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韩树华哭了

作者:疯子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极品美女爱上我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实话,何顾今天的这一连串操作,着实看呆了所有人,就连秦墨和王正都没想到会取得这么好的效果。这间不足五十平米的职工宿舍里,一时间充满了某种喜悦的气氛。倒是一直在旁边低着头写写画画没怎么说话的秦嘉脸上没有太多的喜色,咬着笔头拿出计算器认真的算

    了半晌,终于抬头对何顾说道:“我粗略计算了一下,韩家现在的流动资金保守估计应该有二点五个亿左右,今天这才给你转了一点五个亿,干嘛不让他再多赔一点?”秦嘉这番话一出来,屋里的五人顿时都沉默了,所有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秦嘉,这才多长时间,这妮子已经到了能够估算出韩家流动资金数额的程度了?虽然知道她这几

    个月一直在自学商业知识,但这学习速度……也太快了!

    秦嘉见到所有人都用一种惊讶的表情看着自己,不由得露出了一副得意又略显顽皮的笑容,这种表情已经两个月没有在她脸上出现过了。

    秦嘉脸上带着笑意,似有意似无意的瞥了田韵一眼:“怎么?你们不会都没估算过韩家的资产吧?连我这个只会套公式的菜鸟都能算出来,你们难道没人会算?”

    “噗嗤……”

    听到秦嘉的这几句话,王正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随即又赶紧憋了回去。秦嘉这才发现不仅是王正,就连何顾和秦墨也同样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原因很简单,他们三人确实惊讶于秦嘉居然自学的这么快,不过惊讶的情绪还没下去,秦嘉就

    开始得意洋洋的想要表现自己,尤其是明里暗里的多少有些跟田韵一较高低的意思,样子确实可爱而又引人发笑。

    秦嘉压根没想到,她所得意洋洋的表现的东西,何顾等人早就计算在内了。为了不打击女儿的积极性,秦墨还是顶着秦嘉的白眼给她解释道:“我们当然算过韩家的资产,你算的也大致不错,韩家到今天的可流动资金确实是在两点五个亿左右,准

    确的说应该是两点三个亿,这个数字是田韵算出来的,我也验算过。”“之所以总计只要他赔偿了一点五个亿,也是为了给他留点余地。要是咱们逼着他把所有可流动资金都交出来,韩家资金链断裂就会面临破产的压力。如果把他逼急了狗急

    跳墙,咱们反而可能什么也得不到,那就得不偿失了。”

    果然,在听完秦墨的这番话,秦嘉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朝着自己亲爹翻了几个大白眼。

    不过脸色不好看归不好看,秦嘉却也认真的听完了秦墨的讲解,若有所思的坐了一会儿,这才抱着小本回房间了。

    而在这个时候,何顾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又是韩树华打来的。

    何顾笑容玩味的把玩着手机,却又不接电话,就这么任由它响着,直到又让韩树华听了三遍彩铃后才不紧不慢的接起了电话。

    “我说你烦不烦啊,又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韩树华的讪笑声:“不好意思啊何先生,打扰你休息了。那个……一个亿的赔偿款我已经转到田氏集团的公司账户了,你看我的解药……”

    何顾不冷不热的笑了几声:“原来是想要解药啊,早说嘛。”

    韩树华闻言一喜:“这么说您肯给我解药了?”

    何顾笑了:“我记得白天你说过,只要给你解药,让你做什么都行是吧?”

    韩树华硬着头皮点头答应:“没错,我这不都是按照你的要求办的嘛。”

    “那既然这样,你再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把解药给你。”

    “什么事,您说。”

    何顾笑了:“你自断经脉废了修为,我就给你解药,亲自给你送过来,怎么样?”

    “这!”韩树华整个人都僵住了,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至极,歇斯底里的冲着手机吼道:“你耍我!”

    何顾砸吧了两下嘴:“吼那么大声干嘛?随口跟你开个玩笑怎么就翻脸了?你这是求人的态度?”

    韩树华胸口剧烈起伏,额头上青筋直跳,深呼吸了半晌才压下自己暴躁的情绪,强行挤出几声干笑:“哈哈,哈哈,哪能呢,我就是开个玩笑。”

    韩树华说出这句话的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就像吃了几百只死苍蝇似的难受。

    何顾也懒得继续逗弄他了,直截了当的说道:“田韵身边有个保镖,前几天被你们抓走了,还记得吧?”

    “你是说那个扎着马尾的高手?”

    何顾嗯了一声:“你把他放回来,我就给你解药。”

    韩树华顿时急了:“不是,那人没在我手里啊!”

    “那天你不是把吴秃子的手看了吗,我们把那人抓回去以后,吴秃子吵着要报仇,把那人给带走了,他不在我手里啊。”

    何顾冷哼了一声:“少给我来这套,吴家跟你们的联盟一直都是以你为首,你想从他手里要个人会有阻力?”

    韩树华都快哭了:“要是放在之前,我去要人倒也没事,可是现在……”韩树华说到这里有些沮丧:“由于前段时间我情绪一直不太稳定,跟吴家有点闹僵了。再加上我今天给你和田家转账的消息肯定瞒不住,要是他们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不会

    再听我的了。”

    韩树华唉声叹气的说了半天,叽叽歪歪的跟何顾扯了一大堆,中心思想就是:马尾男在吴秃子手里,他也没办法把人要回来。

    何顾声音阴冷了起来:“韩树华,那人不会已经死了吧?”韩树华被何顾的语气吓了一跳,生怕何顾下一秒一怒之下就挂断电话永远消失,慌忙喊道:“没没没!那个人还活着,我刻意交代过,这样的高手留在手里或许能够当作胁

    迫你的筹码,吴秃子一定不会伤他性命的!”两人来回拉扯拉半天,从韩树华的表现来看应该没有说谎。于是何顾终于松了个口:“既然这样,也不用你去要人了,你只要告诉我那个人被吴家关在什么地方,有多少人

    看守就行。”

    韩树华犹豫了一下:“我告诉你你就把解药给我?”

    “等我把人救出来,就给你解药。”

    韩树华沉默了,似乎在纠结,半晌后才开口道:“等你把人救出来走了,我找谁要解药去?你必须先给我解药!”

    何顾冷笑:“我给你你解药,你再通知吴家做好准备给我设个套?”韩树华还想说些什么,何顾却态度强硬的打断了:“咱们两个总得有一个承担风险,但你现在没资格跟我谈条件!这个风险只能你来承担,我先救人,再给你解药,否则免

    谈!大不了咱们耗着!”

    话说到了这份上,韩树华也不再一味的退让了,沉声说道:“再这么耗下去我可不敢保证你朋友的安全!你总不希望最后救出来的是一具尸体吧?”

    电话那头的何顾脸色一沉,眯起了眼睛,声音却变得轻飘飘的:“威胁我?那就没得谈了。”

    “提醒你一下,再过四十个小时你身上的功力会彻底消失,到那个时候任何药都不起作用了,而且你这辈子也没法再练武,就这样吧,别再打来了。”

    何顾说完,熟练的挂断了电话。

    而电话这头的韩树华又一次僵住了,呆站在原地看着手里的手脚,脑海中回想着何顾最后那句话,顿时急了。

    “好!算你狠!老子认了!”

    韩树华浑身颤抖的冲着天花板怒吼了几声发泄中心中憋了一整天的火气,然后深吸一口气,再次拨出了何顾的号码准备妥协。

    韩树华都做好心理准备再听几遍何顾那个令人抓狂的彩铃了,却发现听筒里传来了另一个声音:“你好,你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韩树华怔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何顾居然关机了?怎么回事?手机没电了?

    韩树华的心瞬间悬了起来,再过四十个小时自己就没救了,这个时候何顾联系不上了可怎么办!?

    韩树华越想越紧张,再次拨打了何顾的号码,得到的结果依然是关机。

    “不会的,他想救人,不会不理我的,一定只是手机没电了,一会儿就好了……”

    韩树华心里安慰着自己,手却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了起来,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何顾的电话,何顾却始终没再开机……

    韩树华快崩溃了,情绪再次失控,又恢复到了暴躁抓狂的状态,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边骂边砸,佣人刚收拾好不到两个小时的房间,很快又是一片狼藉……

    两个小时后,韩树华也累了,骂不动砸不动了,满脸憔悴眼神绝望的坐在墙角边,捂着脸哭了起来。

    韩树华活了这大半辈子都没体验过这些屈辱、绝望、低声下气、崩溃、抓狂、等等,而就在这短短的一天时间里,韩树华把这一切都淋漓尽致的体验了一遍。

    此时此刻,一种难以言喻的无助感笼罩在他身上,让他哭得像个孩子。

    等韩树华再次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多,韩树华却完全没有睡意,一遍又一遍机械的拨打着何顾的电话……终于在第二天早晨七点多的时候,听筒里再次传出了那个熟悉的彩铃声:“如果感到快乐你就拍拍手,啪啪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