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比试,险象环生!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切就绪,慕千雪和老爷子整装待发!

    相比于慕千雪那张严肃紧张的小脸,老爷子可谓时红光满面,激动啊!兴奋啊!那种志在必得的感觉让老爷子一下子就仿佛年轻了十岁。

    他侧首睨了慕千雪一眼:“丫头,现在放弃还来得及,要不然,输得太惨不好看。”

    “没关系,比得起就要输得起,再说了,我不一定会输的。”

    慕千雪笑得很自然,口气不算狂傲,但也不算谦虚。

    老爷子听了反倒心情更好:“哈哈哈!口气不小呀!”

    “我会全力以赴。”

    要的就是这句话,老爷子很满意地点头:“那就开始吧!”

    话一出口似又想到了什么,老爷子又大方地道:“我让你十秒,最先到达终点的胜。”

    “不用了,就这么跑吧!”

    既然是比试,那就公平点,让了十秒,怎么赢都是胜之不武,还不如堂堂正正比一场,输了就是输了,赢了就是赢了………

    “那就………”

    老爷子看向她的目光略带欣赏,眉峰一挑:“跑吧!”

    两人各就各位。

    只听一声尖利的哨响,慕千雪马鞭一声,一声娇喝,白色的冰山便已风驰电掣而去………

    冰山虽不比红日的脚力,可到底和慕千雪培养了几天的感情,两人的配合度相比于老爷子和红日要好得多,所以跑出好一段路她都不曾落下老爷子太多。

    宋老爷子似乎没想到她有这样的能力,一双老眼里泛着光:“丫头,不错嘛!小看你了

    冰山的脚力不足红日,但胜在爆发性极好,如果一开始就冲刺,说不定还有险胜的机会,所以慕千雪没有心情和老爷子闲聊,直接纵声道:“老爷子,先走一步了。”

    声落,她又是一扬马鞭,冰山似也极为配合,四蹄展开奔腾而走,很快便反超了老爷子半个马身的距离。

    老爷子看罢更加兴奋,觉得自己这样还能被反超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可这样的画面不但不让他生气,反而更加刺激了老爷子的血性。

    只有骑鼓相当才有意思,他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原本散漫的眸光突然变得锐利无比:“丫头,谁先走一步还说不定呢!”

    说罢,他也一扬马鞭,大吼一声:“驾!”

    转眼间,他跨下的马儿便似打了鸡血一般,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飞驰着冲向了远处终点线………

    两匹马的距离在缩短,三十厘米,二十厘米,十厘米………

    负十厘米,负二十厘米,负三十厘米………

    渐渐拉开的距离,让慕千雪呼吸都急促起来,她不怕输,怕的是输了的后果,所以,最后的努力便是全力以赴,就算是输,也要尽可能地拉近距离。

    再次一扬马鞭,娇喝声中,冰山也扬蹄冲刺,虽然跟不上红日的步伐,但也紧跟不放。

    终点线一点点拉近,胜利也变得越来越遥远,就在慕千雪断定自己肯定会输给老爷子的时候,突然,前方的红马一声惨嘶,整只都变得狂燥起来。

    混乱只在那一刹………

    嘶鸣声中,红日半个马身都跃然而起,老爷子勒紧了马缰不曾被它甩下,可人还未坐定,红日已狂性大发般狂奔起来。

    那种速度,直接将冰山甩在了身后,直到冲过了终点线,却始终不肯停下来。

    眼看着红日离自己越来越远,慕千雪心头大骇,正策马扬鞭试图追击而去之时,身侧突然狂奔来一匹黑色的马儿,闪电般追着老爷子和红日而去。

    那是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宋天杨,原是防着会也意外,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真的能出大事………

    宋天杨竭力追赶,可红日毕竟不是普通的烈马,很快也将乌云甩在了身后。看着前方越奔越狂的马儿,慕千雪心急如焚,情急之中也顾不上其它,一策马头,直接抄道而走。

    这几天她在这边练习的最久,最清楚红日所走的方向最后将会到达什么地方,侧弯500米远的地方,是两米以上的围栏,没有马匹能跃得过去,就算是红日也不能。

    所以,她要在红日到达那边被迫掉头的地方截住老爷子,一定要截住………

    马场里已乱了套,大少,二少,四少全部策马赶来,最后是宋家的四兄弟齐心合力,再加上慕千雪,五匹马儿包抄之下终于将红日逼停。

    跑不动了,马儿却开始疯狂腾跃,似乎一心要将身上的老爷子甩下来。

    那样的情况下,慕千雪吓得魂都要飞了,之前还以为是红日失控了才会如此,可现在看来,这匹马儿根本就是有问题。

    如果骑在上面的不是老爷子是自己,恐怕撑不了几下就会被甩下来。

    怎么办?怎么办?

    如果老爷了摔坏了,别说宋家人饶不了自己,就连她自己也原谅不了自己。可是,红日太可怕了,简直是颠狂了,慕千雪甚至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担忧!害怕!绝望!

    最后的一刻,她甚至想要骑着冰山去与红日对撞,可就在她脑子里闪生这个疯狂的念头之时,红日的脖子上突然狂喷出一股子一股子的鲜血。

    红日彻底失控之时是宋天杨从自己的马背上纵身一跃,直接骑到了红日的身上,紧跟着便是红日又腿齐弯,一马二人滚倒在地的惨烈场面…………

    那时候慕千雪的脑子里只轰雷一般响过了五个字:老爷子摔了!

    完了,完了,彻底完了!

    那一刻的混乱不足以用言语来表达,慕千雪手冷脚凉,绝望之时也直接从冰山的背上滚了下来……

    ----------------------------------------------

    脑子里一片空白,嗡鸣声许久之后,她清醒过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大少。

    “你怎么样?”

    大少是个看上去比较严厉的男人,虽然也和宋家的其它几位少爷一般俊美无涛,但因为未来一家之主的气势在那里,所以,慕千雪看到他的时候,也显得比较紧张。

    特别是,在刚刚犯了大错的时候。

    “大少,老爷子……”

    “骨折了!回去得养好一阵子了。”大少的口吻倒也算不上指责,可慕千雪却越听越不是滋味,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件事就算不是她的原因,宋家人对自己也肯定有看法。

    慕千雪心里别提多受了,想说些什么,可嘴皮子动了动,却只是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大少素来冰冷,可看她自责成这个样子,他也不忍心多说,只安慰道:“你也别太紧张了,小四在那边,不要紧的。”

    “那宋天杨呢?我看到他也摔下来了……”

    而且,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红日倒下的那一刻,宋天杨用自己给老爷子当了垫背。

    “他没什么大事,皮外伤!”

    何止是皮外伤,宋天杨倒下来的时候,为了帮老爷子承力,整个人被马匹和老爷子压在下面,以至于肋骨都断了一根。

    只是,知道这种事说出来她会更害怕,所以大少才会避重就轻地只提了他的外伤。

    “我……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

    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红日那匹马太怪异了,下意识地扭头,却看到马脖子上赫然扎着一把手术刀,想到之前红日喷血时的惊悚画面,慕千雪心头一阵反胃。

    当时看不清楚,现在联系一下也能想明白了,四少情急之中杀了马,宋天杨则趁机上马护老爷子的周全。

    不得不说,要不是他们几个少爷配合默契,今天恐怕就不止是骨折和皮外伤这么简单了。

    “大少,他们在哪儿,我想去看看……”

    “还是晚一点再去吧!”

    大少待人处事都比较冷,平时也很少和慕千雪说话,今天要不是四少在忙,二少在看孩子,也不可能留下来他来对慕千雪解释这一切。

    话一出口就能明显感觉到慕千雪的黯然,大少想了想,还是补充了一句:“姑奶奶在那边。”

    言外之意,让她不要过去是担心她过去就要挨骂。

    慕千雪感动之余,眼泪又掉了下来:“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

    “我明白的,你没事就好。”

    说着,大少眼光一转,落在了身边的许初见身上:“四小姐,我得过去看看了,小雪要是没事的话,你就带她先回去吧!稍后我会让老三给您电话的。”

    一听这话,慕千雪坐不住了,挣扎着想要起来。

    可从马上摔下来的时候,腿好像也擦伤了,疼得她几乎站不好在小雨扶了她一把,她才冒着冷汗站直了身子:“我不能去看看老爷子吗?我,我……”

    “还是晚一点吧!”

    大少很委婉地表达着他的意思,慕千雪的眼神则更加黯然,这时候小雨主动拉了拉她的手:“姐姐,我帮你看,晚上你等我电话。”

    “小雨……”

    小雨到底是乖,这个时候最懂姐姐的心情,她主动握了握姐姐的手:“姐姐,没事的,宋爷爷会没事的,姐夫也会没事的。”

    “嗯!”

    心里堵得慌,慕千雪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那种感觉,只能轻轻摸了摸小雨的头,那种无以言表的心酸,尽在不言中。

    -------------------------------------------------

    大少走后,许初见过来抱了抱慕千雪:“别怕,我刚才看过老爷子了,精神头可好了,就是腿好像不行。”

    慕千雪眸光一动:“很严重吗?”

    “伤筋动骨一百天,何况他老人家又这么大年纪了,骨折了肯定算严重的。”

    说着,许初见又是一叹:“不过,没有生命危险就对了。”

    大少没有说宋天杨的情况,许初见也不敢说,生怕慕千雪现在就经受不住。想着四少那边已经叫了救护车,马上就会把人接走,到时候检查过后没有大碍再跟她说。

    “许阿姨,我该怎么办?”

    明知道自己应该淡定一点,可这个时候她真的有些六神无主,聂老那边还没有好消息,要是宋老爷子这边又出事了,她自己都没脸再见宋天杨。

    而且,以宋天杨的个性,如果只是皮外伤怎么可能不过来看自己?

    这么想着,手心里的汗便一层一层地冒了起来,她不敢再想下去,只当大少说的都是真话,要不然,她自己真的有些撑不下去。

    心里一紧张,腿就没有力气,原本受了伤的地方又疼,她身子一晃,差一点跌倒。

    许初见扶了一下,担心地问她:“怎么了?你也受伤了?”

    “没事,掉下来的时候擦破点皮。”

    “我看看。”

    伸手挡了一下腿上的血渍,慕千雪白着脸:“别看了许阿姨,我现在只想去看看老爷子,您能不能偷偷带我过去看看?”

    “别去,大少不是说宋家姑奶奶在那里么?以那小老太婆的个性,不骂得你哭死才怪。”

    闻声,慕千雪摇了摇头:“骂我也认了,原本我也有责任。”

    “什么有责任?和你有什么关系?他们宋家的人又没有瞎,这种事情怎么能赖在你头上?”

    说到这件事,许初见也是有些生气,老爷子出事了大家着急可以理解。可怎么能把慕千雪一个人放这里?

    好在有个大少通人情事故在这里侯着她醒来,要不然,她非一状告到夏波清那里,让他不要把女儿嫁进这样的人家。

    “总是有我的错的,要不是我要和老爷子比,哪里会有这件事? ”

    “你别瞎想了,要真是他们想怪你,老爷子成这样了还能饶过你?”说着,许初见又拍了拍她的手:“他们也看得出来,那马好像有问题。”

    “可老爷子伤成那样了,更不会原谅我了。”

    “那也怪不得你啊!当时三少就说了让他不要骑那种烈马,是他不听的呀!”

    “如果不是要跟我比试,老爷子不可能出来骑马。”昨晚上就一直心神不宁,还以为是因为赵奕辰那几句话,现在想想,突然感觉一切都是有预兆的。慕千雪心情很低落,原本是想让老爷子对自己刮目相看,可现在变成这样………

    “这是意外,你不能总把不是自己的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许阿姨,我是担心以后老爷子会更怨我。”

    叹一口气,许初见又直言道:“那也没办法了呀!事已至此,你自责也无济于事,反正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倒不如跟我先回去吧!我也带你去看看腿伤严重不严重。”

    “不行,我不能走,这时候走了像什么话?就算我不能去看看老爷子,我也得留在这里等消息。”

    劝了半天劝不动,许初见也无奈了,只得做务让步:“那行吧!我给你爸爸打个电话,先把这里的情况跟他说一说,让他别挂记着你。”

    说着,许初见转身走到一边给夏波清打电话,而慕千雪的目光落在那匹死相可怖的汗血宝马,心里却起了万丈狂澜………

    这件事从里到外都透着古怪,可她却始终想不透原因,好好的马怎么会突然就发了疯?

    而且早不疯,晚不疯,偏偏在和她比试的时候。

    一定有哪里不对劲,可是………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目光一转,又落在那片被鲜血染红了的草地上,看着那令人作呕的红,目光上移,恰对上那双死不瞑目的马眼,慕千雪突然感觉全身的汗立都立了起来………

    ---------------------------------------------

    PS:今天是海燕的生日,祝生日快乐!!!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