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新家

作者:草席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约三十平米的餐厅里面,灯火通明。

    屋内并没有使用方便便宜的煤油灯,而是用了华丽的高脚蜡烛,把整个空间都照的亮堂堂的,与窗外阴冷黑暗的世界彻底分离开来。

    长长的餐桌两头,坐着一老一小两个人。

    一个是大约十一二岁的黑发少年,身材瘦削,沉默寡言;另一个则是六十多岁模样的白发老人,高大魁梧,面色冷峻。长桌的两端各自摆着一份浓汤,一份小牛肉和一份土豆泥,只是老人面前多了一杯猩红的葡萄酒而已。

    两人各自安静的吃着晚餐。

    约翰·亨特拉尔尽量遵循着母亲教会的用餐礼仪,在不发出太大声音的同时快速的咽下一块块的小牛肉,好让自己那饥肠辘辘的肚子尽快得到安慰。

    坐下之后,他几乎就再未看过桌子那头的老人。

    餐桌的另外一端,阿尔·亨特拉尔先生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时不时的品尝一下手边的红酒,似乎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的盘子上面,但是在一旁伺候的管家汉斯·埃尔伯一眼就能发现,自己的老主人的视线至少有一小半时间都在几米之外的外孙子身上!

    管家先生的嘴角不由得弯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十分钟后,随着约翰吃完自己这顿饭的第三份小牛肉,两人沉默的晚餐结束了,已经等待了一会儿的老亨特拉尔先生用雪白的餐巾擦了擦嘴,冲着第一次见面的外孙漠声道:“漫长的旅行很辛苦,你就先去休息吧!”

    话语的内容是关切,但是冰冷的声音让人听了心中不由得一凉。

    “好的。”

    对此约翰却没有太多的感觉,他只是点了点头,站起身很有礼貌的冲着外祖父微微一躬身道:“那么晚安,先生!”

    “晚安。”

    老亨特拉尔冲着汉斯一点头,忠诚的管家立刻便走到约翰的身边,微笑着说道:“先生,您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丽娜小姐会带您上去的。”

    “谢谢。”

    微微点了点头,约翰转过身,在女仆手中煤油灯的指引下上楼去了。

    “一个很有教养的孩子,不是么?”

    等管家汉斯重新回到亨特拉尔身边的时候,他的脸上显出了极为复杂的神色,似乎有些犹豫的低声说道:“先生,请原谅我的鲁莽,但是无论是从容优雅的一举一动,还是那大方得体的语言,他的身上无不闪烁着伊丽莎白小姐的影子。而且您刚才也听到了,无论是英语、德语还是拉丁语,他也都很出色……”

    “伊丽莎白……”

    汉斯后面的话老亨特拉尔先生根本就没有在意,因为当他听到自己爱女的名字之后目光中瞬间闪过一抹痛苦之色,一边喃喃的念着她的名字,一边缓缓地站了起来。

    “先生,您是要回房间吗?”

    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汉斯脸上不动声色的低声问道。

    “嗯。”

    轻轻的应了一句,老亨特拉尔的身子稍稍一顿,突然开口道:“汉斯,约翰的身材似乎比我们预计中要高上不少,而且稍稍瘦了一些……明天你带他去史密斯先生那里再做几套衣服吧。不合身的衣服穿在身上,可是相当失礼的行为。”

    “是,先生。”

    看着老亨特拉尔上楼的背影,汉斯默然片刻之后眨了眨眼睛,目光中终于带上了一丝温情……

    ……

    “先生,如果您有任何需要的话请您摇摇这个铃铛,我会立刻过来的。”

    把屋里的煤油灯也点上了之后,丽娜有些不放心的再次向约翰说明了一下,然后才轻轻一礼后离开了房间。

    “呼!”

    给房门上了锁,确认整个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之后,约翰这才重重的舒了一口气,转身打量起了自己所在的这个房间。

    从女仆的口中得知,这是他母亲曾经住过的地方。

    或许是因为十几年没有住过人的缘故,房间里的陈设极为简单,一张大床,一个床头柜,一个衣柜,还有一张桌子就组成了房间的全部,唯一让约翰眼前一亮的是一面墙上那副一米见方的油画。

    走到油画的前面,约翰细细的看着画中那个脸带微笑的少女。

    少女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在画中侧身而立,浓密的褐色长发在脑后盘结垂竖,白皙的长颈和圆润的双肩之下,一身点缀着绿色图案的古典白色长裙完美的呈现出了她那高挑的身材。在画面的正上方,少女线条清晰的脸部却转过来正对着约翰,露出了如同春日柔风一般的笑容。

    看着这幅画,约翰·亨特拉尔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丝黯然之色。

    虽然油画中的人年龄太小,和记忆中那张脸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分别,但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画中人的身份——正是伊丽莎白·亨特拉尔,她的母亲,或许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真正爱着他的人。

    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之后,约翰这才轻轻一叹,躺在了柔软舒适的床上。

    浓浓的疲惫感,如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直到此时,约翰才算是彻底放松了下来,于是那积累了将近两个月的疲倦自然而然就开始控制他的大脑和身体。可是哪怕精神和身体上都已经疲惫到了极限状态,他却始终也无法真正的睡去,一如下午在马车上时的状态一样。这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初来乍到一个新环境的陌生感,而另外一方面的话,则是因为刚才那位他刚刚见面的外公了。

    阿尔·亨特拉尔,62岁,一位正直但古板的普鲁士绅士,德意志革命时期离开欧洲,在纽约市扎下根来。

    作为一名商人,老亨特拉尔先生无疑算得上是成功的,凭借着从欧洲大陆带来的一些资本,他花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在纽约市积攒下了一份相当丰厚的家业,按照斯拉克先生的说法,老亨特拉尔先生每年的净收入至少有四五千美元,这足以让他轻松地负担起一栋三层的大房子,一个管家,一个厨师,一个女仆和一个男仆。

    但是作为一名父亲,老亨特拉尔无疑又是非常失败的。

    约翰并不知道在自己母亲和外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母亲伊丽莎白·亨特拉尔在十三年前逃离了纽约,去了万里之外的中国北京,然后有了自己。十几年间,父女两从未通过信,没有任何联系,直到伊丽莎白·亨特拉尔因病去世一年之后,斯拉克先生突然出现在约翰的面前,然后强行把他带回了纽约。

    作为一名传统的欧洲绅士,女儿伊丽莎白的行为对老亨特拉尔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所以约翰遭遇的冷遇也就可以理解了。

    一想到自己外公那张沉默的面孔,约翰就觉得脑袋越发的疼了。无论自己是怎么想的,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恐怕他都必须要生活在这栋房子里面,接受老亨特拉尔先生的抚养!

    而且……

    “再以后呢?”

    怔怔的瞪着一双眼睛,约翰·亨特拉尔心中一片茫然:“在19世纪末的纽约,我该如何生存下去呢?”

    此时此刻,约翰·亨特拉尔,不,应该说是刘泽成,一个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普通人,正在非常认真的思考这个事关他今后数十年人生的重要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