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悄悄爱上你1老公,咱别着急 > 132.132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呢

132.132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呢

笔下文学 www.bxwx.io,最快更新悄悄爱上你1老公,咱别着急 !

    林悄悄离开以后,宁也森整个人都有些颓废起来。

    欧歌昊看着他那副沮丧的样子,只能买来一打啤酒,陪着他借酒浇愁。

    “以前最鄙视那些没事喝酒抽烟的人,消极又不能解决问题,把自己搞的那么邋遢竟让人家笑话。”宁也森嗤笑一声,拿起酒罐了下去,“现在觉得也不过如此。”

    欧歌昊看着他那副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他可以帮人家打官司,但是对于这种事情却实在是……

    “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是你爸撞的?”欧歌昊看着窗外影影重重的花影,“说实话,就你爸那个老鼠胆子,我都不信他敢撞人。”

    宁也森苦笑一声,“我也不想信,可是那天他确实开车出去,回来以后还满身是血。现在想想我也是傻,他当时身上连伤口都没有,那血能是谁的。肯定是对方的,我为什么就没想到会是……蹂”

    欧歌昊脑子里突然蹿过一个念头,“你说当时你看见你爸身上都是血?没有看见别的?”

    宁也森嗤笑一声,“还能有什么别的?难道我要看到他肠穿肚烂?”

    欧歌昊瞪了他一眼,“你傻嘛?难道你没想过,就算是有血,也不一定是林悄悄父母的血?就算是你的车,也未必是你爸开着的。”

    宁也森顿了一下,接着将手里的就凭扔掉,坐直身子,“你什么意思?”

    “当年的事情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甚至大家都没看到现场。出了事的人虽然是悄悄的父母,但是你也不能因为是你的车子就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这么想,如果真的是你爸撞的人,以他的智商,是怎么瞒着你们这么多年的?而且,为什么苗成生会知道?”

    宁也森想了想,“你是说,可能事情另有隐情?”

    “我觉得事实应该不是你想的那样,”欧歌昊想起之前自己看过的一桩案子,“我前几天就看了一个案子,内容跟你现在差不多。只不过不一样的是,比你这里要更为复杂。亲爸撞死了亲妈,在被判刑二十年以后,蹲了十年的监狱,却突然发现当晚亲爸被灌醉了酒根本就没上车。撞死亲妈的人,是亲妈的情夫。”

    “……别说绕口令成吗?”宁也森捂着头,“刚才喝的酒似乎有点上头了。”

    欧歌昊直接拿出手机,翻出那个案子的网络资料给宁也森看。

    宁也森看完以后眼前也是一亮。

    这件事情宁也森一直不敢去真的查,就是怕事情真的是自己家的,逃不开关系,他要如何跟林悄悄继续下去?

    然而欧歌昊这么一提醒,宁也森也如同恍然大悟一般。

    “去查,赶紧的!”

    欧歌昊无奈的叹了口气,“大哥,你现在怎么变得说风就是雨的?”

    宁也森深吸一口气,“那是因为你女人没跟你分居。”

    欧歌昊咧了咧嘴,“我女人陪着你女人跟我一起分居。”

    “……至少你们没冷战。”

    ————————————

    欧歌昊在这方面有人脉有经验,做事效率自然高。

    一旦有了大概的构想,就开始找起了多年前的资料。

    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欧歌昊就找到了当时的影像资料。可惜的是当年毕竟录像条件不是很好,就算有录像也不是很清晰。

    无法看清当初的具体场景,就加大了难度。

    欧歌昊拿着笔记本反复看了许多次,还是没能找出当时的具体人物镜头。

    “还是不行?”宁也森一大早就到了鲲鹏,看见欧歌昊在那里翻来覆去的看片子却又不说话,心里多少就有些担心。

    欧歌昊直接把宁也森叫过来,“看,这里不太清楚。当时你的车子前车盖打开了,遮住了视线。我只能看见这个角落似乎有衣服闪了一下,看样子……像是裙子,又像是风衣。”

    宁也森皱了皱眉,“裙子,或者风衣?”

    欧歌昊点点头,“不过这是我的猜测,单单凭着这么一个小镜头,不可能作为证据给人看。”

    宁也森想了想,嘴角微钩,“我记得……当时我生日,他穿了一件黑色西装。”

    欧歌昊愣了一下,“出门的时候没穿风衣?”

    宁也森嘴角的笑容大了一些,“他这辈子没穿过风衣。”

    欧歌昊看了他一眼,宁也森像是整个人都轻松了一般,“个子矮,这辈子都不敢穿风衣。”

    欧歌昊无奈的笑了笑,“那你现在去找悄悄吗?”

    宁也森想了想,却摇了摇头,“等等吧。”

    现在还没有真正的证据说明现在的情况,虽然宁也森已经相信了那个人不是宁峥嵘,但是却也不知道是谁。

    现在林悄悄也在挣扎,也在犹豫,但是却比让她一直想着找到那个人是谁强。

    宁也森直接给艾佳打了个电话,把刚才他跟欧歌昊看到的事情告诉了她。

    “不要

    告诉悄悄?为什么?”艾佳愣了一下,不太明白宁也森的意思。

    “现在还没找到那个人到底是谁,告诉了她也只是让她担心而已。不如等等,我跟阿昊还是想办法找下当年的真相,到时候……再说吧。”

    艾佳叹了口气,“你每天装成保姆到我家来打扫,还没累够吗?”

    宁也森表面上告诉林悄悄放她自由,然而实际上却并没有真的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每天林悄悄跟她走回到小区里散步,宁也森就穿上厚重的衣服装成保姆,到家里打扫卫生。

    刚开始的时候还不熟练,可是一周下来,连林悄悄用过的卫生纸他都徒手捡起来!

    艾佳悄悄看见过几次,都觉得这男人简直就没救了。

    宁也森笑了笑,“能看见她就行,你不用担心我。”

    “……我这不是担心,是嫌弃。”

    “那就嫌弃你男人去。”

    ————————————

    苗成生把资料给了林悄悄以后就有些后悔了。

    当时过于生气,就想着跟宁也森撕开脸面也是不错的选择。但是等真的给出去了,他又觉得自己过于冒失了。

    苗青青的事情本身就已经让宁也森跟苗家有些决裂,如果他再火上浇油……

    看着面前的文件,已经看了得有一个小时了,苗成生却觉得自己一直没能看进去。

    最后直接将东西往桌子上一扔,叹了口气。

    ————————————

    崔巧音知道南辰跟林悄悄的关系以后,对南辰总有一些怀疑。看得紧了一些以后,就发现南辰似乎有很多事情瞒着她。

    “这是什么?”晚上回到家,南辰去洗澡,崔巧音就从他的衬衣上发现了一个唇印。

    南辰一从浴室出来,就看见崔巧音满脸狰狞,拿着自己的衬衫死死地盯着自己!

    南辰皱了皱眉,却忍住了脾气。看着衬衣上的唇印,想了想,“今天见了几个客户,里面有女人。”

    “所以客户在你的脖子上亲了一口?!”

    南辰点了点头,“你知道,有些人比较热情。”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开玩笑的意思,却没想到崔巧音把衬衣直接迎面扔了过来!

    “南辰!”崔巧音歇斯底里的冲上去,朝着南辰就开始撕扯起来!

    南辰没想到崔巧音会这样,一个没准备直接就被挠了一脸!

    好不容易把她推开,却看见她哭的一脸的眼泪,脸上难看的要死。

    南辰狠狠地吸了几口气,才没让自己骂出声来!

    “你这是做什么!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不是很正常的嘛!”

    “逢场作戏?你不过就是去跟几个人谈合同而已,竟然就已经要逢场作戏了!如果你要是跟别人直接合作做生意,岂不是你要跟她们生米煮成熟饭!”崔巧音因为生气,整个人已经有些疯狂起来。被南辰推开,她一下就跌在床上,再看南辰的时候,甚至恨不得冲上去咬他两口!

    南辰看着她毒辣的目光,心里说不出的恼怒。但是想到他初来北城,现在还需要崔家的帮忙,只能强迫自己讲怒意压下来,让自己低姿态的去哄哄她。

    “巧音,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还不相信我?”南辰上去搂着崔巧音,“巧音,巧音……”

    ————————————

    林悄悄住在艾佳的家里,心里却也不舒坦。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躺在那里发个呆都会想起宁也森。

    摸着肚子,感受到已经开始微微隆起的小腹,一天忍不住要叹好久的气。

    艾佳端过一盘子水果,就看见她对着一个杯子叹气,无奈的坐到她身边,“想自己男人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想见就见呗!”

    林悄悄白了她一眼,“我心里还过不去那一关呢。”

    “嗯,过不去那一关,然后还想,你纠不纠结?”

    艾佳撇了撇嘴,“哎,如果啊,我是说如果啊。如果真的是宁也森他爸的话,你会怎么样?”

    林悄悄抿了抿嘴唇,“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啊,你心里明明有数,还在这儿装什么装?”

    林悄悄叹了口气,“我不是装,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想,撞我爸妈的人,是他爸……”

    “他爸喜欢他嘛?”

    林悄悄摇摇头。

    “那他喜欢他爸吗?”

    林悄悄又摇摇头。

    “除了宁也森是他爸妈不负责任的一次艳

    遇的副产品以外,你觉得宁也森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不能接受他?”

    林悄悄皱了皱眉,“你别这么说……”

    “我怎么就不能说了啊,你这人就喜欢钻牛角尖。我就问你了,你看,你们俩在一起那么不容易,现在还瞒着你奶奶呢。从青城到北城,宁也森又那么护着你,你们

    俩好不容易在一起的好吗?就因为这件事,而且说实话,我都觉得这未必就是事实。就因为这么个恩怨,你就要扔下自己一辈子的幸福,你不傻谁傻?”

    林悄悄看着艾佳,“这事儿要是摊在你身上,你会怎么做?”

    “我爱我男人,但是不代表我就要爱他神经病的爸妈。更何况我男人也不喜欢他爸妈,那我们不是刚好凑对吗?要是你两头讨好,说不定还更不好,现在这样反而最合适。”

    林悄悄白了她一眼,“你倒是想的好,难道你就没想过,万一……”

    “哪儿来那么多万一?”艾佳拍了林悄悄的手一下,“你这人就是想的太多。要是做什么事情之前会发生什么都让你想到了,还要上帝干什么?再说了,你当自己能掐会算,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不说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明天是怎么回事你都不知道。在我看来啊,该爱的爱,该恨得恨。让自己放松一下,才能更好嘛。”

    林悄悄叹了口气,“可我就是放不开。”

    “所以我才说你傻,你要是这么下去,我都要劝宁也森改嫁算了。”

    林悄悄悄悄踹了她一脚,接着把整个果盘抱到怀里,“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呢。”

    *

    亲爱的们~开新文了哈~收藏一下哟~又是大宠文~

    当然,这个文肯定会好好写完的,我就是先发出来让你们广而告之一下~233333333

    http://novel.365xs.org/a/1069300/

    医不小心①老公,情深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