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办法

作者:草席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s日pt>毫无疑问,传染病是这个时代欧洲人的大敌。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所以会在二十多年后爆发,除了经济、军事、政治等多方面的原因之外,人类初步掌握了控制传染病的方法也是原因之一。否则的话可以想象一下,西班牙流感如果提前几年爆发的话,各个国家还有能力发起一战么?

    所以汉堡爆发霍乱之后,德国人非常重视。

    作为德国国内现在最负盛名的传染病专家,科赫刚刚成立的研究所派出了大队人马,但是和他一起来到汉堡的还有“天然的霍乱权威”彼滕科夫!这位被认为是现代卫生学的奠基人之一的科学家,如今正在大肆嘲笑科赫发现的“逗号“,并且坚持认为霍乱是由土壤中的霍乱毒素造成的,而他的影响力同样不容小觑。

    所以哪怕约翰的理念和科赫的理论高度一致,想要在汉堡全面实施也不是那么容易。

    听完了科赫的介绍之后,约翰沉吟了许久才建议道:“教授,现在的情况下,我认为最佳的解决方案就是说服这位彼滕科夫教授,用真实有效的证据证明我们的观点是正确的……”

    “关于这一点,我早就想过了。”

    不等约翰的话说完,科赫就苦笑着连连摇头道:“但是这位教授可是个非常固执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接受霍乱弧菌致病论,所以这个方法你就别想了……”

    生怕约翰不相信似得,科赫特意花时间给他简单解释了一下。

    从某种意义上讲,霍乱这种疾病仿佛是印度人对欧洲人的报复。以前因为交通条件的限制,霍乱的传播非常缓慢,但是到了19世纪初的时候,随着英国人对印度的控制越来越紧密。霍乱从南亚正式进军全世界,从孟加拉到欧洲,仅仅只花十几年的时间。所以当1854年。英国伦敦大规模发生霍乱传染也就不奇怪了。

    当这种被英国人形容为仅次于黑死病的疾病流行时,人们纷纷开始逃离城市。因为按照多数医师们的理论,霍乱是通过土壤中的有毒瘴气进行传播的,只有逃离危险的城市才能找到活路。

    到了1892年,这种理论依然占据优势地位。

    瘴气说的统治地位由来已久,哪怕现在巴斯德和科赫已经崛起,细菌学更是如今的热门,但是古老的瘴气说依然非常有影响力。1874年,二十一个国家的政府一致表决。认为“四周的空气是产生霍乱的主要媒介”,

    1884年的时候,科赫发现了霍乱弧菌。

    在埃及,在加尔各答,科赫发现了那个“有点儿弯曲,犹如一个逗号”的细菌。但是这个发现如同当年塞麦尔韦斯的妇产科医师致病论一样,想要得到其他人的认可非常艰难。

    为了验证科赫的理论,英国人特地组织了一个小组,前往加尔各答检验科赫的“发现”,而正是这个“权威”的小组。回来写出的报告很干脆的否定了科赫的论断!为了表示对这个报告的尊重,印度国务大臣甚至任命了一个由十三位著名内科医生组成的委员会,其中有八位名医生提出一份备忘录。支持英国小组的结论,总的看法可以用一个委员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到的话来概括:“科赫的研究是一场不幸的大失败。”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年,也就是1885年5月,在罗马召开二十八个国家代表参加的一次国际卫生会议上,英国代表团成功地阻止了会议对“霍乱病因学的理论性的讨论”!而到了1886年,在君士坦丁堡召开的“第三届国际卫生会议”通过一个决议,依然认为空气是霍乱“发生因素”的主要媒介!

    这些事情中,很多人就是受到彼滕科夫的影响。

    马克斯·冯·彼滕科夫,德国卫生学家。今年已经七十四岁了。老爷子最开始是慕尼黑大学的一位化学教授。后来又转作卫生学教授,可以算得上卫生学的开创者之一。促使很多学校开设了卫生学的课程。防止居民得病是卫生学家的任务之一,研究传染性疾病自然也是彼滕科夫的分内之事。而在所有的传染病中。最让彼滕科夫感兴趣的是霍乱。彼滕科夫和女儿都得过霍乱,他的女厨师就死于这种病,这些体都在他的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并驱使他去研究霍乱传播的途径,并且一度做过德意志帝国的霍乱委员会主席。彼滕科夫很早就发表过一篇论文《土壤和地下水与霍乱、伤寒的关系》,认为霍乱的流行必须同时具备四项因素:特定的病原菌、适应的地理条件、相当的气候状况和个人的易感性,并且特别强调时间和地点的重要性。

    相比较于还差一点儿到五十岁的科赫来说,彼滕科夫的资历无疑更深。

    几十年积累的影响力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哪怕科赫的成就举世瞩目,甚至被德国人推出来与巴斯德相对抗,但是在霍乱这个领域里面,很难说他和彼滕科夫的影响力到底谁更高一些。至少对于很多人来说,彼滕科夫就是这个时代“天然的霍乱权威”!

    汉堡市政府,无疑就在两者之间摇摆着。

    任何时代任何国家的政客们都一样,当面临可能的严重后果时,他们往往会把自己像鸵鸟一样深深的埋起来,而不是当机立断做出自己必须承受后果的决定。所以面对着一个老牌的卫生学家兼霍乱权威,一个现在如日中天的细菌学权威,汉堡市政府真心的纠结了。

    “要不然,你和这位彼滕科夫教授聊聊?”

    眼见约翰有些不死心,科赫犹豫了一下道:“说不定他就是和我不对付,说不定见了你之后就改主意了呢?”

    说完这些话,科赫自己都乐了。

    虽说约翰在欧洲的声望也已经很高了,但是如果去掉亨氏制药公司的加分,比起科赫自己还是差了一些。而且在研究过约翰的霍乱理论之后,科赫发现这些和自己的理论主体上一模一样,只是细节上更加完善而已,拿什么来说服人家?

    “这……还是算了吧。”

    约翰刚开始的时候稍稍心动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放弃了这种想法。那位大佬最著名的事情就是干了那杯霍乱弧菌,约翰对此可是记忆深刻,所以想来想去,他都没有信心去说服一个敢喝霍乱的男人。

    所以琢磨了好一会儿之后,约翰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教授,我看您还是尽可能的说服汉堡市政府吧,现在还不是霍乱的高发期,就已经有这么多病例,真要等到七八月份的时候恐怕就更严重了!”

    “嗯,我也是这个想法!”

    点了点头,科赫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所以说,我建议两步走!”

    沉吟片刻之后约翰再度开口道:“一方面我们观察一下补液疗法的效果,如果不错的话就配合磺胺来救治霍乱病人们;另外一方面的话,您可以尝试去说服市政府,至少在城市中的局部区域试行推广咱们的控制方案,如果确实有效的话,相信他们应该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