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9.梅花镇的阴霾09-笔记本

作者:A23187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废弃的梅花镇,唐元和道长坐在炕头上,俩人伸着脑袋翻看着来自好几十年前的笔记。

    “我觉着这不是你爷爷的笔记,你爷爷的笔迹没这么漂亮,看上去反倒像你曾爷爷的。”唐元摸着笔记本泛黄的纸页,感受着粗糙的手感。

    “为什么不是我奶奶或者我妈的?”

    “因为年份不对。”唐元翻开扉页指给道长看。“不曾忘记,心怀希望——1937年11月11日。”

    “这是写在扉页上的话,这个年份你爷爷就算已经生下来了,最多也只是个小孩,所以不太可能是你爷爷辈的人,所以更不可能是你妈了。”

    “好吧,确实是我曾爷爷的笔记,本道听说他以前在私塾念过书,所以书法很不错。而且,他确实很喜欢写一些东西来记录事情。”道长撇了撇嘴。

    前几页的内容都是诸如抒发内心情感等没有什么实质内容的日记。大多都是恐惧和忏悔的自白。

    唐元快速翻着,眼睛一字不落的盯着纸页上的文字,由于是竖体,而且是从右向左的顺序,所以看下来有些不习惯。

    【你获得了”曾祖父“的笔记本。】

    【1937年10月20日,晴

    今天我和同乡回家了,本想着把家人埋了,上几炷香,但实际上一直在帮忙挖土埋人,直到天黑了都还不自知。在那之后,我便和还活着的同乡逃往亲戚那边。

    1937年11月20日,晴

    自那件事之后已经度过了一个月零五天,这些日子以来我没有睡过一次安稳的觉,他们说不是我的错,能逃出来就已经要谢天谢地,但我还是充满了内疚,并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

    1937年12月3日,小雪,

    战争全面打响了,无论在哪都心惊胆战,因为怕子弹跑进屋里,我们在窗户上挂上了棉被,屋子门用案板加厚,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敢在炕上睡觉,在椅子上坐,因为炕对着窗户,椅子则冲门。窗户和门之间的那一段墙后面相对来说最安全,我们也只能挤在这样的角落中。

    1937年12月15日,晴

    听闻首都府沦陷的消息,我和同乡彻夜难眠。

    1937年12月29日,小雪

    我们今天就开始收拾行李,准备进山。这个国家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1938年1月1日,晴

    在路上,很辛苦,主要一直在提心吊胆,让人难过。

    我想她了。

    1938年1月10日,晴

    我们几人决定在这个地方定居,直到战争结束。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在满足基本的吃住外,我们决定在附近挖一个防空洞。

    1938年2月15日,晴

    我们在防空洞中堆放了一些食物和水,然后就各自回家,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在上山砍柴时,我捡到了一个奇怪的木盒子,如果运用得当,也许会发生奇迹。

    1938年2月26日,阴

    我研究了木盒子里的东西,知道了很多令人不可思议的东西。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想要做些什么,一直以来我都是个懦夫,没有起到丈夫,父亲,儿子的责任,现在我想要引发奇迹。

    1938年3月4日,晴

    凡事都有代价,我深深明白这一点,但我不后悔。如果能让镇子上的大家都回来,就算付出我这条命也值得。我没有把计划告诉太多的人,不能信任其他人,所以我担心如果我出了意外,后继无人,所以应该重新找一位姑娘了。

    1938年5月7日,阴

    我把防空洞收拾了一下,这里地方足够大,而且平时没什么人来,刚好适合我做一些研究。】

    日记到此为止,之后的纸页上则画着一些看不懂的符号,看上去门厅桌子上的符号差不多,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手绘的地图和奇怪的公式,就好像日记的主人一直在做什么科学研究一样。

    唐元抬起头看着道长:“从日记上来看,你曾祖父所居住的镇子确实发生了战乱,他可能是因为胆怯直接逃走了而没有带上妻儿,所以一直很自责。然后最关键的一点,我怀疑主线任务中的‘圣物’应该就是他捡到的奇怪的木盒子,从描述上来看,感觉是带着神秘色彩的东西,似乎可以引发奇迹......怎么感觉你曾祖父沾染上了不得了的东西呢?”

    “原来曾祖父娶本道亲生的曾祖母最初只是不想后继无人。”道长有些感慨地摇了摇头。“本道之前听说他们相敬如宾,关系很疏离,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都是上辈人的事了,到底是怎么样不重要,现在我们得去找到本次任务的关键道具。”唐元拍了拍道长的肩膀。“我感觉你曾祖父应该把他的研究室搬到了防空洞内,我们应该去找找看。”

    [你破解了10%的世界观,总进度破解了35%世界观。]

    “本道不曾听过这里有过防空洞,可能是当时年纪太小不知道吧。”道长皱着眉头仔细回忆着。“奇怪,为什么有关这个镇子的事情,想不起来更多的细节?”

    “什么意思?”

    “就是所有的信息本道都能说出来,但却想不起来这些信息是从哪来的,很多事本道都应该没有亲自参与过,难道是以前年纪太小,只留下了一个模糊的印象?”

    “无所谓了,我们现在去找也可以找到信息的,不需要你强行去想,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很多记忆都会变得模糊,也不是很可靠。”唐元倒是觉得没什么关系。“走吧,先去其他人家看看,然后去找找防空洞在哪。”

    他们离开道长儿时居住的房屋,来到了邻居家。

    这户人家的房屋格局和道长家差不多,里面放置的东西也大同小异。

    “本道听说这户人家原来是跟着我曾祖父一起逃难过来的,是一家两口,镇子上出事时,他俩刚好在外地进货,躲过一劫。来到这里后,小两口就开始踏实过日子,又生了四个孩子。”

    “四个孩子都陆续出去成家了,偶尔回来一次。”

    他们在房屋里搜索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而且因为这户人家的后代搬走了,所以只留下了老两口的遗物。

    “其他人家的情况和这户人家也差不了多少,只不过有一些人没有搬出去罢了。既然和本道的曾祖父有关系,那么不如直接去找跟他有关系的线索。”

    道长站在原地,思索着对策,他本来以为回到自己的地盘后,很容易就能想到很多,事实证明,并没有那么顺利。

    就好像他从未在这里生活过一样,那些记忆早就随着时间淡化甚至消失。

    “比如?”

    “本道的叔叔家,或许在那我们能找到防空洞。”道长不太确定的说。

    唐元摇了摇头:“不用这么麻烦。”

    同时,他的右眼开始闪动着蓝光,无数数据流从中掠过。

    【绝对视域开启。】

    顿时,无数双滴溜溜的眼珠从房屋,墙壁,地面上冒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