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五百万,把你的子宫卖给我(力晶篇)求月票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付洛琳完全没能反应过来。

    终于恍神转身的同时,她的声音都扭曲了:“程力,你答应过我的……”

    你答应过我不要去找她,你答应过我连电话也不打的,可你现在在做什么?你拉着她的手扔下我。程力,你当真要让我这样难堪吗?

    付洛琳的心底叫嚣着,可后面的那段话她即始终说不出口。

    她是付市长的独生女,她是高贵冷艳的付洛琳,她怎么能在路晶晶这样的女人面前失态?她怎么能让路晶晶看到她因为程力失控的样子?

    所以,她只是悲伤地看着程力,希望用眼神挽留他下来。

    可惜,可惜她只是付洛琳……

    她留不住他的心,现在连他的人也留不住了,她眼睁睁看着程力拉着路晶晶离开,眼睁睁看着他将她生生地隔绝在他们的世界之外。

    程力,她还是要失去他了。

    终于……

    ----------------------------------------------------------

    他的怒气让她觉得害怕,这样的程力全身上下都充斥着暴戾的气息。

    跟不上他的大长腿,路晶晶被他扯着一路小跑,直到终于终地被他塞进了电梯,她才怯怯地开口:“你要带我去哪儿?”

    没有回答她,程力只是冷漠地瞪着她,瞪着她。

    “就算你要生气,也别跟自己过不去啊!你的手还在流血,咱们先去医院好不好?”

    虽然对目前自己的处境有些犯懵,可她还清楚地记得他方才说过的话,谁惹的事谁负责,她可不就是那个祸头子,所以,对他的手,她要负责。

    想去拉她的手,相用后捂住那些还在流血的伤口,他却嫌恶地甩开,咬牙切齿道:“就那么想死么?你就那么想死吗?啊?”

    “如果刚才我晚到一下你知道会怎么样吗?啊?”

    “那可是公交车,要不要我现在用手机百度几幅车祸的图片你看看够不够惨?啊?”

    “你是猪脑子啊?啊?”

    手在流血,却不及心里伤到的万分之一。

    程力甚至不敢去回想之前的任何一个片段,她就那样恍惚地站在人群中间,人家走她也走,人家不走,她还是走。眼看着红灯亮了她还在神游,眼看着那一辆公交车离她越来越近。

    怎么还能忍?怎么还能忍?

    疯了一般奔到她身边,滚开去的时候,他抱着她的双臂都在抖,如果慢了一步,如果慢了十秒……

    她一定是上天派来惩罚她的恶魔天使,只要沾上她,他便是不停的拯救不停的受伤。伤在身上他都不觉得疼,可只要一想到自己不在她身边的这三年,她都是这样‘惊险刺激’地活下来的,他的心里就扯得难受。

    该有多少次这样凶险的机会?

    这个女人根本就照顾不好自己,可她还固执地拒绝着他想给她的一切。

    生气,很生气,很生气……

    怒火中烧所以忍不住想把她骂醒,可是,他现在明明已经把人带走了,看着她那无辜的大眼睛,他还是……

    “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明明记得是绿灯……”

    眼一瞪,程力简直气得要冒烟了:“你还敢说?”

    “你吼什么吼嘛?要不是你不接电话……”

    话才说到一半,又被那个脾气差到几乎要爆炸的男人给吼了回去:“又是我的错了?又是我的原因?”

    他这样说,路晶晶又哑了。

    对啊!自己不对怎么能‘怪’程力?

    虽然,她根本就没有想要过怪他。

    大多时候,她在面对程力的时候都是极其自卑的,程妈妈的死,怎么说都是事实,就算当初程妈妈有多过份但罪不至死。

    她和程力走到今天,虽然有很多外面的原因,可根本原因只是这个。

    如果他们之间没有这血海深仇,其它的问题大不了一起面对,一起克服……

    可是,她怎么还有脸回他的身边?

    特别是知道他这三年来一直在找自己,也一直没有放弃自己后,她又怎么忍心去怪他?

    不,她没有怪他,她怪的是自己,总是让他担心,总是让他操心,总是让他不省心。她也不想的,可她就是这么笨的一个女人,她能怎么办?

    吸了吸鼻子,强忍住眼泪去拉他的手:“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以后都会好好看路的,你就不要再骂我了,先去看你的手……”

    一把甩开她,他用了那么大的气力,仿佛有多么嫌弃她的碰触一般。

    “为什么打电话?”

    路晶晶一怔:“啊?”

    她以为自己是在说他的手,怎么又绕回那个电话上了?忐忑地对着手指,路晶晶又结巴了:“就,就,就……”

    “路晶晶,你属鸵鸟的么?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被他这么一吼,她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以前她真不会这么粘乎的,也就是这三年,把她的身上的那些棱角全磨平了。

    重重地吁出一口气,她终于坦白道:“律师给我打电话了,说他的案子三天后要开审,所以我就去找了他爸爸,结果,他们把我赶了出来。我是没办法才给你打电话的,因为只有你……”

    淡漠的眉头向上微微一勾,程力原本凌厉的眉锋间流泄出几分受伤,声音也不自觉地低了一下去:“你想让我救方一卓?”

    “……”

    似是此时才明白自己做样做对程力来说有多残忍,路晶晶抿了抿嘴,不敢看他。

    盯着她那头在拉扯中变得凌乱的发,程力费了很大的气力才让吐出那三个字:“怎么救?”

    闻声,她‘霍’地抬头看他,光闪闪地黑眸灿亮,还以为他真的不介意,马上惊喜地道:“涉案金额有500万,只要还上的话,还是有机会的……”

    “所以,你想从我这里拿500万去把你方一卓弄出来?”

    如果方一卓出来了,那么,他又算什么?

    眼底的受伤越来越重,程力撑在电梯间的手不自觉地颤了一下,眸光只是更冷。

    “不是拿,是借!”

    弱弱地开口,路晶晶的头还是低了下去,知道自己这么说很无耻,可是,她真的是跟他借。只要方一卓出来了,以他的身份,还五百万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所以,真不能说她在骗他不是么?

    “不是一个意思么?”

    “……”

    什么叫一个意思?

    拿是不用还的,借是要还的,这怎么能是一个意思?

    那一刻,路晶晶很想冲着他那张铁青的脸大吼大叫,可想到方一卓很有可能会被判处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她便不敢再放肆,强忍着眼泪,她又去扯他的手:“程力,求你了,只要你能帮我把一卓弄出来,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求他?

    她为了另一个男人来求他,而那个男人还是她的丈夫……

    那一刻,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程力的眼底翻卷起滔天巨浪,所有的一切都听不清了,只有一个疯狂的念头在脑子里盘旋盘旋……

    “做什么都行是么?”

    他突然笑了,笑得很冷,很陌生……

    “你有什么是值得我用500万来换的?你的灵魂,还是……你的身体?”恶毒的话语经由他的嘴里说出,那种杀伤力,路晶晶无法表达,只是失望地看着他,恨到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怎么能这样侮辱她?

    可是,为什么明明是他说了这样可恶的话,她却反倒被他的眼神给震到了。

    她从来没看过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失望,怨毒,憎恶,嫌弃,还有很多很多很多的愤怒。她都不明白一个人的眼神怎么会这样复杂,可看到他的眼神,她便又下意识地开始自责。

    如果伤她的心能让他开心一点,如果这么说能让他好受一点?

    那么,她愿意……

    ------------------------------------------------

    她的沉默像地狠狠抽在他脸上的一道耳光,程力彻底被打击到了,明明已猜到了她的答案,可他还是固执地要个结果:“回答我,你要拿什么来跟我换?”

    “只要你愿意借给我五百万,你怎么骂我都可以,可不包括……”出卖她的身体。

    没有任何女人愿意把自己交给不爱的男人,爱他才会那么做,她不愿用钱来玷污他们曾经的那一段美好,就算他心里的自己早就不再美好。

    可在她心里,他是世上最好最好的男人,是她心里最深最深的疼……

    “不包括什么?”

    眼底有水花要闪烁,固执地不肯掉下来,路晶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明知道我在说什么。”

    这三年来方一卓给她的帮助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的,她欠得太多一辈子还不清,如果现在连这一点忙都忙不上,她会内疚一生。

    所以,她虽然倔强看着程力,却始终不曾动摇那一颗要救方一卓的决心。

    这样的回答在他看来等于同默认,程力的心里仿佛滚过一桶沸油,疼得他想死。

    可是,死了都还疼!

    “那就把你的子宫卖给我,500万,我要你帮我生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他说,两个孩子……

    似是突然便刺到了她心里最伤的那个点,爆发了一般,路晶晶揪着心口猛地一疼,激动到全身都颤抖了起来:“程力,你够了,不许再提那两个孩子,不许……”

    他怎么可以这样残忍?

    他怎么可以这样提到那两个孩子,好像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失败最无情的母亲,可她不是啊!她根本不是啊!

    “你做都做了,还不让我说?”

    没有人知道接到消息的那一天,他站在医院的大门口整整三个小时不敢移步。不相信那是事实,也不相信那是真相,更不相信她会舍得打掉他们的孩子,对了,是他们的孩子!

    那种肉与肉的剥离感,让他几乎站都站不住脚,带着最后的希望走进去,看到的却是她苍白的睡颜,还有之后满含怨恨的眼神……

    她问他满意了吗?

    她还让他滚!

    那种痛,撕心裂肺,再不忍体验人生第二次。

    谁都以为他是因为母亲的逝世而不能原谅路晶晶,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她唯一让他无法原谅的,是为了另一个男人打掉了他的两个孩子。

    虽然那一次不是她心甘情愿的,可毕竟他们曾经相爱,她怎么舍得?怎么舍得?

    “谁都可以说,就是你不行,就是你不行?”

    那两个孩子是她心口的伤,是她最深的痛,她宁可自己去死也不想那两个孩子有事。三年前护不住孩子已经让她后悔不迭,他怎么还能拿这个来攻击自己?

    路晶晶痛苦跌靠地电梯间的梭镜上,捂脸大哭的同时,程力的脸上业已色变。

    他不行?

    为什么他就不行?因为方一卓?

    “呵!呵呵!”

    一声冷笑,程力绷着脸残忍地开口:“既然不行,那么别说五百万了,五百块也没有。”

    堵着一口气,他就是不肯让她顺心,路晶晶忍无可忍,突然站了起来,扑上去狠狠咬了他一口。

    明明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可最后的最后,她还是因为不舍只是咬着他的肩膀呜呜地哭泣,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嚷嚷着:“你怎么这么小气,我只要你借我500万而已,等一卓出来后,我会还的。”

    他又不是没有,他又不是没有,怎么就是不能帮帮她?

    他就那么恨她吗?他就那么讨厌她吗?

    肩上还感受着她口中的温热,程力不自觉地抬起右手,僵在她后背两厘米的距离处,却不敢再上前。

    想贴上去,抱紧她,安慰她,可他却只是那样僵着,想动都动不了的样子。

    眼底滚出一线水雾,他狠下心肠,口气酸到近乎刻薄:“借出去又还回来,500万还是500万,我可是个商人,一点好处都没有的事我为什么要答应?”

    扑在他身上,她怔了一下,良久,突然道:“除了这些,我都可以……”

    “除了这个都可以?”

    恶狠狠地开口,抓着她手臂的手也越发地用力:“要是我让你去死呢?”

    他太大力了,路晶晶疼得眼泪掉下来:“那我就去死。”

    如果你恨我恨到想要我去死,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程力,如果你真的要我死,那我就去死,也许,死了就解脱了,死了就再不会难受了。

    “……”

    面对这样的回答,他竟无言以对。

    她明亮的双眼澄澈的看着他,眼底滚动的泪滴明显,那些眼泪却是因为另一个男人。

    为了救方一卓,她还真是什么都愿意呢?

    可是,他不愿意,他就是不愿意,他为什么要帮自己最讨厌的那个男人?

    方一卓,那小子最好就这样关一辈子……

    ---------------------------------------------------------------

    四目相对,又是一场雾里看花的撕心裂肺。

    电梯上升到顶楼,开合间,又重新下落,他们就那样凄楚地凝望着对方,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终于到了一楼,门自动打开,许多人站在电梯口等着上楼。结果却看到电梯间两个紧紧相依在一起却又气氛明显奇怪的男女,大家都僵在那里没有动。

    许是觉得尴尬,许是觉得不太合适,总之,程力还是松开了路晶晶的手,低低地说了一句:“跟我来。”

    徐徐地跟上前,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知道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因为她要救方一卓;因为只有他能救方一卓;也因为,只要能救方一卓越她真的什么都肯做。

    以为他要带她离开,可他却带着她转乘了另一座电梯,再一次直接按下了顶层28楼的按扭。

    手上的伤口并不太深,血已经自动凝固,只是,红褐色的一片看着让人心惊肉路。程力一直没有说话,只是背对着路晶晶撑在电梯间的扶杆之上。

    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生怕又说错了什么话,生怕又做错了什么事。

    就那样沉默着到了顶楼,他率先出了电梯,路晶晶赶紧跟上,可她没有想到,他带她去的地方,居然是那间大厦的顶楼。

    “如果我现在让你跳下去,你敢吗?”

    他终于开口了,居然是指着楼下的柏油马路,路晶晶惊得张大了嘴,好半天才吞吞吐吐道:“不敢。”

    她不是傻子,从28楼跳下去她还能活吗?

    程力终于转过身来,那眼神,与三年前路晶晶在法院门口看到的如出一澈:“不是说除那些让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说让你死你就马上去死?好了,五百万,换你从这里跳下去。”

    指尖微颤,还以为和是听错了。

    可是,他的眼神那样认真,他的表情那样冷酷。

    心里洪流一下子便翻滚了起来,激涌间她感觉自己因巨痛差点要窒息,他是认真的,他真的,恨不得她现在就去死……

    “如果你真的要我……死。”

    已干的眼泪好像又来了,路晶晶强忍着深深地吸气,才能强撑着意志说出那几个字:“好,我跳。”

    说完,我爬上栏杆,做最后的深呼吸,然后绝望的闭上了眼……

    “你疯了,你真的跳?”

    他突然扑了上来,狠狠的将她扑倒在地,手肘与地面再度摩擦,巨痛传来之时,她的眼泪终于洒了他一脸。

    一把推开他,路晶晶真的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哭喊着:“我是疯了,要疯也是让你逼的,是你让我跳的,是你让我跳的,是你是你是你……”

    委屈,特别特别的委屈……

    伤心,特别特别的伤心……

    眼泪疯狂而落的同时,她整个人都在他怀里挣扎不休。他为什么一定要这么逼她?为什么?

    无论她放弃他多少次,她爱的人始终都是他,只是他……

    为什么一定要让她决择?

    如果可以选,她宁可现在真的跳下去一了百了,可她舍不得啊!在重新遇到他之后,怎么舍得闭上眼离开这个有他的世界?

    他抿着嘴看她在他怀里发疯,却始终紧紧抱着她。

    那么的紧,那么的紧……

    题外话:

    PS:求月票喔!求月票喔!求月票喔!

    有月票,明天十点就能约喔!!约不?约不?

    记得要从客户端投,客户端投,客户端投。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