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超出历史的眼光

作者:远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作为重塑南境秩序过程中最重要的一步,霍斯曼领(霍斯曼市)的行政建设和改造项目是高文关注的重中之重,即便在领地各处事务异常繁忙的情况下,他也会优先处理这方面的情报。

    而赫蒂精挑细选、经过严格考验的学徒们没有让高文失望。

    在领主府的书房中,一大早就来汇报工作的赫蒂带来了信使刚刚送到领地上的情报:“先祖,这是从霍斯曼领送来的报告——那个叫戴达罗斯的年轻人已经开始着手统计霍斯曼地区的土地和人口了。同时工作小组已经控制住霍斯曼地区残存的骑士和家臣,并且开始接收原本属于霍斯曼伯爵的庄园田产,目前各项工作进展顺利。”

    “一个有能力的年轻人……我记得你对他寄予厚望,”高文接过赫蒂递过来的报告,一边看着一边点头说道,“嗯……有条不紊,看来他没有犯冒进的错误。”

    “他是个霍斯曼人,对故乡的情况了解——这也是当初选他的原因之一,”赫蒂脸上带着一丝隐隐的自豪,因为政务厅中几乎所有年青一代的政务官都可以说是她一手带出来的学徒,戴达罗斯的成功也就意味着她的成功,但在自豪之余,她也隐隐有点担忧,“只是那里的情况很复杂,霍斯曼家族是个古老而强盛的家族,他们对领地的影响深远,即便了解情况的本地人也很难入手,而且说实话……虽然他现在很顺利,但我还真不敢肯定他能顺利多久。”

    高文挑了挑眉毛:“你似乎还有点不放心?”

    “一个统治数百年的家族对自己的领地影响是深远的,他们的统治已经成为当地人生活的一部分,哪怕领主没了,领民中也处处残留着旧领主留下的‘惯性’……我们当初改造康德领都困难重重,而现在戴达罗斯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伯爵领……”

    高文对此倒是很淡然,他不紧不慢地说道:“传统的贵族统治几乎毫无秩序可言,在我看来,他们对领地的‘管理’就等于没有管理,要在这种无秩序的情况下建立最初的秩序确实是一件艰难的事,但从另一方面讲——正是因为原本就毫无秩序,所以哪怕是一点点的改进,对整个领地的推动也将是巨大的,而这些巨大的推动很容易就会鼓舞起民众中较为明智之人的信心,从而让他们开始支持新的政令。

    “霍斯曼地区的新政务官们目前就正处在这个阶段,如果他们能有力地控制住新政令推行之初的局势,让领地上有威望的人主动支持,那么之后的建设将进入一种良性循环……”

    看到赫蒂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高文进一步说道:“你可以提醒一下,让那边的政务官团队想办法说服、鼓动甚至收买一批领地上影响力较大的‘中层者’,比如大商人、有名望的学者以及其他德高望重的人,让他们在新政令中受益,作为榜样去进一步推行政令,另外还可以在普通民众里多多树立典型,让积极响应塞西尔法律、服从管理的人成为风光而富裕的人。人民是很实际的,你在广场上张贴再多的告示也不如让他们亲眼看一看可以期待的收益。”

    “我明白了……”赫蒂一脸欣喜地点着头,“先祖,感谢您的提醒。”

    高文点了点头,但并不觉得自己这些提点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只是上辈子看过一些书,再加上当卫星精的时候看了无数现场版的文明演变纪录片,所以能随口说出一些经验性的东西而已,可这些东西并不怎么深奥,以赫蒂的聪明才智,以及她在改造康德领过程中积累的经验,回去之后琢磨个一两天也能提出差不多的东西。

    甚至哪怕她不琢磨,那些派往霍斯曼地区的政务官们在面临这方面的实际问题之后只要潜心研究一下,也多半是能够想到这方面的办法的——既然能被选中,他们必然有着相符的能力,这个世界的人从不缺乏智慧,他们只是少了一些经验而已。

    “其实比起困难和麻烦,传统贵族那糟糕的‘统治’能力也给我们留了不少方便,”在把报告差不多看完的时候,高文突然摇了摇头说道,随后又低声嘀咕了一句,“可惜是把双刃剑……”

    “方便?”赫蒂一下子没跟上老祖宗的节奏——事实上她经常跟不上老祖宗的节奏,她都习惯了,“您说哪方面?”

    “凝聚力和自我认同。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新接收的领土上的民众在接受塞西尔秩序改造的时候,所抵触的从来都只有新的政令,而不是新的统治者。”

    赫蒂微微皱起眉,她似乎还是没抓住高文话语中的要点。

    高文对此也不意外,而是耐心地解释起来:“传统贵族们在治理领地的时候几乎不会考虑领民的情感,也不考虑领地上的文化、经济、法律等等领域的发展,事实上他们唯一考虑的就是税收,对于领地而言,领主只不过是个最大的地主而已,所以作为‘佃农’的领民们对这种统治从来都不会有归属感和认同感,而且由于领主政令往往充满错漏矛盾,领民的生活也缺乏稳定,所以在传统贵族的土地上,人民几乎是不会有凝聚力可言的。

    “在这种‘统治’结构中成长起来的人民,缺乏对民族和国家的……嗯,现在跟你解释这个概念可能太抽象了,你可以简单地理解为他们并不在意是谁当他们的领主,也不在意这个领主是从哪来,他们甚至不在意这个国家是否存在,不在意国王是个安苏人还是提丰人。

    “而在这种‘不在意’的情况下,我们接收南境就避免了一个最大的麻烦——哪怕我们打败了四十多个贵族,那些贵族原本所统治的民众对我这个新领主也几乎没有任何抵触……他们好像很坦然地就接受了南境易主的事实。”

    赫蒂听懂了高文到此所有的话,但她显得有点困惑:“这不是正常的么?而且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能接管南境……”

    高文摇了摇头:“话虽如此,但如果有朝一日有别的敌人来入侵南境,我们的子民也是这般无所谓可就不好了。”

    赫蒂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片刻之后,她试探着说道:“所以,您的意思是让民众更加忠诚于领主……”

    “不,那不够,”高文继续摇着头,“君王不是永恒的,再雄才大略的也不成,同理,让民众忠诚于一个家族、一个血脉也没有意义,我们应该塑造一种更加长久,更加坚韧,更加能让民众自发去认同、去捍卫的东西……”

    赫蒂有点愣神地看着高文,她似乎从自己的先祖脸上看到了一丝异样的热情,而她很少会从对方身上看到这种情绪,她隐隐意识到自己这位揭棺而起的老祖宗可能又产生了某个深谋远虑雄才大略的想法,而且她甚至能隐隐感觉到这个想法的一丝脉络——她忍不住开口了:“您有什么新的计划么?”

    高文没有过度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在赫蒂开口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并慢慢说道:“这不是一朝一夕,甚至一代两代人就能达成的……但或许我们该为子孙后代留下点什么……”

    赫蒂一听到“子孙后代”就眨眨眼:“您要给瑞贝卡留什么?”

    “咳咳……我不是说那个……你把我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情绪都弄没了,”高文尴尬地咳嗽起来,接着摆摆手,“我的意思是,我们应当让‘塞西尔人’这个词超脱一地领民的意义,让它成为一个更伟大的概念……”

    说到这里,高文突然话锋一转地问道:“说起来,我最近开始听到一种比较流行的说法——‘成为一个光荣的塞西尔公民’,你听说过么?”

    “是的,我有所耳闻,”赫蒂点点头,“这是戈德温?奥兰多学士在两期以前的某篇评论文章中说的话,当时号外公布了贵族联军大溃败,塞西尔军团大获全胜的消息,戈德温先生建议那些贵族联军尽快把自己绑起来,好能够早日接受塞西尔教化改造,‘成为一个光荣的塞西尔公民’——后来这句话就流行起来了,领地上的人似乎对这句话很自豪,而且负责接收俘虏、分配劳动改造任务的人在把那些贵族联军战俘送到劳动营地的时候也会跟他们说这么一句话……都变成不成文的规矩了。”

    “那位学者是个人才啊……当初费劲留下来真是做对了,”高文不禁感慨了一句,随之又有些欣慰,“这是个好的开始……有机会我要跟戈德温好好谈谈,我们应当把报纸的宣传引导功能好好利用起来。”

    随后,高文又跟赫蒂了解了一下白水河沿岸各个开拓点的近期情况,等都了解完之后,他长长地出了口气:“很好,虽然不容易,但一切好歹是在按照我们的预期方向发展……”

    说完这句话,他忍不住多看了赫蒂两眼:“说起来,你又有很长时间没有休息了啊……目前政务厅方面的工作暂时可以清闲一点,你挑个日子给自己放个假吧……话说你这次黑眼圈不是画的了吧?”

    赫蒂顿时脸一红:“……先祖您还没忘呐?”

    “印象太深刻了,我就没想到你还能有这种操作……这种事儿我一直觉得只有琥珀能干得出来。”

    赫蒂顿时更加尴尬起来,但还不等她说话,书房的窗户突然被人打开了。

    一阵劈啪作响的动静从窗外传来。

    高文惊讶地回头一看,却发现窗外出现的竟不是琥珀,而是卡迈尔——这位奥术大师漂浮在窗户外面,整个人都冒着湛蓝湛蓝的光,看着貌似比平常还膨胀了一点点。

    高文目瞪口呆:“我也没想到卡迈尔会有这种操作……这种事儿我也一直觉得只有琥珀能干得出来……”

    然后他就听到卡迈尔兴奋地在窗外说道:“领主,我有个重大成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