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村民

作者:远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莱特慢慢行走在那些倒塌毁坏的废墟之间,来自南方的风吹过原野,吹过被践踏毁坏的麦田,吹进这片满目疮痍的地方,风中已经没有了血腥和焚烧的气味,而是带着一种湿润和清甜——这预示着一场夏雨可能很快就会到来。

    降雨之后,草木将会重新萌发,毁坏的田地中也会长出新的嫩芽,大自然总是会比人类更快地恢复生机,而这座被贵族溃兵纵火焚烧的村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重建。

    这支小小的队伍并不是为打扫战场而来的,莱特和他的新战友们只是奉命从康德地区前往霍斯曼战俘营,去替换那边的医务人员,路过这片废墟是个偶然,队伍并不会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莱特知道这点,但他还是希望为这座村子举行一次小小的净化仪式——也算是尽一尽他作为牧师的责任。

    在征得小队指挥官的同意之后,他来到了村子废墟中央,这里有一座倒塌的长屋,可能是村里人集会的地方,屋子已经被烧毁了,烧焦的木板和房梁就像一团错乱的枯枝般掩埋在破碎的泥土和碎石之间,用于支撑屋顶的细梁则好像瘦骨嶙峋的怪异肢体般指着湛蓝的天空。

    而在屋子旁边,就是被填埋的水井。

    莱特从废墟里找出一块还算规整的瓦片,并把它放在水井旁边,他在瓦片里倒上些清水,又在瓦片旁边放了几朵小小的野花,随后他从怀里摸出一截已经只剩下拇指长的白色蜡烛,把它放在瓦片后面,以象征圣光。

    等布置好这一切之后,他在蜡烛上方轻轻搓了搓手指。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就连一星半点的圣光都没有出现。

    莱特默默地收回手,从怀里摸出引火器——一个小巧的魔法装置,用两片刻画有火元素符文的铜片和一小颗储魔水晶制成——他把引火器靠近蜡烛,按动开关,符文铜片前端随即冒出红光,引燃了烛芯。

    “愿圣光庇护你们前进的路……不再受困于寒冷和黑暗……愿你们的灵魂安宁……从此再无饥饿和苦难……”

    莱特轻声念完祷词,随后俯下身熄灭蜡烛,但在把蜡烛收起来之前,他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水井旁的杂草之间静静地躺着一样熟悉的事物。

    那是一枚铁质的徽章,只有榛子大小,它上面有着圆环和光束的符号,边缘则可以看到用于穿皮带或丝线的铁环——这是一枚圣光徽章,是挂在教廷骑士的胸甲上的。

    莱特捡起了那枚徽章,静静地看着它上面代表圣光教会的徽记。

    他突然想起了,贵族联军中有来自圣灵平原的牧师、神官,甚至教廷骑士支援。

    他转过身,看着那座被焚烧过的长屋,在长屋的废墟之中,他终于隐隐约约感应到了那一丝残存的魔力波动,那是圣光留下的气息。

    那枚遗落的圣光徽记被莱特捏在手中,一点点扭曲、卷折起来。

    而在这时,一阵非常细微的声响突然传入这位牧师耳中,瞬间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很短暂、很轻微的声音,就像一根小树枝落在地上一般,一只轻盈的兔子从草地上跑过的声音都说不定比那更加明显,但莱特还是注意到了这异样的声响,他立刻循声寻找起来——在那座倒塌毁坏的长屋旁边,他来来回回找了很多遍。

    最终,他终于发现了一个被泥土碎石和烧焦的木头覆盖起来的盖板,以及固定在盖板上的一个铁环。

    莱特随手把几块较大的石头和木头扔到一边,然后一只手抓住了盖板上的铁环,用力一拉,便把盖板掀开来——在盖板下面的黑暗之中,他看到了十几双饱含惊恐的眼睛。

    “这里有幸存者!”

    士兵们很快便聚拢过来,而在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出现之后,地窖里那些惊恐的平民也终于别无选择地走了出来,莱特在旁边数了数,男女老少一共有十七人。

    这些人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因多日不见阳光而憔悴异常,他们可能从贵族兵离开之后就一直躲在地窖里,此刻虚弱的就连站着都很费劲,只能互相倚靠着聚成了一小堆,用恐惧的眼神看着眼前的陌生士兵们。

    一名战斗兵从打开的地窖口跳下去,片刻之后这名士兵顺着梯子爬了上来:“下面还有三个——已经死了,需要人帮忙去抬上来。”

    小队指挥官吩咐别的士兵下去帮忙,他则来到那些幸存者面前:“你们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就剩下你们了?”

    幸存者们带着惊惶的表情面面相觑,有人连连摇头,有人迟疑着点头,有人则只是呆愣愣地站着,仿佛压根没听懂指挥官的话。

    “先去取一些食物和水来,”指挥官叹了口气,扭头吩咐身边的人,“别拿肉干,他们可能会把自己噎死。”

    食物很快就被拿了过来,然而那十几个人却只是满怀戒备和疑惑地看着,他们吞咽着口水,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直到士兵们把食物塞进他们手里,他们才确定这些东西真是给自己吃的。

    第一个人把食物塞进嘴里之后,其他人也立刻狼吞虎咽起来——莱特可以感受到,随着食物咽进肚里,这些人对眼前的士兵们也终于少了那么一丝丝戒备。

    尽管他们仍然很紧张。

    “你们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在那些人稍稍恢复了一些体力之后,莱特才走到他们中间,用尽量和缓的语气问道,“你们一直躲在地窖里?村子里还有别的地窖么?”

    几个村民有点畏惧地看着莱特魁梧的身材,但终于还是有一个人开口了:“我们是……没别人了……”

    然后这个开口的人指了指身后的地窖,又指了指周围的人:“就我们这些。”

    “我们是高文?塞西尔公爵的军队,”小队指挥官在旁边说道,“不用害怕,你们已经安全了。”

    然而村民们就好像没听懂一样对小队指挥官的话全然没有反应,并畏惧地看着那些士兵腰间佩戴的熔切剑。

    “塞西尔的军队跟别的军队不一样,我们不抢粮食,”小队指挥官当然知道这些村民在畏惧什么,“是谁烧毁了村子?康思科子爵的骑士?卡洛尔子爵的人?还是别的贵族?”

    村民们在听到这些名号的时候不禁发起抖来,却没有一个人胆敢正面回答小队指挥官的问题,仿佛生怕在这里开口之后转日便会被吊死在绞刑架上一般,但几秒种后,还是有个清脆的声音冒冒失失地开口了:“是套着白袍的骑士……”

    开口的是个小孩子,从声音判断应该是个女孩,但她刚说到一半,旁边的大人便飞快地捂住了这孩子的嘴,让她剩下的话只能变成含混不清的呜呜声。

    莱特在这个孩子面前蹲下身,并挥手让旁边的大人让开,他看着这孩子的眼睛——那是一双格外明亮的大眼睛,尽管小女孩长得一点都不漂亮,粗糙干燥的皮肤上甚至还有大片的雀斑,仿佛杂草一样干枯杂乱的头发也遮住了她的四分之一张脸,但那双从乱糟糟的头发后面露出来的大眼睛却让人印象格外深刻。

    莱特看着那双眼睛,一字一顿地问:“白袍的骑士——他们是不是教会的骑士?”

    小女孩先是愣愣地摇了摇头,接着又迟疑着点点头:“我不知道……但他们身边还有牧师……”

    幸存者中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低声抽泣起来:“我们交了粮食的……都交了粮食的……”

    莱特知道这看似没头没尾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交了粮食——在贵族联军起兵出征的时候,想必每一片领地上的平民都为此捐出了粮食财物充当军粮,贵族们会以“我们出兵是为了保护你们”为由来征收这些东西,而很多平民也会轻易地相信这些说法(因为即便不信也毫无意义,话语权都在领主手里),恐怕直到从前线溃败的贵族兵来劫掠村子,纵火焚烧房屋的时候,他们也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甚至到了现在,看到塞西尔人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也很少有人会想到眼前这些“异乡人”就是之前跟领主老爷打仗的人,或者哪怕想到了,他们也对此不会有任何反应,他们只会哀叹自己的不幸,并畏惧贵族老爷、骑士老爷以及士兵们手中的刀剑和法杖,而在这之上的、更加复杂的利益关系,是他们想不明白的。

    他们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自己之前“交了粮食”。

    看似愚昧,但愚昧的背后是无知,无知的背后是麻木。

    前去村子周边查探情况的士兵回来了,他们在村外不远处的一处土坑里发现了几十尸体。

    如此多的尸体想要在短时间内彻底焚化并不容易,队伍携带的油料不够,附近也找不到足够的助燃物,小队指挥官只能下令把那些尸体留在土坑,就地掩埋——连同从地窖里找到的三具尸体一起。

    等到这些事情做完之后,莱特找到了指挥官:“我想把那十几个人带到塞西尔——至少送到前线营地那边,那里有人可以把他们护送到南边去。”

    莱特放不下那十几个幸存者——他们的家园已经被摧毁了,也没有食物和药品,而且现在正是夏初,回复精神的荒原狼和其他猛兽正在荒野中游荡,没有村庄围栏和房屋、灯火的保护,十几个手无寸铁的村民在荒野中恐怕活不过三天,这里毕竟不是塞西尔,荒野中的危险是很大的。

    “我们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报道,这是军队的纪律,”指挥官当然理解莱特的心思,但他必须强调这其中隐含的问题,“那些平民太虚弱了,短时间内没有赶路的力气,带上他们,我们肯定会延误。”

    莱特无从反驳,但小队指挥官在顿了两三秒之后便接着说道:“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留下几个士兵,我带着医护团先去营地那边报到,你们带着这些人在后面跟上——这是符合纪律的。”

    “好,我没问题,”莱特很痛快地答应下来,随后一脸严肃地说道,“另外我有个建议,队长——像这样受到贵族溃兵劫掠,幸存者躲藏起来或者逃散的村镇恐怕不止一个,我们应该把情况报告上去,然后尽量找到这些地方,多救一些人。”

    “放心吧,”小队指挥官点了点头,“我会报告上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