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绝世骚对

作者:我知鱼之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敛财人生[综]我的游戏能提现网游之练级专家敛财人生[综].绿洲中的领主远东王庭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英雄监狱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面对水墨画眉的忽然变脸,左旸只能是一脸苦笑。

    在这姑娘身上,他总有那么点力不从心的感觉,不知道是跟不上水墨画眉的脑回路,还是太不了解女生,反正就是永远都无法猜到这姑娘到底在想什么。

    于是,他便很明智选择岔开话题,继续在这附近找怪练级了。

    水墨画眉似乎也因为刚才的事情记了仇,虽然没有离他而去,但也不在跟他说什么多余的话,偶尔目光相对,也是一脸的嫌弃和敌意。

    就这样无声而又默契的杀着怪,时间很快到了下午5点。

    “哗!”

    金光一闪,左旸升到了14级。

    “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回千灯镇去处理一些事情,一会就要下线吃晚饭了。”

    左旸喘了口气对水墨画眉说道。

    顺便还看了一眼自己的【修为值】,目前为止才554点,【魁星踢斗】和【蛤蟆功】都不够升到第三层,第二层身起来还挺容易的,但再往后是真的难升,这些普通怪物给的【修为值】也远远不如【暮色之村(困难)】里面精英。

    “随便你。”

    水墨画眉还是不怎么爱搭理他,只是面无表情的嘀咕了一句。

    “那好吧,我走了,回见。”

    左旸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便也不跟她多说废话,提起裤子向山下走去。

    “等一下!”

    水墨画眉却在这时候又叫住了他,柳眉微微皱起,犹豫了一下说道,“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内个……你之前对万城敌说的那些话是真的么?你给他看相的时候我仔细看了他的脸,为什么我就没有发现他那条断掉的鱼尾纹下面还有一条新的纹路?”

    “呃……”

    左旸一愣,像水墨画眉这么细心又立刻学以致用的人,他还是头一次遇到。

    “所以说,他在结束这段婚姻之后,真的很快就能迎来一段全新的感情?”

    水墨画眉继续追问道。

    “姑娘,须知道,有些事情看破未必要说破,有些谎言不一定就是恶意……人呐,心中有希望才能活的像个人样,命数有时候也会因为希望而变化。”

    左旸忽然咧嘴笑了起来。

    口中说着一些模棱两可的话,摆摆手头也不回的走上了下山的小路,只在夕阳下留下一个略显瘦弱的黑色背影。

    “这个家伙……”

    望着左旸的背影,水墨画眉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精致柔美的脸庞迎着晚霞,唇角勾起一抹诱人的弧度……

    ……

    回到千灯镇,左旸直奔集市。

    集市是学习生活职业的地方,正是奇遇任务中获得的琴谱让他决定来这里看看,他决定先学个卦师,升级的过程中顺便提升卦师的等级。

    因为每一个玩家每天都会获得100点体力,而这些体力就是用来使用生活技能的,不能累计储存,不用的就白白浪费了,这样的机制决定,肯定是越早学习生活职业越合适,晚一天就可能永远落后于其他玩家。

    结果呢。

    “铁口直断一字千金,岂是谁都能成为卦师?少侠在江湖上名望太低,江湖人士怕是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更莫说信了你的卦解,学来又有何用?”

    穿着打扮和把自己阉了之前的岳不群一样的卦师导师只是看了他一眼,便驱赶着下了逐客令。

    ——【请注意,请先将江湖声望提升至1000,才可成为卦师。】

    “……”

    左旸打开个人信息页面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江湖声望:392。

    好尴尬,貌似还差得很远,不过关于江湖声望的获取方式,他倒是知道的,主要是做各类门派任务和日常任务,又或者是下副本、踢馆等等。

    而他呢,貌似除了之前新手任务和副本,基本上没做过几个任务,因为没有门派的关系,门派任务也没地方去领……

    “还是去看看琴师之类的吧,反正文化系和市井系的生活职业也不冲突。”

    左旸无可奈何,便又移步前往千灯镇的琴行。

    因为有了琴谱,最近几个月又完全不用担心工作室的保底业绩,他的心里还是对成为琴师有一些倾斜的,总之先去看看吧,毕竟书生、棋士、画师想要赚钱也不容易,也得花费不少金钱和精力去收集字画、棋谱之类的东西,提升到一定的等级才能开始帮别人抄录、临摹。

    信步来到琴行。

    除了一屋子琳琅满目的古琴,左旸在一张八仙桌旁边看到了一男一女两个NPC。

    女的叫做乐香,称号是【琴师师傅】;

    男的叫做章朗,称号是【识礼知书】。

    两人正在小声聊着一些趣事,时不时发出几声轻笑。

    “拜见琴师师傅,拜见章学士,学生想成为一名琴师,不知是否入的了师傅的法眼。”

    左旸上去便极为礼貌的拱了拱手,一脸笑意的说道。

    乐香回过头来,看了左旸一眼便皱起了眉头,摇头道:“少侠的江湖名望怕是不够呐,不如过几日再来。”

    ——【请注意,请先将江湖声望提升至1000,才可成为琴师。】

    果然还是不行。

    “谢过乐师傅,谢过章学士,学生拜退。”

    左旸只能苦笑着又拱了拱手,提起裤子准备离去。

    “且慢。”

    这时章朗却又叫住了他,笑呵呵的对乐香说道,“这位少侠虽然江湖名望欠缺一些,但礼数上却颇为得当,我在这里坐了多时,他还是第一个跟我打过招呼的人,就算被你拒绝依然能如此做到如此得体,这样的心境,难道乐琴师真的不打算再考虑一下?”

    “但他的江湖名望确实差了一些……”

    乐香可能与章朗有那么点超越友谊的关系,听了他的话居然露出了一抹犹豫的神色。

    “这是说我还有机会么?”

    左旸却是心中一喜,没想到自己按照习惯多打了个招呼,还能得到这样的机缘。

    “江湖名望算什么,你们琴师不是最讲究心境么?”

    章朗微微一笑,又对乐香道,“不如我替你考他一考,自古文艺相通,若是他能通过我的考验,便说明他也是有一些天赋的,你就给他一次破格机会如何?”

    “这……既然你都如此说了,我怎能拒绝。”

    乐香含情脉脉的看着章朗,最终还是点了下头,恋爱中的女人呐,NPC也不过如此。

    “如此甚好。”

    章朗直了直身子,再看向左旸的时候,却一脸正色的道,“刚才我与乐琴师的话你都听到了,你可愿意接受我的考验?”

    “学生愿意一试。”

    左旸连忙说道。

    相师还有一种看相之法,叫做“茶酒字流水相”,说白了就是让人手沾茶水或是美酒在桌上写字,相师便可以通过字体和水渍的行走痕迹来推测某事走向。

    因此,在文字方面,相师还是有一些研究的,他倒不是很惧怕这样的考验。

    况且一个游戏里面的考验,又能难到哪种程度?

    “好,我平生喜爱吟诗作对,便给你出个对子吧。”

    章朗点了点头,略微沉吟了一下,便讲题目说了出来,“你且听好,我这上联是:青山不墨千秋画,你来对吧。”

    听起来很有气势的样子!

    不过这还真难不倒左旸,尤其是这种文言文形式的题目,相术口诀中可大多数都是文言文。

    甚至都没有思考,左旸便已经自信一笑,脱口而出:“既然是在乐师傅的琴行,那我便对:流水无弦万古琴。”

    “流水无弦万古琴……好!对得好!”

    章朗听完就拍起了桌子,大声叫好起来,“不但工整无暇,还极为应时应景,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在文艺方面很有天赋!”

    “多谢章学士夸赞,我这应该算通过考验了吧?”

    左旸连忙顺杆爬上。

    “当然……不算!”

    章朗明显对左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头都已经点下去了,结果临时又一脸技痒的摇起了头,像个犯了酒瘾的酒鬼一眼,颇为兴奋的看着左旸道,“你得再给我出一个对子,若是能够难得住我,我便让乐琴师收你为徒,绝不再为难。”

    “当真?”

    左旸真怕这货跟他一直玩下去,得提前把他的路堵死。

    “自然当真,乐琴师可以作证。”

    章朗非常确定的点了下头。

    “好吧……”

    左旸略微思考了一下,忽然露出一脸的骚笑,嘴上却正经八百的说道:“章学士莫怪,我这上联是——”

    “——明天到操场操到天明,请对下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