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阳剑圣 > 四百零九章 :冰凌的初吻!万灭神殿惩罚者!

四百零九章 :冰凌的初吻!万灭神殿惩罚者!

作者:沉默的糕点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笔下文学 www.bxwx.io,最快更新九阳剑圣 !

    天空魔城,七八千里混乱之地最大的一个城市。

    之所以被称为是天空魔城,因为整个城市的海拔非常高,是典型的高原城市。

    当然,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海拔的说话。但是根据阳顶天的估算,这座城市大概在海拔八千米以上。

    天空魔城,尽管单纯从地图上,并没有万血宫那么北边,但实际上它已经是整个西北大陆中间的最北端,再往北就是茫茫的大海,大海的尽头,就是北地。那里,就是天下会的地盘。

    也就是说,其实北方大陆距离天空魔城,仅仅隔着三千多里的海域。但实际上,完全如同天堑一般,无法穿过。

    因为西北大陆北边的海域,受到了**江水的污染,海中非但没有任何人物。而且因为海水中的某些东西和**江水混合,颤声一种非常可怕的雾气,一直迷茫到天空几千米。所以整个三千里海域之内,没有任何生命的踪迹,别说船只,就连飞骑都无法渡过。所以,天下会的人要到西北大陆,要绕路八千多里,经过西边的大陆桥,转回西北大陆。

    所以,这个天空魔城事实上,就已经是西北世界的尽头。尽管和天下会的直线距离最近,但实际上天下会之人要到达这里,足足有一万多里。所以天下会强大无比,也无法渗透到这里。

    ……

    都说混乱之地是这个世界上最乱的地方,没有任何法律,没有任何秩序。每天不知道要死多少人,随便一条路上,都会有人丧命,路上看到有人被乱刀剁死。路人连眼睛都不眨一眼。

    但是和天空魔城比起来,混乱之地就什么都不是了。

    至少,修为强大的人,在混乱之地可以横着走。因为,在混乱之地厮混全部都是一些品级底下的流浪武士。所以独孤凤舞还是武尊级,就可以骑着蝙蝠在混乱之地招摇过市。可以屠戮一个城镇。

    但是到了天空魔城,任你再强大,你都要把尾巴夹起来,除非你是宇内巅峰,大宗师级强者。

    因为,邪魔道或者天道盟的高手,想要互相勾结交易,唯一的地点就是天空魔城。

    只有在这里,邪魔道和天道盟的人互相接触才不会被追究。其他任何地方,天道盟的人如果和邪魔道做任何交易,都会被天道盟立刻逐出,并且全世界追杀,没有丝毫的立足之地。

    所以,这里毫无疑问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最可怕,也最繁华的城市。哪怕是西北秦城的少主秦怀玉在这里被杀了。秦万仇也无法追究任何人,更别说阳顶天一个区区云霄城主。要是被杀死在这里,只能白白冤死。

    ……

    阳顶天进入天空魔城后,首先的感觉是大,这个城市实在大到了极点,比起阳顶天以往见过的所有城市都要大,比东方云州大。比西州城大。没有人统计过天空魔城有多少人,但是应该不会少于三百万人。

    第二个感觉,就是乱。

    这里,既有鲜衣怒马,华丽着装的很豪贵之人。也有遍体等死穷困之极的乞丐。

    第三个感觉,就是繁华,极度的繁华,甚至有些畸形的繁华。

    这里,到处都是酒楼,到处都是赌场,到处都是拍卖所,到处都是妓院。

    再夸张一些说,在其他地方见到万中无一的美人,只是惊鸿一瞥,便让你回味无限。而在这里,万中无一的美人,说不定正穿得极度暴露,站在街道边上拉客。

    因为,每年都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天空魔城出发,前往混沌世界的每一个城市,每一个乡村,收集相貌美丽的女子。不管用多么邪恶的手段,都会将她们弄到天空魔城来,做最原始最低贱的皮肉生意。

    “师兄,你知道我其中一个理想是什么吗?”进入天空魔城这个极度繁华的城市后,东方冰凌道。

    “什么?”阳顶天道。

    “毁灭这个城市,拆掉所有的妓院,毁掉所有的赌场,将这里的几十万人杀得干干净净,那么混沌大陆至少可以少掉一小半的罪恶。”东方冰凌道:“这个理想,我是完成不了了。如果有那么一天,师兄请你帮我完成。”

    阳顶天望着街角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孩,脸上几乎不着脂粉却已经是惊人的美丽。但是身上,穿得极其暴露,下面甚至连毛发都探了出来。她正露出极度虚假艳魅的笑容,勾引着路上的客人。阳顶天已经看见,她隐秘之处已经有隐隐不正常的斑点了,她已经得上脏病了,她已经命不久矣了。

    “我会的。”阳顶天点头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将天空魔城武玄级以上的武者全部杀掉,也最多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是冤枉的。”

    “宁可错杀十个,不可放过一个,一定要将这个罪恶之城,连根拔起。”东方冰凌道。

    “师妹,我们云霄城势力弱,所以在天空魔城中几乎什么力量都没有,阴阳宗有吗?”阳顶天道。

    “没有。”东方冰凌道:“阴阳宗不大沾染世俗势力。”

    “那天道盟呢,在天空魔城中,有势力吗?”阳顶天问道。

    “师兄,天空魔城是一个非常松散的组织,只是强者欺压弱者的牌子了。”东方冰凌道:“所以像西北秦城,在天空魔城会有不小的势力。甚至秦城每年在天空魔城都有数量惊人的黑暗交易。但那是他们的势力,不是天空魔城的势力。”

    阳顶天点点头,那就是意味着,在天空魔城,他和东方冰凌只能靠自己,不能依赖其他任何势力了。

    ……

    “去天上人间。”阳顶天拦了一辆马车道。

    顿时,车夫眼睛一亮,态度顿时变得无比的殷勤。能够去天上人间的,可都是豪客啊。

    “二位请上车,我的车保证又快又稳。当然,您二位要在车内做什么事情。也敬请吩咐,我保证在停车的时候才停车。”车夫颜色暧昧地望着阳顶天和东方冰凌二人。

    尽管东方冰凌男扮女装,但是阅人无数的车夫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因为,东方冰凌这身段实在太曼妙动人了。

    阳顶天和东方冰凌上了马车。

    马车之类富丽堂皇,虽然有些艳俗,但不管是地毯还是座位的用料。都是上上之选了。根据阳顶天的估算,整辆马车的造价不会低于一百个金币。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完全是天文数字了。

    尽管如此,东方冰凌登上马车后,黛眉轻轻一皱,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好像找不到一个角落可以坐下。

    “怎么了?师妹?”阳顶天道。

    “这里很脏,到处都被人乱过。”东方冰凌道。

    阳顶天仔细一嗅,确实闻到一股**的味道。确实如同东方冰凌所说。有很多男女在这马车上乱搞,所以整辆车子上到处荒淫的味道。

    东方冰凌有极度的洁癖,所以找不到一个角落可以下坐。

    阳顶天是无所谓的,找了最舒服的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

    然后,阳顶天微微调笑道:“师妹,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坐在我的腿上。”

    说完之后。阳顶天就后悔了。东方冰凌冷若冰霜,九天仙女。岂是可以调戏的。

    但是紧接着,东方冰凌的举动还真的吓坏了阳顶天。

    她望着阳顶天的双腿一眼,然后竟然真走过来,直接坐在阳顶天的腿上了。

    那丰盈柔软的香臀坐在阳顶天大腿上的感觉,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种柔软滑腻。那种冰凉弹力,实在美妙到了极点。

    阳顶天微微一呆,鼻端已经尽是东方冰凌娇躯那种特有冰凉幽香的感觉。

    “我,其实是开玩笑的。”阳顶天道。

    “我是认真的。”东方冰凌柔声道。

    阳顶天和东方冰凌更加亲密的举动都有过,在东方冰凌昏迷的时候。但此时。阳顶天还是如同被电击了一般,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师兄,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碰过任何男人,哪怕身上的每一寸,都没有被男人碰过,也没有碰过男人。”东方冰凌忽然道:“你成为唯一的那个人,我很骄傲。”

    “骄傲?”阳顶天惊讶道:“为什么会骄傲?”

    “因为,我是最纯洁的女人。”东方冰凌道:“本不像被男人沾染哪怕一点,但是被沾染了,也只被唯一的男人触碰。”

    阳顶天本来伸手要环抱在东方冰凌的腰上,听到东方冰凌的话后,却显得有些压力,悬浮在半空,不知道该如何继续。

    “我说过了,在这最后一个月的时间内,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你。”

    东方冰凌道。

    阳顶天双手一紧,轻轻环抱住东方冰凌的腰。

    柔软,清凉,细嫩,柔若无物。

    阳顶天贪婪地嗅了一口,问道:“真的做什么都可以吗?”

    东方冰凌认真望着阳顶天,点头道:“可以,但是最好不要让我触碰到马车内的任何东西,好恶心。”

    说完后,东方冰凌睁大美眸望着阳顶天,等待着他做任何事情。

    “我,就想亲亲你。”阳顶天道。

    “好,你来吧。”东方冰凌道:“要我闭上眼睛吗?”

    “随便你,或许不用。”阳顶天道,然后凑上嘴唇,缓缓地朝东方冰凌影美好无限的靠近。

    东方冰凌依旧望着阳顶天,美丽的眼眸竟然浮上一丝紧张,娇躯也微微地颤抖。

    因为,这对于她来说,也是第一次。

    在距离东方冰凌娇艳小嘴仅仅只有一寸的时候,阳顶天仿佛前面有无比强大的阻力一般,怎么都无法靠近下去。

    仿佛这一亲吻下去,就破坏了什么东西,或者意味着什么东西一般。

    阳顶天嘴唇一滑,便要朝东方冰凌的小脸吻去。

    但是东方冰凌一靠近,娇艳绝美的嘴唇,直接印上阳顶天的嘴唇。

    阳顶天身体猛地一颤,仿佛一串串电流打过一般。

    整个身体。全部都麻痹了。然后从内心深处荡漾出无比的酥麻,无比的甜意。

    阳顶天听很多文章说过,男女之间亲吻,会如同触电一般酥麻甜美。但是阳顶天亲吻过很多次,都没有这种感觉,所以他认为这种描述绝对是骗人的。

    但是今天。他感受到了。仿佛梦境中亲吻的那种酥麻和甜美,那种触电的感觉。

    不过,东方冰凌仿佛更加不堪。从未有过任何接触的她,自然也从未亲吻过。和阳顶天的亲吻之下,几乎是一瞬间,她的娇躯猛地一颤,然后瞬间柔软下来。

    从冰冷坚硬的寒冰,瞬间变成柔软的水。

    整个娇躯,瞬间都柔软下来。贴在阳顶天的怀中。

    两个人,就这样嘴唇触碰着,忘记了下一步,应该伸出舌头的深吻。

    足足几分钟后,阳顶天忍不住,轻轻啄了一口东方冰凌柔软甜美的嘴唇。

    东方冰凌美眸一颤,离开了阳顶天的嘴唇,柔声道:“师兄。对不起。”

    “怎么了?是你感觉到不舒服,不想在继续了吗?”阳顶天道。

    “不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到了,是我害死了西门无涯,内心忽然觉得愧疚,我之前从来不会愧疚的,哪怕将一个不该杀的人千刀万剐。”东方冰凌柔声道:“爱很真的很玄妙。但是也真的很危险。”

    阳顶天顿时没有了声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没错,西门无涯是毁灭在祝青主手中。但是间接地,却也是毁在东方冰凌的手中。

    一下子,阳顶天心乱如麻。

    “对不起。师兄。”东方冰凌柔声道:“我死了之后,在地下,会跟他说一句对不起的。我从来没有说过对不起,但我会说的。”

    阳顶天双臂用力一紧,将东方冰凌柔软的娇躯抱在怀中。

    是啊,如果在万灭神殿惩罚者手中找不到救治的办法,那东方冰凌的结局或许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的涅灭。如果是这个结局,那还要追究她的过错吗?

    如果真的只有一个月,那么珍惜眼前一个月,才是最重要的。

    “师兄,你爱我吗?”东方冰凌柔声问道。

    “爱!”阳顶天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东方冰凌问道。

    “从师傅把你许配给我那一刻,从我听到你是天下第一美人,九天仙女那一刻,抱歉,我非常庸俗。”阳顶天道:“从我真正见到你的那一刻,从……你对我不屑一顾,将我打下山崖的那一刻,我真的是一个贱骨头……”

    东方冰凌嘴唇轻轻吻了一口阳顶天胸膛的衣衫,道:“如果在阴阳宗,我接受父命,答应成为你的未婚妻,把你留在阴阳宗,那该有多好。”

    “是啊,那该有多好。”阳顶天叹息道:“可是,那样的你就不是东方冰凌了。我这种贱骨头也就不会那么爱你入骨,恨你入骨了。当然,更可惜的是,我就无法和焰焰在一起,就不能保护她了。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个话,但这是我的心里话,焰焰是我的心肝宝贝,我想要付出一切保护她。你是我高高在上的仙女,我将你摘下来……”

    “师兄,你说得不错,你真是一个普通庸俗的男人。”东方冰凌柔声道:“但是,这种有人味的男人,我才喜欢,我……太没有人味了!”

    “师妹,我,我想再吻你一次……”阳顶天道。

    东方冰凌微微闭上眼眸,微微张开红润的小嘴,呼出喷香迷人的气息,柔声道:“这一个月,我什么都是你的,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阳顶天望着她微微颤抖的艳红小嘴,娇艳欲滴,美不胜收。他呼出火热滚烫的气息,深深地吻了上去。

    ……

    到了天上人间的门前,一直到下了马车,阳顶天依旧仅仅只是嘴唇吻了东方冰凌,其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连舌头都没有伸进东方冰凌冰清玉洁芳香迷人的檀口之内,更别说有什么其他举动了。

    车夫叫阳顶天下马车的时候,阳顶天还感觉到微微的诧异,这时间也太快了吧。觉得刚刚才上马车啊。

    下了马车后,阳顶天这才发现,原来天已经彻底黑了,到处都是灯火通明。

    车夫望了一眼阳顶天无奈道:“这位爷,不是我坏您好事,实在是我已经绕着魔城转了三个时辰了。”

    阳顶天顿时不好意思笑笑。然后直接从怀中掏出一袋金币扔了过去。

    那车夫接过金币之后,打开一看,顿时完全惊呆了。

    天哪?平常会遇到豪客,但是最逆天的,也是给一个金币。而且这种好事,十年都难得遇上那么一回。现在,竟然直接给一代金币。

    车夫欣喜若狂,几乎要直接跪在地上磕头,道:“爷。爷,您也别下车了,我带着您一直转,哪怕转到几天几夜,我也侍候您。”

    “不用了。”阳顶天笑道:“不耽误你其他生意了。”

    然后,阳顶天牵着东方冰凌的手下了马车,走进了天上人间。

    ……

    天上人间,真是好大的秦楼啊。完全就是一个庄园。

    和别的妓院一点都不一样,这里的门口完全没有着装暴露的美女在拉客。仅仅只有两个壮汉守门。

    阳顶天和冰凌进入之后,那两个仆人只是微微点头。

    一直走入大门之后,来到走廊时,前面整整有一排的美人,每一个人手中都提着一只灯笼。

    见到阳顶天两人后,最前面的一个女子提着灯笼走上前来。道:“这位先生,要去哪里?”

    “去蜃楼!”阳顶天道。

    蜃楼,是天上人间最高等级的院落,实际上天下人极少知道的。实际上,这是天上人间第一美人所在的院落。用来招待南海宁族最最高贵的客人。当然,关于这个秘密,阳顶天是不知道的,还是东方涅灭告诉阳顶天的。

    阳顶天不得不揣测,是不是师傅也曾经来过这个地方。不过东方涅灭直接告诉他,他来过,但是没能进入蜃楼。

    那个为首的提灯笼女子微微一愕道:“抱歉先生,我们这里没有蜃楼。”

    “那就奇怪了。”阳顶天笑道:“不如,你去禀报一声。”

    “是。”那个女子道,然后朝庄园里面走去。

    大约一刻钟后,那个女子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大约三十几岁的女子。

    这女子徐娘半老,仪态万千。原本这些灯笼女子已经诱人之极,但是在这美妇面前,瞬间暗淡无色。

    这美妇见到阳顶天第一眼,瞬间猛地一颤,美眸猛地睁大,身躯一颤,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

    因为,阳顶天此时带着幻形面具,这张面孔的主人,是南海宁族曾经的少主。

    惊诧过后,那个美妇躬身道:“贵客,请跟我来。”

    然后,她就在前面带路,一直深入,深入。走的都是完全没有人烟的道路,一边走,这位美妇一边抽泣,走到后面,她已经完全控制不住,大声地哭泣,却什么都不说。

    来到一个楼阁之后。

    这个女子,在墙壁上,做出各种奇怪的手势。然后,划出一道道奇怪的符号。

    “轰隆隆……”顿时,整个房间开始飞快地下坠。

    瞬间,阳顶天的手和东方冰凌紧紧相握。

    房间一直下坠,下坠!就仿佛最快的电梯一般。

    足足好一会儿,这种下坠方才停止。阳顶天经过大概的估算,此时大概已经是地下几百米了。

    终于,这种下坠停止了。

    美妇上前开门,躬身道:“请!”

    石门打开后,前面是一个美轮美奂的院子。

    院子里面,有花,有树,有水,有蝴蝶。甚至,还有太阳。

    没错,这地下几百米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太阳。而且,此时明明是晚上。

    花园的中间,是一个无比精巧的楼阁。

    这里,就是蜃楼。

    美妇带着阳顶天,来到楼阁门口,妇人轻轻地敲门。

    “姑娘,有客人来了。”妇人道。

    “我不见客人。”里面,传来无比柔软迷人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阳顶天和东方冰凌齐齐色变,从未听过如此动人美妙的声音。

    “姑娘,是您要等的那个人来了。”妇人道,然后她推开门。

    里面,一个女子正在弹琴,见到戴着面具的阳顶天后,她如同被雷击一般震撼在地,琴弦断裂。

    接着下一刻,她如同蝴蝶一般朝阳顶天扑来。

    “宁郎!我等得你好苦。”

    接着阳顶天发现,房间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人,面孔英俊而又木然,不男不女。正式在秦城婚宴上见到的那个南海宁族之人。

    他,就是万灭神殿的惩罚者。

    此时,美妇指着这个惩罚者,冷声道:“宁虚,你口口声声说少主死了,你究竟是何居心?”(未完待续。。)

    ps:六千字大章,拜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