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盒饭女配之拆cp大作战 > 第26章 霸道总裁猎爱记十四

第26章 霸道总裁猎爱记十四

笔下文学 www.bxwx.io,最快更新盒饭女配之拆cp大作战 !

    自从苏青青的答应方褚浩复合之后,方褚浩尝到爱情的滋味内心甜如蜜,终于甩掉万年不变的冷漠面瘫脸,嘴角时不时浮起一丝浅笑展现自己的好心情。兴科的员工见到自家老板每天笑容满面的样子,都深深的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这还是那个冷若冰霜的撒旦总裁吗?

    对自家老板阴暗属性深有了解的员工纷纷猜测这是老板的阴谋,是想要让敌人放松警惕,然后一举拿下。再加上前段时间兴科落败传出要裁员的消息,众人对于自己的猜测坚信不疑。唯恐遭殃,纷纷打起精神加班加点的工作以防自己撞到阎王头上。

    在心理极度紧张的环境下工作一段时间,员工纷纷受不住,那点强打起的精神很快就被消磨干净。于是就推选代表去贿赂下老板的私人助理,打听一点小道消息。

    打探的人一脸颓废的回来,垂头丧气的样子让众人心生不妙。“完了,这下死定了。”有的觉得自己没戏已经回去含泪收拾自己的行李。

    “你这是干什么?你要辞职?”被派去打探的人看到这一幕十分惊讶。

    “看你的样子不用说我都知道老板有心裁员,像我这种没有业绩的。与其被裁不如自己辞职,至少面子上还能好过一点。再见,我走了。”

    “你想多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老板要裁员。我伤心是因为老板的春天到了,我又丢失了一次钓上黄金单身汉的机会。”那女子深深叹出一口气表示自己的伤心。

    “得了吧,李小花。就算老板孤身一人也不会被你钓的。快说说怎么回事。”众人听到不裁员,心里的大石头都放下来,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老板把前妻又给追来了。这次老板可是动真心了,每天粘着那位就像刚刚陷入爱河的毛头小子,对方给他一个笑脸都够他乐半天的。据说老板现在连兄弟的聚会都给拒了。还有…”

    李小花故作神秘的把众人叫来,围拢在一起,继续道。“有天老板被硬拉走,他兄弟塞了个半-裸的美人坐在怀里,蜂腰翘臀惹得一众男人都口干舌燥。老板连那女人看都没看,冷冷的对着他兄弟说,‘如有下次,兄弟情义就到此为止吧!’老板这是要为苏青青守身如玉,做现代的柳下惠了。或者说是老板的妻奴本质终于显露出来了!”

    众人哄堂大笑,后面轻咳一声吓得众人做鸟兽状散开。“老板,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李小花一个人吓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弹,看着慢慢走近的老板,战战兢兢的开口“老板,我什么都没说。不是,我是在祝你和老板娘百年好合,婚姻美满。你雄风依旧,老板娘被你滋润的貌美如花…”

    李小花越说越离谱,看着方褚浩阴沉的脸色,众人在心底为她默哀三分钟“小花,一路走好!”

    “上班时间禁止谈论私事。你,李小花要祝福我和青青也要分场合。再这么不懂规矩,人事部报道。”方褚浩说完就走出办公室,留下惊魂未定的李小花流着粉带泪。

    晚上,苏青青在厨房里忙活要为方褚浩做粥,让他尝尝自己的手艺。苏青青刚把米和菜淘好下锅,方褚浩就从后面环抱住她,偷香一个。满意的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轻嗅她的发香。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客厅里等着。”苏青青无奈的问道。

    “想到未来老婆在厨房里忙活,留我一个人在客厅孤单寂寞冷,就忍不住来看看我贤惠的妻子,感受一下幸福的滋味!”

    “就你贫,回去吧,马上就好了!你要是饿了,那还有点沙拉酱我给你调个菜先充充饥。”

    “我当然饿了,好想尝尝老婆的味道。今天我可是被说成柳下惠差点雄风不在,要可补偿一下,要不怎能破解我不行的传言。”方褚浩炙热的鼻息吐在苏青青的耳际,嘴唇似有若无的碰触着苏青青的耳垂。

    苏青青害羞的挣脱方褚浩的怀抱,“你不是说为我改变,对其他人做个柳下惠有什么不好。好了别闹了,在那等着我,我马上就好了。”

    方褚浩对于自己不能继续偷香苏青青,看她娇羞的模样,心里表示极大的不满。他坐在沙发上对着厨房里忙碌的人儿散发着浓浓的怨气。

    青菜瘦肉粥搭配热腾腾的一品包子简单的宵夜却很温馨。苏青青夹起一个包子轻轻吹凉喂给方褚浩,方褚浩开心的咬下去,咬了几口脸上掉下三根黑线忍住没有说话。他自己又默默地夹了几个包子还是像刚才一样。

    方褚浩实在忍不住吐槽“青青,这家老板是不是骗你,为什么我吃的包子都没有肉馅,只有包子皮?”

    “不会呀,我下班和白夙经常在这家吃,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突然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苏青青捂着肚子眼角都笑出泪花。“是你,原来是你。我说过的话还灵验了!”

    方褚浩看着对面笑得快要岔气的人,难得自恋道。“是不是知道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就是我所以这么开心。青青,你的心意我都知道,我会好好保管的。”

    苏青青停下嬉笑,也不揭穿真相。“兜兜转转,我们的缘分真的就不曾断。方褚浩原来是你,缘来是你。”

    方褚浩上前抱住苏青青在她的唇上轻啄一下,鼻尖与她相对,真诚的说道。“苏青青,我愿意陪你在静好的岁月里慢慢地老去,一起压马路,一起下班回家,一起逛黄昏市场,一起游山玩水。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养同一盆花草,看同一颗太阳升起又落下。即便前路艰难我也会坚守着对婚姻的承诺,绝不让世俗的流毒腐蚀它半分半毫。从现在微笑着牵起你的手,真诚的许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苏青青,你愿意嫁给吗?”

    苏青青低下头,轻附在方褚浩的肩头低声啜泣。“我愿意。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我会一直爱你。”

    方褚浩听到苏青青的回答激动得抱起她在空中旋转,“苏青青,愿意嫁给我!哈哈,我有一个幸福的家了!”

    ==========我是被遗忘的獬豸神君=======================

    苏青青手捧着花球,在苏父的牵引下一步一步走上红毯。宾客中央的白夙看着一袭白纱脸上尽是幸福的苏青青,咬着小手绢擦拭着眼角感动的泪花,“你们一定要好好地走完这段路程,我会一直祝福你的。”

    礼堂中央的男子眉眼含笑,从苏父手中郑重地接过苏青青的手。在神父的面前庄严的宣誓,“从今时起,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并快乐或忧愁。方褚浩,苏青青相爱永远。”

    安欣看到报纸上大肆报道方褚浩和苏青青的婚礼,气的把报纸撕的碎碎的。“方褚浩,凭什么你可以过得这么幸福。是你把我带进深渊的,是你,一切都是你的错。”

    安欣气的不行,肚子突来的绞痛让她汗如雨下。“该死的!妈,妈,我肚子痛…”

    安母听到安欣的呼唤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看见女儿煞白的脸孔吓得四神无主,只知道抱住安欣说不痛不痛。随后来的安父觉得情况不对,赶紧拨打120,急救电话将安欣送往医院。

    医院检查结果出来,安欣怀孕一月,过于激动引发胎气。安母听到这一个消息只觉得听天霹雳,自己清清白白的姑娘竟然未婚先孕,而且生父不知。

    安母等安欣转醒,急切的问道“这孩子是谁的?是不是方褚浩的,如果是就算他结婚了,他也要负责对你们母子负责。”

    安欣低头抹泪,轻哼出声。“孩子是他的,他这个负心汉。”

    安母气自己女儿的不争气,“糊涂呀!怎么能随随便便把自己的清白身子交给那些不知底细的人,现在好了,怀孕了。人家都结婚了!算了为了女儿下半辈子的幸福,她这张老脸也不要了。”

    安母风风火火地闹上方家,方父挡住方褚浩不让他出面。让管家拿来一沓资料丢给安母,“你好好看看是谁的错。”

    安母看完资料无力的苦笑,“这就是自己养的好女儿,为了权势要挟他人。现在倒好,人家母亲发话就算,孩子生下来也不会认回家门。一辈子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安欣,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不要脸的女儿。”

    安母失魂落魄的回家和安父商量怎么办。

    安父深吸一口烟,苦笑道“把孩子打了吧,现在打胎的也不少,安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能因为孩子一直拖累着。”安母想想也没有好办法只能无奈的点头答应。

    安欣听到自己父母的决定,闹得快要翻天。“这是方褚浩的种,我为什么要打掉,我是要做方家少奶奶的人。我不打,休想。”

    安父气的狠狠打了安欣一巴掌,一改往日的沉默,发起怒来像咆哮的狮子。“安欣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贪恋权贵,这是谁的孩子你心里清楚。你不打!好,我和你妈给你找一家嫁了,你就给我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再给我兴风作浪,我打断你的腿。”

    安欣不愿打掉孩子,她还指望着靠这个孩子扳回一城。做不了方家少奶奶去钟家也不错。不曾想安父动了真格,他和安母一合计很快找了一家亲事将安欣嫁的远远的。

    安欣被嫁到远处的农村整天哭闹,加上身子笨重又吃的金贵,那家的男人很快就没有终于娶媳妇的欣喜,对安欣不冷不热的。他出去听到别人说自己娶了个破鞋带着这么大的绿帽子,也心里窝火的不行。

    安欣又开始哭闹,男人终于忍不住打了安欣。在男人的铁拳之下,安欣终于乖乖的听话。

    在漫长的农村生活中,安欣成为一名朴实的农妇,过着最简单的生活,只是偶尔还会做做贵妇梦,感慨下过去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