过程艰难了些,他相信,总有办法能解决。

    “公司都上不了市了,还让我放心呢?”

    “晚一点上也没什么。”

    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路晶晶却嘟了嘴,不高兴道:“你,你怎么这么霸道?都不听人说话的。”

    “女人,我们要因为这种无聊的小事吵架吗?”

    什么叫无聊的小事?

    凌云的总经理职务他已经辞掉了,要是现在自己的公司也出事了,就彻底一无所有了。

    这还是小事?

    可是,有一点他是对的,无论大事小事,她都不愿意和他吵架,所以不要,不要吵,绝对不要。

    “……不要,我不要和你吵架。”

    闻声,他满意地一笑:“这不就对了,这是男人应该操心的事,你不用管,更不用为这种小事和我吵。”

    她怎么能不管?她怎么能不管?

    因为他是她关心的人,所以他的事她不可能不管:“林楠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问她是不是要让我跟你分手,她说不是,她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虽然我们还没婚,可她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她本意是帮你,又怎么会对我提这样的要求?”

    他又习惯性地蹙眉:“那丫头太多事了。”

    “她是个好姑娘,一开始我还当她是假想的情敌呢!没想到,是这么可爱的一个丫头。”

    对些评价,程力很明确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这么爱多管闲事的丫头,我怎么没发现她哪里可爱了?”

    “因为她说的有道理,所以才可爱。”

    闻声,程力没有说话,只冷冷哼了一声……

    “我跟她说我很笨,让她教教我怎么才能帮到你,可她不肯教,她说这是我和你的事情,她不能替我们做决定。还说,选择权在我自己手里,怎么帮你,她相信我有自己的判断,不用她教我。”

    说这些话的时候,路晶晶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但激动之余,又带着某种让人难以忽视的决心“一开始,我就想退缩,想着我是你的拖累,我是你的绊脚石,只有我离开了,你才可以好起来……”

    “你敢!”

    她的话还没说完,程力便发起了火,路晶晶扭头看了他一眼,突然调皮地笑了:“对呀!我不敢,怕你打断我的腿,怕你捏碎我的脚,所以,我就厚颜无耻地留下来了,哪怕我的留下会给你带来没完没了的麻烦,甚至是灭顶之灾。”

    明明是很深情的话语,可说着说着心情便沉重起来,路晶晶闪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又道:“可我不想这样啊!程力,我不想这样,不想看到你变成我担心的样子,所以,你就答应我吧!我真的是很认真的在跟你说这些的,真的……”

    第一次想为他做点什么,结果人家还不同意。

    路晶晶很受打击的同时,却还是想努力争取,她知道自己不聪明也不厉害,可是,这一次,她相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我也是认真的,不行……”

    这男人软硬不吃的态度最终还是打击了路晶晶,她肩膀一垮,眼神幽怨地看着他:“如果你肯听我的,会有奖励的。”

    “那得看是什么程度的奖励。”

    他本只是随口一句想打发她,结果,怀里的小女人突然扭过趴在了他的心口:“护士装不够的话,我还有学生装,女警装,修女装,水手装,女仆装,OL装,萝莉装等等等等……”

    说完,路晶晶水蛇般的双臂缠上他的脖子,水汪汪的大眼睛更直视着程力的双眼,声音很嗲很软:“主人,您想要哪一种?”

    “……”

    护士装不够的话,她还有学生装,女警装,修女装,水手装,女仆装,OL装,萝莉装等等等等。

    还叫他主人,还问他想要哪一种……

    饶是淡定如程力也在路晶晶这样的大手笔之下有些大失方寸,这个小女人为了说服他,还真是舍得下本钱啊!

    原本以为这样就足够能动摇人心了,没想到程力连脸色都不曾变一下,路晶晶急了,又加码道:“如果这样还不够,再加两个孩子好不好?我不避孕了……”

    “……”

    加两个孩子,她不避孕了……

    这样赤果果的秀惑,是个男人就要崩溃,更何况,程力原本就对这个小女人没什么抵抗力,顿时心中的高墙全都轰然而倒,虽然没有开口应允,但他思想已被她彻底钩引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是这样淡定,路晶晶撑不下去了,手吊在他的颈子上,软声好语地求:“老公,好不好嘛!好不好嘛!这真的是最好的办法了,真的……”

    老公……

    久违了三年的昵称,他终于又等到她这样开口叫他,这还哪里能淡定,反扣着怀里的小女人,他的目光幽幽闪闪:“好不好,我要提前先试一试,才知道这奖励值不值得我这么‘委屈’自己。”

    明明是得了天大的便宜,居然还傲娇地说委屈。

    路晶晶撇了撇嘴,突然把牙一咬,反勾住男人脖子,媚眼如丝地问:“那么主人,你想先试哪一种?”

    “全部……”

    路晶晶网店里的货原本就堆了一些在客房里,这时候,却被他要求一件一件现在就试用,路晶晶这时才慌了,忙说那些情趣衣还没有洗过穿上不好,男人认真地想了想,最后决定,没洗也要穿。

    虽然卖的是这些东西,可路晶晶当真没有试过,所以被强迫套上护士服,戴上护士帽的时候,她看着镜中自己那姓感的模样,羞的脸都不肯抬起来。

    娘呀!

    卖是一回事,穿可真是另一回事啊!

    原本的连身裙分成了上下两截,纯白色的护士服上装没有一颗纽扣,只在胸口处打了个蝴蝶结,挤得她那对上围越发的傲人。下面是条包臀的小短裙,只是短到让从无法直视……

    不敢出更衣室的门,可客厅里一直似来程力催促的声音,咬了咬牙,她终于赤着脚走了出来。

    “满意了吧?”

    “不错!”

    程力的眼底闪过一阵阵狂浪的火,身体的特征已经很明显了,可他还是强忍着说了一句:“换下一套!”

    “还要下一套?”

    程力点了点头,还故意学着她的口吻:“学生装,女警装,修女装,水手装,女仆装,OL装,萝莉装等等等等……”

    脸都要烧肿了,路晶晶头摇的像拨浪鼓:“不行。”

    “为什么不行?”

    “穿了就不能卖了。”

    没理由了,只能找这一个,岂料,程力似乎早料到她会这么说,直接豪气干云地扔了一句:“包场,你的货,我全买了。”

    路晶晶倒吸一口冷气,彻底被某新晋土豪给打败了。

    不想换,可男人的眼神很直接:“你不换也行,那你说的那些我也不考虑了,反正,奖励也不过尔尔。”

    这话直戳路晶晶的心窝子,忍了忍,一咬牙又进了更衣室。

    真的是从学生装到女警装到修女装到水手装到女仆装到OL装再到萝莉装,全部过目之后,程力突然朝她的网店上指信手一指:“最后,再试这一套。”

    这一次,路晶晶眼睛都直了……

    那是缕空的透明装啊!

    穿不穿,她可以做选择,可不穿的后果她觉得自己不能接受,所以,就算再不好意思,再害羞,她还是老老实衬地领了那套原本就没有几根线的‘最后一套’进去换了。

    出来后,程力只瞥了她一眼,然后伸指向她勾了勾:“过来。”

    羞羞答答地挪了过去,人还没站稳,沙发上的某男便野兽般扑了过来,直接就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是她先钩引他的,那就不能怪他太凶猛了对不对?

    这份奖励,他表示,很满意很满意很满意……

    -------------------------------------------------------

    虽然没有正面回复,但路晶晶的提议,似乎就这么被默认了。

    程力虽然对付洛琳那边的态度依旧是冷,但却不如之前表现的那般强烈,而路晶晶,也在接到母亲提前出狱通知的那一天,替他清好了行李箱。

    早就习惯了每晚拥她入眠,因为多了未来丈母娘,他就要被生生‘流放’。

    这感觉,实在是太让人不爽了……

    难得看他一脸黑气地对自己,路晶晶笑嘻嘻地走到他面前,轻轻环住了他的腰:“别生气啦!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你确定?”

    这个男人简直从头到脚都写满了对她的不信任,路晶晶一半是心酸,一半是心疼。仰起小脸,她睡眨巴着眼看他:“你总让我相信你,这一次,是不是也应该相信我?”

    “你这么让人不放心,我哪里敢相信?”

    嘟嘴,她不依:“别这样,我都改了不是吗?”

    “如果你妈妈反对的特别激烈,你怎么办?”

    “劝她。”

    就算他不说,她也知道她妈妈会反对的很激烈,倒不是母亲看不上程力,反而是太看得上了,母亲肯定会劝自己放弃这个男人。只是,这一次她不想再听妈妈的话了,她要反劝母亲一次,让她听自己的。

    “如果你妈妈让你跟她离开,你怎么办?”

    她摇了摇头,坚定道:“不走。”

    “如果你妈妈用道德来绑架你,让你在我和她之间选一个人,你怎么办?”

    这一点,似乎从三年前开始就是她每天每天都在做的选择题。最不想面对的就是这一切,可既然已无法选择,她只能勇敢面对。

    “求她,我会求她,求她给我一次机会证明我只有和你在一起,才会幸福一辈子。”

    男人的眼角终于勾出了一丝笑,他看着她,语调温柔:“这可是你说的,要是做不到,我不会放过你。”

    闻声,她抱他更紧,还俏皮地歪了歪头:“那你要怎么不放过我呢?”

    “擀死你!”

    最凶残的三个字,用最霸道的方式说出口。

    没有制服,没有情趣衣,可她依然是他眼中的姓感娇娃,胡乱扯下脖子上的领带,他笑着让她伸手,路晶晶起初不肯,他却霸道地将她的双手拖过来狠狠绑上。

    扣下去,压在头顶上,他的眼神幽幽,只说了一句:“不许动!”

    他对她的要求只有一个,不许动,无论他怎么‘折磨’她,她都不许动。

    只能被动地承受,被动地接受……

    他拒绝用套,因为她说过要给他两个孩子,他还说双胞胎不是说每次都能那么幸运地撞上的,所以,他必须更努力,也必须更卖力……

    那一晚,她在他身下化成了一滩水……

    在生与死之间*声嘶,在天与地之间升华飘浮,极致的男欢女爱,极致的感官刺激。

    高过头的时候,她尖叫着想要去抠他的后背,可男人只单手便制住了她的双手,死死地扣在头顶,大声地命令她:不许动,就是不许动……

    那种折磨,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却让她一次便上了瘾。

    不许动,不许动,不许动……

    手机请访问:htt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