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作者:巫哲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摔在项西和馒头眼前的空中飞人是李慧,二盘媳妇儿的闺女。

    李慧她妈是带着李慧过来跟二盘同居的,她说这是二盘的孩子,不过二盘不认。

    十四岁的小姑娘,瘦得跟小猴儿似的,项西一直觉得风大点儿的时候她蹦一下就能吹出二里地去。

    这些老房子层高都低,李慧这一摔应该是没摔得太厉害,在地上趴了一会儿,挣扎着站了起来。

    馒头往楼上看了一眼,犹豫了两秒钟,伸手扶了一把,李慧有些紧张地往楼上看了看,推开了馒头,低头站到了墙根儿下。

    “哎哟,”二楼平台上传来了二盘的声音,“馒头又怜香惜玉了啊。”

    “哥,”馒头像是被吓了一跳,抬起头笑了笑,瘸着跑进了屋里,“哥我这儿有……”

    项西看了李慧一眼,从她身边走过,准备回17号。

    “小展,”李慧在他身后叫了一声,声音沙哑,低得几乎听不见,“救救我。”

    项西脚步没有停顿地进了17号,反手关上了门。

    屋里人挺多,平叔的爱好就是喝茶打牌,这会儿正跟几个人坐在客厅里喝茶,项西都认识。平叔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犯罪团伙”,要有的话,这几个都得算是团伙里的主力。

    “回啦。”看到他,平叔捏着杯子说了一句,喝茶的动作很慢,一脸享受。

    “嗯。”项西低下头,在茶几边站下了。

    “真是长大了啊,”平叔放下杯子发出长长一声叹息,“现在空着手也敢往回跑了。”

    项西没说话。

    “这个年是过不去了啊。”平叔又喝了口茶,往沙发上一靠。

    屋里的人都没说话,冷眼看着,项西也沉默着,平叔说话一向这样,不像二盘当个小老大当得跟免费打手似的。

    平叔说话永远慢条斯理和气生财,但项西知道,再不拿钱回来,自己会被收拾得很惨。

    “吃饭了没?”平叔问。

    “随便吃了点儿,”项西往一楼通后院的走廊那边看了一眼,“今天胃疼。”

    “又胃疼,你这胃怎么回事儿,”平叔皱皱眉,“厨房里还有点儿热汤,你去喝点儿。”

    “哦。”项西进了厨房,喝了一碗汤。

    其实他现在没什么胃口,但这汤必须喝,平叔让喝他就得喝。

    喝完汤,他顺着走廊到了后院,吹了声口哨。

    所谓的后院并不是个院子,只是一排自建楼各自开的一溜后门,离墙一米距离的一条通道,很长,黑,脏。

    口哨声吹过之后,他听到了二盘的咒骂声,骂的是馒头。

    他又吹了声口哨,这口哨是在叫狗。

    项西养了条狗,确切说不是他养的,这狗不知道谁家的,入秋的时候跑进了大洼里,在垃圾筒里翻吃的。

    项西看着可怜,就喂了点儿东西,打那天起狗就一直在这片转,项西没给它起名字,只是一吹口哨,狗就会跑过来。

    今天三声口哨吹完,没看到狗欢蹦着的身影。

    他转回了屋里,走到平叔身边:“叔,狗呢?”

    平叔拿着茶壶看了他一眼,屋外传来一声惨叫,馒头被二盘打到门外。

    “狗呢?”项西从平叔的眼神里能看出些什么来,但不敢确定,只是执着地又问了一遍,“就那只黄狗,狗呢?”

    屋里有人冷笑了一声,声音里透着莫名其妙的幸灾乐祸。

    平叔还是没说话,头偏了偏,似乎是在听二盘揍馒头的动静。

    项西没再问,转身出了门,两步拦在了正要往馒子肚子上踹过去的二盘面前。

    “滚开!”二盘瞪着他。

    “我的狗呢?”项西看着他,问了一句。

    “谁他妈知道什么狗不狗的,滚!”二盘胳膊一抡,把项西推开了。

    “小展……”馒头在身后半蹲半坐地叫了他一声。

    “我问你,”项西踉跄了两步,没理馒头,又飞快地拦在了二盘面前,几乎跟他脸对脸,“狗呢?”

    “你他妈有病啊!”二盘吼了一声,抬手一拳往项西脸上抡了过来。

    项西晃了一下躲开了,在二盘的架式还没收全的时候他扑过去又狠狠推了二盘一把,也吼了一声:“我的狗呢!”

    “操|你妈的,”二盘大概是被他这份莫名其妙的执着感动了,一把拽着他胳膊往墙上一抡,“狗你妈逼,老子吃了!”

    项西愣住了,肩膀狠狠地撞在墙上带来的疼痛都没顾得上认真体会。

    “你说什么?”他猛地转过头瞪着二盘。

    “我说你那条破狗老子吃了!炖了一锅!”二盘往地上啐了一口,骂骂咧咧地往馒头跟前儿走过去,“都他妈吃闲饭的,养着有他妈什么用!”

    二盘抬腿往正往后躲的馒头身上踹过去的时候,项西吼了一声,扑到了他身后,对着他脖子后边儿一胳膊肘砸了上去:“谁他妈让你吃我的狗了!”

    项西知道自己这一扑比拿鸡蛋往石头上磕还任性,二盘跟座塔似的,每次往他身边一站,他都觉得滚滚沙石遮天蔽日。

    不过他还是扑上去了,然后在下一秒被二盘抓着胳膊从肩头飞出扔在了地上。

    他被摔得有点儿晕,今天就没怎么吃东西,再被这一摔,眼睛都花了,看着馒头的腿都一边儿长了……

    二盘这一摔没解气,过来又往他腿上一脚跺了上去。

    项西张了张嘴,没能喊出声。

    太疼了,这一瞬间传来的疼痛让他只剩下了倒在地上喘的力气。

    二盘还想再来两下,馒头抱住了他的腿,沉默地咬着牙没松劲。

    “操!”二盘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正要再骂的时候,平叔从17号里走了出来,他看了平叔一眼,停了手。

    “烦不烦?”平叔手里端着茶壶,声调不高地说着,“这条街你家的啊?也不嫌丢人,打自己家孩子打这么狠,出息!”

    这话说完,平叔冲馒头抬了抬下巴:“扶他进去。”

    馒头赶紧过去想把项西拉起来,项西脚刚一用力就皱着眉一屁股坐回了地上,馒头伸手想摸摸他的腿,被他挡开了:“别碰,疼。”

    “断了?”馒头声音有点儿哆嗦,大概想起了当年自己被踹坏的腿。

    “不知道。”项西咬牙攀着馒头的肩站了起来,腿在短短这点时间里已经感觉到了肿胀,没骨折才见鬼了。

    馒头馋着他往屋里走,经过平叔身边的时候小声说了一句:“平叔,这得去……医院看看。”

    “折了?”平叔看了项西一眼。

    “大概吧。”项西说。

    “是么,”平叔笑了笑,“正好,过年了呢,干点儿力所能及的活儿吧。”

    项西没再说话,他知道平叔的意思,明面儿上帮他,其实二盘揍他,平叔挺愉快的,现在骨折了也正好。

    算惩罚吧,自己最近大概让平叔气儿不太顺。

    入冬之后骨科的病人多了不少,大多是各种骨折,踩了冰滑倒折了腿的,踩了冰滑倒用手撑地折了手腕的……住院部和门诊都忙,程博衍今天在门诊忙着一直没停,急诊还送了好几个摔伤的过来。

    又没能按时下班,给来复诊的最后一个病人检查完,他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琢磨着晚饭去吃点儿什么好,不过脑子里立马回荡起了老妈的声音。

    晚饭怎么吃才健康……老妈营养课堂开讲了……

    急诊那边有人在喊,声音挺大,程博衍停下脚步往那边看了一眼。

    急诊里有这种声音不奇怪,不过他还是转身走了过去,上周急诊来了个喝多了脸着地顺着台阶一路扬长而去摔得一脸血的哥们儿,非抓着医生要给盖个戳,扬着手就往人脸上拍,说是盖完凭戳去月球单程游。

    喊的动静跟这会儿的差不多。

    走过去之后程博衍看出来不是喝多了的,急诊门口的椅子上低头坐着个人,三个人围在他身边嚷嚷着。

    “是你要来医院的吧,我们跟你来了,”一个一脸匪气的年轻人指着一个男人喊着,“现在医生说了是骨折,你还有什么说的!赶紧的!拿钱!”

    “我说了不给钱吗!”男人也吼着,“骨折是骨折了,我知道折成什么样了啊,你要多少我就给多少吗!”

    “你车开那么快,那儿限速20你知道么,你这一脚油踩下去要没60月亮都吓掉下来了!”另一个看着没多大年纪的男孩儿在一边说。

    “大夫!”这男孩儿说完又往急诊室门那边走了两步,“大夫您过来再看看,这腿折到多少钱的了?”

    瘸腿?程博衍盯他腿看了几眼。

    这会儿急诊人不少,三个大夫都没闲着,有一个扭头往这边看了一眼,瞅着了程博衍,说了一句:“小程你有空没……”

    “我看看。”程博衍说着走到了那个坐在椅子上的人跟前儿。

    “你是大夫?”那个男人盯着他。

    “嗯,骨科,”程博衍点点头,“急诊大夫都忙着,我给看看,你们别着急。”

    “骨科?那正好!”男人指着坐在椅子上的人,又看了看手表,有些着急地说,“您给看看,严重吗?是骨折吗?”

    “撞哪儿了?”程博衍蹲在这人跟前儿问。

    坐在椅子上的人一直低着头,程博衍问了话,他才终于抬起了头。

    说实话急诊经常有碰瓷的过来,有真骨折的,也有三周以上的陈旧性骨折的,还有听说要拍片就溜了的,阵式跟眼前这出都差不多。

    程博衍心里暂时给这帮人定了个性,特别是被撞这位,程博衍过来第一眼看到他莫西干的脑袋时就没什么好感,再加上打着铜扣的皮靴和那条也不知道是七分还是九分的裤子……大冷天儿的。

    这人抬头了之后程博衍看清了他的脸,右眼角下边儿贴着片小号的卡通创可贴,看着比瘸腿那位年纪还要小些,挺清秀,眼神里是跟他这身造型都不相符的迷茫,透着天真和无辜。

    “左小腿。”这人指了指自己的腿,声音很平静,跟他一直嚷嚷着让人脑浆都快熬出泡了的朋友形成鲜明对比。

    “我先看看,”程博衍示意他把裤腿掀上去,“疼么?”

    “还骨科大夫呢,”这人一边拉着裤腿一边不急不慢地说,“你们骨科碰到过被撞成这样了都不疼的神人么?”

    说话还挺冲,程博衍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小腿已经肿起来了,看着倒是新伤,而且伤得不轻,没准儿得住院,程博衍伸手想按压确定一下,刚碰到腿上的皮肤,这人拍开了他的手。

    “哥,”他皱着眉,“很疼。”

    程博衍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几秒钟,站了起来:“叫什么名字?得拍个片。”

    “展宏图,”这人回答,说到自己名字时他笑了笑,“大展宏图的展宏图。”

    一听说是骨折了,还不轻,旁边的几个人都喊上了,围着那个男人再次开始嚷嚷,男人看了看表,问程博衍:“大夫,这还要多久能完?”

    “一个多小时吧,要看骨折的程度。”程博衍拿出手机,准备给放射科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马上做。

    旁边几个嚷得实在让人心烦,他走到了旁边的楼道里打电话。

    跟放射科联系完了,回到急诊门口的时候,程博衍发现四周已经安静了不少,那个男人似乎已经离开了,椅子那儿只剩下了那三个年轻人。

    其中一个手上拿着一叠钱。

    给钱了?

    “去交一下费,二楼拍个片,电梯在那边,”程博衍也没多问,交待了一下,“检查完了会有值班医生给你处理。”

    “谢谢程大夫。”叫展宏图的那个男孩儿看着他说了一句。

    “嗯?”程博衍愣了愣。

    “刚急诊的大夫不是叫你小程么?”

    “哦,是,”程博衍说,“不客气。”

    回到家程博衍倒是挺饿的,但不太想吃饭,一想到要吃自己做的饭就有点儿悲愤交加,食欲全无。

    他换了衣服往沙发上一靠闭上了眼睛,琢磨着要不要叫个外卖。

    刚闭上眼睛,就听到了对面楼挂在阳台的两对虎皮鹦鹉半疯狂式的叫声。

    “哎……”他叹了口气,捏了捏眉心。

    楼距太近,听着跟菜市场声嘶力竭吵架似的声音让程博衍无奈地睁开了眼睛,皱着眉定了定神,又闭上眼睛,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深呼吸了几个来回,这才把想拉开窗用弹弓把对面那笼鸟打掉的冲动压了下去。

    这两对鹦鹉是上月被拎回来的,因为是都蓝色的,比起平时看到的黄的绿的显得好看,程博衍还挺有兴趣地在窗口看了一会儿,默默地给它们起了名字,大蓝二蓝三蓝和四蓝。

    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太天真了,现在只想叫它们大泼二泼三泼和四泼。

    最后他进屋打开了跑步机,把耳机扣在脑袋上,调大了音乐声,开始跑步。

    算了,不吃了。

    “回吧?”馒头架着项西,站在街边来回看着,想找个三蹦子。

    “嗯。”项西皱着眉应了一声。

    “今儿都碰好几个了,刚这个算是大出血了,要不你就治了吧,”馒头低头看了看他的腿,“别拖时间长了跟我似的……”

    “滚煤堆了吧你。”项西瞅着他。

    “啊?”馒头愣了愣。

    “这么乌鸦嘴,”项西原地蹦了蹦,“今儿晚上运气不错,明儿再来一轮,要不平叔不能放过我。”

    馒头没说话,过了很长时间才叹了口气。

    碰瓷这活儿项西没干过,馒头以前倒是干得挺欢,他一个残疾人,倒地上一倒,蹬着瘸腿一喊,倒霉催的事主多半都掏钱买个消停了。

    项西一直看不上这种事儿,这回也就是让平叔逼得没招了,要不他也不会跟平时看着就不爽的那俩“合作伙伴”这么折腾两天,得消消平叔的气儿,不然他这个年过不去。

    “哎,刚我还怕那大夫说什么呢,咱这伤的伤残的残,让人发现了跑都跑不利索。”馒头说。

    “怕屁。”项西拉拉衣领,程博衍啊。

    馒头扭头看到了对街有辆三蹦子从胡同里钻了出来,立马蹦着吼了一嗓子:“哎!哥们儿!过来!”

    三蹦子缓了缓,接着就加速窜着跑了。

    “我操!什么服务态度啊!”馒头很不爽。

    “你很着急么?”项西看着他,靠在一边的树上问了一句。

    “你不回啊?齁冷的,我刚说跟他俩打一个车,你又不愿意。”馒头叹了口气。

    “你急着回去干嘛啊?”项西抬头看了看天,似乎是有细小的雪花飘下来了,“这破日子你还过得挺着急,往前赶,前面有什么呢?”

    “啊?”馒头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前面二盘等着你呢。”项西笑了起来。

    “靠!”馒头很不爽地喊了一嗓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