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章 林承钰求助(3)

作者:六月浩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符景烯先去了见了裴武,谈了许久后才回了院子。

    走到厢房门口,正巧看到清舒夸赞福哥儿:“我家福儿真棒,竟然自己把兔子拼出来了。”

    福哥儿拼的是一只兔子。这副拼图是由十六块木板组成,每一块的图片都是清舒自己画上去的。原本清舒觉得十六块木板很难了,却没想到陪着孩子玩了几次他就会了。

    其实福哥儿的玩具每一样价格都不低。就像这么一副兔子拼图,这要放到外面去得好几两银子了。而这也是安安觉得养个孩子很费钱的原因。

    福哥儿抬头看到符景烯,双手指着地上拼好的兔子:“爹、爹,兔兔。”

    符景烯笑着夸赞道:“嗯,福儿好棒。”

    “爹,要飞飞。”

    符景烯一把将他抱起放到肩膀上,然后走出去在院子里跑了起来,福哥儿咯咯地笑个不停。

    玩到天黑了一家三口才进了屋。

    福哥儿趴在符景烯身上,嘟囔着说道:“爹,蛇的故事。”

    符景烯将杯弓蛇影的故事复述了一遍,然后说道:“爹再给你讲叶公好龙的故事。”

    等孩子睡下以后,符景烯才说道:“刚才你跟青鸾吵架了?”

    “没有。”

    符景烯见她死鸭子嘴硬,笑着说道:“她听到岳父出事想要你救,你不愿意就吵了起来,对不对?”

    清舒并不意外他会知道此事,毕竟裴武那么大个人在家里也瞒得住:“我不仅不救,还不许她动用我们的关系。”

    符景烯说道:“我刚去问了裴武,他说岳父在任上就三节两寿收了些孝敬但绝对没有贪污受贿,更没与那些人同流合污。”

    “你信?”

    符景烯说道:“我不信,但我相信他肯定不是主犯。所以,那些人现在是想将他推出来当替罪羊了。”

    “这事你不要插手,不然惹得一身腥。”

    符景烯正色道:“清舒,你可要想清楚了?若是我们不插手那些人会将罪名全都推到他身上,他很可能会死的。”

    清舒神色不变地说道:“在他与那些人同流合污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个结果。平日里当我们不存在,出事了就想到我,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符景烯看她神色很淡然,沉默了下说道:“清舒,要他真死了,我怕你会后悔。”

    清舒想也不想就说道:“不会,在我心中他早就是个死人了。”

    符景烯的眼神一下变得锐利起来,沉着脸说道:“清舒,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

    “什么?”

    符景烯说道:“清舒,岳父这些年对你不闻不问,但岳母与他并无区别。可你对岳母却一而再地忍让,甚至被气得连脱离母女关系这话都说出口了,可她有事你都不会袖手旁观。可现在岳父出事,你却见死不救。清舒,这不像你的性子。”

    所以,林承钰肯定暗中做了让清舒特别憎恨的事。

    清舒说道:“我娘做的那些事确实让我很厌烦,但她不会做出卖女儿的勾当来。可林承钰不一样,他为了利益什么都做出来。”

    符景烯就知道这中间定然有事,当下冷着脸:“他做了什么?”

    清舒说道:“当初秦王相中我想纳我进府,我不同意。他就找人寻了林承钰许诺了诸多的好处,林承钰为了升官答应了。”

    其实当初面对秦王开出的条件林承钰很心动,不过当时他并没答应。不是他疼爱女儿而是他知道答应了也没用,清舒根本不听他的。而有邬家跟封家撑腰,他也逼迫不了清舒。要答应了,不仅会得罪秦王,清舒也会与他反目。

    清舒故意这般说是为了打消符景烯的疑虑。

    符景烯脸色大变:“这事你怎么之前从没与我提过?”

    “都过去那么久的事也什么好提的。不过在那件事以后,我就当他已经死了。”

    符景烯原本想着不管如何他终究是清舒的亲爹,血溶于水。所以刚才还在想着怎么帮林承钰脱罪,现在还是算了。当然,他也不干涉,是死是活端看林承钰自个的造化。

    符景烯说道:“这件事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回京城。要有人来求情,你就将这事往我身上推。”

    “不用。”

    符景烯就知道她不会答应,说道:“他是你亲爹,你要真的袖手旁观别人会借此来攻击你的。可推到我身上就不一样了,到时就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为由不插手此案。这样你不用被人非议,我也能得了个大义灭亲的好名声。”

    清舒想了下说道:“那到时候你运作一下,请个清正廉洁名声在外的官员审理他这个案子。”

    这样做他们占据了大义,别人也不敢非议指责他们。当然,至于私底下那些人怎么说她是不放在心上的。

    符景烯笑着说道:“好。”

    清舒嗯了一声,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遂摸着肚子说道:“孩子四个月了,咱们该给想个名字了。”

    “才四个月大,还早得很呢!”

    眼见清舒脸色不对,符景烯赶紧改口道:“大名得好好想,至于小名直接叫禄哥儿。”

    老大福哥儿老二禄哥儿,福禄双全了。

    这小名也不差,只是清舒说道:“若是个儿子叫禄哥儿还成,要是个姑娘叫禄哥儿就不妥当了。等孩子长大以后,说不准会埋怨我们呢!”

    符景烯伸手放在清舒的肚子,半响没动静:“这孩子跟你怀福哥儿一样的症状,百分百是个儿子了。”

    “这种事没有绝对的,万一是姑娘呢?到时候再想名字,急慌慌的能想出什么好名字来?”

    符景烯笑着说道:“要是姑娘小名就叫宝珠,如宝似珠的意思。”

    清舒一脸嫌弃地说道:“这名字不仅俗气而且重名的多。对了,和平舅舅的小女儿就叫宝珠。”

    “那我再好好想想。”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咱们得好好想,一定要在孩子出生之前将名字想好了。”

    “干嘛一定要在出生之前想好?可是有什么说法。”

    清舒将易安当初给夜哥儿取名的事说了,然后道:“若是儿子还好,易安也没兴趣取名,可若是个闺女她保准叫嚷着她来取名了。”

    要取的名好听也就算了,可她取的那些名字一言难尽。清舒可不想等孩子长大以后与她诉苦说名字难听被人耻笑。

    符景烯闻言赶紧说道:“你放心,我肯定在你生之前将孩子的大名与小名都敲定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