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笨得可爱

作者:陌晓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极品美女爱上我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想容让你这么问的吗?”王柏言不悦地皱起眉头。“还是你自已的意思?”

    “当然是我的意思。”云若离哼了声。“想容姐是爱屋及乌,她那么爱你,甚至连你身边的人她都想要保护,这样的她又怎么会为难你?你这样说想容姐,真是让人伤心!说实话,我觉得你太不了解她了,甚到不懂她的心。”

    “哦,你还没有回答我香水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王柏言马上转移话题,不想和她扯自已面临的难题。

    他也是没有办法,他也想给想容一个交待,可他狠不起心和妻子离婚,也狠不起心再一次离开胡蓉母女,觉得自已有责任照顾她们母女。

    “我怎么会不知道?”她轻笑出声。“这是限量版香水,我只给想容姐买了两瓶,她是准备自已用一瓶,再珍藏一瓶,没想到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让你拿去当车载香水使用了。”

    “原来是你买的啊?”王柏言恍然大悟。“那后来想容弄来的的那瓶香水也是你拿出了自已的珍藏品?”

    “没错。”她打了个响指。“你真是天底下最笨的偷O情男人,这点事都处理不好,还学别人偷O情,太好笑了!那个时候我都想要见识见识你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今天一见,果然是笨得可爱,不好意思,不是说你别的笨,我说的是情商有些低,不是说你智商有问题,你可不要误会啊?”

    “对,我承认自已情商有问题。”王柏言坦承道。“如果不是,我当年也不会把想容从我身边赶走,她也不会为了我受了这么多年的煎熬和思念,都是我的错,是我太笨,以为把她从我身边赶走,她就能找到更好的男人嫁了,我也就不耽误她一辈子,没想到还是被我给耽误了。”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云若离笑道。“你说你,这么点小事都处理不好,男人身上有香味不很正常吗?你这种身份的人,出去吃饭应酬啥的很正常啊,为什么要绕那么大一个圈子,差点把自已给害死,害得想容姐让我带着珍藏品飞过来替你救场子,说你家人怀疑了,还要让想容姐操心,替你编出一个劳民伤财的桥段来替你圆谎,你是平安无事了,可惜了我的那瓶限量版香水,就这么便宜你的那位秘书小姐,想想就心疼。”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王柏言歉意地说。“那我真的是无法还你这个人情了,香水都给秘书小姐用了。”

    “我又没找你要香水?”她横了他一眼。“我要真敢跟你要,想容姐非砍死我不可,王哥的魅力真是大啊,那么爱美的想容姐都不敢用香水了,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她是怕自已身上的香味再次给你惹麻烦,哎,想想你们也真是不容易,约个会偷偷摸摸不说,还得担心这、担心那,想想都心好累。”

    “这么说,我和想容的那点过往,她都告诉你这个好姐妹了?”王柏言试探地问。

    “对呀,她都告诉我了。”云若离说。“你知道不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啊?”

    “我不知道的是什么?”王柏言一下就抓住她的话断章取义道。“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想容难道还有什么事是瞒着我的吗?还是你在这里胡说八道?”

    “你看我象胡说八道的人吗?”她嗤之以鼻。

    两人就这样站在电梯门口,电梯来了也不进去,相互对峙着,好像在较劲一样。

    当电梯门重新关上的时候,王柏言点了点头。“我看你有点像是胡说八道,想容她不会骗我,她对我是真心的,也用不着骗我什么,我相信想容。”

    “呵呵,你和想容姐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连说话的语气都这么像,她在我面前是总是维护你,你在我面前又总是维护她,可以嘛,你俩是经得起检验的真感情。”

    “那这么说,你不是想容的蜜友,而是损友了?”

    “什么损友?”云若离白了他一眼。“想容姐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我跟你说,你不可以欺负她,否则,我会跟你拼命,你是男人,应该保护自已所爱的女人,不要任由别人来欺负她。”

    “谁欺负想容了?”王柏言不明白她的意思。“她现在这样的身份,应该不会有什么人敢欺负她吧?”

    “没错,想容姐现在是没人敢随便欺负,可她就是心肠好,不忍心伤害你身边的人,宁可自已受欺负也不会在你面前说三道四。”云若离忍无可忍地说。“好,我就实话告诉你吧,她不是有意要跟你断绝关系,而是你女儿,那个叫胡蓉的女人找她麻烦了,还动手打了她。”

    “什么?”王柏言惊骇住了,瞪大眼睛不相信地看着她。“谁告诉你,胡蓉是我女儿?”

    “你觉得这事能瞒得了我吗?”她冷哼了声。“我和想容姐刚到这个地方没多久,我们都没有仇人,而那个女人故意找我们的茬,还将手中的食物全部砸向我们,她看我俩的眼神就跟仇人一样,眼里写着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样,随便一查就知道她是谁了。”

    “这事还有谁知道?”王柏言的心提了起来,他现在不是害怕胡蓉知道了自已和想容的奸情,其实,他早就有这样的感觉,要不然,蓉蓉也不会对他那般仇恨和敌视,他是担心父女俩的关系暴露,怕刘长青之流会对自已的家人下黑手,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要不然,他也不会选择隐瞒自已的家庭。

    “你害怕了?”云若离又靠近了一步。

    王柏言跟着又退了一步,警告道。“别靠我太近!”

    “既然那么害怕,为什么又要在地道中私会想容姐?”云若离不客气地说。“你既然不能给想容姐一个满意的答复和她想要的幸福,为什么又要去招惹她?你这爱简直太自私了,为什么不替她想想?她等了你这么多年,得到了什么?她要为你的出轨担惊受怕不说,还得接受你家人对她的伤害,她真的太善良了,要是我,早就把伤害自已的人打得落花流水,她却还要暗中维护你的家人,真是够了,就没见过这么傻的女人。”

    “地道中的事,你……你也知道……”王柏言心说,想容怎么这样没脑子,这种事情,怎么可以随便对人说?再怎么说,这也是两人之间的隐私,再是好姐妹,那也不该说给云若离听,这让他以后见了这个女人多难为情。

    “你可不要冤枉想容姐,你们俩在地道中的那点隐私,她可是什么也没跟我说,我都是自已猜出来的。”

    她的回答更令他吃惊。“猜出来的?我们在那种地方你也能猜出来,你不会是在想容身上装了监听器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