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29

作者:七和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殿下默默跟在后面,他还没来得及想酸梅汤,只想着,这位姐姐见了他,没有见礼。

    第一回见,哪有第一句话就拉家常的?难道不应该是说:“这就是九殿下?”或者干脆说:“见过九殿下。”

    总之,得先打个招呼好么?哪有第一句话谈天气的。

    九殿下纠结起来了,这大约是他的性格中最为严肃而奇异的一方面,他觉得不对劲,就怎么都不对劲,他牙疼般吸口气,可是见小十二这样自然,他又觉得好像不好说,越发纠结。

    似乎总觉得这个开头不对,差了点儿常规。

    九殿下的眉心拧起来,直走进去,见谢纨纨刚把小十二放在炕上,他就滚在庄太妃怀里,小胖脸笑的花儿一般:“九哥说要给我养一匹小马,是今天那匹马的儿子!”

    “瞧你热的这样,老实点儿!”庄太妃拍他的屁股。

    谢纨纨倒了盏酸梅汤过来,小十二自己捧着喝,谢纨纨又去倒了杯三和茶给九皇子,庄太妃笑道:“让她们伺候吧,你坐着就是。”

    九殿下接过来,道了一声谢,谢纨纨瞧了他一眼,又站定了端详他的神情,然后笑道:“九殿下这是想什么想不明白呢?”

    庄太妃也抬眼看看他:“先前你接小十二出去的时候还不这样呢,这会儿你在为难什么?”

    九殿下确实不好说,只道:“没有什么,只是一时不妨,陡然见到新姐姐罢了。”

    庄太妃道:“这姐姐你原知道的,正巧这会儿进宫来瞧我,我才叫你进来见个礼,要是今后撞了个面儿都不认得,就闹笑话了。”

    九殿下就势站起来,作个揖,很乖的说:“姐姐好。”

    谢纨纨一怔,然后就笑起来:“见过九殿下。九殿下好。”

    她一直咬着嘴唇笑,然后坐回到庄太妃身边,咬耳朵笑道:“九殿下大约是觉得第一回见,须得正经一点儿,多少也得有个见面的样子。偏又不好说,在那着急呢。”

    庄太妃听了一想,她儿子还真是这样的秉性,特别的严肃规矩,不合他设想的东西就叫他浑身不自在。

    好像是有个看不见的框,他心中却明白,但凡有什么越出了框一点儿,他就难受,非要扳回来才行。

    特别的吹毛求疵。

    见姐姐和母亲咬耳朵,小胖子也眼睛亮闪闪的凑过来想听听。

    不过庄太妃和谢纨纨都不敢当面取笑九殿下,这句话说了,谢纨纨就连忙话题道:“我要与母亲用饭,九殿下与十二殿下也一起吧,难得一家子齐全。”

    小十二本就在这边起居,倒是一样的,九殿下想了想道:“姐姐说的是。”

    谢纨纨知道弟弟的那点儿秉性,一开头他肯定是中规中矩的,一定要循序渐进而来,绝对不会突然熟稔起来,不过她熟悉弟弟的神情,虽然是这样的循序渐进,可他姿态微有放松,显然还是有不知不觉的熟悉感。

    不过他的姿态依然是挺直了脊背坐着,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盖上,要熟悉如谢纨纨,才能发现那点儿微不可查的放松。看她们家小九这样固执的不肯立刻就跟她熟稔,谢纨纨觉得他真是可爱死了,好想像小时候那样抓过来捏捏脸。

    可是别说是如今的谢纨纨,就是当初的江阳公主,也是不敢的。

    在小九十岁之后,就不行了。

    小时候的小九,就跟现在的小十二一样可爱,谢纨纨只能抱着小十二,捏捏他的小胖脸,小十二嘎嘎的笑,还往她身上蹭蹭。

    看小十二大声的笑,九殿下虽然还是一脸严肃,可眉宇间更加舒展了

    说了两句闲话,庄太妃突然想起来:“听说安平郡王老太妃回来了,你可见到了?”

    说到这个,谢纨纨就笑起来:“说来也巧,她老人家刚回来的当日,我就见到了。”她就把那一日的事说给庄太妃知道。

    说完了她笑道:“老太妃精神是好的。就是真像母亲说的,有些孩子气。连世子爷也不知道她老人家为什么也不叫人接。”

    老太妃到了家门口,听说里头宴请孩子们,她喜欢热闹,想要进来逛逛,倒是有的,不叫回当家人,显然是因着迎接之类繁文琐节,可能是有些不耐烦,而且大约也就逛不成了。

    可这样的举动,到底是显得突兀和不寻常的。

    谢纨纨一瞥,果然见九殿下又皱眉。

    。

    以前谢纨纨不是十分关心郑太妃此人,应该说,整个安平郡王府,谢纨纨关心的一直只有叶少钧兄妹,可如今不一样了,谢纨纨道:“太妃不大喜欢王妃,是不是?”

    庄太妃笑:“太妃不是个很能忍得住的人,她曾经骂过徐氏‘狐狸精’,你大约还不知道,徐氏还是安平郡王太妃娘家的姨外甥女,常上门去请安的。”

    “我知道!”这个谢纨纨倒是以前听母亲说过:“姨母有蓝蓝的时候,身子就不大好,门都不敢出,只在屋里养着,她就更常去了,还要住个三五日的。”

    庄太妃微微一笑。

    谢纨纨心中突然一动,略一盘算,不禁脱口而出:“叶少云只比蓝蓝小八个月!”

    “据说是早产。”庄太妃道:“安平郡王娶继妃,不,那个时候安平郡王还是世子。是孝期成亲的,没有守一年妻孝。”

    “是掩不住了吧?”谢纨纨脱口而出,庄太妃失笑,然后拍拍她的手:“这种话你自己明白就是了,说出来就不好了,别人虽说笑的是他们,可也觉得你不稳重,沉不住气。”

    谢纨纨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可是我只在母亲这里,横竖是母亲跟弟弟,能有什么要紧的嘛,在外头我不这样,我可庄重了!”

    九殿下看过来,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来。

    谢纨纨心里想,哎呀,小九好的不学,怎么就跟大哥哥学的这样的脸呢?至于吗!大哥哥跟他的处境可不同。

    当年皇后娘娘的嫡子意外去世,大哥身为最值得怀疑的既得利益者,承受了极大的压力,甚至一度被软禁在皇子府读书,也就是那一次之后,原本就冷峻的大哥更冷漠起来。

    想到了这个,谢纨纨的思绪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那一次事件,母亲曾从中斡旋,外头几处也在奔走,其中就包括了安平郡王府。

    在政治上,安平郡王府与顾家一直是利益一致的。

    顾家嫡幼女能为安平郡王世子妃,自然不是偶然事件。

    如今看来,叶少钧虽不得安平郡王的欢心,但父子俩政见还是很一致的。

    谢纨纨终究是庄太妃亲自教养长大的,虽说以前年纪还小,后来又卧病,但到底明白不少,一想到这里,她又想起徐家,父皇晚年提拔了徐家大爷为总督,从一品封疆大吏,现在想起来,好像有点儿微妙。

    徐家若是得太子信爱,这样的恩典,只怕该留着太子来施吧。

    如今这样子,说起来是父皇留给新帝使的臣子,可到底怎么着,大约大哥心里头最明白。

    谢纨纨也只是随便想一想,她现在更关心的当然还是叶家的事,她说,若是姨母尚在,徐氏就有了身孕,那姨母去世实在叫人生疑。

    所谓早产,太过巧合,她不信顾家没有疑心。

    当然谢纨纨很不怕说出来。

    她说出来之后,连庄太妃都露出了一点诧异,虽然并不明显。平时的熟稔是一回事,这种事又是一回事了。

    九殿下挺直了脊背等母亲说,他也有些想不明白。

    只有小十二完全不懂,只看大人们突然都严肃起来,他就很本能的奔向平日里最纵容的那个人——他九哥!

    小十二拽着他的衣服就往他身上爬,九殿下很自然的弯腰把他捞起来,动作熟练的要命,拍拍他的头,小十二似乎就感觉到了自己应该安静,开始专注的玩弄起九殿下衣服上的装饰了。谢纨纨看的抿嘴笑。

    她是故意这样说的,她知道,熟稔太容易,只要一方表现出熟稔那种感觉,旁人很可能就被这种感觉带进去,也不知不觉熟稔起来,可要融入就不容易了。

    尤其是她当然很清楚自己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了解母亲,这是她最大的优势,可也因为是了解母亲,她也就知道,这也是她最大的障碍,庄太妃要是能这么容易就被搞定,还能做到如今的庄太妃吗?

    如今谢纨纨的想法不一样了,所以她还得努力才是。

    不出她的意料,庄太妃微微的诧异之后,不动声色,举重若轻的就转开了这句话:“这是你姨母没福,她要是能看到这么好一对儿孩子,也不知道多喜欢。”

    “我还记得啊,当初她还在闺中的时候,我们姐妹不多,就这样两三个,年龄相差也不大,最是亲密的,也说过这样的话……”

    其实这些,不少是谢纨纨听母亲说过的,很熟悉,也很容易接上话,连九殿下也偶尔说一句,点点头之类。

    出宫的时候,谢纨纨回想起来,不由苦笑,母亲还是那么强势,不知不觉自己就被她带走了,一点儿效果都没有。

    可她没想到的是,九殿下亲自送了她出宫,然后又转回了庄太妃宫里,面对淡然的母亲,他很慎重的停了一下,才说:“确实有一点儿不寻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