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难伺候 > 第1014章 孩子的父母

第1014章 孩子的父母

笔下文学 www.bxwx.io,最快更新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难伺候最新章节!

    “小包!”

    喊了一声,商茵苒猛地坐起身,茫然的望着四周。

    “茵茵?”

    严厉寒快步从外间走进来。

    “厉寒。”她瘪着嘴巴,朝他伸出手。

    严厉寒弯身将她抱起来,安置在自己怀中。

    “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吗?”

    商茵苒不说话,紧紧靠在他怀里,纤细白皙的手指揪住他的衣襟。

    薄唇落在她额上,轻吻着,带着温存和宠溺。

    良久,商茵苒平静下来,“我们什么时候去找小包?”

    严厉寒勾着她颊上垂落的发丝,别在耳后,“正在和这边的人联系,我们要等消息,不能就这样贸然的找过去。”

    商茵苒抿了唇,细细的眉头轻蹙。

    他又说:“记得吗?我跟你说过,带走小包的人不是普通人,所以我们也不是能够随便就过去找人的。我们已经来了,也确定了小包没事,不用太着急,好吗?”

    “嗯。”

    等她收拾整齐出来,就发现外间客厅的沙发上,所有人都在。

    她出来,大家的目光不禁都看过来。

    刚才他们应该在谈事情,而她却在里面睡觉,想想,还挺不好意思的。

    严厉寒朝她伸出手,她乖巧的走过来,依偎着他坐下来。

    他的手臂圈她在怀,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她披在肩头的发,柔软缠绵。

    “嗡……”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打着旋儿震动起来。

    凤眸一闪,严厉寒倾身拿起手机,看了眼上面显示的号码,他按下接听。

    “喂,是我……”

    一小时后,车子在军大院停下,除了内部的车子,外车一律不准入内。

    几人下车,不多时,有人从里面迎出来。

    “严先生。”

    那人大约30多岁,穿着一身墨绿色的服装。

    严厉寒与他握手,叫他小秦。

    小秦笑着与几人打了招呼,带着他们进了训练区大院。

    边走边和他们低声说:“是闻先生家,令公子在先生家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也去看过,确实是。”

    商茵苒激动的握紧了严厉寒的手指,眼眶红了。

    严厉寒侧目睨她一眼,同时握紧了她的手指。

    站在闻靖宇家门口,小秦上前按响了门铃。

    那一刻,商茵苒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非常紧张。

    严厉寒亦然,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指尖的颤抖,还是泄露了此刻情绪。

    而这一情绪,只有和他握着手指的商茵苒知道。

    门打开,来人是位年轻的女人。

    她看着门外人,眸色闪过惊讶,神色却瞬间坦然,“请问,你们找谁?”

    严厉寒恭敬说道:“你好,我们找闻先生。”

    女人柔声说:“靖宇不在。”

    她唤闻靖宇,靖宇,那么她的身份就是……

    严厉寒接着说道:“闻夫人,请问你们家里是不是前些日子带回了一个男孩子?”

    闻太太神色略微一变。

    这一变化,没有逃过严厉寒的凤眸。

    “我们是那男孩子的父母。”

    严厉寒说完,商茵苒情不自禁的急声问道:“小包在吗?”

    小包?

    闻太太讶然,下一秒,侧身让开,“请进来坐吧。”

    客厅里,上了茶,闻太太说道:“不好意思,靖宇他们去部队了,现在真的不在家,你们说是小包的父母?”

    视线落在严厉寒脸上,闻太太若有所思,“小包也跟着去了部队。”

    应该没有错。

    小包和这人长得太像了。

    “部队?在哪儿?”商茵苒问道。

    可以看出,她十分着急。

    “严夫人,不要着急,稍等我收拾一下,马上带你们过去。”

    “好,好,谢谢。”

    闻太太颔首,起身回房间去换衣服。

    ……

    操场上,操练的人员顶着太阳,喊声震天。

    男孩子都对这种情景没有抵抗力,小包虽然年纪还小,但也如此。

    眼睛黏在那些人员身上,移都移不开。

    隐隐的,他似乎想起什么。

    这样的情景,他还和谁说过,自己长大以后也要当军人。

    是谁呢?

    闻靖宇看出他的喜欢,低声说:“要不要靠近看看?”

    小包有点不好意思,“可以吗?”

    “当然。”闻靖宇摸摸他的头发,“去吧。”

    小包点头,闻含章领着他过去了。

    女儿闻隽诗牵着爸爸的手,等在原地。

    男孩子血里带风,而这孩子的血性,像是天生就刻在骨子里的。

    如果稍加历练,前途必是不可限量。

    闻靖宇一看到这么好的苗子,就忍不住想要去亲自培养,叹息一声,他有些遗憾。

    只可惜,不是自己家的孩子。

    何况,这孩子的父母已经找来。

    “诗诗,小包的爸爸妈妈来找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