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唯一出车祸了

作者:撕家小可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极品美女爱上我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后来的一年里,身体越来越差,最后都卧病在床,不能出门。

    “我知道你怪奶奶,给你父母安置了墓地,可是他们真的不会再回来了,我不想他们连个衣冠冢都没有。但我要告诉你,你父母的失踪,一定与唐牧泽有关系!”

    与唐牧泽有关……顾唯一想到了当年奶奶临终前紧紧拽着她的手说的那几句话。

    奶奶为什么这么肯定呢,是不是找到了什么证据?

    接着往下看,可下面的内容,却让顾唯一震惊了。

    “唐牧泽的父亲,是因为你的妈妈而失了性命。可唐西爵本来就与你父亲是死敌,当初你父亲差点死在了他的枪口下。唯一,这些唐牧泽都是知道的,他的母亲去世后,我曾经劝过你的父母,不要把他带回顾家,他是个祸患,迟早有一日会像他父亲当初那样,伤害顾家的人,伤害到你!他从第一天到顾家,我就提防着他,可是还是没料到他心中还有仇恨。唯一我向来不希望你与他靠近,但奶奶拦不住,也知道……你对唐牧泽有别的情感。但是,不可以!”

    唐牧泽的父亲……所以旧识是因为,他父亲因为妈妈死了,所以妈妈对他愧疚吗?

    可奶奶为什么说,那个唐西爵,曾经差点害死了爸爸呢。

    过去,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他是来复仇的,像他父亲那样,心中都是恶念。我找不到他谋害你父母的证据,怕到死那天都无法将他告上法庭!唯一,如果你看到了这封信,就去找你诺言叔叔,让他帮你。当初,你的父亲就是在诺言手上拯救过来的。别信唐牧泽,永远都别相信他。”

    诺言叔叔……

    可是诺言叔叔上次又说,父母的失踪只是意外,与唐牧泽可能无关。

    天呐,她到底该相信谁,这到底要她怎么做?!

    诺言叔叔,当初是他救了父亲,那他肯定知道过去的事情。

    对,她要立刻找诺言叔叔问清楚,问清楚这一切,问清楚唐家与顾家过去的渊源。

    信掉落在地上,女人拿起手机,打了电话,说着就匆匆忙忙出了房间,下了楼。

    “唯一,你这不刚回来么,又要去哪里?”

    这都快到晚餐时间了,这么急匆匆地。

    等晚姨从厨房里出来,别墅里哪里还有女人的身影啊。

    ……

    顾唯一刚出门,那不远处就停了一辆白色的车,车里的男人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和刚才出门那个女人一样。

    就是她了,立刻开车跟上。

    这男人是个患有艾滋的人,昨天有人说给他一笔钱,让他的妻儿以后能衣食无忧。只要他开车去撞一个人,就可以拿到那笔钱。

    反正他也不知道自己哪天会死去,能给老婆孩子留点钱,也不枉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混账事了。

    但毕竟也是第一次做坏事,看到那个女人大腹便便的样子,他再一次打给那人问道:

    “你要我撞的人,是个孕妇?”

    “你哪那么多废话,不想要钱了?”

    “可她怀着孩子……”

    “我就是要她没了孩子,那个女人其实是我丈夫在外面的小三,想把孩子生下来逼我去死。你就当是做一件好事,还能拿到钱。反正你也没希望了,何必跟钱过不去呢。”

    “好。”

    男人挂了电话,一路尾随前面那车到了江边码头。

    看到女人下了车,就与一个中年男人会面了。他等待着时机,心想着谁让你做人家小三,出什么事也是自己活该!

    “诺言叔叔!”

    “你来了。”

    刚才在电话里,她的声音太过急促,呼吸都有些不畅,但说的那些话,诺言还是听清楚了。

    所以,才会约她在这里见面。

    “诺言叔叔,你告诉我,唐牧泽的父亲,与我的父母……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唯一,你先冷静。”

    “我想,可我做不到!”

    从看了奶奶留下的那封信后,顾唯一根本做不到冷静了。

    诺言让她来这里,就没打算再瞒着她。

    看着那江水,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边角处。

    “看到那里了么,当初你的父亲,就是从那里掉下去的。他胸口中了一枪,坠入了江海。”

    顾唯一震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她从不知道这些,因为这些事情都是在她出生前,就发生的了。

    “那一枪,是你母亲开的。”

    “妈妈?!”

    妈妈开的枪,怎么可能!

    奶奶不是说,是唐牧泽的父亲唐西爵开的么?

    “不过,真正要你父亲死的是唐西爵。”

    那都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回忆了,诺言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

    “顾斯城被救上岸时,除了那颗微微跳动的心脏,身上再无完好。”

    可以说这是诺言这辈子医术上的成就,就是救活了顾斯城。

    内脏器官移植,皮肤植皮还有大大小小无数次手术,才把那个男人给救活。

    “后来他回到了这里,从唐西爵手里把你母亲抢回来了,你也知道你父亲是什么样的人,虽然他没有亲手杀死唐西爵,但唐西爵最后却也是为了救你母亲而死。说到底,谁也没错,谁也没对。”

    “唐西爵死后,他的妻子还怀着身孕,家也没了,去了一个贫穷之地,把孩子生下。但因为长年劳累,最后还是得了痨病死了。就在她死前,给你母亲寄了一封信,说希望顾家能收留她的孩子。”

    原来,是这样。

    “那唐西爵和妈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当初妈妈要向爸爸开枪,为什么最后唐西爵又能为妈妈付出生命呢?”

    “这个……得问你妈妈。”

    诺言知道的,只有这些。

    至于之中的情感纠缠,他只是个局外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奶奶说的没错,唐牧泽一定会把父母的死都归结在顾家!”

    他的父亲,是因为她的母亲而死。

    而他的母亲,也是因为失了丈夫,失了家,才会劳病成疾而离世。

    他原本也可以有父有母,却因为顾家,什么都没有了。

    即便顾家收养了他,他也会把仇恨深埋于心。

    所以——

    如今才会如此决绝,害死了她的父母,夺走了公司,折磨她不够,还想着折磨她生的孩子吗?!

    “唯一,这也是你奶奶的一面之词,你的父母能放下仇恨,为什么唐牧泽不能呢?”

    “他不能!”

    顾唯一想都不想,这话就脱口而出。

    她现在脑子里想到的都是父母的失踪,奶奶离世前说的话还有那封信。

    奶奶想的,跟她想的就是一样的。

    换做任何人,都会这么想,并且深信这就是事实!

    “如果他能放下上一辈的仇恨,那他为什么要抢走公司,为什么要折磨我?”

    以前不知道,现在……呵,全都知道了。

    还以为,这几个月来,他是真心想对她好,对孩子好。

    却原来,不过等待她的,又是一场地狱的煎熬。

    以唐牧泽那样狠厉的男人,又怎么会希望她这个仇人之女生下孩子呢。

    这个孩子,也会意味着——

    更可怕的折磨,她根本不敢去想!

    “诺言叔叔,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这么相信他?!还有诺言枫,你们为什么都要向着他,为什么!”

    “唯一……”

    看着女人转身就跑走,男人立刻上前去追。

    而腹部坠着的疼痛,让顾唯一死死咬牙强忍着。

    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女人猛的止步,那白色车子,没有刹车,反而加速直直朝她的方向……

    唐牧泽回来时,就看到屋里空无一人,平时小女人应该会倚着那椅子上看着书,这个时候外面天已经黑了。

    注意到那掉落在地上的纸张,俯身捡起,是一封信。

    男人棕黑色的瞳孔在看到信上的内容时,蓦地神色骤冷起来。

    这时,楼下传来了电话声,晚姨接起,还没来得及问是谁,神色已然震惊。

    甚至连电话都没挂,匆匆上楼——

    “唯一……唯一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