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真正的战争阴云

作者:远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虽然高文自认是个穿越而来的卫星精,有着充足的见识和承受力,但每次遇上跟提尔有关的事情他还是会忍不住产生“妈个鸡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物种”的感觉,就好像现在,看着以一大坨海魔形态趴在水潭上跟自己大眼瞪小眼的海妖小姐,他就特别纠结自己到底是该先过个san check还是先回个血。

    因为提尔一直在放治疗术——为了吊住那个俘虏的命。

    至于琥珀所说的提尔某几根触须带有精神鼓舞效果的情况,高文倒是没感觉到——他觉得这大概跟自己能免疫神明精神干扰的原理差不多,这个世界很多干扰人类神智的力量对他都没什么效果。

    “现在……让我们跟客人打个招呼,”高文眼角抖动着看了提尔半天,才终于把注意力从这坨海魔女身上转移开,并看向那个被触须捆绑的结结实实,看上去已经只剩下最后几口气的俘虏,“你叫什么名字?什么身份?目的是什么?”

    克莱门特艰难地抬起头,在看到高文的一瞬间,他就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而那个将自己束缚住的可怕生物更是打消了他所有的求生念头,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老老实实地配合:“无可……奉告……”

    琥珀就等着老头这句话呢,立刻就从旁边凑了上来:“他叫克莱门特——不过伪装成了一个叫杜克的王家法师。”

    “杜克……”高文并不清楚弗朗西斯二世这次出使边境的具体人员,但稍微联想一下,他便猜到这个伪装者恐怕一直都潜伏在已经死去的国王身边,他的表情微妙起来,“所以,你的任务就是杀死国王?你和你背后的势力要破坏这次和谈?”

    克莱门特闭上了眼睛,做出不准备回答的姿态,而另一边的索尔德林则来到高文身旁,低声说了几句话。

    “你伪装成一个法师,但其实是个德鲁伊,”高文看着克莱门特,语气平静地说道,“我想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了——万物终亡会的疯子,没错吧。”

    克莱门特终于回答了一次:“随你怎么说,你们不可能理解我们伟大的事业。”

    “其实是这么回事,”高文点点头,“我从一开始就压根没打算理解你们的事业,我只是想让你们全部消失而已。克莱……门特是吧?你们这一次行动的手笔确实超出我预料了,我承认我低估了你们——我一直以为你们只不过是在阴暗角落里煽风点火的老鼠,却没想到你们竟然敢在这么大的事情上兴风作浪……让我大胆假设一下,既然你们可以去边境刺杀国王,那想必在王国内部,你们也要有所行动?”

    克莱门特对此只是冷笑连连,全然没有回答的意思。

    这让高文有些为难起来:他知道,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头(这幅老头的模样还不一定是真的,毕竟万物终亡会的教徒擅长改换躯体形态)恐怕是万物终亡会的高阶成员,这种高阶邪教徒不但有着强大的实力,在心志上也非同一般,寻常的审讯手段对这些人根本毫无作用,哪怕是涉及心灵的法术,也不一定能突破他们的头脑防线。

    如果这是个永眠者就好了——高文还能想办法黑进对方的脑子里,但这是个堕落德鲁伊,情况让人感觉无从下手。

    但就在高文纠结的时候,水潭里的提尔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或许……我能让他配合一点。”

    高文眉毛微微上扬:“哦?”

    “不过这个手段是一次性的,”提尔摊开手,一部分空闲的触须也跟着摊开,“至少根据我们在那些自称‘风暴之子’的人身上做的测试,这种手段只能用一次,然后人就死了。”

    “……你这怪物!”克莱门特听到提尔的话,终于有了些触动,他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大喊大叫,“你想做什么?”

    “你们应该没资格说别人是怪物,”高文看了克莱门特一眼,随后略略思考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提尔,交给你了。”

    虽然高文在尝试从永眠者内部建立一个可控势力,但他知道对于绝大部分极端疯狂、极端狂热的邪教徒而言,挽救和争取都是毫无意义的尝试,尤其是对于克莱门特这种万物终亡会信徒,唯一适合的处理方式,就是让提尔尝试一下她的“一次性手段”。

    得到高文的授意,提尔下半身的海魔之躯立刻分裂出了几条新的细小触须,并向着克莱门特蔓延过去,而这个邪教徒也终于意识到了巨大危险的来临,开始更加剧烈地挣扎起来——只不过他所有的挣扎都敌不过那些已经将其紧紧束缚,而且还浮动着诡异符文光辉的触须,仅仅几个呼吸之后,那些新的、细小的触须就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脖子附近……

    但就在这时,站在高文身旁的琥珀突然叫了起来:“等一下!”

    提尔不解地停下了动作,高文则扭头看着琥珀:“怎么了?”

    琥珀似乎相当纠结犹豫,但最后还是上前一步,仰头看着提尔:“我也有问题想问他……你能让这人多坚持一会么?”

    “可以,”提尔点点头,“在你们的问询结束之前,他都会活着。”

    高文好奇地看了琥珀一眼,接着看向提尔:“很好,那就开始吧。”

    克莱门特用尽全身力气扭动挣扎着,似乎已经到了绝望的边缘,但即便如此,他仍然在高声喝骂,声音洪亮的让人惊讶:“你们终有一天要付出代价!你们甚至不配成为神的餐点!你们只配在神饱餐之后成为祂唾弃的残渣!我是不会屈服的!我是不会屈服的!!”

    在这咒骂声中,数根散发着浑浊的淡紫色魔法光晕、滑腻冰凉的触须开始沿着克莱门特的脖子向上蔓延,并一点点钻向后者的耳朵、贴住后者的头皮,难以想象的恐惧和精神压力攥住了克莱门特的心,他脑海中仿佛浮现出了无穷无尽的幻象,虚幻的海浪声在他耳畔回响起来,那层层叠叠的海浪中隐藏着无数难以分辨的低沉呢喃,在那些令人发狂的声音中,他回想起了所有关于深海的可怕传说——无尽风暴的尽头,混沌黑暗的深海,风暴之主的宫殿,海魔和海怪狂欢的宴会场……

    这个万物终亡教徒的眼睛瞪得老大,在这保持自我意识的最后一刻,他突然退缩了,他感觉自己看到了比死亡更加悲惨恐怖的景象,那景象让他忍不住想要屈服——可是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触须已经探入他的耳孔、头皮甚至是眼睛,这个万物终亡教徒的大脑失去了自由思考的能力。

    提尔低头看了终于安静下来的克莱门特一眼,晃了晃脑袋:“我不知道你们的神爱吃什么,不过你们的神应该都挺好吃的。”

    就连高文都感觉眼前发生的事情让自己浑身起鸡皮疙瘩,他看着克莱门特此刻诡异的状态以及提尔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触须,忍不住嘀咕起来:“你就不能让这场面稍微……温和一些么?”

    提尔想了想:“我可以把触须变成粉红色的。”

    “还是算了……”高文赶紧摆手,然后看向克莱门特,“现在我可以问他了?”

    “随时可以,”提尔微微点头,“但用词尽量准确一些,这样得到答案的效率也会更高。”

    高文嗯了一声,来到克莱门特面前:“弗朗西斯二世确实已经死了么?”

    克莱门特脸上的皮肤抖动着,从他喉咙里传来低沉沙哑的声音:“我亲手……杀了他……”

    高文继续问道:“埃德蒙王子是你的同谋?他受万物终亡会的控制?”

    “埃德蒙……摩恩……需要安苏的王位,他是万物终亡会的……合作者……”

    “合作者,而非谁控制谁么……”高文皱起眉,从克莱门特这里得到埃德蒙王子弑父的确切消息令人惊讶,但惊讶之余他更多的是不解,“埃德蒙想干什么?只是为了篡位?”

    这是他最想不明白的部分——弗朗西斯二世年事已高,埃德蒙王子是王位的第一继承人,那位天赋优秀的王子根本不用走这么极端的一步,他为什么非要在弗朗西斯二世进行边境谈判之后做出这种惊天之举,甚至还为此去和万物终亡会的邪教徒合作?!

    大概是这一次的问题略为复杂,克莱门特在迟疑了几秒钟之后才慢慢答道:“……埃德蒙……不仅仅想当第二王朝的国王……他想要……第一王朝的辉煌,想要……安苏全盛,他想要的是……真正的王权。”

    克莱门特又低声咕哝了几句,随后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天真而愚蠢的棋子……”

    这想必就是这个万物终亡会教徒对埃德蒙王子真正的评价了。

    听到克莱门特的回答,不光高文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就连旁边的索尔德林,也一瞬间想到了许多东西。

    “真正的王权……”这位高阶游侠眉头皱了起来,他看着高文的眼睛,“所以他才要在脱离王都之后做这些事?!”

    高文只是叹了口气,并紧接着想到了一件事。

    他马上询问道:“塞拉斯?罗伦是不是知情者?!”

    “塞拉斯?罗伦……效忠于……埃德蒙?摩恩……”

    果然如此!

    塞拉斯?罗伦效忠的对象不是国王!而是埃德蒙!但是为什么?

    或许……那位东境公爵效忠的其实是“摩恩”,是真正的安苏王权,而不是北境家族支持下的傀儡王室?

    高文根据这个时代的一个大贵族所可能具备的逻辑推理着塞拉斯?罗伦的立场,在沉思许久之后,他突然问了个新的问题:“边境的和平协定签订了么?”

    “签订了……”

    听到这个关键性的答案,高文微微吸了口气,在沉吟几秒钟后问出了最后一个决定性的问题:“提丰皇帝身边……是不是也有你们的人?”

    克莱门特的脸皮剧烈抖动了一下,并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是。”

    “我明白了……”所有的疑惑都得到了解答,所有的谜团似乎都迎刃而解,高文一直以来都能感觉到悬在安苏头顶的战争阴云,但现在他终于看清了这片阴云的真相,“埃德蒙,还有你们,你们想要的根本不是提丰和安苏的战争……你们想要的,是第二次安苏内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