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六十五章 告负

作者:坟土荒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后患无穷什么的,曾经陈曦和李优讨论过这个问题,而李优的解决方式直接是连后都没有了!

    当年世家北归的时候,李优可是干掉了一批世家,而且是那种连渣都没剩下的,之所以现在那些顶着名门之后世家还有人的原因就在于李优直接将这群罪大恶极,罪无可恕的家伙干掉之后,让刘备一路的世家顶了这个家声和世系去当这路人。

    你说这是造假?不不不,完全不是,你看看仆人们都说是诶,而且熟悉的人也都在啊,怎么会是假的呢?不也都姓赵吗?

    灭门搞不定,那就三族,三族搞不定那就九族,不能牵连的那简单诛了首恶之后狸猫换太子,这世界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路数正,那解决的办法永远比问题多。

    故而李优处理的问题,李优都能很硬气的说一句,绝对没有后患,真出了后患那肯定是没有按照他的套路去执行。

    陈曦原本是不信这个邪的,但是看着李优连连造假成功,陈曦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李优的方式确实是能解决非常多的问题。

    只是李优偶尔也会承认自己这种方式不太适合在中原使用,毕竟都是炎黄一系,诸夏苗裔,动不动灭人满门,断其香火实在是有些不太好,陈曦当时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表示确实是如此,咱们尽量不这么干,然而李优表示有些时候不下狠手,真的解决不了问题。

    不过李优给陈曦保证自己就算下狠手,也不会断其香火,使之绝嗣的,陈曦表示呵呵,一边要彻底解决问题,不留后患,一边又要延续其香火,不让其绝嗣,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到。

    结果李优还真是给做到了,灭了满门,用猛火油将对面烧成渣,骨灰都给扬了,之后替这一姓找个继承人,继承了这一家声,逢年过节记得祭祀一下列祖列宗就行了。

    这种事情世家大户是做不出来,但小门小户能窃取一个世家的家声的话,真的不介意换个门楣的,毕竟小家小户求得更少,给李优表个忠心,就能换的鱼跃龙门的机会,能不干吗?

    于是李优玩的真的让陈曦目瞪口呆,在解决了问题的同时,还真没留下后患,更重要的是增加很多的自己人。

    鲁肃隐约也是知道这种玩法的,这种狸猫换太子的玩法,以汉室中央政权现在强力程度,其实是非常轻松,但鲁肃实在是太过要脸,玩不起这种东西,故而只能使用更为温和的手段。

    “南边也不用着急的。”刘备的性子温和,并没有什么千秋功业一代完成的想法,超宗越祖确实是目标,但只要不断的推进就可以了,没必要透支国力,哪怕陈曦能做的很好。

    “南边毕竟是正在打造的产粮地,宗族啊。”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有些东西时间太长了真的很难消除,就像五溪蛮那边现在依旧是部落制度,明明应该集村并寨将这些人分开,然后转用汉家的方式交换,但当地的百姓已经对于当前的生活表示满意,对于迁居反倒没兴趣。

    就算是未来的生活再好,面前可见的幸福也足够拉住很多的人,更何况在历史上很多时候,所谓的未来的美好,都是大饼。

    这也是陈曦最为无奈的地方,元凤这一朝国家信誉已经非常不错了,可边远山区的百姓已经对此有所怀疑,这就很无奈了,而且对于自己人,尤其是黔首百姓,陈曦是下不了死手的,除非主动抗法。

    “产粮地这个问题不大,汉谋仔细调查了南方的气候和土壤,成为产粮地的问题并不大,其实之前一直的问题只是南方的开发力度,瘴气毒虫,山林水域这些都是阻碍南下的因素。”鲁肃点了点头说道。

    “毒虫现在我们有专业人士解决,瘴气现在也有药,水土问题同样,实际上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口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实际上所有的问题都卡在了人口上。

    汉桓帝顶峰汉室有接近六千万人,但是之后年景问题,一直不断地灾荒,又经历了黄巾之乱,董卓乱政,再加上华佗和张仲景没出青蒿汤之前几次波及州郡的瘟疫。

    实际上在诸侯讨董之后,汉室的人口其实就已经下降到了四千多万,再加上之后各地治理的问题,以及天灾战乱等等问题,人口实际上处于持续下降状态。

    也就陈曦主政泰山青州等地的人口是真正上升的,剩下的各州,其实只有豫州,也就是袁术手下的那个州,并没有严重的人口损失,其他的州郡,幽州,冀州,并州,雍凉,兖州,基本遭遇了兵灾。

    反倒是豫州因为一个正史之中对于其影响最大的瘟疫被陈曦先一步扑死在徐州,以至于豫州的损失其实不大。

    当然这里面最主要的一点在于豫州是真人多,而且除了不产马,其他的什么都有产出,而袁术的儿子比正史死的早的太多,袁术连称帝的性子都没有了,全天候找孙策,希望孙策当自己儿子。

    故而豫州是真正躲过了整个长达十多年的动乱期,这也是汝南的那些百姓对于袁术好感不错的重要原因,因为这辈子袁术压根没来得及败家,就没了败家的意义。

    等汉室一统,陈曦主政之后,整个中原迅速进入了恢复期,可一个成年劳力至少需要十八年啊,陈曦又不是神仙,就算是汉室这几年增加了几百万人,可这几百万人口都不是劳力。

    再加上各大世家不断地拉人,哪怕到现在已经停止,可也给中原留下了一堆烂摊子,也亏主政的是陈曦,就这也还都能稳住,否则哪里有现在这种一边对外征战,一边对内恢复国力。

    “实际上人口在恢复。”鲁肃叹了口气说道,他一路见到了不少的婴儿,尤其是现在陈曦操控物价,刚需的那些东西都很便宜,故而鲁肃北上的时候,见到过不少一家四五个儿女的情况。

    “能干活吗?”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他能不知道人口在恢复?现在不管怎么说,哪怕是没有一技之长,有一膀子力气去搬砖都能活着,好歹这些地方都是实打实给管饭的,可这至少也要是个劳力啊。

    鲁肃无语的看着陈曦,刘备也是叹气,实际上陈曦和他之前就讨论过这些东西,但人口真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甚至某次陈曦就这个问题和刘备进行了一个人口-收益讨论,最后让刘备清楚的明白了在农业能供养的情况下,人口规模所能带来的红利到底有多大,当然供养不起来的话,那就真麻烦了。

    不过这个问题陈曦只是呵呵一笑,养不起来,整个亚洲都快打下来了,就现在汉室的种田技术,这种级别的版图,不吹不黑,十亿人问题其实不大,而要达到十亿人,就现在的人口增长率和平均年龄导致的死亡率,估计得一两百年,而有那么多时间,都该出工业化了。

    毕竟标准件和精度,分科这些都出来,那群有闲有钱,而且到将来极有可能规模变得更大的有闲有钱的人都会逐步的进入这些学科,莽都莽出来了,出不来工业化?说笑呢!

    一大群兴趣一致,还有时间有空闲的人窝在一起,就算是兴趣小组都能出点东西,更何况是预估按照亿计算的规模。

    没莱布尼茨出不了微积分?没牛顿出不了经典力学?怕不是要笑死,灵光一闪确实是需要天才,可工业化这种技术积累与革新,堆人堆钱,迟早都能解决问题。

    所以陈曦根本不慌,他最多是有些可惜,可惜这个时代的生产力极限只能抵达当前这个水平,哪怕是再有余力,也很难超越这个极限。

    “之后再说吧,到地方了。”刘备感受着车架一顿,拉开车帘看了一眼,对着两人说道。

    “我回来了啊。”鲁肃站在家门口,敲了敲门,门房将大门打开,鲁肃轻声询问了两句,确定祖母已经休息,只能通知管家在自家祖母醒后再行通知,然后带着一群人直奔主厅而去。

    “子敬走了之后,除了年节的时候来看望一下子敬的祖母,其他时候来的少了。”郭嘉看着鲁肃的背影说道。

    “没办法啊,子敬没在,我们也只能年节过来看看。”陈曦随口说道,“不过之后就好了很多了。”

    实际上刘备将鲁肃从南方调回来还有一方面的原因在于鲁肃的祖母最近身体不太好,毕竟这个时代人均不过三十多岁,鲁肃的祖母现在已经七十有余,放这个年代已经属于高寿了。

    “来,先敬子敬一杯。”刘备提了一杯酒笑着说道。

    八个火炉烧着火,这大厅的温度瞬间上升到了夏天,也亏现在煤不值钱,几文钱就能买一大堆,觉得贵,甚至可以提个筐去长安北那边的家用煤矿去捡。

    那个矿是陈曦特意开出来给长安百姓用的,也属于露天性质的,拿条子一人一天一筐,嫌贵就自己去背,结果陈曦都这么限制了,居然还有人将之作成了生意。

    有人天天自己不背煤,但是去厂矿那边领条子,然后以低于煤价市价一半的水平卖给其他没资格领这个条子的人。

    于是就出现了没在长安生活,却拿着条子来这边领一筐煤背回家去的人,面对这种情况陈曦都无力吐槽了,那些来赶早市,集会的人都是从几十里外赶来了,卖完东西,收一收长安人手上不需要的条子,然后让自己的子侄拿筐去背煤……

    完全是一副闲着也是闲着,背回去刚好赚点路费和伙食费。

    对于这种陈曦都无话可说了,只能将条子变成当天取用的那种,反正你有能耐天天来赶早市啊。

    结果真有这种人,家在十多里外,每天早上来干活,干完一天的活,背一筐煤回去,面对这种恐怖的身体素质,陈曦给矿场安排了几个退伍老兵,发现一个,往兵营送一个。

    至于其他的也真没办法了,人民的智慧永远是让人无话可说的。

    “欢迎回来,恭喜接任尚书令一职。”陈曦笑着说道,“到时候咱们一起努力啊,没有子敬,活都干的不利索了。”

    鲁肃翻了翻白眼,你丫是在搞笑呢吧,你直接说只是想让我让分担工作,我又不会骂你,装什么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诸葛亮就无奈退场了。

    其他人也都颔首示意,表示明天一定去给诸葛亮壮胆,而诸葛亮则是笑了笑没说什么,他和鲁肃可是加班加出来的交情,岂能不在鲁肃回长安任职的时候来迎接鲁肃。

    “啊,孔明终于婚配了啊,文儒的女儿可是真的厉害。”鲁肃看着诸葛亮冒雪离开之后,终于将心里话说出来了。

    “那种家庭出来,岂能不厉害?”贾诩随口回答道,“文儒的心性对于他的女儿影响太大了。”

    “孔明也是扛不住,黄氏是大儒之女,礼学的太好,可不是任何人都有蔡氏那种果决。”刘晔笑了笑说道。

    这些年刘晔也见了不少的大儒之女,黄月英已经算是好的了,有的真的是女诫读傻了,压制了本性。

    实际上刘晔这么多年见过最厉害的大儒之女就是蔡昭姬和蔡贞姬了,前者的才学和决断,后者的智慧和果决都让刘晔敬服,这是真正意义上生为男儿身,能在政院添把椅子的强者。

    “黄氏的才华并不弱,甚至强过文儒的女儿,但是两人的心性有差距,教育的方式也有差距。”陈曦摇了摇头说道,黄月英要是李优的女儿,李苑要是黄承彦的女儿,恐怕李苑得输的一败涂地。

    黄月英的资质很好,但黄承彦教的是儒道,李苑是资质也不错,但和黄月英那种自学类精神天赋的怪物相比还有非常大的差距。

    能打平,更多是因为李优走得是王霸,有一种道不成,则以身殉道的觉悟,黄月英大概是不想和死人争个胜败,所以告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