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鱼,好大的鱼

作者:远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撒在大地上,豌豆便已经早早地起了床。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去“骑士街”街口的小广场上打水。

    “骑士街”是领地最早建成的街区之一,据说也是这片开拓领最初扎营时士兵们的营房旧址,这里原本是一片连绵整齐的军帐和数个堆放军用物资的堆栈台,但在半年之后,这里有了两排整整齐齐的砖瓦房舍,以及位于街道尽头的一片广场。

    有家室的塞西尔军人们大多住在这个区域,街区的一侧是新的军营区,另一侧则是领主的宅邸和几个主要部门的办公所在地,因此“骑士街”也可以被视作塞西尔领最内层的一道防线。

    能住在这个地方,似乎是领地上很多年轻人的梦想。

    这意味着他们有了最为体面的身份,而且还能穿上威武的附魔铠甲,用上传说中威力强大的热能射线枪,并且已经有资格让自己的家庭进入“市民”的行列。

    豌豆是在骑士街砖瓦房改造工程过半的时候来到这片领地的,她亲眼见证了这片土地上的工人们是如何以惊人的效率将帐篷和木板棚拆除,随后盖起了整齐坚固的砖瓦房屋,并在每一座房屋前都安装了魔力驱动的魔晶石灯,让这里变成了一个比坦桑镇里最富裕的街区还要光明、鲜亮的漂亮地方。她随着自己的养父——领地上的首席骑士拜伦住进了骑士街最早落成的几座砖瓦房之一,如今她的身份是首席骑士的女儿,是骑士街中的“哑巴大小姐”。

    但对豌豆而言,这些生活上的变化似乎并没有过多地影响到她——或者说旁人也无法搞明白这位哑女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她无法开口讲话,而这种“沉默”往往很容易成为旁人无端揣测的由头,所以她习惯默默地干活,默默地完成别人交待给自己的事情,不去好奇,不去尝试交流,便不会有麻烦上身,这是豌豆在过去的日子里积累下来的生活智慧,哪怕搬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住进了一座坚固的大房子里也是这样。

    只不过随着在这里住的时间越来越长,她也意识到了这个地方确实跟自己曾经所熟知的环境大不一样。

    关好门,豌豆拎着水桶走在前往小广场的路上,道路两旁可以看到整整齐齐的双层砖房,这种结合着安苏古典风格和塞西尔大公“实用主义”风格的屋舍是在别的地方看不到的,最起码别的地方的民居不可能奢侈到每一个大门口都镶嵌着魔晶石灯;而在屋舍之间的街道上,则基本上看不到男人,只有妇人们在门前一边干活一边拉着家常。

    骑士街的男人绝大部分是塞西尔领的军人,哪怕不是军人也是各处工厂的工人,前者每个月大部分时间都要待在军营或各处岗哨执勤,后者则白天要出去上工,因此这个时间段能在街道上看到的,基本上都是女眷。

    在门口晾晒鱼干的麦琳太太看到了豌豆,这位胖胖的女士是当初从旧塞西尔领侥幸生还的少数人之一,她的丈夫是一名老兵,而她自己则在这条街上颇有威望。见到提着水桶出来的豌豆,这位很有威望的太太立刻大着嗓门打起招呼:“豌豆,打水去啊?要不要帮忙?”

    塞西尔领与其他城镇不一样的地方:会有人帮助自己。

    豌豆发出“啊啊”的声音,对着麦琳太太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完全能行。

    “真是个好姑娘,”麦琳太太是个很喜欢跟人聊天的人——她在这方面的喜好是如此强大,以至于甚至可以跟一个哑巴聊上很久,“拜伦骑士还没回来?还是又出去了?”

    豌豆提着水桶,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复杂的问题,于是只能抱歉地摇摇头。

    然而麦琳太太却并不关心豌豆有没有回答,只是自己说起来:“哎,听说他在山里探查遗迹,我家那口子之前跟他一起去过,可是回来什么都不跟我说,啧啧,男人们总是有秘密……豌豆,你一会还要去城堡找贝蒂小姐?”

    虽然塞西尔公爵并没有建造一座传统意义上的“城堡”,但很显然大家还是习惯用“城堡”来称呼领主住的地方:在他们朴素的观念中,领主住的就必须是城堡才可以。

    提到贝蒂,豌豆终于笑了起来,高兴地点着头。

    塞西尔领与其他城镇不一样的地方:哪怕是住在领主城堡中的首席女仆,也会很好说话,甚至还会带着初来乍到的自己参观领地,并且把领主赏赐给她的糖果分给自己吃。

    虽然领主大人似乎也只有那么一个女仆……

    随后麦琳太太又念叨了一大堆的东西,从入冬之后的天气到领地上轰隆作响的工地,再从那些神奇的机器闲扯到今年格外好的收成,但幸好她还记着豌豆要去打水,所以在把话题延伸到瑞贝卡子爵的大火球究竟可以变多大之后她就果断地停了下来:“嗨,我一开始说就停不下来——快快打水去吧!回来了上我家吃饭!”

    于是豌豆向麦琳太太弯了弯腰,便提着水桶快步朝着小广场走去。

    一路上频频有人跟她打招呼,大家最多的称呼是直接叫她的名字“豌豆”,而少数人则叫她“拜伦家的姑娘”或“柯克小姐”,后者是源自拜伦·柯克的姓氏。豌豆会很认真地回应每一个招呼,而略有些轻快的笑容则渐渐浮现在她脸上。

    塞西尔领和其他城镇不一样的地方:这里的人会叫她的名字,而不是直接叫她“哑巴”或者“废物”。

    最初,豌豆认为这是由于她的“身份”,因为她有一个担任首席骑士的养父,所以人们才会不得不尊重一个小哑巴,但很快她便发现这种态度遍及整个领地,人和人之间皆是如此——而再过了一段时间,她才从自己的养父口中听到一句来自塞西尔公爵的话:

    绝大多数的恶习和陋规,都源于食物的不足,而当人能吃饱饭的时候,他们就会开始考虑道德,此事虽不绝对,但大多数情况如此。

    豌豆现在还不是很能理解领主的智慧,但她隐隐觉得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她在饿肚子的时候也有过小偷小摸,并曾因偷了一个面包而遭受治安官的鞭打,并被治安官当众宣布她有着“天生的、源自血液的偷窃习性”,但现在,她捡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第一反应就是交给巡逻的士兵先生们。

    她也相信那些士兵先生不会把自己交公的东西独吞——因为养父不止一次跟她讲过领主对军队的管理是多么严格,她很信任自己的养父。

    豌豆拎着水桶来到了广场,小广场上此刻很清静,可以看到广场对面有一片工地正在做着开工前的准备工作,那里是新的居民区,进入雾月之后最后一批抵达领地的无家可归者正在士兵和监工的监督下搬运材料、分发工具,他们脸上还带着一些茫然和麻木的表情,似乎不是很理解冬季仍然要做工这件事,但豌豆知道这些人很快就会热火朝天起来——当他们听懂了士兵宣读的“塞西尔住房制度”,理解到他们正在盖的就是他们自己要住的房子之后。

    豌豆来到广场中央的水井旁,这口井里的井水其实是直接从白水河引流而至,虽然领主大人说过什么“供水进户”的概念,但大家都没听懂那是什么意思,街区里的大家都是在这口井中取水,在豌豆看来,这已经很方便了。

    她把自家的水桶放在一旁,随后扳开了水井辘轳上的卡齿,将拴着绳子的木桶往井里一扔——

    井里传来奇怪的“哐当”一声,豌豆忍不住愣了一下,但紧接着她就听到正常木桶入水的声响,于是放下心来。

    刚才可能是撞到井壁了吧?

    她用两只手抓住辘轳的握柄,用力推动以试图把水桶卷上来。

    然而纹丝不动。

    豌豆歪了歪头,又试着推了一下,结果还是纹丝不动。

    小姑娘困惑起来,这种情况之前可没遇见过,虽然她还只是个孩子,但因为从小干活,她的力气一向很大,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营养跟得上,身体养得好,她的力气比之前甚至还更大了一些,从井中打一桶水不至于这样费力才对。

    豌豆靠近井口,小心翼翼地扶着旁边辘轳的支架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但里面黑乎乎一片,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这不是拜伦家的姑娘么……怎么了?”

    豌豆扭头看了一眼,看到是一个认识的木匠,大概是从此路过,看到自己在水井旁扒着头看所以过来询问,木匠旁边还跟着他的两个学徒。

    “啊——啊啊!”豌豆一边发出含混的声音,一边伸手在井口比比划划,示意不知道什么东西卡住了里面的水桶,木匠和两个学徒互相看了看,很快便理解了她的意思。

    “在旁边看着,我们帮你把水桶弄上来。”

    豌豆听话地退到了一旁,看着三个大男人一起使劲去转动那个握把,用结实的铁柱和硬木制成的辘轳竟然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声响,就好像那绳子下面坠着一个大活人似的,但不管怎么说,绳子终于开始往上升了。

    “上来了,上来了!别松劲儿了啊!”

    木匠大声说着,而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豌豆突然听到那水井中传来了一阵巨大的水声。

    哗啦!

    一个裹挟着水花的身影突然从水井中冲了出来,依稀可以看到人类的上半身,还有鱼类的尾巴……

    豌豆眼神发楞地看着这个身影。

    塞西尔领和其他城镇不一样的地方:这里的井里会蹦出鱼,而且是好大的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