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粑粑,你快把妈咪压洗了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甲板一路走过,余伊薇的手一直挂在杜宏宇的身上,占有欲极强的样子。

    杜宏宇倒也没有排斥,就任她挂在自己身上。只是两人经过之地,许多豪门千金都用一种可怜的眼神看着杜宏宇。

    那感觉,仿佛他是只马上要送入狼口的小白兔。

    杜宏宇在搭上余伊薇的时候,就预料到了有这么一天,所以对这些眼光倒是不太计较,反倒是慕千雪有几分不自在,毕竟,她的身上还披着杜宏宇的外套。

    没走多远,前方一阵喧哗。

    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人物正朝她们走过来,慕千雪下意识地抬头,烈日下,宋天杨一身西装笔挺地立在不远处,耀阳的金芒衬得他更加眉眼如画,就连生气的样子,都冷峻得令人怦然心动………

    生气,对了,他的表情看上去似乎真的很生气!

    至于为什么生气,慕千雪捏了捏身上的外套,大约猜的出来。只是,这个男人是喝了醋才出来的吧?怎么能酸成这样?他带着余伊薇先上的船,她可都没有说什么呢!

    余伊薇原本是打算缠着杜宏宇不放手的,可一看到宋天杨,原本缠在杜宏宇臂上的手马上抽了出去,小心地背在身后,扮出一幅乖乖女的样子。

    “天杨哥哥!”

    “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了?”宋天杨的口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但一双黑眸却越过余伊薇径直落在了慕千雪的肩头。

    那件西装外套,实在是刺眼得很。

    明明什么错事都没有做,可被他这么一看,慕千雪又觉得有些心虚,小嘴抿了抿,想说什么又不好当着其它人的面说,正犹豫着,忽见宋天杨又扭了头去看余伊薇。

    “你妈妈到处找你呢!”

    一听这话,小姑娘立马拉长了脸:“啊!又找我干嘛!我妈真是烦死个人了。”

    嘴里虽然抱怨着,可余伊薇对自己这个妈也是一点也不敢怠慢,马上拎着裙摆便一路小跑地找妈妈去了。

    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瞅杜宏宇,用眼神警告他。

    他是她的,不许偷跑!

    她一走,宋天杨的脸色便彻底冷了下来,也不说话,只冷冷在慕千雪和杜宏宇两人之间流转。

    知道他很介意自己的存在,杜宏宇想了想,最后只说了一句话:“三少,小雪受伤了,你是不是先带她去擦一下药?”

    原本还在生气,觉得这只小刺猬真的很不乖很不听话,可听到这里,宋天杨原有的怒气瞬间化做了担忧:“怎么伤的?”

    人走过来,一把扯下她身上的外套,顺手扔给杜宏宇的同时,已眼尖地看到她高肿起来的手臂。

    慕千雪今天穿的是件金色的吊带晚礼服,所有手臂上红彤彤的一片也就份外的显眼。但最让宋天杨觉得愤怒的是,那红红的一片有着很明显的轮廓,一个手掌印。

    她让人打了,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让人打了。

    愤而抬首,直接看向这杜宏宇,他已穿上了自己的外套,也不出声,只摇了摇头表示不是他干的。

    其实慕千雪倒没觉得有什么,毕竟是外伤,再怎么重也有限,可宋天杨看着她那伤处的表情太可怕,让她觉得不说点什么,他就要杀人似的。

    伸手,直接穿过他的掌心与其十指紧扣,用自己的温柔来软化他的冰冷:“没事的,阿宇过份紧张罢了,只是………啊!你干嘛捏我………疼死了。”

    这个男人太坏了,她一个受伤的人还要安抚他一个没受伤的人已经够没天理了,他居然还为了验证她的话而捏她的手,真的疼啊!

    “谁干的?”

    宋天杨这时的脸色已臭得就下水沟,慕千雪咬了咬唇,终于坦白道:“庄子健!”

    “………”

    闻声,宋天杨彻底黑面。

    原本平静的眼底翻卷起滔天的巨浪,周身张扬着的杀气凛冽,惊得慕千雪连呼吸都凝滞了。

    ---------

    游轮的豪华小套间里。

    小雨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绞手指,一会就要见到姐姐和姐夫了,她好紧张。

    比起小雨,想想小宝贝则显得悠闲得多,他伸出可爱的小舌头舔着一根巨大的波板糖,口齿不清地问:“外公,外公,外星人粑粑紧么还不来角(找)我呀?我快急死了咧!”

    夏波清原本是不太想让宋天杨这么快看到想想的,至少得好好吊一吊那小子的胃口,才对得起自己这三年来遭受的所有打击和‘虐待’。

    可那个真相在前,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见到女儿,然后和她相认,听她叫自己一声爸爸。

    所以,比起想想,夏波清虽然面色如常,但心里已着了火。

    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头,动作很轻柔。想想感受到外公的动作,下意识地抬头看他,那张和宋天杨相似度达90%以上的小脸,瞬间让他整颗心都柔软了起来。

    还以为是因为这孩子长得可爱才会这么喜欢,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的亲外孙,那种血脉相亲的感觉让他觉得全身都暖哄哄的,幸福的感觉溢于言情。

    夏波清曾以为自己这辈子会终身遗憾,可有了慕千雪,有了想想,有了许虹………

    幸福来的太快太突然,他在狂喜之余又隐隐有些担忧,他是认到女儿了很开心,可这个事实对慕千雪来说又何常不是另外一种伤害?

    二十七年的时光,慕千雪一直以为自己是慕海的女儿,可这个真相却要让她接受自己不姓慕姓夏的事实。

    生她的父母没有养她,养她的父母却没有生她,这种感觉除了她自己,可能别人都无法体会。

    也许是极度的高兴,也许是极度的伤心。

    他不清楚在慕千雪的心中慕海是怎样的一种高大伟岸,但从慕千雪平时提到慕海时的口气和表情,可以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对自己的女儿极好,也极爱。反观自己,他似乎才应该是自惭形秽的那一个。

    很想很想听她叫他一声爸爸。

    可是,会不会很难?

    可再难也不能放弃这难得的机会,所以,夏波清摸着孩子的头,慈祥道:“宝贝儿,他不来找我们,那我们去找他怎么样?”

    “好哇!好哇!”小家伙拍着手,兴高采烈的样子就跟过年了一样。

    夏波清眼光又是一柔,伸手便将孩子抱了起来,空着的那只手牵起小雨:“走!带你们找那两个没心没肺的去。”

    想想不知道没心没肺是什么意思,可他却猜得出来肯定和粑粑妈咪有关,于是波板糖也不要了,激动得在夏波清怀里直扭扭:“噢!噢噢噢!角(找)外星人粑粑去了,角(找)粑粑去了。”

    --------------

    另一处休息间里,宋天杨正细心地替慕千雪检查‘伤势’。

    没有破皮的地方,倒也不用擦药,所以宋天杨让侍者找来了冰袋为她冷敷。凉凉的冰袋压上红肿的手臂,那泌冷的感觉刺激着她,确实将那火辣辣的灼痛感减淡了不少。

    只是,一想起庄子健阴狠的表情,慕千雪还是有些后怕。

    “还疼?”

    看她表情不对,宋天杨抬眸看她,虽是一脸关切,但眼底的杀机却浓烈到让慕千雪都心惊。

    没有谁比她更了解宋天杨真的发起怒来会有多可怕,虽然她也很想让他帮自己出气,可今天这气氛实在不适合,所以,她只想息事宁人。

    偏过头,她故意笑笑地看他:“要不,你帮我呼呼?”

    闻声,宋天杨眸光一颤,竟有些受*若惊:“真要我呼?”

    “来啊!”

    很难看到自家这只小刺猬露出这种讨好又小女人的表情,宋天杨心尖尖都在痒:“雪儿,你这样【勾】引我真的好吗?”

    她哪有【勾】引他,他真是想得太多了。

    不过,只要能让他不那么生气,就让他误会一下也无所谓,所以,她仍旧只是笑,还笑得很甜:“只是不想你太生气罢了。”

    “那小子活腻了。”

    提起这件事,宋天杨的口气瞬间便冷了下来,脸上的笑还是笑,就是变得有些狰狞。

    担心他一时气大会冲动地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来,她也不顾他还替自己敷着冰,直接抬手圈住他的脖子,软声道:“今天想想在,别吓着孩子,嗯?”

    她这动作实在是太对宋天杨口味,原本是真的很生气的,可现在………

    一笑,空着的大手也顺势扶住了她的腰:“你怕我跟他打起来?”

    “那你打不打?”

    “你当我还是二十几岁的毛头小子?收拾人一定要自己动手才觉得解气?”

    这几年他越来越发现打人真的是很愚蠢的行为,为什么要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那么多整人的办法,那么多阴人的手段,这一种实在是下下之选,他这么上上的人,又怎么会那么做?

    慕千雪挑眉看她,漂亮的眼睛里闪着水亮亮的波澜:“那你是想告诉我,你长大了?”

    闻声,宋天杨邪邪一笑,意味深长地对她眨了眨眼:“我长没长大,你不知道?”

    “流【氓】!”

    “怎能辜负这两个字。”说罢,男人手里的冰袋一扔,菲薄的唇顺势就压了上来,直接含住了她的嘴。

    唇齿相贴,是相濡以沫的缠【绵】,情到深处,他几乎难以自制。

    大手开始不规矩地油走,刚刚邪恶地扣住那一团软雪想要朝里探去,身后的门,突然便自外打开,小萌物虎头虎脑地钻了进来。

    “外星人粑粑,你在干醒么?”

    有如神经被针刺了一般,宋天杨猛地推开了慕千雪,动作太大,差一点把她从*上推到地上。

    慕千雪也是一时无防,整个人慌乱地挥舞着双手,好在宋天杨反应过来后伸手抓住了她,可那一推一收之下,两人便以极为不雅的姿势直接滚到了*下。

    而且还是以男上女下的姿势叠在了一起。

    想想震惊了,非常不满意外星人粑粑的表现:“外星人粑粑,你快起来,你要把妈咪压洗(死)了。你看你看,她脸都红红的。”

    他记得有一次自己和隔壁的大狗狗玩耍,后来狗狗太喜欢他,就把他扑倒了舔舔,那时候自己就是快要死了的感觉,脸涨得红红的。

    妈咪现在一定和自己当时的感觉一样,快要被压死了。

    他要救他妈咪!

    这么想着,小萌货赶紧上前去拖他粑粑的手,一边拖一边大叫:“快起来!妈咪要是洗(死)了,你就要给我角(找)后妈,我不要,我不要,后妈好可怕!!!!”

    “………”

    宋天杨满脑黑线,这真的是他儿子么?

    脑回路怎么长的?什么后妈亲妈的,他还什么都没做好不好?

    伸出大掌,单手就将小东西拎到了一边,宋天杨从容地自慕千雪身上起来,一扯一带,她也进了自己的怀抱。

    ‘左拥右抱’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么爽过,那一刻的满足感,让宋天杨记了一辈子………

    小东西被拎在粑粑的身边,原是想伸手去拉妈咪的手的,可粑粑的身体实在太宽了呃!

    他的手短够不着,所以包得满脸是汗:“妈咪,你肿么样?系不系觉得很不苏(舒)服?要不要qi医院?”

    “………”

    儿子这么关心自己,慕千雪原本是很窝心的。

    可一抬脸就看到夏波清站在门口,还用一种很特殊的眼神看着自己,慕千雪只恨当时没有长两个爪子,真想挖个地洞钻下去。

    但儿子还隔着宋天杨在等自己回答,她咬了咬牙,声如蚊呐地应了一声:“妈咪没事!”

    “肯定有,你脸红红的。”

    证据这么明显,想想表示不相信,妈咪一定是被粑粑压坏了呃!

    愤怒地瞪着外星人粑粑,想想一幅要是妈咪有事,我跟你没完的表情。宋天杨大囧,慕千雪更加大囧,她也不想脸红的,可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嘛!

    尴尬得不得了,她只能说:“那是妈咪看到你太开心了。”

    “金的吗?那为醒么外星人粑粑脸不红?”

    说到这里,想想扭头又看了一眼宋天杨的脸色,真的一点也没有红啊!于是,他又大惊失色地问:“外星人粑粑,你看到我不开森喔?你不稀饭我喔?为醒么?”

    宋天杨不是第一次抱儿子了,可上一次他根本就不知道是自己的娃,所以感觉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小小软软的一团,抱在怀里一点重点也没有,那种心都要被萌化了的感觉,宋天杨简直找不到词来形容。

    正卖力地在心里组织语言,想着怎么跟儿子打个帅气的招呼挽回刚才的局面,结果,儿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宋天杨慌了神,立刻表明立场:“怎么会不开心?我开心死了。”

    小萌货表示不相信粑粑的话,因为粑粑脸上没有证据,他可是律师的儿子,是要讲究证据的。所以想想小萌货很直接地说了一句:“那粑粑你红一个脸给我看看。”

    “………”

    宋天杨又囧了!

    这是什么逻辑?不红脸就是不开心看到他?

    可是,他一个大老爷们怎么红脸?他这辈子也没红过几次脸。

    “如果粑粑脸不红呢?”

    想想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一脸失望:“那粑粑就是不稀饭我,不开森看到我。”

    “………”

    宋天杨无语凝噎,心里腹诽着亲儿子太坑爹,但自己已经开始自动自发地憋气。

    三分钟后。

    想想看着宋天杨憋的通红的脸,终于满意地拍起了手:“哇!哇哇!粑粑脸红红,粑粑爱我,粑粑love me!”

    交了作业,宋天杨终于可以自由呼吸了。

    大口吸气的同时,慕千雪同情地伸手过来无声地表示安慰………

    她也觉得儿子很坑,可这么坑的儿子,也是该让宋天杨慢慢先学着适应,习惯了就好啊!!!!

    -----------------------

    ps:今天27号,大家把月票都准备好啊!

    明天就开砸了,我等你们砸哟!!!等你们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