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叫夏波清一声爸爸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一种心疼,无以言表。

    宋天杨知道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可想到和听到却是两码事,太了解这个小女人,也知道她有一身傲骨。如果她真的遭遇了那样的事,就算没有人说,她也一样会躲得远远的。

    他根本就不相信庄子健的话,虽然,她的身上确实有一些足以让人浮想连篇的痕迹。

    可那些只会让他更责怪自己。

    如果他一刻也不离他的身边,如果他早一点把家人的工作做好,又哪里还会有这些事?

    很心痛,所有的疼惜都化做这温柔的一吻,【缠】绵到让他心尖尖都在打颤,从被动的承受,到主动的迎合,她的反应同样激烈,直到两人都透不过气来,直到两人都剧烈地喘息………

    他们才在彼此的呼吸声中,紧紧贴住了对方的脸。

    “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才会让你受这样的委屈,我保证,再也不会了。”

    他的呼吸就在耳畔,那种疼惜的轻颤让她红了眼圈,不是委屈,而是欣喜:“你真的相信我?”

    “我的女人有一双不会对我撒谎的眼,是我以前太瞎才会看不懂你的隐忍与退步,雪儿,从今以后,再也不要跟我闹脾气,有什么都要告诉我,只要你说,我都信。”

    他说,只要她说,他都信。

    那种心满意足,应该怎么来形容?

    慕千雪红着眼圈,想笑,可还是掉着泪:“天杨!我没有………”

    其实真爱又怎么会介意她是不是真的‘被害’了,可是,因为他是这样值得的人,所以她会想给他最完整的自己,一点瑕疵都没有。

    所以,介意的从来不是他,而是她自己。

    “真的,他没有得手。”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只是自责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对不起雪儿,对不起………”

    她捧着他的脸,很温暖地笑:“不要再说了,最重要的是我们都好好的,对不对?”

    “对!”

    声落,她含着眼泪又去吻他的唇,这一次,她抛却了矜持,主动缠上他。

    那种热情,那种激动,那种【缠】绵………

    要不是还在直升机上,要不是前排还有观众,他真恨不得就在上面要了她,可是,这个小女人现在身边疲惫,他哪里忍心再折腾她?

    亲了又亲,吻了又吻。

    直到直升机稳稳落地,他们才在激动的余蕴里放开彼此。

    -------------------------------------------------------------------

    他是紧守了一晚,而怀里的小女人却在放下心防后呼呼大睡,不舍得吵醒她,他就着同一个姿势一直抱着她坐在直升机里。

    直到初升的太阳明晃晃地照在两人的脸上,他才在某种特殊的‘刺激’下,猛地睁开了眼。

    乌云盖顶的感觉也不过如此,面前的男人原本就黑着面,在看清慕千雪那一张惨不忍睹的脸时,更是黑到变成了锅底。

    许是两人的气场太强烈,原本还睡得很安宁的慕千雪这时也缓缓睁开了眼。

    一晚上都睡在她的怀里,这里忍不住伸了个懒腰,一回头看到夏波清黑里裹着冰的脸,懒腰伸到一半也赶紧缩了回去。

    “………”

    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又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他,慕千雪抠着手指,整个人都下意识地朝夏波清的怀里缩着。

    “我的女儿伤成这样,是不是先送医比较合适?”

    闻声,宋天杨垂眸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女人,脸上红肿未退,而且因为晨阳打在脸侧的原因,比起昨晚上看着似乎要吓人得多。

    要不是有心理准备,他恐怕自己都要吓一大跳。

    “夏叔叔,我马上就送………”

    伸手,直接把慕千雪从他怀里扯了出来。

    夏波清的说话很客气,但一双厉眸却凛凛亲着寒光:“劳烦三少亲自救人,夏某感激不尽,在此谢过!女儿我就自己带走了。”

    很生气,很生气。

    夏波清的怒火已在瞬间达到了峰值,他不过是离开了两天而已,家里就乱成了一团。

    想想被带走了,慕千雪被绑架了,甚至连聂老的别墅也到处是伤痕。那种心情不但是生气,更多的却是失望,他其实并不相信宋天杨,可他还是给了他机会去表现自己。

    结果,他的表现就是把自己的女儿和外孙都折腾成这样了。

    夏波清后悔不迭,当时就应该带着她们一起去K市的,这样看谁还敢来抢孩子………

    “夏叔叔,雪儿就直接送到凌云医院吧!我会找最好的大夫给她看。”

    不理他,夏波清仍旧黑着一张脸:“不用了,我们家有自己私人医生。”

    “夏叔叔,您………哎………”

    没招了,看着慕千雪一步三回头地被夏波清带走,宋天杨当时想到的是,如果留不下人,恐怕这以后见面都难。

    不能忍了,他没节操地冲了过去:“爸…………”

    “你小子叫我什么?”

    夏波清的额头一突一突地跳着,他活了五十多年,还是头一次被人叫这个字。

    原以为水滴石穿,总有一天能等到女儿叫自己,可是,女儿没叫,这个想做她女婿的人却先叫了,这种滋味儿,还真是让他有些难以招架。

    可毕竟也不是女儿,夏波清还是有毅力抗拒的,只是,女儿最听的就是这小子的话啊!

    要是………

    夏波清还在犹豫,宋天杨已经又急切地开了口:“爸,是我没有保护好小雪,您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

    看他的表情,只差没跪下来抱他大腿了。

    可是,这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慕千雪难过不说,现在还让她伤成这样,这怎么能原谅?

    要他原谅她,除非………

    他的除非没有继续下去,因为慕千雪突然反手抓住了他:“爸,这一次真的不关天杨的事。”

    “………你,你你你………你叫我什么?”夏波清这腹黑的老头子终于也不淡定了,其实,方才听宋天杨叫他的时候,他就动了这份心思。

    想着要不要威胁这小子和自己合作,让女儿接受自己。

    可是,他的邪恶想法还来不及发挥,女儿就已经从善如流了,夏波清激动不已,手足无措间,两眼都裹满了水汽。

    “爸!爸爸!”

    有些话其实一直在喉头,叫不出口是缺了那一股勇气,总觉得这么做有些对不起慕海。

    可是,经历了这两日的一切,她突然觉得一切坚持都不那么重要了。

    没有人能知道明天的太阳会不会升起,也没有人能预计明天还能不能看到自己最想要见到的人。如果昨晚上宋天杨没有救回自己,那么,她会带着遗憾在另一个世界思念着自己掂记的所有人。

    当然,这里也包括夏波清。

    她会遗憾自己到死都没有叫他一声爸爸,他会遗憾自己到死都没有让他放下心结。

    其实,活着的人不是更重要吗?

    为什么要用逝去的一切来惩罚活着的人?

    所以,宋天杨在扯着她的手臂的同时,她就已经动摇了,想认他,想叫他,想用未来的日子好好孝顺他,以弥补自己对慕海的亏欠。

    如果爸爸在天有灵,一定会感受到她的心意的对不对?

    她不会因为血缘而放弃任何一方,都是她的爸爸,她都爱!

    “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爸爸,以前是我不好,以后,我会好好珍惜您的!”

    她其实不擅长说这些话,总觉得不好意思,可是,经历过生死才知道那些东西都不重要了,想说的话一定要趁早说,要不然,真的会来不及。

    夏波清激动万分,捏着她的手语无伦次:“小雪,女儿啊!我的女儿啊!”

    红了眼圈,慕千雪也再不矜持,直接投进他怀里,把眼泪尽情渲泻。

    这就是爸爸的感觉,她又体会到了,真好!真好!

    “爸,车到了,要不先送小雪去医院上药吧?她的脸………”

    不待宋天杨说完,夏波清原本还激动的脸色又转红为青。

    他扶起慕千雪的脸仔细地看了看,顿时脸色又黑成了碳:“我自己送!”

    “………”

    唉!刚才不还感动得要死的么?怎么一听到自己说话就这表情?

    宋天杨也不敢吱声,小媳妇儿似的跟在他身后,可上了人家的车,人家还是把他直接赶了下来,说是已经联系了好了大夫,直接给慕千雪用最好的药。

    觉得夏波清太不尽人情,可宋天杨也觉得这事儿理亏,毕竟,除了慕千雪的事情以外,夏波清心里的刺还夹着一个想想。

    想追上去的,可最后还是忍住了没有跟,只在慕千雪把车窗放下的时候,用唇形对她说一句:“等我!”

    -------------------------------------------------------------

    又是*满城风雨!

    当慕千雪涂着冰凉的药膏靠在病*上休息的时候,余孟吴庄四家人已经被网民们扒皮扒出了太平洋。

    起因是某豆网突然有人上传了清晰度足以媲美专业电影的某个真人视频。

    至于视频的内容,用三个字介绍叫重口味,用四个字介绍叫不忍直视,用五个字介绍叫亮瞎人的眼,用六个字介绍叫无节操无下限………

    人与狗!乱与交!

    群P的场面让所有人都叹为观止,而且,视频还是带声音的,那人与狗的逍魂叫‘船’声,让所有看过的人把头天晚上的隔夜饭都给吐光了………

    要是画面不清晰,最多也就是网友自娱自乐,偏偏那个斗狗场太引人注目,几乎没有人不知道。

    偏偏第二天早上那边的饲养员又在狗窝里捡到了某重口君,而且,偏偏就是那个时候,电视台的记者已经封了斗狗场的门。

    难得上一回电视,饲养员手舞足蹈地说着,据他回忆,那个重口君貌似是个傻子,有些脑子不清楚,早上看到他的时候还一直乐呵呵地傻笑。

    电视台的记者抓到了新闻哪里会放过?

    直接钻到狗窝处拍那个重口君的脸,然后,网民们便爆发了………

    没办法,庄家的少爷也不是没头没脸的人物,怎么会没有人认出来?

    庄子健出名了,但人家不犯法啊不犯法!

    不过就是日了狗,这个还能算强J么?不算啊对不对?

    可是,日了狗的庄大少虽然丢不了全G人民的脸,但却丢尽了庄家人的脸,更打了吴首长的脸,还严重地影响到了某特战队所有官兵的心情。

    以前一直当成英雄人物来崇拜的人,怎么就是个这么个‘*’不如的东西?

    大家的三观都碎了,而最碎的吴首长直接把人叫了回去,提着鞭子便抽得他嗷嗷叫。

    可庄大少也委屈,因为他完全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就仿佛那一段记忆完全被抹掉了一般,唯一记得的,是他绑了宋天杨的女人后,又被孟老带到了某间小楼里。

    事情到了这里,吴首长也‘明白’了。

    一切都是孟老的手笔,因为打压自己,不惜毁了他家最有前途的第三代人,更不惜让他臭名远播,身败名裂!

    而当事人庄大少表示根本不相信大家所说的,觉得自己不可能做那种畜生才会做的事。

    于是便偷偷上网,找到了自己的真人视频,才看了个开头,整个人便彻底石化了………

    从最开始的抵触别人抹掉了那段记忆,到最后恨不得将现在的也抹掉,他受不了这样大的刺激,直接倒在地上抽起了风。

    原本就脑子才恢复的人,直接患上了癫痫症。

    不能看到狗,也不能听到人提狗这个字,更不能听到狗叫声………

    总之,是彻底废了。

    可人在恨极之时总需要一些精神寄托的,庄大少的精神寄托就是要整死孟家的人,他的第一个报复对象原本锁定了余伊薇,可又觉得那丫头‘人尽可夫’没什么报复性可言。

    所以,他便改锁了孟老唯一的女儿孟芳华。

    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庄子健凭借敏捷的身后,终于得了手。

    他把孟芳华这个老女人绑在了余家的大*上,当着她老公余哲成的面,用自己那日了狗的身体,又结结实实地让她‘享受’了一番。

    如果丈夫对此生气反倒还好,偏偏余哲成一心想要生儿子,早就想把孟芳华这个不能继续‘下蛋’的老母鸡给休了。

    以前是没有机会,可现在………

    虽然没有摄像机,可就凭丈夫余哲成看她的那种眼神,也足以摧毁孟芳华的理智了。

    家丑不可外扬,吃了亏还不敢张扬。

    拿到丈夫的离婚协议,孟芳华躲在家里不肯再见人,差一点成了神经病,余伊薇忍无可忍才不顾母亲的叮嘱一状把庄子健告到了孟老的面前,可她的状才刚刚告完,庄子健便曝尸街头。

    据说,是在黑帮火拼中,被叶冷的人‘不小心’砍死的。

    可吴家和庄家的人却深信,叶冷是得了孟老的授意才敢这么做的,吴首长也不是省油的灯,当时便恨由心生,将孟老划进了‘黑名单’里。

    从此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誓不两立!

    ---------------------------------------

    PS:今天写的这一章吧!确实有点没节操!

    大家请淡定视之,这个。。。。庄子健,这么罚他,你们会不会觉得我太重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