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二更)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儿子面色不佳,赵文轩也终于按捺不住笑着接了口:“夏董啊!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家奕辰和小雪其实是有一段过往的,两个孩子心里也都没有放下过彼此。以前因为很多俗事才会错过,但现在不一样了,小雪是你的女儿,所以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你说呢?”

    话到这里,夏波清真的很想吐糟一句: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他素来就知道赵文轩为人毫无底限,可没想到,这样颠倒黑白的话他也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轻声一笑,他也没再拐弯抹角:“文轩兄啊!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奕辰想和小雪再续前缘。”

    闻声,赵文轩眸光一亮,眼底已含了笑:“夏董果然是个明白人,一点就透。”

    “可这种事,我也做不得主的啊!”

    “怎么会?那可是你的女儿,亲生的。”

    夏波清仍旧是那幅儒雅的笑意,面上的表情也难得一见的‘真诚’:“文轩兄啊!这里我可得说个大实话,第一,小雪是不是我亲生你们这些东西我就算看了也不能信,还得再验验。第二,就算验出的结果和我手头上这份一般无二,我也不能肯定小雪一定肯认我。第三,就算是认了,我亏欠她这么多年,顺着她都来不及,又岂敢插手她的婚姻大事?”

    “为什么不认?你可是她的亲生父亲,难道还比不得那个姓慕的下等人?”

    下等人?

    脸上的笑意瞬间敛去,夏波清看向赵文轩的眼神里已多了几分明显的不满。夏波清没有见过慕海,也不知道慕海的为人如何,但就凭他养大了慕千雪这一点,他就不允许别人这么说他的‘恩人’。

    “生恩大,养恩更大,慕海毕竟养了小雪十八年,那份感情,不是这一份鉴定结果就可以比得上的。”说着,夏波清微微一顿,又道:“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们给我送来这份结果,那么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个会要开,就不招呼两位了。”

    接着就是起身要送客,赵文轩彻底寒了脸,忽而笑问:“夏董,难道你早就知道了?”

    “…………”

    对些,夏波清不置可否,只是继续温文尔雅地笑。

    那态度,那立场。

    赵文轩点了点头,也算是了解了:“所以,夏董的意思是不支持奕辰和小雪的事情?”

    “其实,我知不知道不重要,如果奕辰真的喜欢小雪,大可以去追嘛!我做不得她的主,她自己是可以做自己的主的,不是吗?”

    这话说的模棱两可,反倒给了赵奕辰一丝希望,不等父亲开口,他立即表明态度:“夏叔叔,我一定会努力的。”

    闻声,夏波清也不说话,仍旧只是笑。

    但他这样的态度,又让赵文轩有些意外,还以为自己是误会了夏波清,赶紧又笑道:“夏董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父女天性,就算现在小雪想不通,以后总会想通的。”

    “无所谓,还不知道她是不是呢!就算是,她也大了,有自己的想法,而我也会有新的家庭。”说到这里,夏波清回味一笑,那表情看在赵文轩眼里却让他生出一丝不妙之感。

    稳了稳心神,他又试探道:“喔!夏董这是喜事将近了么?”

    “是啊!所以连烟都戒了。”

    一听这话,赵文轩心头突然咯噔一响:“戒烟?难道夏董……”

    “文轩兄,我也还年轻,你说是不是?”

    “…………”

    还年轻?戒烟?

    这是,要生儿子的意思?

    赵文轩一直不太喜欢慕千雪,无关人品,只是因为觉得她的身份太敏感不适合做赵家的大少奶奶,要不是被逼到这种境地,就算是赵奕辰苦苦哀求,他也绝不会点头应允。

    慕千雪是聂倾城和夏波清的女儿,那么也就是CG集团唯一的法定继承人,再加上一个夏氏,只要儿子能重新追回她,那么赵家搭上的就是夏聂两条大船。

    这么一来,就算是孟老看他不顺眼,吴首长有意打压他,他也是有撑下去的底气的。

    可是,夏波清现在的意思居然是要自己生儿子么?

    那么,等他有了儿子后,慕千雪这个女儿,又能得到多少好处?

    赵文轩原本淡定的神情终于不再,再看向夏波清时,已多了几分谨慎!

    如果没有利用价值,又是慕海的养女,这个慕千雪,真的还值得他们冒险吗?

    他也犹豫了。

    ------------

    从夏波清的会议室里出来,赵氏父子灰头土脸。

    尤其是赵文轩,一张脸已臭得好像是下水沟,忍了很久,直到上了车他才哼了一声:“奕辰,你怎么看?”

    “爸,您又想打退堂鼓了吗?”

    知父莫如子,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赵奕辰很清楚父亲会答应自己过来的理由。现在夏波清的态度不明,父亲有其它的想法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他心意已决,谁也阻止不了他。

    “你也看到了,夏波清根本就不在乎有没有亲生女儿。”

    “那是因为他还不确定。”赵奕辰不相信夏波清,也不相信他所表现出来的态度。

    以前不知道慕千雪是女儿都已经那般维护了,现在知道是亲生的了,还能不维护,不可能。但夏波清的立场似乎也很坚定,不会和赵家站在同一条线上,这才是最麻烦的地方。

    虽然夏波清说了不管慕千雪的事,只要自己能追到手就好,可是,这个人称笑面虎的男人,真的会这么好说话么?

    他很迷惑,却想不到理由。

    “奕辰,你也是男人,男人你还不懂吗?现在夏波清只要能把许家的四小姐娶回家,聂夏许三家就能抱成一团,如果许初见再给他生个儿子,你觉得慕千雪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闻声,赵奕辰声线一寒:“我从来没想过利用她。”

    “没想过利用她?你以为你的老婆是你可以自己挑选的?现有几家豪门联姻是因为感情?那都是利益结合,如果慕千雪不能姓夏,那么,我不同意。”

    这话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从以前的惶然到现在的麻木,赵奕辰觉得自己也累了,很累很累:“爸,以前你就这么逼过我一次,现在还要这样吗?”

    “怎么?翅膀硬了?想反抗了?”

    “小雪是个好女孩儿。”而且,我爱她。

    这么多年了,他的心意从不曾改变过,无论自己多么努力,始终还是摆脱不了旧时的记忆。那是存放在他内心深处的拳拳爱意,不是他想抹杀就可以真的抹杀的。

    他不是没有放弃过,可放弃的结果让他后悔了这么多年。他不想再违心地这样活下去了,他喜欢慕千雪,所以就算对手强大他也要争取,就算,她已经生了别的男人的儿子,他也不介意。

    只要,还能和她在一起,没所谓的,什么也没所谓了!

    儿子的态度如此坚决,赵文轩也黑了面,喝斥道:“爱是什么玩异儿?多少钱一克?”

    “总之,无论她是什么身份,我都要去找她。”

    “那就把你总裁的位置让给奕开,趁我还没有死,我还能教他几年。”赵文轩是真的生气了,面对懂事又沉稳的大儿子,头一回发了这么大的脾气。

    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刺得赵奕辰心口一阵一阵的痛!

    总裁的位置,又拿这个来威胁他,就不能有点新意么?

    赵奕辰其实很想怒吼一声,他不在乎那些,就算所有人都认为他是那种人,可他很清楚,他不在乎,真的不在乎。

    大学的时候,父亲让他主修工商管理,可他选的是法律。

    他曾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一心一意想要做一个伸张正义的检察官,果然,他做到了,而且还非常有成绩。可就因为他是赵家的长子,他的责任他甩不掉所以只能放弃了自己最喜欢的事业,改学经商。

    他是个很有天赋的人,就算是转行转得这样彻底,他也游刃有余。

    但是,内心深处他仍旧坚守着自己的最爱与理想。

    经营赵氏的这几年,他精明了,市侩了,腹黑了,会玩手段了,可这样的生活同样也让他感到厌倦。

    权力在握的感觉很好,他也不是没有过被冲晕头脑的时候,只是,每天夜深人静。每当他想起自己曾经有多么自在,他总在后悔。

    有人说,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可他知道,不是这样的,他是真的爱过那个女孩儿。只是,一念之差让他们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所以,他想挽回,就算付出一切他也再所不惜!

    “怎么?舍不得?”

    “既然爸非要如此,那明天我就不去公司了。”

    原本是胸有成竹,可听到这里,赵文轩脸色大变:“你说什么?”

    “我不会放手的,除非小雪亲口拒绝我。”

    说罢,赵奕辰突然熄了车子的火,长腿一迈,直接下了车。

    看着儿子头也不回地离去,赵文轩大怒:“逆子,你给我回来…………”

    ------------------

    视频事件继续发酵,整个京市被搅得一团乌烟障气。

    余家的航空公司却在此时突然又爆出了航空隐患,原本就缺乏信任度的民众为了自身的安全,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全都改乘了凌云航空的班机。

    但余家毕竟是业界龙头,怎么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会打垮。

    他们迅速做出了一系列的公关计划,又是降价,又是打折,终于在最颓废的时刻,利用孟老的关系网,拉到了一笔外交公干的航空订单。

    可人算不如天算,那班机飞到某洋上空之时,突然失联了。

    全机两百余名高干精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面对这覆灭性的灾难,余家终于黔驴技穷,又因这班机上的人物个个身份特殊,孟老也被牵涉了进来。网上一时间充斥着各种有关于孟老利用手中权责,收受贿赂,替女婿揽财公关的贴子。

    民心所失,孟老亦在一时之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他的身份毕竟太特殊,很多消息都被强压了下来,网上几乎才寻不到一丝的痕迹。

    但深远的影响还在,孟老受挫,他座下的几员*臣亦同时折损。而敌对的一派觉得时机正好,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直接将吴洪明手下两位大坐实了双G的事实。

    那两人一出事,吴洪明也被请进去喝了茶,虽然后来又好好地出来了,但谁都知道,吴家的气数已尽。新的天下将会是许家那位年轻有力的青年将军。

    这个时候最得意的莫过于许初见了,侄子步步高升,她自然乐见其成。

    只是,有关于那场空难也是众说纷云,传得最神乎其神的,也就是宋夏两家联手,把余家的飞机送进了深海的传闻。

    她自然是不信的,可偏偏侄子对此有所怀疑,又担心这件事会影响许家的声誉,所以托人传了话过来,让她暂时离夏波清这人远一点。

    两人天天睡一起,要怎么远?

    许初见很发愁,可又无法说服家人,直到有一天,她在聂家的花圃里突然发现了哑伯的日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