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笑死我了

作者:阳子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废物”!“废物”!纳兰子冉狠狠的将烟灰缸砸在地上。

    “说什么世界最顶尖的杀手,说什么从来没有失手过,废物”!!!

    纳兰子冉气得满脸铁青,胸膛起伏不定,连续两次失败,让他到了崩溃的边缘。

    左丘默默的抽着烟,“没有被逮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赶紧安排送他们出境吧”。

    “不”!纳兰子冉竭嘶底里的吼道:“一定还有机会”,纳兰子冉叉着腰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嘴里念念叨叨,“一定,一定还有办法。我就不信在天京弄不死他”。

    “子冉,要不算了吧,出了纰漏就可不好收场”。

    “不”!“杀不死陆山民我才完了”。纳兰子冉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抓着头发,“丘师兄,你是没看到他们的看我的眼神,二叔、三叔、还有四爷爷,还有纳兰子缨,还有其他家族核心成员,他们这两天看我的眼神很冰冷,冰冷中带着嘲讽,带着轻蔑,带着不屑,他们一定会废了我,我有一种预感,说不定等不到一年期满,他们就会赶我下台,我不能坐以待毙,杀死陆山民是我唯一树立威望坐稳位置的机会”。

    纳兰子冉紧紧抓住左丘的肩膀,“丘师兄,帮帮我,求求你帮帮我”。

    左丘叹了口气,灭了烟头,淡淡道:“机会倒也不是没有”。

    纳兰子冉犹如再黑夜中看到一盏灯火,“什么机会”?

    “以陆山民的实力,再加上他已经有所防备,常规的手段已经不起作用了,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无法对他下手,主动出击已经没用了,得让他自投罗网”。

    “怎么让他自投罗网”?纳兰子冉焦急问道:“丘师兄,你就别卖关子了好不好”。

    左丘低头沉思,内心纠结万分,心里默默念叨,‘山民,你说过我做任何事你都不会恨我,你得说话算话啊’。

    左丘抬起头,看着纳兰子冉充满期待的眼神,淡淡道:“要对付一个人,首先要了解这个人,分析他的性格,脾气和秉性,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人都有弱点,只要抓住他的弱点,插翅也难飞”。

    ……

    ……

    纳兰振山站在教室门口,怔怔的看着正在讲课的纳兰振邦,他的两鬓花白,皱纹也很明显。曾几何时,他是温文尔雅,总给人安全感和亲切感的大哥。从小到大,都把他当成榜样去模仿。但正是这位好大哥,给纳兰家埋下了深深的祸根。

    下课铃声响起,纳兰振邦合上讲义,夹着资料缓缓走出教室。

    两人漫步在校园,都没有说话。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和我说话”。静静走了十几分钟,纳兰振邦开口说道。

    “本来是有这个打算”!纳兰振山的语气很不客气。

    “看来你对我的成见不小”。纳兰振邦笑了笑,面容和善,看上去依然温文尔雅,像极了父亲所说的读书人。

    “教唆子建、放任子冉,将刘妮偷走送给敌人,纳兰家如今的处境,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她应该叫纳兰子妮”。纳兰振邦悠悠道。

    纳兰振邦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让纳兰振山很生气,“你给纳兰家摆下这么大一个烂摊子,就打算躲在这里什么也不管吗”。

    纳兰振邦微微摇了摇头,“我上次就跟你说过,我只是埋下一颗种子,现在种子长成了大树,早就脱离了我的掌控,我已经有心无力了”。

    “你知道子冉这段时间都干了些什么吗”?纳兰振山忍不住放大了声音。

    纳兰振邦点了点头,他并不是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那你应该知道子冉现在的行为会给纳兰家带来多大的灾难,我上次布那么大的局,连庞志远都深受重伤都没能杀死陆山民,他哪里来的自信”!

    纳兰振邦脸上终于露出愧疚之色,叹了口气,“都是我不好,子冉从小大到我都没怎么管过他,这孩子太缺乏安全感,本想着让他成为一个纯粹的读书人远离纷争,没想到反而促成了他的掌控欲和野心”。

    说着看向纳兰振山,悠悠道:“二弟,不能扶就取而代之吧,他不适合坐在那个位置上”。

    “他合不合适老爷子说了算,你我都没有资格质疑老爷子的决定”。纳兰振山很愤怒,“这天底下竟然有你这种无情无义不负责任的父亲”!

    纳兰振邦苦笑道:“那你要我怎么办”?

    “他对我有敌意,我的任何话他都不会往坏处想,你是他爸,你该怎么办用得着我来教吗”!

    纳兰振邦摇了摇头,“从小大到被家族冷落,连我这个亲生父亲也冷落了他,他太需要证明自己,他心里一直对我有怨恨,怪我没有帮他,他这么急于求成就是想证明给大家看,证明给我看,又怎么可能听得进我的话”。

    “纳兰振邦”!!!纳兰振山停下脚步,终于忍不住愤怒吼了出来。

    “你答应老爷子的话忘了吗”!!

    “我没忘,我答应老爷子两不相帮”。

    “今天的局面是你造成的,你难道不该为此负责吗”!!!

    纳兰振邦看了眼双拳紧握的纳兰振山,“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听我的话,但我还是建议你抽时间去和子建聊聊,至于负责,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谁又该为无辜死去的人负责”。

    “哈哈哈哈哈”,纳兰振山仰天大笑,“为了一个女人,还是个压根儿不爱你,跟别人结婚的女人,竟然置整个家族于不顾。纳兰振邦,你不仅可恨,还很可耻,还很可怜,还很下贱”。

    纳兰振邦没有辩解,淡淡道:“回去吧,该干嘛干嘛,我只是个教书育人的老师,帮不了你”。

    ……

    ……

    陆山民回到家,小妮子忙不迭兴奋的问道:“怎么样,好不好玩,刺不刺激”?

    陆山民握紧拳头,笑道:“这个拳头今天打倒了搬山境巅峰”。

    小妮子欢呼雀跃的拍手,一头扎进陆山民怀里,整个人挂在陆山民身上。

    “山民哥好厉害,山民哥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男人”。

    陆山民一阵无语,这假话说得也太不真实了,拍了拍小妮子后背,“赶紧下去,这么大的姑娘也不害臊”。

    小妮子放开陆山民,吐了吐舌头,“有什么害臊的,小时候我俩还睡过呢”。

    “你也知道那是小时候,你现在都19岁了,还小吗”?

    小妮子看了看胸前,得意的笑道:“好像又长大了”。

    陆山民一阵无语,看了一眼,好像是长大了些。不过外表长大了,骨子里面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没有丝毫变化。

    小妮子给陆山民锤着肩,问道:“山民哥,出去了一整天,就打了一架吗”?

    陆山民眉头微微皱了皱,“遇到点小麻烦,江州来的那个警察眼睛很毒,看来不能小看他”。

    小妮子哦了一声,“要不要我去杀了他”?

    “不许动他”。陆山民赶紧说道。

    小妮子瘪了瘪嘴,“放心吧山民哥,一个小警察而已,我保准无声无息弄死他,谁都发现不了”。

    陆山民叹了口气,“我不是怀疑你的实力,我是说我们不能动他”。

    “为什么”?小妮子停下手上的动作,“你不是说他碍事吗”?

    “怎么说呢”?陆山民想了想说道:“他很珍贵,这个世界需要他那样的人”。

    小妮子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听不懂,一个小警察有什么珍贵的”。

    陆山民没有再解释,除了马嘴村的人和身边的几个亲人朋友,小妮子看谁都跟山里的野猪野鸡没什么区别。

    “魏无羡呢?他今天不是来找过你吗”?

    “打发走了啊”说着哼了一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泡我,也不撒泡尿照照那副磕碜德行”。

    陆山民实在无法理解小妮子的审美,要是魏无羡都算长得磕碜,那自己简直就没脸出去见人了。

    小妮子坐在陆山民身边,挽着他的胳膊,笑呵呵的说道:“山民哥,你猜我今天去哪里了”?

    “逛街了”?

    小妮子摇了摇头,“再猜”?

    陆山民想了想,“那我就猜不到了”。

    “嘿嘿,我去青华大学了,梓萱姐姐邀请我去的”。

    陆山民皱了皱眉,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山民哥,梓萱姐姐真厉害,才二十三岁就当了青华的教授”。

    说到叶梓萱,小妮子的话连绵不绝,“山民哥,你知道吗,这才开学没多久,梓萱姐姐就成了青华的名人,她上课的时候教室都挤爆了,那些男生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哦”。

    “中午的时候,梓萱姐姐请我去学校食堂吃饭,太好吃了,有宫保鸡丁、糖醋排骨、、、、

    “哦”。

    “山民哥,我们还聊到你了”。

    “呵呵,你知道我们聊你什么了吗”?

    “哦”。

    “山民哥,你还记得小时候调皮往黄爷爷家里水缸撒尿的事情吗?你被黄爷爷吊起来打了一顿,梓萱姐姐笑得喷了我一脸的米饭,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