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第九特区 > 第一三八七章 57号的邪风

第一三八七章 57号的邪风

笔下文学 www.bxwx.io,最快更新第九特区最新章节!

    圣达酒店顶层内。

    李致勋放下茶杯,扭头看向了韩桐:“我想知道,你给我这种建议,有什么自己的诉求吗?”

    “有啊。”韩桐坦然承认道:“我是有诉求,但对大局不构成任何影响,也不会影响到川府地区的事情。如果你准备听从我的建议,我会告诉你,我想做什么。”

    李致勋缓缓起身:“这种做法,很像是在赌博。”

    “不不,我不认为这是赌博。”韩桐淡笑着说道:“这是最正确,风险最低的做法。退一万步说,即使秦禹真的失控了,那无非也就是牺牲一些对五区来说无关紧要的角色。可如果成了,你将马上扭转僵局。”

    李致勋听懂了韩桐的话,沉思半晌后回道:“我要考虑一下。”

    “当然。”韩桐点头。

    李致勋叉腰看向韩桐,突然又问:“我想知道,这个建议是你父亲授意你跟我说的吗?”

    “哈哈!”

    韩桐一怔后大笑:“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只能靠爹的废物吗?”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李致勋摇头。

    “我爸?如果我爸知道,我和你谈这些,他是不会同意的,甚至会很生气。”

    “为什么?”

    “因为他是一个能把个人情绪,永远摆在大格局下面的人,而我不是。”韩桐笑着回道:“我是个小人,仅此而已。”

    李致勋怔了一下,缓缓点头:“我欣赏你的坦诚。”

    从圣达酒店离开后,李致勋没有再去找57号的总站长,而是提前回了自己的住所,整整一夜都在想韩桐的话。

    ……

    次日白天,57号羁押区外,医务处的医生背着药箱,面无表情的冲着看守士兵说道:“我要进去给金泰洙用药。”

    “签字。”士兵指了指记录本,冲着医生说了一句。

    医生点头,弯腰拿着笔就要回话。

    监控室内,正在检查记录的于伟良,无意中在屏幕上看见了医生,立马指着他问了一句:“他要做什么?”

    “哦,是这样。”旁边的军官立马起身回道:“您不在的时候,金泰洙说他肚子疼,我们没办法就叫了医务处的医生。他们说金泰洙有很严重的结肠糜烂,不用药物控制,可能会穿孔,那时候就要做手术了。”

    “为什么没有报告?”于伟良皱着眉头,非常严肃地问道。

    “当时给您打电话了,但您没接,负责这个事情的人值班人员,说他亲自报告你,我们就以为你知道了呢。”军官再次回了一句。

    “嘭!”

    于伟良将记录本砸在桌面上,猛然起身说道:“告诉你们多少遍了?除我之外,任何人不能私自接触金泰洙!你们是听不懂啊,还是没有拿这个事情当回事儿?”

    屋内众人闻声全部沉默。

    于伟良罕见失态地指着屏幕上的医生说道:“让他离开,马上!”

    话音落,军官立马拿起对讲机,冲着羁押区值班的士兵喊道:“让那个崔医生离开,马上!”

    羁押区的铁门外,士兵立马抬手说道:“不好意思,崔医生,上面有令,今天任何人都不能接触金泰洙,请您离开。”

    医生皱了皱眉头:“麻烦。”

    说完,医生放下笔,没有一点犹豫,转身就往外走去。

    监控室,于伟良沉思半晌问道:“我不在的时候,医生接触过金泰洙几次?有没有人在场?”

    “一共两次,都有人在场。”军官立即回道。

    “都是这个崔医生吗?”

    “是的,他是负责这个事儿的。”军官回。

    于伟良脸色铁青地吩咐道:“马上搜查金泰洙的身上,监室,一个角落,一个细节都不要放过,快点!”

    “是!”

    众军官点头。

    五分钟后。

    一群士兵冲进金泰洙的羁押室,对他本人和屋内的所有角落,全部仔细搜了一遍,但却没有查出什么。而金泰洙则是老实地蹲在地上,看着摄像头泛起了有些挑衅意味的笑意。

    于伟良看着他的表情,越想越不对劲,斟酌半晌后,立即走出了办公区。

    ……

    室外。

    一处花坛旁边,于伟良点了根烟,拨通了李致勋的电话。

    “喂?”

    “金泰洙的临时羁押地点找到了吗?”于伟良问。

    “怎么了?”李致勋这两天一直忙着川府的事儿,已经把这个忘在了脑后。

    “我总觉得这两天57号里的氛围有点怪。食堂做饭的人被换掉了,工程处那边又说要翻新供暖管道,想要检查羁押区这边,一楼外的门岗也来了几个生面孔。”于伟良低声回道:“再加上……金泰洙自己也在装神弄鬼的,我很怕会出问题。”

    李致勋问道:“有这么严重吗,会不会是我们太敏感了?”

    “金泰洙这么折腾,手里不会没牌的。”于伟良思路清晰地回道:“假设,他现在如果咬了一个57号的核心军官,那其他人会怎么想,我们究竟要不要处理呢?你不处理,其他人就会安心吗?他们会不会怀疑我们秋后算账呢?”

    李致勋沉默。

    “金泰洙在57号待的时间太长了,他有其他军官的黑料,甚至是犯罪证据,那是一点都不奇怪的。”于伟良再次补充道:“调走有风险,但在鱼龙混杂的57号,风险更大。”

    “这样吧,我一会给你个地址,你明天就把金泰洙秘密运走,提前不要泄露任何消息。”李致勋做出了决定。

    “好。”于伟良点头。

    ……

    伊市某饭店内。

    “枪手来了吗?”一个中年吃着西餐问道。

    “来了。”旁边一人点头:“都是区外的生面孔,出事儿也不会搞到我们身上。”

    “对,一定不要把事情搞到我们身上。”中年点头回应道:“剩下的就看事情怎么发展吧。”

    ……

    与此同时,远山徐家内。

    秦禹冲着枭哥,展楠,仇伍三人说道:“对面估计很快就会给回复,你们找几个机灵的,办事儿利落的,这几天都住在一块,只要交换人质的地点一确定,他们就要先过去。”

    “你怕对面耍花招吗?”展楠问。

    “不好说,有备无患吧。”秦禹低声说道:“我们多给老二上几道保险,总是不会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