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一边是爱情,一边是亲情(力晶篇)加更求月票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着他的口吻,路晶晶有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她确实不够聪明,可也不至于那么没有脑子,同一个错误犯一次就傻,犯二次就叫蠢了。所以,她怎么可能还对方一哲抱有期待?

    至于那个郑老师,根本就不值一提,偏偏这个男人还气得要死的样子。

    很无力,可她还是耐着性子跟他解释:“你不要这样,我不是不想赶他走,可那时候郑老师缠着我……”

    不等她说完,程力直接打断了她:“借口!”

    原本还想好好跟他说的,可他这样简直是无理取闹,路晶晶也恼了:“随便你怎么想好了,总之,我和他没关系,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没有。”

    说完,再不看程力灼灼如火的眼神,她只是飞快的转身打算上楼。

    擦肩而过的同时,她闻到他身上明显熟悉的烟草味道,一恍神间,他竟也大步离去,不带一丝流连,不存一丝倦念……

    回首,莫名的失落在心头蒸腾。

    路晶晶也不知道自己在失望什么,只是感觉,很不舍很不舍……

    ------------

    回到病房,路晶晶的心情一直不算平静。

    圆圆满满起初还缠着她说话,说着说着,她便没了声音。

    两个孩子乖巧,看她没有心情说话也不再缠着她,反倒是她愣了一会儿才发现冷落了圆圆和满满,又轻笑着过去哄他们睡午觉。

    孩子们才刚睡着,她的手机便嘀嘀嘀的叫了起来,顺手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短信。

    “今晚,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她却看得心头砰砰直跳……

    是程力发的?

    这是表示他晚上要来找她的意思吗?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

    傍晚十分,付洛琳烦燥地在程家的客厅里来来回回地走着。

    程力一时没有过来,她就一时不能安心,她知道自己最近有些过份了,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和方一哲的事情,让她觉得害怕,虽然不见方一哲有下一步的动作,可她还是觉得心里特别的不安稳。

    越是害怕,就越不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已经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了,可是一想到白天程力下了飞机后就找不到人,她的心就突突突地上蹿下跳。

    不用猜也知道他去找谁了……

    可要是方一哲知道程力和路晶晶在一起,他会不会一生气就跟程力说出那夜的荒唐事?

    要是他真的说了,程家人如何看她,她又如何还能留在程力的身边?

    她不要,她不要……

    所以,她一定要抓紧程力,让他没有时间去见路晶晶,也让方一哲没有任何借口来破坏她在程力眼中的美好形象。

    她等了快一天了,门外终于有了动静,付洛琳激动地小跑了过去。

    当程力开门的同时,她已忘我地投入他的怀抱:“程力,你终于回来了。”

    这间房子是程力过来S市后,她主动给程爸爸挑的。

    因为在郊区,所以房子很大价格也不贵,程爸爸很喜欢,非要住这里,程力虽然不高兴,但还是让林秘书将这里买了下来。只是,房子他是买下了,可从程爸爸往下的那一天开始,他便再没有踏入过这里一步。

    直到今天接到程爸爸的电话……

    怀中突然撞进来一个人,程力的表情不自然地僵硬着,之前的清新余味还在心头萦绕,这突来的浓烈香味让他有些受不了。

    “洛琳,你怎么在这里?”

    下午的时候,父亲突然打电话让他回家一趟,说他不舒服。

    他原本是不想回的,可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的父亲,所以,他扔下一大堆的工作赶了回来,结果……

    又上当了!

    “不欢迎吗?”

    他的反应似乎永远都能让人从天堂到地狱,以往,就算不热情他也不会太冷漠,可现在……

    付洛琳的心沉了沉,多少不满在心底,却一直压抑着没有发脾气,还继续温柔地对着他笑:“你要是不欢迎,那我走好了。”

    反手拉住她,到底还是留了一下人:“只是觉得奇怪罢了!你别多想。”

    他印象中的付洛琳是不太喜欢他的父母的,因为他们太市侩。

    虽然她从来不当着他的面提,可程力很清楚,在市长千金的心里,他的父母是典型的小市民,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她是不会刻意迎合他们的。

    在一起三年,这还是头一回她独自出现在这里。

    “你爸爸不舒服,你又不在家,我所以就过来看看。”

    闻声,程力总算抬眸看了她一眼,问:“我爸不舒服?”

    “嗯!总是说心口痛。”

    “是吗?”

    不走心地应了一声,程力感觉到什么似地一抬头,发现二楼那边还立着另一个人。

    “爸。”

    付洛琳主动叫了一声,程力反倒一脸的淡漠,仿佛那边站着的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他亲手亲大的儿子三年都不曾对自己好好说一句话,看到他回来,其实程振声还是激动的,但,到底没表现得过份热情,只道:“等你好半天了,先跟我回屋,我有话要跟你说。”

    闻声,程力的眼光静静地落在了付洛琳的身上,末了,终还是一句话也没有多说,直接去了父亲的房间。付洛琳见状,也很快跟了进去。

    门一关,程振声就发话了:“我听洛琳说,你和那个路晶晶又搞到一起了是不是?”

    “……”

    面对父亲的质问,他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今天这情况,一看他心里就有了数,于是也就更回懒得开口了。

    “怎么?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想让咱家再死一次人是不?”程振声的语气很重,只是这话一出,就连付洛琳的脸上也挂不住了。

    “爸,别生气了,有话好好说。”

    紧紧扯着程力的衣角,付洛琳心里忐忑不安的发着慌,生怕因为她把这事告诉了程振声,引得程力对她更反感,可她也没想到他爸这么直接的,当着她的面就这样数落程力。

    他是个男人,怎么也该给他留点面子,也该给自己这个告秘的人留点面子吧!

    这一点,程爸爸就比不上程妈妈,至少,当年她和程妈妈说了什么,程妈妈都对程力守口如瓶,为的就是不想破坏自己和程力的感情,可现在……

    她真是又急又气!

    “好好说?你跑来跟我哭一两个小时,现在让我好好说?”程振声是个粗人,他也不知道什么叫委婉,总之,生气了要就骂人,不高兴了就要数落。

    对于付洛琳,程振声原本是真的喜欢的,毕竟是市长的女儿,只要攀上了,就是几世的富贵。

    所以,从一开始程爸爸和程妈妈的想法便是一致的,觉得她是个不错的儿媳妇人选。可就是有一点,是他怎么也容忍不了,却又不能当面说出来的。

    那就是孙子。

    程力已经三十二岁了,这个年纪孩子都该上小学了,可他儿子还没结婚,更不要说孙子了。

    他是做梦也想抱孙子,所以总想催程力快一点和这丫头结了,可催都催了三年了,程力就是不肯点头说结婚。他想了想,也只能劝这个未来儿媳妇想想办法。

    结果,这个付洛琳居然说就算结婚了也不打算生孩子,这就让霍振声很不满意了。一开始他还会试着和这未来儿媳妇沟通一下,可渐渐的,他发现这市长千金似乎不是在开玩笑,她是真的不想要生孩子,还说,要和他儿子做丁克。

    程振声起初不懂什么是丁克,后来找人问清楚后便彻底对这女人死了心。

    有钱又咋地?市长的女儿又咋地?

    不生孩子的儿媳妇要来干嘛?当菩萨拜么?

    因为这件事,这两年来程振声对付洛琳也不再如当初那般好言好语,亦是该说也说,该训也训,要不是今天她跑来哭着求他为她做主,还说只要和程力结婚了,她就生个大胖小子给他,他也懒得为这事和儿子吵架。

    结果,他这样卖力地替她做主,她还矫情上了……

    被程振声如此直接地斥责,付洛琳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爸,我……”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程力觉得很头疼:“够了,您想骂就骂我吧!不要为难洛琳。”

    “现在知道心疼你女人了?早干嘛去了?”

    “……”

    心疼?

    他不过是不想看父亲在他面前演苦肉计罢了……

    “怎么?又不吱声了?我告诉你,你就是不吱声我今儿个也要把话给你说明白。”

    儿子三年来终于开了这一次口,程振声虽然很欣慰,但也没打算让他就这么糊弄过去的:“要是你还想跟那个路晶晶来往,别说我不答应,你自己去问问你妈答应不答应。”

    提到这件事,还有谁的心情能好?

    程力知道继续下去,父亲只会越说越难听,这才终于又沉声道:“我的事,不劳您操心!”

    “什么不劳我c心?我是你爹?”

    付振声说话的方式一直不太招人喜欢,虽然经过这三年已收敛了不少,可这一次,却是真的又被程力气到了。这个儿子是他们家付出一切供出来的,原本能看到他出人头地的样子,全家人都很开心。

    后来又听说市长的女儿看上了他,这种平步青云的感觉原本是谁都抵挡不了。

    偏偏儿子是个痴情种,不爱江山爱美人。

    当年他们反对路晶晶支持付洛琳,也不过是想让他有个好前程,这也错了吗?

    可儿子偏偏记恨上了自己,三年了,这是头一回开口跟他说话,结果,一开口就这样气他。程振声原本是装病想骗他回来的,可这一次,竟觉得心口真的一抽一抽地疼着,好像真的要犯病……

    三年前,亲眼看着妻子惨死,三年后,儿子还要和杀死妻子的凶手的女儿纠缠不清,程振声不能忍,绝对不能忍,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他也不会同意她们在一起。

    “我不是小孩子了。”

    换言之,就算他是他爹,也管不着他了。

    “翅膀长硬了你就想飞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你就是再能耐,我也是你爹。”

    闻声,程力也大声道:“是我爹就不要再给我添乱。”

    这是什么话?

    付振声气得上前就踢了程力两脚:“你,你……你说什么你小子?”

    稳稳地立在那里,程力任父亲踢打也不还手,只是眉宇间的冷凝之色更深,看得付洛琳是心惊又肉跳。她只想让程爸爸劝程力尽快和自己结婚,没想到会这样……

    “我说,我的事,不劳您操心!”

    仍旧是这句话,仍旧没给他爹一点面子,那种状态下,想劝架付洛琳都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吗?那个破落户的女儿怎么就非得缠上你?她还要不要脸?”

    “您错了,不是她缠我,是我缠她。”这一次,程力的态度很艰定,沉默了三年,他似乎是铁了心不想再对父亲让步了。

    听到这话,程振声指着他的手指都在颤,要不是有付洛琳扶着,他几乎就要倒下去了:“你这个逆子,你怎么对得起你妈?”

    又提这个……

    程力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忍无可忍道:“爸,我知道您恨晶晶的妈妈,可那件事跟她没有直接的关系,我希望您不要再迁怒于她。”

    死去的母亲不能复生,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他知道这条路有多难,可是,失去她,他便如同失去了全世界。父亲要打也好,要骂也好,他都认了,这一次,他也很想自私一回……

    话到这里,程振声也炸了:“什么叫迁怒?她妈捅死你妈的时候你没看清楚?”

    “她妈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不是因为你们嫌贫爱富?”

    他是看清楚了,也正因为看清楚了一切,所以才更加自责:“就算晶晶妈有错,那晶晶呢?她有什么错?就因为喜欢我就要听你们说那些伤人的话是么?你们在说那些话的时候难道没想过后果?”

    当年的事故原本就是意外,如果他能早一点说服父母接受路晶晶,如果能早一点让父母死了那么攀龙附凤的心,那么一切结果可能都不同了。

    他不想替谁说话,也不想帮谁澄清,可当年那些话他听了都难受,更何况是路晶晶的妈妈?

    他承认,事发后他也自私过,因为知道她的妈妈如果不接受应有的惩罚,他的家人一定不能接受。所以,明知道将她母亲收监对路晶晶有多么残忍,可他还是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总在想,他欠她的会用一辈子来还她,可是,她竟抛下他一走了之。

    三年了,他一直在找她,想告诉她就算他妈妈因她而死,他也还是爱她。想告诉她,哪怕他们相爱的下场是天诛地灭他也再所不计。

    可是,没有人能理解他,没有人……

    他也受够了,受够了这样两面不是人的生活,所以,他不想再忍了,也不想再沉默。

    “你这还怪起我来了?”

    “我谁也不怪,怪我自己没本事,我要有本事,何需您伙同别人一步步算计我的未来……”这话说得够直白,是说给父亲听的,也同样是说给付洛琳听的。

    他是个男人,他要什么自然会自己去挣,自己去拼,不需要靠女人上位。

    “程力,你……你想气死你爹么?”

    闻声,程力冷冷一笑:“如果您不想被我气死,以后就不要装病骗我回来,再有下一次,您的电话我不会再接了。”

    也许,他是真的憋得太久了吧!

    可当他终于把压在心底的话不顾一切地说出来,他却没能感受到那种前所未有的舒畅。

    一边是爱情,一边是亲情。

    真的,太难选了……

    “你,你,你……”

    程振声没想到程力的反应会这么大,原本是装病的,可听完他说的这些,竟是真的气出了病。

    手指着程力,嘴还在颤着,人却‘轰’地一声,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

    程力的父亲心脏病发作进了医院,好在送医及时,人也抢救了过来,只是,还需要住院一周。

    原本晚上要去找路晶晶的,出了这样的大事,程力只能留下来照顾自己的父亲。

    秘书林楠接到电话后就送了几套他的衣服过来,刚进病房,手里的东西便被付洛琳接了过去。

    林楠是个聪明的姑娘,也知道这位未来的总经理夫人不太喜欢自己和总经理走得太近,也没多话,直接说了一声还要回去加班,就走了。

    林楠一走,付洛琳自觉理亏,二话不说就拿了套他的睡衣放在了卫浴间里。程力的眸光动了动,却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她的背影……

    今天的事情,明摆了就是付洛琳故意‘设计’的,他从来不知道付洛琳也是这样的女人,竟会在背后对他使这样的小聪明。

    是她偶然的心血来潮,还是她原本就是这样的个性?

    想得太出神,以至于付洛琳出来叫他去洗澡也没有听到,还以为他在生气,付洛琳默默的走近他,自他背后突然又紧紧地抱紧了他:“程力,不要生我的气,我当时太难过了,你居然下了飞机就不见了人影,我……我又不敢跟我爸妈说这些,只能去找你爸爸……”

    僵在那里没有动,程力的表情绝对算不上好看:“你不要想太多了。”

    “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可你看她的眼神让我觉得害怕,程力,我真的比不上她吗?”付洛琳的声音带着哭腔,她不想在他面前这样软弱的,可是她就是忍不住……

    说不介意是假的,可要他现在对她说一些重话,也不知道怎么说,想了想,最后也只说了一句:“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我和你一起留下来不行吗?你爸爸也是我爸爸。”

    “不用了,我自己照顾他行了。”

    他的语调冰冷,淡漠中找不着一丝丝的温度,听得付洛琳也浑身一颤。圈在他腰上的手更紧了,眼泪亦在瞬间浸过了他的衬衫:“程力,不要赶我走……”

    “别任性,真的很晚了。”

    说完这话,程力似也不想再说什么,拨开了付洛琳的手,径自拉着他出了病房的门……

    她不过是想留下来多陪他一下,居然成了任性。

    心,渐渐发冷。

    碎成一点点一片片,不着边,不着痕……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