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陛下的脑子有坑 > 第十二章 :我家魔王追来了

第十二章 :我家魔王追来了

笔下文学 www.bxwx.io,最快更新陛下的脑子有坑 !

    北荒是片荒芜的大地,这片土地之上,存在着一片大沙漠。

    而这片沙漠上,有一个曾经强大过,几乎要达到王国的门槛的十级城国,曾有过近百万的人口。

    但这个国家,在五十年前不知因为什么事而衰落了下来,他们如今虽然依然有数十万人口,占地辽阔,但只有五级城国的实力,只有五级城国的名头了。

    在沙碧国那特有的半圆形建筑群之中,一个锦衣华服头戴王冠的中年人带着一个黑袍人来到了地牢的门口,他恭敬的向着黑袍人说道:“尊敬的大人,那位就在这里了。”

    “嗯。”黑袍人轻应了一声,随着他走入了地牢。

    阴暗燥热的地道两边囚禁着或坐或躺的犯人,这些人用狼一样嗜血的目光盯着两个人在自己面前走过,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动作,就连狱卒也只是随便看了看这两个人,便把头扭到一边去,不再理会。

    整个沙碧国都透着一种诡异的死气沉沉的感觉。

    地牢的尽头,是一间布满了灰尘的厚重石牢,而透过石门的小窗口,可以看到里面那个空旷的空间里,有成年男人手臂粗的锁链正将一个伤痕累累的少年牢牢的锁在里面。

    黑袍人饶有兴致的透过小窗看着里面的人,那个少年手腕被左右两边的锁链扣住,整个人吊在半空中,只有脚尖能碰到地面。他身上的伤痕有战场上受的,也有被抓到后鞭打留下的,这里的人自然不会给他治伤,于是那些伤口依然是皮肉外翻,身上布满了血污,显得十分可怖。

    “进去吧。”

    黑袍人说道,而后中年人,也就是沙碧王便取出钥匙,打开了石门。

    石门打开的动静惊醒了他,少年抬起头,眯着一双金色的眼睛看向来人。

    他的视线被血模糊了,只能看到两个人影走到了自己面前。

    “傻逼王,还有嗯,你叫什么来着?”伊拉萨尔似乎是笑了,重伤让他的声音无比虚弱沙哑。

    “到了这种时候还逞口舌之快吗,琼斯王,你也就这点能耐了。”沙碧王对他的嘲讽毫不在意,他出于王的怜悯,原谅了这个曾经同样是王,如今也只能成为阶下囚的家伙。

    伊拉萨尔没说话,他的眼神很不耐烦,动了动脑袋后,眯着眼很疲懒的样子打量眼前这两个人。

    沙碧王他之前已经见过了,而这个黑袍人,他是第一次见。

    看起来和那天的石像鬼是一个打扮,气息也非常像。但不同的是,石像鬼很诡异,而黑袍人却充满了血气。

    ‘竟然和深渊余孽混到了一起吗?这一次……真是太大意了。’伊拉萨尔心里想着,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好像根本不知道面前的人是谁。

    一只苍白的手从黑袍下伸出来,那只手捏住伊拉萨尔的下巴,将他的脸抬了起来。

    因为身高的问题,伊拉萨尔从黑袍人的兜帽下看到了那张英俊却阴柔苍白的脸,那双血色的眸子透着一分好奇。

    嗯?

    伊拉萨尔心里微微一动,他的身上竟然没有恶意。

    “沙碧王,这就是个孩子,你所说的东西……真的会在他身上?”黑袍人收回了手,用手巾擦了擦指尖沾到的血迹后又将双手笼回了袖子里。

    “绝对没有错的。”沙碧王连忙道:“如果不是有这样确切的消息,我们又怎么会付出那么大的代价那么久的时间?”

    那是因为你们蠢。

    伊拉萨尔垂下眼帘,没有出声。

    “我倒是不觉得一个孩子有什么用。”黑袍人有些嫌弃的转过身去,淡淡道:“走吧,沙碧王,我们需要谈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诶?大人!罗冉大人!”沙碧王没想到那个人的血脉和宝藏居然也不能令这位神秘的人感兴趣,不由快步追了出去。

    伊拉萨尔看着石门渐渐合上,这个牢房里又恢复了一片安静,慢慢闭上了眼睛。

    李昂啊李昂,别让本王失望……也千万别,死了啊。

    ……

    “就是这里了。”

    随着一个武士的开口,其他人也都同时勒马停了下来,四处探看起来。

    雪地要留下痕迹指引方向是很难的,不过这难不倒已经在冬季连连征战的琼斯人了,他们每个人都学会了在雪地中留下标记的能力。

    很快,众人又辨别了方向,骑着马继续向前而行。

    马蹄踏在雪地上只能发出轻微的噗噗声,他们如幽灵一般在雪地中一闪而过,很快大雪又将地面的痕迹掩盖住,再也看不到。

    突然间,李昂拉住马缰,让小寒停下,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停了下来,赛伦斯有些疑惑的回头看向他:“祭主?”

    他看到戴着兜帽的祭祀微微摇头,驾驭着小寒转过身来,看向他们来时方向的天空。

    “路西法。”李昂温和的出声道:“出来吧。”

    “诶?路西法大人也跟来了吗?”霍尔惊诧的问道,他是最开始那批武士学徒里唯一留在琼斯的人,毕竟他的能力长于刺探和传递消息,而战斗却是薄弱项。

    至于另外三个人,也差不多都是拥有的能力在战斗方面并不算很强,但在其他方面却各有长处。

    例如说在第二批选出来的法师乌尔娜,她的天赋是空间法系的空间,随身开辟了一个可以藏匿人也可以放置物品的空间。

    这个能力看起来鸡肋,但配合她另外领悟的被动能力灵敏,她可以以令人吃惊的手速将空间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回去。

    现在她的空间里存着无数李昂二十级开启生活职业后炼出的炼金和炼药物品,她也已经到了学院钻研炼金术,李昂跟她提过后,她做出了很多热武器……

    另外正统的法系她的天赋也是不错,对于火法的领悟较高,如今已经是十阶魔法士。

    珂莉安同样是女性,和肤色偏棕相貌看起来很是凌厉,有些像野豹子的乌尔娜相比,她清秀白皙的面容就十分纤弱无害,棕黄色的眼睛偶尔会显得像金色。她的天赋是万物之音,可以和任何生灵沟通,天然就让任何生物亲近她,包括花草树木这些在常人眼里没有生命的东西。

    方才就是她在大雪地里还能发现琼斯国留下的标记的,而学习的方面同样是法系,水与自然系的天赋很不错。

    最后一个是个男性泽西,他的天赋是控制金属与重力,十阶武士的极限是一百米,在以他为中心,半径一百米上下左右的球体空间里,他可以直接控制金属的形态和分解重组,并且控制这个范围内的重力。

    这是一项很强力的能力,不过因为目前琼斯缺少各种金属矿,这个能力很牛的武士只能十分苦逼的跑去给琼斯探矿……就连出征也没带他。

    李昂的出声让几人都有些讶异,因为城国内大部分人都出征了,这些留守的强大存在彼此间都有过交流,自然也都知道了路西法的存在。

    不过,他们并不是知道路西法的强大,而是知道这个孩子也是李昂看中的从者。

    要知道从武士殿堂里出来的强大武士无论哪个都发自内心的希望能成为他的从者,但李昂的眼界经过连番轰炸后,已经拔高了不知道多少,这些人看起来进步神速,天赋也都很不错,但潜力连极佳都达不到。

    李昂不在意他们资质如何,但他十分看重潜力,君不见雅恩这家伙虽然资质是普通,但悟性高到让人泪流满面,这进步速度多令人震惊!

    所以他的从者这么久了,也就只有路西法、赛伦斯、雅恩三个人。

    虽然对于李昂的盲目崇拜让这些武士法师对路西法的存在不会说什么,但这些大人被一个小孩子比下去,憋屈之余又有点微妙,对路西法的态度不免也有点怪怪的。

    三个本来因为能跟着李昂出来而一直有些兴奋的武士法师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尴尬。

    李昂向来不管路西法和别人的关系如何,路西法也不是因为这就会失落的人。

    没过多久,地上的雪突然动了一下,一个三头身的孩子从雪地里爬了出来,乌黑的发丝因为沾染了雪水而变得湿漉漉的紧贴在脸上。

    看起来又狼狈又可爱。

    “没想到你们竟然能发现本座……阿、阿嚏!”路西法话还没说完就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李昂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身边忽然刮过一股狂风,他只是眨了眨眼睛的功夫,就发现路西法已经被一个人搂住裹在了他的斗篷下。

    李昂:“……”赛伦斯你能不能矜持点?

    路西法很熟练的在自己坐骑的怀里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抬头打量了一下同样戴着兜帽的赛伦斯,满意的眯了眯眼:“不错。”

    赛伦斯神色严肃,眼底有着浅浅的责怪和心疼,抱着他走向李昂:“祭主。”

    李昂对于赛伦斯这个可爱控的家伙毫无吐槽能力,扶额叹了口气道:“路西法,你什么时候跟上来的。”

    “你走了,本座觉得无聊,索性也就跟来看看。”路西法毫无内疚的随意道。

    你不知道没有从者这样强大的战力坐镇,琼斯的危险会很大吗?

    李昂想了想,没有开口责怪,他觉得路西法并不是一个真的没有责任感的人,而是继续问道:“琼斯有谁坐镇?”

    路西法随意道:“本座的奴隶。”

    那是个谁啊!

    李昂紧紧盯了他半天,最终也没办法从路西法那毫不在意的表情中看出任何迹象。

    他是不是太相信路西法了?

    李昂没有说什么,拉着缰绳让小寒掉了头,淡淡丢下一句:“赛伦斯,我们走。”

    路西法的脸色蓦然沉了沉,赛伦斯低头看向他,犹豫半晌,有些笨拙的拍了拍他的背,低声道:“路西法……别难过……”

    他也是觉得路西法做错了,不过因为对路西法的保护心思,让他更能看到李昂更深一层的想法。

    路西法呆在琼斯会更安全,他如果跑出来,真的出现什么意外,可能他们这些人自保都十分难。

    这样的情况下,也不难怪李昂对于路西法跑出来这样不赞同了。

    毕竟他们没有一个人知道,路西法其实已经恢复了。

    路西法冷笑一声:“本座什么时候用你关心了?他们离得远了,还不快走。”不信他的廉价安慰,他不需要。

    赛伦斯心底默默叹气,牵过马来,单手抱好路西法,翻身上马,快速赶了上去。

    有意放慢速度的李昂几人在他赶上后,才再次加快了速度。

    ……

    这里是一处城国遗址,在国家被破,城民们弃城而逃之后,这座城池便再无人理会,渐渐在岁月的流逝中,将会慢慢被掩埋化为尘埃。

    如果有新的国家在这处遗址上建立,或许它会重新发挥光热。

    此刻这处遗址内,正有近千人在这里休憩。

    或者说,他们被困在了这里。

    遗址外,有五支千人军团正驻扎在那里,五千人,并不算多,但却把废墟的出入口堵得严实,如果里面的人敢出来,绝对会遭到迎头痛击。

    而他们也不会进去,这座城池即便废弃了,一些防御设施却还存在,他们如果硬要闯进去,要花费的代价太大。

    还不如就这样呆在这里,生生耗死里面的那些人。

    反正他们没有物资。

    沙碧军驻扎营地的不远处,一个小沙丘忽然耸动了一下,沙丘下,一双凌厉有神的眸子悄然观察着军营。

    军营安然肃穆,虽然人数稀少,但半点都没有懈怠,侍祭的结界笼罩在周围,那上面传来的气息,说明那仅仅是个八阶的祭者。

    半晌,沙丘慢慢沉下,那双凌厉的眸子也不再盯着军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