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1章 战与降

作者:天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苏哈的下场很悲惨,沈溪没出手,他人已经没了。

    草原上各部族已失去对黄金家族的信仰,原因在于巴图蒙克进行的统一战争,让人觉得巴图蒙克在排除异己,在此次苏苏哈阴沟里翻船送掉性命的事件中,众部族名义上是维持黄金家族传承,但其实他们并不愿意维护黄金家族的利益,而是倾向于投靠明朝。

    苏苏哈失败的消息,几天后传到图鲁博罗特耳中。

    当图鲁博罗特知道苏苏哈聚拢部族试图召开新的汗部大会,想取代他父亲的位置,最后失败被杀后,心中非常振奋。

    “这个叛徒,在战场上便畏首畏尾,当初跟我一起攻打明军营地时,便躲在后方不现身,后来更是吃里扒外,率先逃跑……若不是他,或许父汗还不会失败!”图鲁博罗特评价苏苏哈时,也把其定义为叛逆。

    一边的阿武禄冷笑不已:“你在嘲笑谁?苏苏哈?到底他更像可怜虫,还是你和你父亲?”

    此时大帐里还有几名千户和百户,听到阿武禄的话,他们用惊愕的目光望向图鲁博罗特和阿武禄,在他们看来,阿武禄作为汗庭昭使,同时也是巴图蒙克的女人,居然敢说出这种大不敬的话,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阿武禄这么做跟找死差不多。

    图鲁博罗特并没有当场发作,先让部将离开,这才看向坐在桌案后方羊皮毡子上的阿武禄,厉声喝道:“你居然敢在我面前诽谤大汗?不想活了?”

    阿武禄被图鲁博罗特捕获这几天,虽然大军还在赶路,但明显放慢了脚步,阿武禄受到优待,身上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身边还有侍女照顾生活起居,再也不复之前蓬头垢面的模样。

    阿武禄道:“沈溪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他要利用黄金家族血脉传承,找一个草原各部族都认可的傀儡,这时候你不该像一条狗一样去对沈溪表达效忠之意,甚至去明朝境内跟大明天子朝拜?你在这里对我耀武扬威作何?显得自己有本事吗?”

    “你胡说些什么?”

    图鲁博罗特很生气,阿武禄这番话简直是在嘲讽草原上所有人的信仰。

    可当二人对视时,图鲁博罗特的目光反而没有阿武禄那么坚定,因为此时阿武禄的信念坚定,求生欲很高,至于图鲁博罗特则对未来充满迷茫,根本就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他抓住阿武禄,就是想让对方指点他未来要走的路,而不是觊觎对方的美色。

    阿武禄冷笑不已:“沈溪要主宰草原,那些中小部族谁敢跟他为敌?在面对选择站位苏苏哈和沈溪中一方时,他们便倒于沈溪,因为沈溪战无不胜,连你父亲都败了,难道指望那些中小部族联手把沈溪赶走,再迎回你父亲继续达延部的统治?哈哈,如果他们有本事把沈溪赶走,恐怕立即就会取代你和你父亲,成为草原共主。”

    图鲁博罗特道:“我从来就没指望那些中小部族的人,他们就是渺小的蝼蚁,谁更强大,他们便会归附谁。”

    阿武禄不屑一顾:“你跟他们有什么区别?你父亲强大时,你就是他的乖儿子,什么都不敢违背,现在你父亲已跟丧家犬一样,你也要当丧家犬吗?现在草原的正统位置已被沈溪窃占,他把最肥美的牧场给占领了,相信要不了多久达延部本部的财富和女人都会被他控制……你跟你父亲一心顾着逃命,但是否考虑过,这么逃走了,回头如何休养生息,发展部族?靠从草原上掳劫女人回来繁衍后代?”

    图鲁博罗特脸色阴沉,他也有脑子,开始认真思考阿武禄的话。

    跟一般莽夫不同,图鲁博罗特自小看了很多儒家经典,系统地学习过中原文化,是作为汗部的储君来进行培养的,见识要比普通人高很多。

    阿武禄的话非常有道理,连图鲁博罗特也想到这个问题,如果只是暂时躲避沈溪兵锋,那北逃没什么问题,但若想东山再起,就必须休养生息,需要足够的牧场和女人等资源,若没有这些,他们就像无根的浮萍,永远也没有机会崛起。

    “沈溪不会永远留在草原!”图鲁博罗特斩钉截铁地说道。

    “或许吧。”

    阿武禄闭上眼,沮丧地摇头,“沈溪或许不会留在草原上,但他有很大的可能会重铸草原秩序,组成反对你和你父亲的联盟,或许他会拥戴你某个尚在襁褓中的弟弟出任大汗,草原各部族的人为了防止被你和你父亲再一次统治和镇压,会完全听从沈溪的号令。”

    图鲁博罗特不屑地道:“那些中小部族,土鸡瓦狗,根本无力对抗我跟我父亲的反击。”

    阿武禄笑道:“你可真自负,跟你父亲大不一样……你父亲至少有脑子,请问你的脑子在哪里?你能确定你父亲还活着?就算他活着,身边的兵马数量或许连你都不如,有胆子回来重新夺得他想要的东西?他的一切,都是满都海哈屯给予的,现在都被他一手给败光,他身边那些人会怎么想?难道你敢保证他们不会为沈溪收买,如此赢得回去重新过安稳日子的机会?你父亲一定能驾驭得了离心离德的手下?”

    因为阿武禄的问题实在太过尖锐,图鲁博罗特根本无法回答,脑子完全跟不上阿武禄的节奏。

    阿武禄继续道:“你父亲已经败了,他的时代结束了,现在草原要么进入沈溪的时代,要么就是你的……你去投奔沈溪,或许有机会重振旗鼓,否则的话,从此以后草原就会成为大明的一个省,明朝的皇帝,或者说沈溪,将会在草原上说一不二。”

    “我不会跟沈溪投降!我不想步苏苏哈那叛逆的后尘!”图鲁博罗特厉声道。

    阿武禄气恼地道:“既然你不想和平解决问题,那你现在就带兵去跟沈溪交战,你是黄金家族嫡传子孙,比起苏苏哈更有号召力,想必还是有一部分忠于成吉思汗的部落响应你……现在沈溪在议事台,那你就去翁观山,那里是草原上的神山,或许长生天会庇护你!”

    “如果你现在不努力,等沈溪召开汗部大会后你再去召集部众,就来不及了……你难道看不清楚局势吗?你把我抓来,无非是我见识广博,比你们这群草原蛮夷更有头脑,看得更为长远,如果我说的话你不想听从,那趁早把我放了,或者干脆把我杀了……我不想给你陪葬!”

    图鲁博罗特既生气又无奈,更多是沮丧。

    其实他已被阿武禄说服,内心接受了对方的说法,但自尊却告诉他不行,因为阿武禄是一个女人,更是一个明朝的女人,要是遵从的话面子往哪儿搁?尤其是对方许多话叛经离道,根本就是要毁灭草原上的精神支柱。

    “我要当大汗,但绝对不向明朝投降!”图鲁博罗特最后发狠地说道。

    ……

    ……

    图鲁博罗特现在还有选择的权力。

    他跟他父亲不同,要是现在去投奔沈溪的话,会让沈溪很难做出抉择,问题便在于图鲁博罗特拥有最纯正的黄金家族血统,自小就被当做汗庭继承人培养,在草原人心目中拥有一定名望。若是图鲁博罗特能表明决心投奔大明,一方面对沈溪平定草原的策略顺利推行有极大的帮助,另一方面诛杀一个主动归降者,会影响沈溪在草原人心目中的形象,对他下一步行动计划带来致命的伤害。

    可惜的是,图鲁博罗特不愿意背叛自己的父亲,更不愿就此屈服,如此带来一个直接的后果,那就是沈溪不需再伤脑筋考虑图鲁博罗特来投的问题,一心从达延汗的幼子中选择一个出来当傀儡。

    杀死苏苏哈后的几天里,沈溪已在官山卫旧址驻兵,暂时没有北上追击达延汗的打算,而各方来投的部族人马逐渐增多,到七月中旬时,已经有六七万草原人抵达九十九泉周边牧区。

    不过其中壮丁数量并不多,基本是老弱妇孺。

    但无论如何,沈溪还是聚拢一批草原上的壮丁,这些壮丁主要来自于苏苏哈所部降军,还有各部族依附的兵马,数量加起来近一万,有很多是尚未到年龄或者已过壮年不太适合上战场的男子。

    “……大人,现在我们已找到几百个中小部族,这些部族中基本都是女人,现在咱们周边女人实在太多了,哈哈……如果我们能留在这里的话,每个人至少也是三妻四妾!”

    胡嵩跃在升帐议事时,忍不住幸灾乐祸地说道。

    草原上出现大批寡妇,正是沈溪带兵跟鞑靼人开战的结果。

    因为各部族按丁口抽调青壮跟沈溪交战,导致适龄的男人基本死绝,这也是为何这些中小部族会对巴图蒙克无比痛恨的原因,草原上崇拜强者,他们不会去把怒火放在明朝人身上,而是会恨自己的首领失策……沈溪都已经带领兵马要返回明朝关内了,巴图蒙克不依不饶发起追击,最后在榆溪河三战下来把手里所有本钱赔光,这算什么精神?简直就是坑人不偿命的败家子精神,自然而然地巴图蒙克成为构成达延部的各中小部族的罪魁祸首。

    沈溪用他对草原作战连续胜利带来的巨大威望,赢得各部族的景仰,如今沈溪的名字已经跟神明无异,同时也把他麾下将士当作天兵天将一样看待。

    刘序听了胡嵩跃的话,嗤之以鼻道:“一群五大三粗的娘们儿,你看得上眼?就算给你十个,你也不会稀罕……而且这草原上的女人身上都有很重的味道,啧啧,也就你老胡这样的大老粗喜欢吧?”

    胡嵩跃破口大骂:“你个刘老二怎么看不起人呢?以为就你读了几天书明白事理?老子娶的也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儿子自小就有他母亲教导读书识字……你还不如我呢!”

    两人吵了起来,不过怎么看也像是斗嘴而不是吵架,平时胡嵩跃跟刘序关系最要好,此时没人出来劝架,在旁乐呵呵看热闹。

    此时沈溪正背对着他们研究官山地区的地图,似乎对于营帐中的吵闹充耳不闻。

    荆越笑着说道:“你们都不要,给我几个草原娘们儿我也不嫌弃……就算长得丑一些,吹灭了蜡烛黑灯瞎火不都一样?要是嫌不干净,这里可是九十九泉,湖泊多不胜数,就让她们自己洗干净再洒点儿香水进帐来,绝对是改头换面,看看你们动不动心!”

    胡嵩跃乐呵呵道:“还是老越说话中听,我也是这层意思,现在下面那群兔崽子天天被草原的小娘们儿引逗,要不是大人下了严令,怕是他们天天晚上换新娘呢。”

    马九在一边皱眉:“咱们是来打仗的,不是来风花雪月,夜夜笙歌的,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听大人吩咐行事。”

    然后一群人看着沈溪,对沈溪正在做的事情也感兴趣起来。

    由始至终,沈溪对于胡嵩跃等人探讨的问题都可以说漠不关心。

    这些人的秉性他都了解,看起来一个个好像做事没有边际,但早就成家立业,且这些人都是职业军人,不会轻易犯军规军纪,若出了状况他们之前取得的战功将付诸东流,没人会傻到跟前途过意不去。

    等沈溪咳嗽一身转过身来时,已没人说话。

    沈溪没好气地道:“如果你们喜欢草原上的女人,想留在草原上夜夜做新郎,我会成全你们……说吧,谁想留下来?”

    没人回答,但好几双眼睛都在看胡嵩跃,因为之前胡嵩跃喊得最大声,也是他把这个议题给带出来的。

    沈溪直接点名:“老胡,你家里有婆娘,妻妾都有,可说是人生赢家,以你现在取得的军功,回去后怎么也会获得几百亩封地,到时候你想娶多少妻妾都没关系,非要在这里说这些无聊的话,让人觉得你好像是故意捣乱?”

    胡嵩跃苦笑道:“大人,末将只是打趣,并不是说真的,请大人见谅。”

    沈溪没好气地道:“现在我们正在草原腹心地带,看起来那些部族对我们言听计从,但他们各自都有利益纠葛,现在巴图蒙克和图鲁博罗特两个心腹大患都没死,若他们杀回来,你们能确定眼前这些部族会继续听我们的话?”

    还是没人应答,因为很多人看出来了,沈溪确实有些生气。

    沈溪再道:“在这个气候适宜不冷不热的地方连续驻扎数日,你们算是缓过气来了,再加上太平无事,才让你们开始有这样那样的想法,可莫要忘了,我们的目的是打仗,是来赚取军功,而不是让你们来这里讨论女人。传令下去,把营地与外界隔绝,不许任何人进来,一只母苍蝇,也得给我隔绝到营地十里外去!”

    “得令!”

    刘序等人皆抱拳领命。

    胡嵩跃则显得有些尴尬,四处看看,然后沮丧地低下头。

    不过沈溪没再继续纠缠不放,因为沈溪知道胡嵩跃并没有坏心眼,一群人只是过嘴瘾,真让他们去做什么,反而没那胆量。

    沈溪对旁边的马九道:“老九,把当前的情况跟大家伙儿说说。”

    “是!”

    马九应声后走了出来,拿着马鞭指向地图,大声说道:“目前所查,周边一百里范围内没有巴图蒙克和他两个儿子的踪迹,不过有消息说巴尔斯博罗特统率的几百残军曾在西南边出现过,正派人去查探核实。至于巴图蒙克及其统率的残军,没有任何消息,综合方方面面的情况,他应该是在包头渡口过的黄河,然后带兵一路北上,翻越阴山后才往东北方逃窜,目前可能已经过了漠即隔壁,快到斡难河上游地区了。”

    等马九说完,退到一边去了。

    沈溪道:“现在连敌人具体动向都查不到,杀个苏苏哈便当高枕无忧了?说白了,我们的目的还没达成,这个时候不应该放松警惕。我已分别派人去张家口和榆林卫告之这边的情况,请陛下册封新的草原大汗,下一步就是把巴图蒙克的一个未成年的儿子找来傀儡,再带他到京城走一圈。”

    荆越问道:“那大人,我们要准备撤兵了吗?”

    沈溪摇头:“现在说撤兵为时太早,一切要看朝廷是什么意思,这一次到底是陛下御驾亲征,不过现在所有的风头都被我们抢走了,陛下那边或许会有进一步打算……若是陛下想要过一把御驾亲征的瘾,亲自到官山来一趟,我们还要做好接驾准备。”

    听说皇帝可能会来,在场将领异常兴奋。

    他们打了胜仗,千里追击来到草原人心目中神圣的官山之地,站稳脚跟后各部族陆续归降,那种巨大的成就感无以复加。若皇帝再来视察的话,就好像自己亲手打下的城池,请皇帝来检阅巡视一般,自豪感油然而生。

    沈溪却道:“不过我并不支持陛下到这里来,草原上的情况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巴图蒙克和图鲁博罗特都还没有授首,连巴尔斯博罗特的下落都没有找到,我们再想除恶务尽已很难做到,如此一来只能尝试在鞑靼人内部制造矛盾,分化瓦解,让巴图蒙古再难得到各部族支持。”

    马昂问道:“大人,我们在年底前能返回中原吗?”

    沈溪看了马昂一眼,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最后还是摇头:“看战局进展吧,不出意外的话天气转冷前就可以凯旋。你们的功劳,我已派人详细呈奏陛下跟前,加上延绥那边帮我们整理的功劳,你们所得犒赏会尽快下发,就算你们跟我出征在外,家人也会得到赏赐。”

    “嘿!”

    这下一群将领听了又无比兴奋。

    他们最担心的是自己在草原上出了状况,最终不能回到中原,那时计算功劳时就会蒙受巨大损失。

    每个人都想尽快拿到自己那份军功,而沈溪军中有着最公平的制度,他们并不担心自己的功劳被侵占,只是对犒赏何时下发存在疑问。

    “大人,朝廷是否会派出人马,协助我们把草原局势平定下来?”这次是刘序发问。

    沈溪道:“如果陛下御驾亲征,大军自会到来,但就算来了又如何?有意义吗?难道我们不能靠自身的力量解决这里的问题?”

    一直都没插上话的胡嵩跃终于有理由硬气一回,大声道:“大人说得对,那些边军到这边,纯属添乱,大人调遣兵马并不需要太多人,有我们就够了!”

    沈溪没有理会胡嵩跃的恭维,吩咐道:“我们现在就是要固守官山卫故地,尽快把汗部大会召开。在此期间,我们要把达延部所有资源,包括牛羊、牲畜和人口都聚拢起来,推举巴图蒙克的幼子出任大汗,我们要做到对所有牧民秋毫无犯,这样他们才会相信我们不是侵略,而是帮助他们重建草原秩序!”

    “是,大人!”在场将领都躬身作答。

    沈溪道:“各部族会送来礼物,包括牛羊、女人和粮食,这些你们都不能随便伸手,因为这算是贿赂,这些东西跟朝廷赏赐的官位和土地,有可比性吗?拿人手短,我要做到的是公平公正,让他们心悦诚服,谁要是坏事,军法处置!”

    “得令!”

    这次就连胡嵩跃也都老老实实领命。

    ……

    ……

    沈溪在官山卫故地驻扎,暂时没有转移的迹象。

    而九十九泉地区的情况,很快被图鲁博罗特知晓,本来他还在仓皇逃命中,但在知道沈溪暂时按兵不动后,终于放松下来,有了空暇可以让自己和部下喘息一下。

    “大王子,我们还是要试着跟大汗取得联络,合兵一处,跟明军开战!”图鲁博罗特手下军将,有很多不服气,纷纷提出建议。

    图鲁博罗特却断然摇头:“沈溪敢领兵深入草原,如今更是在我草原人心目中拥有崇高地位的议事台地区驻扎,说明他有凭靠,现在各部族已屈服,估计此时我们母族的牲口和女人也已经被沈溪窃占,我们凭何跟他作战?”

    “但是……大王子,我们不想办法拿回牲口和女人,今后我们吃什么?现在军中已经缺粮了!”

    营帐内的将领不多,有资格参加会议的只有十几个千户,如今他们手下都只有几百人,缺编严重。这些人已经达成共识,就是决不妥协,跟明军战斗到底。

    “大王子,我们现在立即杀向议事台,跟明军决一死战。就算跟大汗无法取得联系,但我们为了生计,为了妻儿老小,也要跟沈溪拼了!”不断有人出来请命。

    图鲁博罗特看着在场将领,神色担忧,大声道:“沈溪这个人很阴险,本以为他领兵深入草原,只是为了追击我们,但没想到他却先去了事前没有任何防备的牧场,把那些依附于我们的中小部族,还有我们的牲口和女人占为己有,逼迫我们就范……沈溪行事不讲原则,苏苏哈这个叛徒要投靠他,却被他设计杀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既不能投降,也不能跟他一战,不如另外找地方,东山再起!”

    “啊!?”

    在场将领都没料到,图鲁博罗特会对沈溪有如此大的恐惧心理,好像从未打算跟明军作战,宁可当逃兵。

    图鲁博罗特继续分析:“大汗现在何处,没人知道,不过以我的估量,可能大汗进入漠北了,若我们也循迹而去,或许大汗会追究我们坐视主战场战局恶化而没有选择在南岸想办法渡河配合作战的责任,加上我们阻击明军失利,兵马折损严重,或许手里的权力会被剥夺。既如此,我们不如西去,绕过明朝的哈密卫地区南下,就有很多牧场……至于女人和牛羊,我们可以一路劫掠,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发展壮大,为何非要跟明军硬碰硬?”

    “但是……大王子,这条路……是否太过艰辛?”一众鞑靼将领都有些担忧,“西区要翻越多座大山,还要穿越隔壁和沙漠,稍有不慎就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不如就此跟明军拼了。”

    图鲁博罗特此时也有些犹豫不决,因为他本来就没有多大主见,在达延汗这个耀眼的父亲面前,图鲁博罗特以前从来没有自行做过决定,他从一种鲁莽的状态,逐渐变得沉稳和内敛,只是智计略显不足。

    最后图鲁博罗特断然道:“我要为你们的生命负责,为达延部的存续负责……连汗部主力都败得那么惨,现在跟明军一战,跟送死有什么差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