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姑娘她戏多嘴甜 > 第718章 叹一口气

第718章 叹一口气

笔下文学 www.bxwx.io,最快更新姑娘她戏多嘴甜最新章节!

    书房里,温章站在书案前,备了纸张,仔细研墨。

    这书案是给成人用的,以温章现在的身高,若是坐着,还无法正常书写。

    府里自然也有给他这个年纪用的书案,有长辈们小时候用的,珉哥儿前两年用过的,但温章不喜欢。

    他自小就是站着练字。

    更小的时候,他脱鞋站在椅子上练。

    长年累月,已经成了习惯。

    现在,不用垫椅子了,可以脚踏实地站着写了。

    温章把今日询问孔大儒的话,一五一十地写给温宴。

    他能旗开得胜,并不是他有多么过人的地方,而是,他岁数小。

    同样的话术,若是其他人与孔大儒说,大儒势必会三思再三思,不会轻易着了道。

    偏温章是个十岁出头的小小少年,书卷气再重,脸上也稚气未脱,如此才让孔大儒放松了。

    写好信,吹干后装入信封,封上火漆,温章将信交给了温鸢。

    温鸢会与其他家书一块,送往京中。

    温章回到屋子里,趴在桌沿,支着腮帮子想:下回去见孔大儒要说什么呢……

    他还是挺喜欢孔大儒的。

    大儒让他觉得亲切,就像外祖父一样。

    今儿诓了孔大儒,再去时候,恳切赔个礼吧,暂且也没有其他法子了。

    少年温章叹了一口气。

    离临安城远远的归德府,青年戴天帧亦叹了一口气。

    他的运气不错,因着先前工部、兵部官员调动,地方上的官员也抽调了不少,便没有等缺多久,就辞别了暂居的燕子胡同众人,到归德府赴任了。

    没有多久,又赶上蜀地清洗,柳仁沣被清算,湖广官员也跟着轮换,其他地方上继续抽调人手,他半年前才出考场,在这里当了几个月的通判,又迅速成了同知。

    论官运,戴天帧十分可以了。

    而且,他的上峰宋秩为人耿直,政务上很有一套,也愿意教导手下初来乍到的新人,跟着他做事,能学到很多东西。

    唯一让戴天帧一言难尽的是,宋秩为人太亲切了。

    刚到归德府赴任时,两厢还不熟悉,宋秩只展现出了一个和善的上峰的脾气。

    待几个月相处下来,宋秩知道戴天帧的“背景”,就更加热络了。

    ——你小子与定安侯府熟悉?府里姑奶奶是嫁给霍家公子了吧?他们两夫妻,我也认得的。

    ——你和霍大人家的公子是同科,私交也不错?我和霍大人也是旧识,我以前去京里时还拜访过呢。

    ——霍四公子的夫人养的那只猫,我头一回见到这么浑身通黑的猫,脾气还不小,真是有趣、有趣。

    ——是了,上一次啊,他们夫妻来归德府来船,我是没有想到,那船里竟然夹带铁器。

    ——四公子、我那贤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御刀就这么定在武安规的咽喉,他胆子是真的大啊!

    ——御刀,那是御刀,他当飞刀使!贤侄回京之后,皇上没有为这个说他?

    无论是官场还是私下结交,若两者之间有都认识的人,说说他们的事情,就能快速熟悉起来。

    话题都是这么来的,

    宋秩照顾下属,想让戴天帧快速融入归德府衙门,自然会时不时说起来。

    戴天帧对此,只能苦笑。

    他不好意思告诉好心的上峰,那只脾气不小、十分有趣的黑猫,来归德府时,品级比他的还高,而现如今,更是已经超过了宋知府。

    他也不好说,宋秩一口一个“贤侄”的那个,京城里没有会那么叫。

    之前有一位初入京城的李三揭大人,在千步廊这么一开口,被瞩目了好几日。

    至于四公子的胆子……

    飞个刀子而已,真不算什么。

    可这些,戴天帧想了又想,终是没有开口。

    太打击宋大人了。

    等以后,宋大人进京述职、或是调入京中了,他再告诉宋大人吧。

    眼下,他更要配合着同僚一起把事情做好。

    皇后娘娘薨逝,消息已经传到了,他们地方上要做的公务也有很多。

    而与京城极远的蜀地,又隔了两天才收到丧报。

    布政使汪献看过文书,安排往底下州府县衙送消息。

    提刑使柯敏愣了好半晌,叹道:“四殿下去世,对皇后娘娘打击太大了啊……”

    汪献附和几声。

    他是从临安府走出来的,不曾在京中任职、也不曾在京中长住,贵人们的那些事情,汪献哪里说得出来?

    他的感慨,只是感念母子关系。

    再是尊贵如皇后,她也是一位母亲,会因为失去独子而伤心不已。

    这样的应对自然不能让柯敏提起兴致来。

    他丁忧后一直住在京城,为了重新出仕走了很多路子,自然更关心那些贵人们之间的事情。

    他一个资政大夫,也上了年纪,看不上去地方上当个小官,若不是这次得了提刑使的缺,他也不会背井离乡、远赴西南。

    没成想,他才出京城,京中就如此风云变幻。

    兴许,当时还是应该留在京中等待机会?

    柯敏想了一下午,下衙后回了家中,就见自家老太婆急匆匆寻他。

    “皇后娘娘薨逝,可是真的?”柯夫人问。

    柯敏吹着胡子道:“这还能有假?谁敢传这样的假话?那是要掉脑袋的!”

    柯夫人道:“也太突然了。四殿下和皇后先后殁了,京里现在……”

    “京里现在谁得势?”柯敏哼了声,“皇上跟前,谁都没有四公子得宠!大殿下、三殿下,都比不了他,先前扳倒沈家又立了功业,替皇上去了眼中钉、肉中刺,皇上只会更看重他。”

    柯夫人道:“可谁知道他生母……”

    “皇上不在意,你替他在意什么?”柯敏越想越是懊恼,“先前让你与霍怀定夫人多多往来,让元娘嫁给那霍以暄,若婚事成了,以后可不得水涨船高?你就是没有办好!最后也不知道便宜了哪家姑娘!”

    柯夫人听不得这话,急忙自辨:“哪是我没有多多往来?是霍家眼珠子长到天上去了!”

    论辈分,霍大夫人比她还小一辈,结果,她这个长辈得一个劲儿巴结!

    这也就算了。

    可她真巴结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