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用药

作者:草席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保罗给爱娜做血液和脑脊液检查的时候,约翰和沃尔夫冈教授都在一旁认真的看着,包括一脸好奇的伯格医师。

    和当初应邀去外科参观局部麻醉技术,并且旁观阑尾切除术全程的沃尔夫冈教授相比,内科的其他医师们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条件了,他们从去年就听说过约翰搞出的椎管内穿刺术,但是实际是什么样子的却从来没见过,现在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压力增高,而且脑脊液浑浊。”

    做完检查安顿好病人之后,带着口罩的保罗用有些模糊的声音向约翰汇报了一声。虽然没有配备测量压力的东西,但是根据脑脊液流出的速度保罗还是可以轻易判断出来的。

    “嗯,你先回去吧。”

    考虑一下之后,约翰细心的吩咐道:“血液分析、脑脊液镜检和细菌培养要尽快做,回头把报告都给我看一下。”

    “好的。”

    点了点头之后,包括冲着沃尔夫冈教授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匆匆的离开了。

    “咕咚!”

    眼看着保罗离开病房,一头雾水的伯格犹豫了一下,这才小心的问道:“亨特拉尔先生,刚才那位医师检查完之后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与此同时,沃尔夫冈教授的目光也飘了过来。

    在给病人做检查之前,保罗医师熟练的戴上帽子和口罩,然后洗手戴手套,包括取无菌包,给病人穿刺部位消毒。包括最后把那根细长的金属针插进脊柱之中……

    别说病人的母亲,就连伯格看的也是心惊胆战!

    但是就在担心保罗会损伤病人神经的同时,伯格心中同时也升起了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也不知道是惊讶、好奇还是其他什么。总之看到保罗那“未来”气息浓厚的操作之后,包括周围其他的病人和家属们也是如此。看着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的保罗,脸上都露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

    就连沃尔夫冈教授也是摇了摇头,轻轻的叹道:“如果时间早上二十年,你的这些东西恐怕会在医师们中间掀起轩然大波,但是现在的话……我必须要恭喜你亨特拉尔先生,可以预想到的是。你必将在外科学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四十年前的时候,有位可怜的妇产科医师因为声称产褥热的发生是因为妇产科医师们那肮脏的双手,把极高的产妇死亡率归结到了没有洗净双手上面,于是他遭到了几乎所有同行们的攻击和谩骂,最后凄惨的离开了人世。二十年前。当李斯特开始了自己外科消毒理念和技术推广的时候,依然遭到了同行们的讥笑和排斥,上帝的仆人——那些修女们甚至围攻过他,哪怕到现在依然还有医师在反对他。

    但是在1886年,接受细菌理论和外科消毒理论的人越来越多,约翰正是赶上了好时候!

    听到教授这番话之后,伯格医师顿时大吃一惊。

    相较而言约翰的表情则是平淡多了,他只是微微一笑道:“谢谢您沃尔夫冈教授。不过眼下我更希望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可怜的女孩儿爱娜身上!”

    “哦?”

    眉头一挑,沃尔夫冈教授正色道:“那么你认为我们需要等他们的实验室结果出来,再确定是否需要使用磺胺药物吗?”

    微一沉吟之后。约翰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仅凭现在的证据已经足以让我们尝试一下了,实验室的结果只不过是为了确认这一点而已。”

    化脓性脑膜炎,约翰几乎已经可以确定了。

    不得不说这一次他依然非常幸运,虽然上辈子几乎没有在临床接触过此类的病人,但是爱娜的症状实在是太典型了。和脑海中的教材描述几乎一模一样,所以现在约翰已经有了百分之七八十的把握!

    更何况……

    就算不是化脓性脑膜炎。除了磺胺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就1886年的医学水平而言,约翰实在是想不出另外的方式。所以不管实验室的诊断结果如何,给爱娜使用磺胺已经是必然的事情,否则的话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儿就只能像其他的病人那样,要么躺在病床上等死,要么就是期盼着她自己的免疫系统能够极为幸运的起到作用,但是会产生智力障碍、癫痫等后遗症……

    “你确定吗?”

    心中一动,沃尔夫冈教授目光灼灼的注视着约翰。

    “我确定。”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约翰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沃尔夫冈教授,您也知道这种病的发展速度会非常快,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而且在保罗他们得出结论还有一段时间,这期间请允许我给你们介绍一下磺胺的使用注意事项……”

    ……

    “……所以简单来说,磺胺的使用必须要注意很多东西!”

    在沃尔夫冈教授的办公室里面,约翰对着两位内科医师朗声说道:“它无臭无味,在水中几乎是不溶解的,而且很可能会产生许多的不良反应……诸位,这都是我们经过数十例动物实验总结出来的东西,请大家务必认真的听一下!”

    在约翰不满的目光注视下,伯格医师脸上顿时一红,连忙坐直了身子。

    这位年轻的内科医师,此时心思依然还留在刚才病房中沃尔夫冈教授说的那些话上面,对于约翰此时的讲解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个时代医师们对药物的使用非常随意,而且制药公司往往也都鼓励多用,所以像约翰这样强调注意事项的情况,不少人都有些不以为然。

    “注意听着!”

    眉头一皱,沃尔夫冈教授沉声喝道。

    虽说约翰现在在夏洛特的名声已经颇响,但是这小子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再加上外科医师的身份,对沃尔夫冈的手下并没有太多的威慑力,所以此时内科学教授只好跳了出来。

    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约翰接着大声道:“先生们,根据我们的实验,使用磺胺嘧啶的话可能会出现很多不良反应,轻者可出现恶心、呕吐,重者可能会出现发热和皮疹……”

    出于各种考虑,约翰很多东西都没有提。

    磺胺药物还没有开始正式的临床试验,而且过敏反应的理论还没有提出,有些东西约翰肯定是不能提前说出来的。他只是把最简单的一些东西说了一下之后,最后沉声道:“另外大家要注意的是,病人服用了该药之后一定要多喝水,必要的时候同时服用同等剂量的碳酸氢钠……”

    ……

    忙乎了一天之后乐呵呵的看看股票,结果发现今天股市复制530,一下子一年的稿费赔进去了。

    呜呼哀哉!(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