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揍人

作者:枪手1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大明天启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大明铁骨明末小平民振南明汉乡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知道我是谁吗?”那个身穿着皱皱巴巴的红袍官服的中年男人,目光凶狠地瞅着小虫,一根手指头几乎点到了小虫的鼻子上。

    小虫摇了摇头,他看得懂官服的品级,但却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

    “老子是吏部侍郎文松。”中年男人昂着头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人群以及那些不知所措的武威士兵,“你是几品武官?”

    “下官是正八品宣节校尉。”小虫下意识地回答道。

    “哈哈,正八品,正八品!”文松不屑地大笑起来,手指往后面一点,道:“这里头,随便拎一个出来,也比你不知要高多少品级?本官以前是吏部侍郎,本官的护卫,品级也比你要高一些。”

    看着对方不屑之极的目光,小虫终是有些恼怒了起来,骨子里的那股狠劲倒是下一下子泛了起来,后退了一步,道:“文侍郎,你那比我品级高的护卫统领呢?”

    文松大概是完全没有想到小虫这样一个小小的八品官居然敢如此地讽刺他,顿时恼羞成怒,“还有规纪吗?啊,太傅的兵就这么没规纪吗?还有没有上下尊卑?”

    “就是就是,太傅是多么谦和的一个人啊,这人算什么东西,竟敢对文侍郎无礼?”

    “我们都是朝廷命官,都是体面的人,都是对朝廷有功的人,现在把我们当罪犯一样关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热水没有一口,饭就跟猪食一样,太傅焉会如此?必然是经费被这些兵油子给贪污了,拿下了他们,送到太傅哪里去治罪!”

    一时之间,兵营里竟然群情激愤,鼓噪了起来。

    小虫却是没有见过这种阵势,看着一大群红袍的,青袍的,白袍的官员一层层的围了上来,一张张嘴巴不停地开合,只觉得脑袋撤子嗡嗡的。

    这些人不停地说着太傅如何太傅如何?他总不能开口说你们想得太美了,太傅压根儿就没空理你们吧?这战俘营里,就这待遇,就这些经费,作为武威军官,他哪里敢贪一文钱?

    文松等人步步紧逼,小虫只能步步倒退。

    “说,是不是你们这些黑了心肠的兵油子贪了军费?”文公一口浓痰吐出去,正正地吐在小虫的盔甲之上。

    勃然大怒地小虫呛地一声抽出了腰间的横刀。

    “你想行凶吗?来啊,来啊,往这儿砍,往这砍。在长安,叛贼朱温没有砍我的脑袋,你来砍去算了。”文松将脑袋往小虫地横刀上凑来。

    可怜小虫再怎么勇悍,以前也不过是武邑的一个乡下小民而已,何曾见过这种阵势,犹豫之下,他和他的士卒已是被一群人给围住,刀被抢走了,人也被推来搡去,头盔被挤掉了,头发被抓散了,连脸上也不知道被谁给挠了几把,一时之间狼狈之极。

    嘹亮的军号之声骤然在营外响起,随即,隆隆的马蹄之声传来,喧闹的人群顿时微微一滞,旋即便听到整整齐齐的脚步声和口令之声。

    一通鼓响,脚步声微一停顿,接下来便变成了跑步之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一排排的全副武装的士坐从营外涌了进来,在转眼之间,便已经从一列列的纵队变成了横队,前排立盾,后排竖枪,最后排,居然还有一排弩手。

    二通鼓响,士兵们齐唰唰地一声震天般的杀的吼声,立时便让营内彻底地安静了下来。便连嚣张之极的文松也一下子老实了下来。从这些士兵肃杀的阵容之中,他们嗅到了熟悉的气味,这种气息,他们在长安时,从宣武军的那些士卒身上闻到过。

    小虫带着他的部属这才狼狈之极的从人群之中脱身而出。

    马蹄声得得,梁晗面罩寒霜,从士兵之后越众而出。

    “将军!”小虫有些委屈地垂头而立。

    梁晗翻身下马,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披头散发脸上带有着几道血印子的小虫。

    “你的刀呢?”

    小虫羞愧难言。

    “你是头盔呢?”

    小虫抬头欲言又止。

    梁晗伸出手,拍了拍小虫的脸庞,“千军万马之中杀出来,你都没掉一根毫毛,今天居然被人揍到了脸上,这要是说出去,李德要气得去跳河。”

    不等小虫做出反应,梁晗突然之间便暴跳起来:“老子现在就气得想跳河。”

    手一扬,马鞭子带着风声啉的一声便抽到了小虫的身上,“混帐,混帐,丢死个人了,老子怎么会带着你这样的兵?”

    挨了一鞭子的小虫委屈地道:“将军,他们是朝廷命官,骂又骂不得,打又打不得。”

    “他们算那门子的朝廷命官?”梁晗哈地一声笑,斜眼看了一眼小虫:“你,执勤不力,丢失兵器,辱我军威,滚下去领十军棍。”

    “是。”小虫一挺胸大声应命,转身走到一侧,就在众目窥窥之下,往地上一趴,立时便有两名士兵上来,手脚利落地扒了小虫的裤子,抡起手中的棍子,噼里啪啦的揍了起来。

    挨着军棍的小虫一声不吭,在场的士兵也是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倒是以文松为首的一大群朝廷命官们看得眼皮子直跳。

    直到梁晗带着杀意的眼神瞟向了他们,文松这才堆满了笑容,抱拳道:“这位将军,本官是……”

    不等他说完,梁晗已是冷冷地道:“刚刚就是你打了我的士兵?”

    “这个……将军有所不知,这个小军官不知天高地厚,竟然……”

    “这么说就是你罗!”梁晗截断了对方的话。

    “本官的确是打了他一巴掌,不过是本官略微给他一些教训……啊……”文松一句话没有说完,梁晗已是一把掌扇了过去,梁晗的手劲儿何其大,这一巴掌过去,立时便将文松原地扇得转了好几圈,守和啪哒一声摔倒在地上。

    这一下,不但文松自己懵了,周围的那些官员们,一个个也全都是懵了。

    不过这还不算完,梁晗操起手里的鞭子,雨点般的便落了下去。

    “我操你个奶奶娘的,老子的兵,啥时候轮到你们这些狗东西来教训了。你们有什么资格教训他。”

    文松终于是被入骨的剧痛给打醒了,捂住头脸大叫道:“本官是吏部侍郎,是四品命官,是朝廷忠臣,你敢殴打于我,太傅不会放过你的,陛下不会放过你的。”

    梁晗收起鞭子,一脚踩在文松的身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傲慢地道:“忠臣?你是个狗屁的忠臣,看看老子。老子姓梁名晗,在卢龙与契丹人干了十年,张仲武那老小子要造反,老子又跑到了太傅这里,跟张仲武干了两年,宣武朱温造反,老子又跟朱温从头干到尾。老子快四十岁了,连个媳妇儿都没讨,身无半分余财,除了一把刀,老子这样的,才叫忠臣。嗯,对了,在长安力战叛贼而死的尚书令陈笔陈公也算忠臣,率领家人与叛贼死战,子侄死伤无数的左仆射王公那叫忠臣,被敌所围,宁可自焚也不降敌因而深受重伤的高象升高将军那叫忠臣,你个王八蛋,也敢自称忠臣,简直地污没了这两个字。”

    说到最后,梁晗已是声色俱厉,冷厉的眼光从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脸上扫过,直看得那些人心虚得低下头去,脚步也是不由自主地在后退。

    “我会上奏折参你,参你!”已是鲜血淋漓的文松喘息着道。

    梁晗大笑,抬脚将他在地上踢了几个骨碌,大声吼道:“来人啊,军医呢,军医在哪里,给这个杂种裹伤,好让他有力气写奏折参我,老子等着你。”

    一边的军医乐颠颠地跑了过来给文松裹伤,也不知是文松伤得的确重还是军医手上玩了什么鬼花样,总之军医在给他治伤的时候,文松叫得倒是比先前更凄凉了一些。

    梁晗看着众人,大声吼道:“都给我听清楚了,你们现在不是什么朝廷命官,都只是一群战俘,是老子们拼命抓住了曹焕和朱友贞才把你们这群孬货换回来的,再没有得到朝廷认可之前,你们,都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再敢生事,杀无赦!”

    伴随着梁晗的吼叫声,外围的士兵齐唰唰地再来了一声杀气腾腾的呐喊,更是让现场的这些人个个噤若寒蝉。

    田波一瘸一拐地走了过去,蹲在文松面前,笑嘻嘻地道:“这位文侍郎是吧?下官是太傅派到卫州来专门接待你们的,回头你有什么奏折,不妨交给我,替你转交给太傅。”

    看着皮笑肉不笑的田波,文松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这厮一看就和那梁晗是一伙儿的,把奏折交给他,只怕回头他就上了茅房了。

    “忘了告诉你,太傅派我到卫州来,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对你们这些人进行甄别,看看你们那些人在长安的时候是否屈膝事敌?是否有失臣节?是否是宣武朱温的奸细,过不了下官这一关,你们这辈子就别想去镇州了。嗯,咱们就从你文侍郎开始吧,哈哈,哈哈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