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有种做他情人的感觉(二更)

作者:洛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经过这么一场后,慕千雪好半天都缓不过劲儿来。

    原本可以见想想的喜悦也被冲淡了许多,就连宋天杨归来,她也一直绷着个脸,没有半点笑意。

    “怎么了?”

    宋天杨是看着程力上游艇的,所以多多少少能猜到慕千雪为什么不高兴。不过,能为别人的事把自己急成这样,宋天杨也是有些不能理解,这是不是应该叫皇帝不急太监急?

    嘟着嘴,慕千雪倒也没有气急败坏,只幽幽地看着宋天杨:“他不肯说他和晶晶分手的原因,你是不是跟我说一下?”

    “他都不肯说,你还要我讲?这个………”

    原本宋天杨还觉得很是理直看壮的,可被慕千雪用那种哀怨的眼神看着,他是越说越小声,越说越小声,到最后,这一句几乎已经只有他自己可以听见了。

    慕千雪可不管他乐意不乐意,仍旧是一脸‘期待’地瞅着他,那表情仿佛在对他说:“你说不说,不说我就哭给你看!”

    他家的小刺猬难得跟他撒这么一回娇啊!虽然半个字没有说,可宋天杨还是酥倒了:“说,说,当然说。”

    “那他们怎么分的手?”

    提到那件事,宋天杨也只是摇头:“具体情况我也没问,就知道他们原本都打算结婚了,酒席也订了,结婚照也拍了,可结婚的头一天晚上,突然出了件大事,然后………”

    “出什么事了?”

    看她急成那样,宋天杨也没有再瞒她什么,便一五一十地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大约都说了一下。慕千雪起初还听得有些震惊,后面脸色就越来越白,越来越白………

    “怎么会这样?”

    “或者,这就叫有缘无份吧!”感情的事,能顺顺利利的实在太难,坎坷再所难免,只看两人有没有那份在一起的心了。

    脑补了一下当时的场面,慕千雪心里哇冷哇冷的,半天都缓不过劲儿来,可一缓和过来了,眼圈就直接红了:“晶晶当时一定都哭瞎了。”

    “你以为程力能好到哪里去?”

    许是自己和慕千雪经历过这么一场,现在的宋天杨很能理解程力那种说不出口的无奈。倒也不是说谁对谁错,只是他心里的天平一直就倾向于程力。

    “如果我当时在就好了,如果………”

    知道这个小女人又开始多愁善感了,宋天杨伸手过来把人往怀里一抱,安抚道:“好了,有些事*算不如天算,如果路晶晶和程力是命中注定的一对,总有一天会走到一起。如果没有,勉强也不会有幸福。”

    “就是觉得太心疼她了。”自己出事的时候,总有她在身边安慰,可晶晶出事的时候,身边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想一想就难受得很。

    “不要以为最痛的是女人,程力那小子都面瘫三年了,再也没笑过。”

    “………”

    闻声,慕千雪也沉默了。

    爱情有那么多种,酸甜苦辣,如果说自己和宋天杨的那三年叫苦,那么路晶晶和程力是不是应该叫辣?

    那么‘辣’的一段过往,那么‘辣’的一场磨难,是他(她)们都不可能挨过去的再劫难逃,就算是分手也觉得情有可愿。

    可就是,太揪心了!

    “好了好了,马上要上船了,你可别把妆哭花了。”

    “才不会。”

    她又没有哭,只是心里堵得慌!

    “小绍快到了,我可能要先上去,然后他会领你上主邮轮,有没有问题?”话说到这里,宋天杨的口气也收敛了许多,甚至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慕千雪当然明白他这是怕自己又多想,也不怪他,只用小手一下一下地在他心口上划着字:“为什么我有种自己是你见不得光的*的感觉?”

    感觉出他心口上写的那个字是‘坏’,宋天杨一笑,还不正经地调侃道:“其实这感觉也不赖啊!偷偷摸摸的多刺激?”

    “去你的。”

    闻声,慕千雪怪嗔地捶了他一下,他却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她被笑得不好意思,就去堵宋天杨的嘴。他也不躲,就任她的小手掩着他的手,仍旧笑得乐不可支。慕千雪最后无奈还是松了手,刚要收回却被他一把抓住,然后还放里嘴里一根一根地吮,极色【情】,极流【氓】的样子。

    慕千雪哪里经过这个,脸一下子就烧得滴出了血。

    想躲,又哪里是宋天杨的对手?

    他只顺手朝怀里一带,她整个人便直接扑到了他的身上。眼前的人影还未看清,他的头便低了下来,薄唇压紧了她的小嘴,极放肆,极投入地吻着。

    两人缠*绵地腻歪了一阵,宋天杨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他也不接,直接挂断,然后才放开了怀里的人:“我该上去了。”

    “嗯!”

    她气息微乱,头埋在他心头不敢抬起来。

    他是爱极了她这幅软软绵绵的样子,大手掐住她的下巴又送上来狠咬了一口,才意犹未尽地看着她道:“一会儿见!”

    被迫看着他,她从他黑色的瞳仁里看清了自己的妩媚。

    面色又是一红,这一点,只是乖乖巧巧地点了点头,羞的是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

    宋天杨走后,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持续了很久。

    直到绍俊衡过来请她上船,并告诉她夏波清和孩子们也刚刚上船后,她才恍然记起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想到儿子那张可爱的小脸,她欣慰一笑,瞬间又无比期待起来。

    上了船,到处是衣香鬓影。

    她无心多看,只顾着四处寻找着夏波清和孩子们的身影,绍俊衡一直如护花使者般陪在她的身边。

    可他毕竟是宋天杨身边的首席大助理,船上想和他寒喧套近乎的人太多。他疲于应付之余,慕千雪也实在看不下去了,主动提出要自己去找孩子,让他忙完了再过来。

    绍俊衡原本不太敢答应,可又挨不过身边一波接一波涌上来的‘狂蜂浪蝶’,只能简单地提醒了她几句小心后,便应付那些人去了。

    有侍者端了酒杯过来问她要不要饮料,她摆了摆说不用,又微笑着问那侍者有没有看到夏氏的夏总。那侍者想了想,指了个方向给她,说是看到领着两个孩子在船头那边玩。

    闻声,她笑着说了一句谢谢,很快便朝甲板那边走去。

    ------------------------------------

    找了一圈,怎么也找不到夏波清和两个孩子。

    慕千雪这时候终于想起来应该打个电话问问他们人在哪里才好找,从手包里翻出手机,才刚刚打算拨号,黑色的手机已被一只大手抽走。

    “干嘛?”

    慕千雪惊呼一声,抬头便是冷冷一惊。

    面前的男人五官很硬,很立体,皮肤不算白,很健康的小麦色。穿着一身得体的手工西装,头发很短,不算是特别帅,但给人一种很有力量的感觉。

    就是他那双眼睛太阴冷,带着那种野兽般的森森寒光,让人看一眼便觉得全身上下都紧绷起来。

    “手机很不错嘛!宋天杨送你的?”那男人把玩着她的手机,翻来覆去地看。手指还用力抠着她手机后壳上的碎钻,似乎想要将那上面的雏菊给抠掉一般。

    “你不觉得这样很失礼吗?”

    认出这个男人就是之前和宋天杨说话的那个,之前他就对自己眼神不善,现在又这样………

    直觉还是得离这个男人远一点,慕千雪伸出手:“手机还我。”

    “干爹?呵呵!看来宋天杨的眼光也不过如此。”

    看清屏幕上的干爹两个字,庄子健便下意识地把慕千雪当成了那种外围女,之前在宋天杨的邮艇上看见慕千雪的时候,还小小地惊艳了一次,没想到,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jian人。

    眸光一冷,他的口气也马上恶劣起来:“可以陪宋天杨,也可以陪干爹,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假设一下你应该也能陪陪我?”

    闻声,慕千雪已知来者不善,转身要走,却被那人扣住手腕。

    “放手!”

    那一刻,慕千雪的眼神很冷,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冷,刺得庄子健额头一突一突地跳着。

    从他倒下的那一年开始,他一糊涂就是*年,终于醒过来后他第一件事就是找宋天杨报仇,怎么报呢?他想了很多,决定从他的女人开始下手。

    只要是宋天杨看上的,哪怕只是摸过一个小手,别想逃脱。

    他带一个,他就抢一个,他带两个,他就抢一双。

    这几个月以来,他夜【夜】纵欢,每晚找来发泄的女人几乎都与宋天杨有关,只有慕千雪敢用这种眼神看自己,也只有这个女人,刺激得他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腾。

    这个女人,虽然是个‘烂币’,可不得不承认的是,她真是迷人得让他也有些把持不住了。

    “啧啧啧!这手感,怪不得宋天杨喜欢,实在是极品啊!”

    这人一幅人模狗样的打扮,行为却这样的龌蹉,慕千雪也恼了:“我再说一次,放手!”

    “如果我不放呢?啊!妈的,你敢咬我………”

    恶狠狠地咬了他一口,趁他吃痛放开她的时候,慕千雪便迅速向后退了好大几步。

    她从来就不是什么软绵绵,娇滴滴的小姑娘,之前给他面子是因为他和宋天杨认识。可现在面对这只人渣,她只想一脚把他踢到海里去喂鱼:“对你这种不懂得尊重女性的人渣,咬你算便宜你了。”

    “不过是个谁都可以睡的[婊]子,你还以为自己多清高呢!”

    手背上留了一圈的牙印,过于用力的地方差一点就渗出了血,明明被咬了该生气,可庄子健却反倒觉得更加热血沸腾。

    那些乖乖牌的女人都玩腻了啊!

    每一个都是一个表情一个模样,被抓到后让干嘛干嘛,一点意思都没有。只有这一个不同,分明是只小野猫,要是把她压在身下,那滋味,一定欲仙欲死…………

    “请你嘴巴放干净点。”

    慕千雪彻底发怒了,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骂得这样难听,而且,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

    简直是神经病!

    “女人,我嘴巴干不干净,你得试过了才知道。”

    邪气的声音方落,男人突然欺身而上,慕千雪想逃,奈何高跟长裙的实在是不便,才跑了几步,便被男人扣住手腕直接拖到了甲板的围栏上死死按住………

    头压下来,庄子健的脸离她极近,那样的距离,他只要再往前一点就能亲到她。

    想到他刚才说的那句话,慕千雪下意识地把头偏到一边,几乎在同时,他的唇直接压了下来,亲到了她的脸侧。恶心的感觉油然而生,慕千雪想尖叫,却还是强忍着。

    这样的场合下,如果自己大声尖叫会引来许多人的注意,这船上认识她的人不多,但不代表没有。

    就算她现在和宋天杨离婚了,可她毕竟曾经是宋家的三少奶姐,今天这样的场合下,宋家来的人肯定也不少。万一让人知道自己被人‘轻薄’了,多多少少会影响宋家的声誉。

    宋老爷子原本就对自己有些意义,要是再出事,就更加难以挽回了。

    心里慌得似要长了草,慕千雪反手推拒着他,奈何那个男人气力极大,任是她如何挣扎,他都纹丝不动。

    “你是谁?到底想干嘛?”

    他看着她的眼神,让慕千雪觉得自己就是他嘴边的一块肉,那种兴奋,那种嗜血,还有那种外露的YU望让慕千雪害怕极了,可她知道这时候自己越慌就会越乱,越乱就越会出错。

    这里是赵夏两家的婚礼,这个男人就算是想对自己做什么也一定不敢太放肆,她只要稳住心神,等到绍俊衡或者宋天杨来找自己就好,其它的………

    原是想一亲芳泽,没想到小野猫不配合,庄子健玩心大起,口气更显得轻浮:“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谁!”

    “是吗?你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

    闻声,庄子健的眸间凶光大露:“认错人?呵!就算是把他挫骨扬灰,我也不可能不认识他。”

    他?这个男人明显就是故意冲着自己来的,可他嘴里的他又是谁?

    难道是宋天杨?

    “就算是死刑犯也得有个罪名吧?”

    说着,慕千雪微微一顿,故意挑衅道:“你这么对我,难道不打算给我一个原因?”

    那时候,慕千雪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拖延时间,这样的场合,这样的环境,甲板这边现在没人不代表后面不会有人来,只要她拖到有人过来,她就能脱困………

    “是不是想等宋天杨来救你?”

    保持着镇定的表情,慕千雪装傻地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伸指,轻佻以勾起她尖尖的小下巴:“要是我告诉你,是我故意让人引你来这边,而那边也有我的人守着,宋天杨就算是真的找来了也会被挡下来的话,你还会不会这么甜美地对我笑?”

    “………”

    闻声,慕千雪果然有些绷不住了。

    方才她来的时候就在想,甲板这边这么危险,为什么干爹会带孩子来,可又想到孩子们可能是想看大海,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男人给自己下的套。

    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庄子健邪恶的眼底闪过一丝兴味:“喔噢!果然笑不出来了呢!”

    知道已没有再演下去的必要,慕千雪沉声低喝:“你到底想做什么?”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你说我想做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