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给不起她任何承诺(力晶篇)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程力没有动,任她一点一点地擦试着他的脸。

    他幽沉的目光徐徐落在她脸上,卷而翘的睫毛,明亮的大眼,小巧的鼻尖,还有让他念念不忘粉红色的唇。

    这是他这三年以来看过最美最好的风景……

    “那你要怎么样嘛?是你非要强迫我坐你的车啊?你不强迫我,我也不会踢你啊?”路晶晶理亏,可还是据理力争,只是话音方落,腰上便突然缠上了一只大手。

    紧跟着,大手的主人微一用力,她重心一个不稳,整个人便重重地跌进了他的怀中……

    突来的亲密接触,让两人的身体过电般起了反应,路晶晶挣扎了一下,想从他身上起来,却反倒被他越扣越紧。愕然抬首,却发现他也刚好在看他,四目相对,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彼此的心尖上徘徊。

    那种缠*绵的感觉,谁也不用说明,可就是都能感觉到。

    她的脸,又红了!

    不敢看他,只能随口找个借口:“你的脸还没擦干净呢!”

    “三年了,你还是这样,做错了事不肯承认还要推到别人的身上?怎么?你是想说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你才是受害者?”

    他似乎很生气,一手扣着她,一手却狠狠夺过她手里的纸巾,用力的擦着自己的脸。

    那力气大的,简直了……

    很担心他这么用力擦脸会把皮都擦掉一层,路晶晶人还在他怀里,却赶紧伸手去抢那团纸巾:“好了好了,是我不对行了吧?你想怎么样嘛?你要怎么样嘛?”

    你想怎么样嘛!你要怎么样嘛?

    这样的口吻,三年前是他最熟悉也最爱的,带着点娇,带着点嗲,直酥进人心……

    “想怎么样?你以为我想怎么样?”

    路晶晶努了努嘴,老实地没有还嘴。

    她再傻也不会觉得他这么样做是没有原因的,只是,她真不敢随便猜他的心思。

    不敢猜,索性也就直接点,有时候直来直去能节省不少时间不说,还能避免不必要的误会。

    “说啊!你以为我要怎么样?”

    咬着唇,路晶晶也恼了:“想说什么就说,要做什么就做,你不要这样子阴阳怪气的好不好?”

    以前程力不会这样对她,因为知道她是那种单细胞生物,脑子不够聪明,人也不够机灵。

    所以,但凡有什么事情,他都会明明白白地跟她说清楚,可现在,他用那种平时对待对手的方式对她,她真的也很不习惯。

    “我说了你就会听?我做了你就会懂?”如果是那样,以前就不会有那么多事情发生了。

    他似乎什么都没有说,又似乎什么都说了。

    路晶晶怔了一下,很快便听明白了,他是在说以前,那个本属于‘禁区’的以前,那个本属于不能碰触的‘雷区’。

    “你不说,我更不懂不是吗?”

    她的声音突然就低了下去,三年前,她也对他说过这句话,而从那之后,他每每跟她说话,总是会说得很明白很透彻。

    就连最后在医院里,最后见的那一面,他也说得很透彻很明白,有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眨了眨,强行憋了回去。

    然后,她很轻松就从他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因为,这一次他根本就没有再拦她……

    各自怅然,各自心伤。

    她别开脸不敢看他,他却低头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怀抱,似乎也因刚才的那句话触动了尘封已久的心事。

    许久,他回神,却只是冷冷地问了一句:“为什么到那里上班?”

    “……”

    原来还是为了这件事,只是,他现在这样又算什么?

    关心她吗?

    终于扭过脸来,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他的脸擦干净了,只是有一处还有一些浅红色的痕迹,应该是鞋根的地方。

    弄伤了他的脸,路晶晶心里也特别不是滋味,不过好在看起来伤得不重,应该过几天就能好了。心里这么想着,于是忍不住又跟他道歉:“刚才,是我对不起,不应该踢你的。”

    “回答我。”

    程力对她的避重就轻表示很不满,这句话说得很生硬,一幅他不给个合理的解释,他就不会放过她的表情。

    避无可避,路晶晶也生硬地答了一句:“你别管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挺傲气嘛!既然这么清高为什么不找份像样点儿的工作?”程力对路晶晶的回答显然很不满意,口气也变得越来越鄙夷:“跳那种舞对你来说,很享受吗?”

    “随便你怎么说。”

    她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

    而且,这些钱将来是要用到方一卓的身上的,这种答案她怎么能对程力说?

    她不能,所以就算被他误会她也只能默默承受。

    “看来你是真的享受。”

    他又哼了一声,口气更加恶毒。

    明知道他在用激将法,可他的语气还是刺得路晶晶心口一刺一刺的痛,垂在两侧的手又紧握成拳,她忍无可忍地回嘴道:“你不会懂的,你也没必要懂我,所以,如果你是在关心我,我谢谢你了好吗?”

    “如果我说,我偏要知道呢?”

    说罢,他冰寒的目光又冷芒一般落在她的身上:“方氏集团的少奶奶在夜店跳艳舞,你说这样的新闻为什么平时的报纸杂志上都没有写过呢?”

    闻声,路晶晶瞬间瞪大了眼。

    “程力,你不要这样……”

    紧张的扯住他的衣袖,当她接收到他那一声冷笑,她便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他这样的人,无论对人做事总能直接切中要害,只是,他难道不知道,他说这样的话也等同于在她的伤口上狠狠撒盐吗?

    “你说,这样的消息要是我放给二少,能值多少钱?”

    “你要是敢把这消息放出去,我,我,我……”想放狠话的,可她却突然发现不知道还能威胁他什么?

    他这样的人,她又怎么斗得过?

    “为什么不敢?你能让我不痛快,我也一样会让你不痛快!”说完,他还故意挑了挑漂亮的眉,强调道:“扯平了才好玩。”

    他的每一句话都化成了利刃,字字直戳她心,似乎伤的她越深,他才会越开心。

    路晶晶并不如表面上看着的那般坚强,事实上她就算学了很多年也学不会闺蜜慕千雪的那种镇定自若,面对程力如此咄咄逼人的气势,她几乎当时便败下阵来。

    “你有必要这么记仇吗?事情都过去三年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想哭,眼一急就红了整圈,不是故意要在他面前示弱,只是真的受不了他这样,是谁都可以凶她骂她,就是他不行,就是他不行……

    “当然有必要,因为,这三年来我没有一天忘记过,路晶晶,我没有忘,你敢忘?”他吼了回来,表情很凶残,和他平时那种好好先生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可是,真正让路晶晶鼻头发酸的,却是那句,这三年来他没有一天忘记过。

    他让她情何以堪?是要她心痛至死才会罢手吗?

    头又低了下来,眼泪一滴滴打在手背上,她哽咽着,那三个字却还是嗡嗡地说了出来:“对不起!”

    “除了这三个字,你没有别的话要对我说了吗?”

    “别逼我了。”

    突然就崩溃了,路晶晶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瞅着他哭:“程力,当年的事,我知道我们家对不起你们家,我也不敢奢望你能原谅我。只是,事情会变成那样我也不想的,你让我怎么办才好?如果可以做些事情来补偿,我不说二话就去做,只要你能释怀,我什么都愿意干。可是,我妈妈已经坐牢了,这还不够吗?难道要我也去坐牢才可以?”

    “我逼你?”

    看她哭得那样伤心,程力的语气终于软了下来,只是,脸色依旧很难看:“是你清高的不肯接受我的帮助而已,只不过问你在‘涩’上班的理由,都不肯告诉我。”

    听到这话,路晶晶才知道,一直没有放下的人是她,是她担心他别有目的,所以才会防着他瞒着他。

    吸了吸鼻子,她胡乱的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再看向他时,目光已然清澈:“我需要钱,所以才去那里上班。”

    “方家的少奶奶要钱必须到‘涩’去赚?你这种话,说出来你知道要笑死多少人吗?”

    程力明显不相信,当然了,不了解内情的人都不会相信。事实上,要不是亲身经历了这一些,路晶晶自己也不能相信这样荒唐的事情。

    可是,这样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

    “方一卓被抓了,商业诈骗。”

    她没有告诉他,方一卓的涉案金额高达500万以上,如果还上这笔钱,他还有机会取保侯审,如果还不上……

    她也没有告诉他,她和方一卓没有结婚,从一开始那就是方一卓为了保护自己对方一哲撒的谎,只是没想到方一哲没有骗到,却骗到了程力。

    以至于后来,他们之间的误会越来越深,越来越无法调和……

    不是没想过解释的,只是当她决定开口的时候,他的身边已出现了那位‘门当户对’的大小姐,所以她说不出口,也没有脸再说。

    “他还真是有本事。”

    程力对方一卓没有好感,那是一种对‘情敌’的无可原谅,所以一提到方一卓,他的眼神就明显地喷起了火。

    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听说他被抓了,他的表情竟难得地柔和了许多。

    路晶晶不愿多想,但方一卓的事情她也不能透露太多,只道:“他爸爸不喜欢我,所以,我现在也回不了方家。”

    “唯一的儿媳妇居然不让进门?”

    闻声,路晶晶苦涩一笑:“不是唯一的,方家还有一个儿子。”

    这话说的很含蓄,但意思也算很清楚了,程力毕竟身在高位,很多东西一点就透,马上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没有再追问她什么,他只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别的我也不多说了,把那份工作辞掉。”

    “不可能。”

    几乎是一口否定,她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可这份工作只要她洁身自好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况且,无论如何她也不可能不管方一卓的死活。

    但这句话,她是打死也不敢对程力说的。

    “为什么不可能?找一份正经的工作不行吗?钱是少一点,但也不至于过不下去吧?”

    程力不知道路晶晶的为难,只觉得他不能容忍路晶晶在那种地方工作,所以口气强势得没有点转圜的余地。

    但路晶晶有自己的考虑,也变得异常坚持:“不要劝我了,我不会辞职的。”

    听到这样的回复,程力脸又黑了:“怎么?你是想告诉我,你过惯了好日子,所以宁可卖笑赚大钱,也不愿意去做一份正经工作吗?”

    路晶晶觉得这时候的程力简直是不可理喻。

    不愿再跟他废话,她赌气一般开口:“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我是不会辞职的。”

    “你这样简直是自甘*!”

    程力恨恨地咬牙,而路晶晶却别开脸无声落泪:“是,我就是自甘*,可你也该认清事实了,你认识的路晶晶早在三年前就死了,不记得了吗?”

    知道自己的话很残忍,可这个时候,路晶晶觉得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对他更加残忍。

    所以,她吸了吸鼻水,又刻意提醒道:“如果你不记得了,我可以好心的提醒你一下,三年前,我的母亲失手杀了你的母亲,而她为了赎罪,现在还在牢里服刑。”

    “不用你提醒,我记得很清楚。”

    闻声,路晶晶笑着又滚出两行泪:“那就好,那么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吗?”

    “不行。”

    “为什么?”

    “跟我走!”跟我走,我养你,给你钱,给你想要的一切。

    哪怕你的母亲杀了我的母亲,哪怕我们之间隔着杀母之恨,哪怕,你现在还是别人的妻子,我不介意,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让我跟你走?用什么身份呢?女朋友,还是……老婆?”

    自嘲般问出这个问题,路晶晶笑得很苦,很苦。

    三年前,丑媳妇第一次见公婆,程力的妈妈却不相信她,说她一定是冲着程力的钱来的,说她好不容易培养出了一个凤凰男,要娶只能娶有钱人家的小姐,带她去享福,带她过有钱太太的生活,而不是娶她这样只长了一张漂亮脸的狐狸精。

    程力的妈妈还说,别说她只和程力睡过一次,就是陪程力睡一百次,一千万,一万次,也是她自甘下贱,不知廉耻……

    程力的妈妈还说,像她这样的女人,天生就只会*男人,程力对她只是一时新鲜,玩玩而已……

    再难听的话她都忍了,总想着爱他就要接受他的一切,包括他自己也无法选择的母亲。她甚至学着宋爸爸考验慕千雪时出的难题,主动提出给她一年的试用期……

    结果,程力的妈妈顺杆子而上,说试用期的一年,不许她和程力领结婚证。

    起初,程力是不同意的。

    他觉得委屈了路晶晶,坚持要给她一个名份,可她却对他们的感情过于自信,她愿意接受这样的考验,也愿意做他一年‘有实无名’的妻子。

    可就在他们举行婚礼的前*,程力的妈妈竟然骂她母亲是乞丐,是为了钱才卖女儿。还说就算是给路晶晶吃东西里放堕胎药也不会让她怀上程家的孩子,一年的时间不过是为了让路晶晶死心。

    一切的悲剧都因这一句话而起……

    她亲眼看到母亲发狂,亲眼看到母亲把刀扎进了程力妈妈的身体里,亲眼……

    所以,她现在才要问他,要她用什么身份跟他走?

    女朋友?还是妻子?

    虽然明知道这些全都不可能,可她却还是不争气地期待着,她甚至在期待,如果程力毫不犹豫地说出老婆两个字,她就……

    可是,她到底还是失望了。

    他的沉默包含了太多太多的隐忍,她也知道现在要他这个承诺有多么的残忍。

    可是,她仍旧觉得失望,彻彻底底的失望。

    从未那般讨厌自己那么那么的了解眼前这个男人,他是个有责任感的人,无论是对爱人,还是亲人,就算他的母亲再不堪,那也是含辛茹苦把他养大的人,所以,他不能给自己任何承诺,因为给不起……

    “都不可以是不是?做你老婆想都不用想,做女朋友的话现在也要考虑考虑是不是?那你用什么身份安置我?*吗?还是*?”

    路晶晶笑了,放声大笑。

    笑得眼泪哗哗地往下淌:“你走吧!别让我脑子里对你的记忆都变成痛苦,我想,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而你,也该好好地回家继续当你的‘乖’儿子。”

    她知道自己的口气有多差,也知道自己说的话一定伤了他,可是,她无法平静,也无法再从容地面对他的深情……

    程力挣扎了许久,终还是不甘道:“晶晶,你拒绝我,是因为三年前的事,还是……因为方一卓?”

    很多时候,相见,不如怀念。

    见了又如何?

    不过是徒增悲伤罢了……

    不想伤他,可除了伤他她已没有别的办法,别开脸,不让他看见她眼底的不舍,她狠了狠心,终于说出了那句三年前都不忍心说出的话:“因为……他。”

    他,那个她想爱不能爱,恨不能恨,想亲也不能亲的他。

    那个,叫做程力的他……

    -------------------

    程力终还是走了,就在路晶晶故意说出了那句伤人的话之后,他便怒火滔天地轰动了油门……

    那一刻,心酸的感觉不足以用言语来表达,路晶晶强忍着想要转身抱住他的冲动,僵直的后背下车,背着身子,直到宾士车离开的声音几乎完全听不见了,她才伤心欲绝地回眸遥望。

    三年前,刚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她高兴得整晚都睡不着。

    虽然两家的矛盾已经到了无法互容的地步,但她总觉得,只要她和程力之间还有血脉相联的关系,时间长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可惜,她没有想到,程家的人容不了她,也容不了她的孩子……

    不曾解释,是因为解释了也没有人相信。

    程力,程力……

    如果不能痛快地爱,那就彻骨的恨,至少,你心里还有我一席之地……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