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作者:巫哲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程博衍说出“你婆婆”这个词之前,项西还真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他对许主任的定位就是,许主任,程博衍他妈妈,如果非要把自己算进去来个称呼,他那也就在许主任进门的那一瞬间在脑子里闪现过“丈母娘”这个词儿。

    当然这词儿也就是一闪而过,之后就被把胖老太太叫错了辈儿这事给搅没了。

    现在一听到程博衍说婆婆,他才回过神来,他俩之间还有这个问题呢?

    “怎么了,”程博衍一边给他捏背一边笑着问,“你觉得是什么啊?”

    “丈……”项西开了口之后突然有些有犹豫,瞄了程博衍一眼,总觉得自己说出来会被卸了膀子,“丈母娘啊。”

    程博衍没说话,一脸严肃地专心给他又捏了一会儿之后才终于没绷住笑了起来:“丈母娘啊?”

    “是啊,怎么了,”项西瞪着他,被他笑得有点儿恼火,“笑什么笑!好好捏!”

    “遵命。”程博衍笑着在他背上腰上认真地捏着。

    项西没说话,趴沙发上闭着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小声问了一句:“怎么就不能是丈母娘?”

    “要不一会儿睡觉我告诉你为什么不是丈母娘?”程博衍把手伸进他裤子里摸了摸他屁股。

    “不用!我又不是傻子,”项西眼睛睁开一条缝斜眼儿瞅着他,“别老以为我什么都不懂。”

    “你是不懂啊,就算你看过毛片儿……”程博衍说了一半又笑了,“不对,我那些小片片你看过了。”

    “老流氓……我就看了几眼,”项西啧了一声,“不过不看也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真的啊,”程博衍也啧了一声,“光说谁不会啊,我还说我会九九八十一式呢。”

    项西闭着眼笑出了声音:“我以前以为我就是最不要脸的人了,真的,没想到是我眼界还太窄……”

    程博衍给项西捏完背就去洗澡了,出来的时候项西趴沙发上还是闭着眼,不过没睡着,胳膊垂在地上,用手指在地板上来回划拉着。

    “脏不脏啊,”程博衍皱皱眉,“洗手去。”

    “不脏吧,你一天拖八十回,怎么可能脏。”项西继续划着地。

    “刚我奶奶和老婶儿都没换鞋的,”程博衍过去在他背上拍了一巴掌,“洗手!”

    “我去洗澡了,不用再专门洗手了吧?”项西睁开眼睛,不过还是趴着没起来。

    “那你倒是去洗啊,”程博衍提着他裤腰往上一拎,把他半个身体从沙发上拎了起来,“赶紧的。”

    “哎哎哎!”项西撅着屁股,“我去洗,撒手,一会儿裤腰让你扯断了!”

    项西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程博衍已经把茶几上的果盘收拾了,看得出来又把茶几擦了一遍。

    “你真勤快,”项西走进卧室,“是不是把地也擦了啊?”

    “没,”程博衍开着小桌上的台灯,正靠在旁边的小沙发里看书,“约法第叉章,每天拖地一次。”

    每天走进卧室时,靠在窗边小沙发里看书的程博衍,就像是一道风景,让人心定踏实的风景。

    暖黄的灯光,靠得很舒服的程博衍,和他手里翻开的书,项西每次看到,都有种想趴在他脚边或者是腿上蹭一蹭的感觉。

    “第叉是第几啊?”他挤到小沙发里,把腿搭到程博衍腿上。

    “不记得,有空我给你写一下吧,”程博衍一边看书一边说,“拖地别用拖把,用厨房里那种专用的纸……”

    “是不是也不能用水,要用消毒液啊?”项西说。

    “先用水,然后喷点儿消毒液,喷的那种在电视下面的柜子里,”程博衍交待着,“喷完以后再擦擦,顺便把鞋底儿也洗洗。”

    “哎,你说你以前没有过正式……男朋友对吧?”项西问。

    “嗯,怎么了。”程博衍看了他一眼。

    “我告诉你,就你这洁癖劲儿别说你看不上别人,别人也未必敢看上你,”项西皱着眉,“不够累的呢。”

    “也是,”程博衍把胳膊伸到他身后搂着他的腰,“所以现在好容易找着一个敢看上我的,得抓紧了。”

    项西嘿嘿嘿地乐了几声,想想又说:“我直接用拖把拖了你也看不出来吧?”

    “要不你试试。”程博衍说。

    “能看出来?”项西这辈子都没拖过地,有点儿不确定。

    “用拖把拖完的会有水渍,干了以后对着光一看,都是斑斑点点,”程博衍笑笑,“擦的就不会。”

    “我……”项西咬着牙没把靠字说出口,“服了你了,这是不是从小许主任教育的啊?”

    程博衍笑了笑没说话。

    想到许主任,项西突然就想起了今天自己刚见过婆……不,丈……还是婆……算了管他是婆婆还是丈母娘呢总之今天刚见过程博衍的妈妈和家人……

    想到这儿他突然又一阵紧张。

    “哎,”他用胳膊肘杵了杵程博衍,“你感觉,许主任对我什么印象啊?会不会讨厌我?”

    “你不说我还忘了,”程博衍把书夹上书签放到一边,“你什么时候还给我妈出过头啊?没听你跟我说过。”

    “啊?”项西愣了愣,“她说了?”

    “就提了一嘴,老婶儿在我就没细问了,”程博衍抓抓他脑袋,“怎么回事儿?”

    “挺久以前的事儿了,”项西想了想,又拍拍腿,“真的,你妈藏得太深!我真一直都不确定她那天到底认没认出我啊,没想到真认出来了啊?”

    项西把那天的经过给程博衍又说了一下:“最后警察还真来了,吓得我扭头就想跑……你看你妈的反应,你感觉她对这事儿怎么看啊?那天她说我脾气太急来着,我有点儿担心。”

    “你骂人了吧?”程博衍笑笑。

    “骂了吧,又不是在你跟前儿,我一激动就没太注意,”项西偏过头,“是不是完蛋了?”

    “没,”程博衍胳膊勾了他一下,在他嘴角亲了亲,“你又不是干坏事儿,热心助人三观端正,就是嘴欠点儿,有什么可完蛋的。”

    “那今儿晚上呢,”项西皱着眉,“我都给老婶儿升级了。”

    “老婶儿你不用管,”程博衍笑了起来,“哎我先笑一会儿,你这一说我想起来就想笑。”

    “哎别笑啊,我……”项西挺着急的,但程博衍没理他,自顾自地乐着,他看了一会儿跟着也笑上了,“不是,我看人其实挺准的,主要是吧,我就想着,老婶儿肯定跟许主任差不多年纪,结果许主任保养得太好,你老婶儿又太不保养……我就看哎一胖老太太进来了肯定是奶奶啊……”

    “等我一会儿,”程博衍转开头冲着台灯一通狂笑,半天才转回来,“这以后老婶儿见了你估计得有阴影了。”

    “怎么办啊?”项西皱着眉,“不过说真的,你老婶儿这性子真不招人喜欢。”

    “没事儿,她就那样,嘴碎,”程博衍摸摸他大腿,“她就算真不喜欢你,也没谁会参考她的意见啊。”

    “不过我感觉奶奶喜欢我,”项西笑了笑,“是吧?”

    “嗯,”程博衍点点头,“老太太就喜欢漂亮小孩儿……所以孙子这辈儿里她最喜欢我。”

    “现在说我呢,你脸能不能收一下,”项西皱着眉,“什么都能扯自己身上臭不要脸地美一回。”

    “我不说了么,”程博衍兜着他腿把他一抱,站了起来,扔到了床上,“她就喜欢你这样的漂亮小孩儿。”

    程博衍把灯关了,空调温度调了一下,躺到了床上。

    项西往他身边蹭了蹭,闻着他身上刚洗完澡那种干净的柠檬味儿闭上了眼睛:“哎,要不明天你给许主任打个电话呗。”

    “干嘛?”程博衍把手搭到他腰上,“打听情报啊?”

    “是啊,你不想问问么?她对我什么感觉?”项西小声说,“我不踏实啊,老琢磨这事儿。”

    “行,明天我给她打个电话,”程博衍翻了个身搂住他,“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你怎么这么……”项西一把按住程博衍往他裤子里摸过去的手,“不睡觉了啊?”

    “你睡得着?”程博衍在他身边轻声说,“你现在应该属于走大街上莫名其妙就能硬了的年纪,定力这么好啊?”

    项西没说话,程博衍这样挨在他耳边的低语每次都像是有魔力,魔力根据不同情况产生不同的效果。

    焦虑的时候会让他平静,慌张的时候会让他镇定,没着没落的时候会让他安心,而眼下……会让他猛地就想入非非了。

    虽然只有一次,但程博衍的手在他身上的每一个动作他都还记得清清楚楚,也还记得那种从来没体会过也基本无法抵挡的……兴奋和快感。

    过电一般的触碰。

    准确地落在敏感神经上的喘息。

    在程博衍的手滑进他裤子里时,他反手摸到程博衍的小腹上。

    掌心里程博衍结实平坦的小腹被突然摸到时微微地一收,这个细微的反应顿时让他呼吸有些急促。

    ……

    “我不洗澡行吗?”项西胳膊腿都摊开躺在床上,“我觉得我挺干净的。”

    “不行。”程博衍在边儿上想都没想地回答,手还在床上和项西身上来回摸着。

    “找什么呢?”项西问。

    “什么也没找,”程博衍说,“我就摸摸看有没有哪儿没收拾的,你不是不让开灯么。”

    “开吧,”项西翻了个身趴着,“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

    程博衍把灯打开了,检查了一下床单:“没弄脏,去洗澡吧。”

    “啊……”项西把脸埋到枕头里,“不去,又累又困的。”

    “别废话,”程博衍伸手搂着他的腰一把给他拖到了床边,再抓着他胳膊一使劲,半拖半搂地把他弄下了床,“我帮你冲冲。”

    “啊……”项西挂在他身上,“你这人怎么这烦啊……”

    进了浴室,项西脑门儿顶着墙站着,程博衍把水温调好,拿着喷头对着他冲水。

    项西不愿意洗澡,不过水温很舒服,这会儿冲在身上倒是让人觉得一阵轻松,他叹了口气:“别弄湿我头发啊,不想再洗头了,咱也没用脑袋撸。”

    “下回来个要洗脑袋的。”程博衍摸摸他的背。

    “神经病,”项西偏过头眯缝着眼睛笑着,“怎么来啊?”

    “射你一脸呗。”程博衍说。

    “哎我操,”项西实在没忍住这一句,程博衍的一大特长就是能严肃认真地把流氓话说出来还绝不脸红也不笑场,“你抽我我也操了,你这成天都想什么啊……”

    “也就跟你才说这些,”程博衍笑了,贴到他身后亲了一下他脖子,“行了,擦擦回床上去吧。”

    项西觉得自己的生物钟不是按时间来的,而是按程博衍是不是在身边。

    早上程博衍无论是几点起床,他都能感觉到,胳膊旁边一空,他立马就醒,程博衍去趟厕所他都能迷迷瞪瞪地醒过来。

    “今儿早上吃面包牛奶,”程博衍摸摸他眉毛,“行吗?”

    “嗯,”项西往他身边挤过去靠着,“有面包吗?还要去买啊?”

    “就楼下买点儿就行,”程博衍在他胳膊上搓了搓,坐了起来,“明天自己做面包得了,面包机好久没用了。”

    “面包机?我来做,”项西蹭了半天蹭到程博衍身边把脑袋搁到了他腿上,“你告诉我怎么做,我来做吧。”

    “今天下班我再去买点儿果酱……”程博衍在他扒拉了几下他的头发,又拿了枕头垫在他脑袋下面,就跟没听见他说话似的下了床,“你再睡会儿吧。”

    鸡蛋牛奶,面包。

    项西起床的时候,程博衍已经把早点弄好放在餐桌上了,他洗漱完坐到桌子旁边,程博衍又给他拿了杯果汁过来。

    “哎?”项西尝了尝,是杯芒果汁,“这怎么做的?”

    “用手挤的,切开去了核然后放塑料袋里用手捏碎了再倒出来,兑点儿水就可以了。”程博衍边吃面包边说。

    “这么复……”项西说了一半就反应过来了,“果汁机打的吧!我差点儿就信了!什么用手捏啊,你一洁癖能干这事儿鬼才信。”

    程博衍笑了起来:“也得分是什么东西,土豆泥就是这么弄出来的。”

    “今天再吃一次土豆泥吧,我去买,”项西想了想,“现在有保镖,我出门儿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就对面超市?”

    程博衍看了他一眼:“如果你保镖没在楼下,你就不要出门。”

    “没问题。”项西打了个响指。

    程博衍吃完早点,跟项西交待了今天拖地的注意事项之后出了门,到楼下的时候他还留意了一下,宋一的保镖护卫队已经到了,正站在小花园的一棵树下看老头儿打太极。

    一看他出来,几个人迅速往树后躲了躲。

    程博衍叹了口气,非黑社会宋一找来的这几个人也就是壮个胆,像林赫说的,真有什么事儿,有人能照应,别的估计这几位也干不了。

    只是这种入门级跟踪盯梢的技术,怕是还没支撑到平叔那伙人被抓,他们几个就得先被小区保安逮了。

    这两天程博衍有点儿忙,刘大夫被主任逼着请了两天假,彻底检查和休息,虽然不用替他值班,但程博衍门诊的病人比平时多了不少。

    本来想抽空再去打听一下馒头的情况,但一直没找到机会,中午吃饭的时候才跟住院部的同事聊了几句。

    说是下午就准备出院了,同事低头吃着饭:“其实这情况,进看守所了也就踏实了。”

    馒头算是安全了,程博衍边吃饭边琢磨着,项西却不好说,平叔他们一天没被抓着,他就一天不会放心。

    下午下班的时候他看到了门口的警车,不过走过去的时候,车已经发动了,估计是把馒头接走了。

    “博衍。”身后有人叫了他一声。

    是老妈的声音,他有些吃惊地转过身,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老妈:“你怎么来了?”

    “来拿你奶奶的检查结果,有两项今天才拿到,”老妈笑笑,“刚下班?”

    “嗯,”程博衍点点头,“怎么不到诊室找我?奶奶没什么问题吧。”

    “我又没打算找你,看到你了才叫你一声呢,”老妈把奶奶的检查单子递给他,“没什么问题,安排下月初手术,这阵儿要控制血糖,你也跟奶奶说一下,别老嘴馋,先忍了这阵的。”

    “我晚上给她打电话,”程博点笑笑,“你走路来的吗?我送你?”

    “开车的,”老妈看了看墙上的钟,“你着急回去么?不着急的话咱俩聊几分钟。”

    “行,等我换衣服。”程博衍说。

    老妈要跟他聊聊,肯定是要聊项西。

    但聊的内容程博衍有些猜不出范围来,老妈一向不太干涉他的事,就连性向也没有说过太多,但现在毕竟是第一次有人住进了他的房子里,老妈估计还是不太放心。

    “找个地方坐坐?”程博衍换了衣服,跟老妈一块儿往外走,“对面有个小咖啡馆。”

    “不去了,就路边站会儿,”老妈看看对面,“你也别总去这些地方瞎吃瞎喝的,营养结构……”

    “我没有,真没有,”程博衍笑着说,“那就站这儿聊吧。”

    “博衍啊,”老妈看看他,顺手把他换衣服时没弄好的领子整了整,“那个项西,你了解他多少?”

    “哪方面?”程博衍问。

    “难道跟你都住一块儿了的男朋友你只打算了解某一方面吗?”老妈皱着眉笑笑,“当然是各个方面啊。”

    这个问题看起来很简单,换一个人,他可以回答得很轻松,但项西的话,这问题还真有些不太好回答。

    项西的情况太复杂,如果都说出来,老妈估计会吓着,何况有些情况他还真不是全了解,比如项西的身世。

    最后他选择了一个有“程博衍风格”的回答:“我想知道的都已经了解了。”

    “是么,”老妈看着他,“那你自己有数就行,其实我主要想问的是,这个项西,是不是背景挺复杂的,成长环境生活环境什么的,跟你应该差别挺大吧?”

    程博衍没有说话,老妈这个问题,不用明说他也知道,这表示老妈对项西……并不算满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