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惨烈的开始

作者:我真的是蛋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带着仓库到大明三国之无赖兵王纳妾记冷王霸爱,天才小医妃大明望族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午2时,交火不过1个小时的德军阻击部队依靠着绝对的武器优势顶住了意军的强攻,处于劣势的意军收回了部队在对岸潜伏了起来。

    “到底在搞什么?3连的人都已经从战场上快撤下来了,对面意军反而不急了?是不是怕了?”蒙托菲尔坦克车里的一名炮手开玩笑的说道。

    “别大意,从对面的反应速度来看,这支部队的指挥官肯定不是草包,打了一个小时,你看看对面意军才死了几个人?反而我们这边有几个挂彩了,弹药也消耗得很严重。”蒙托菲尔不打不知道,一打就知道对面来了个狠人,这指挥艺术简直堪比他的顶头上司,果敢狠。

    遭到了阻击就快速找到了其他通过途径,冲锋了几次发现活力不够又果断的撤退。可蒙托菲尔一点也不觉得对面不打算进攻了,应该是在等着什么?

    突然,天边处传来了一声尖啸声,没有厚重的压迫感,不是榴弹炮。

    “迫击炮!”蒙托菲尔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拿起了手中的达话筒对着喊了一嗓子,接着他喊道:“所有装甲单位机动后撤!”

    对方的迫击炮明显不是冲着散落在各处的突击队,而是目标更大的坦克和武装车。

    炮弹很快就落地炸开,只是让蒙托菲尔想不到的是,对方等待的火力支援根本就不止这一门迫击炮。

    紧接着,十几枚炮弹伴着群啸声落地开花,德军阵线顿时腾起大量的灰尘,意军指挥官看到德军的装甲车后撤时当机立断发起了进攻,桥上桥下一同开始。

    开火阻击的是散落在各处的突击队,后撤的坦克部队被腾起的灰尘挡住了射击视线一时开不了火,想着外面那基本没有间断的枪声,蒙托菲尔不用猜都知道意军趁机开始了进攻。还想着尽量减少伤亡的他狠下心来对话筒说道:“各位,能否活下来就看上帝的意思了,找到射击位全力开火!”

    蒙托菲尔说完后也给营部传去了最新的情况,能否得到足够的支援,就得看有没有部队赶到了。

    德军在意大利战场上总共1个临时混编的野战军12万人,赶到战场参战的仅有机动能力最强的装甲师,其他部队仍旧在整编。剩下的就是原奥地利的守军22万人,分成了三个军团散布在沿线。

    意大利在发起对奥地利的入侵时就有85万人,德国参战后又调遣了南方的军队,人数达到了110万,还源源不断的从各地强征士兵送往前线,德军的兵力已经不是劣势可以形容了。

    埃里克作为三军总司令,不是不知道双方的差距,可世上的事情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德国需要防守东部绵延近一千公里的防线,B、C两个集团军群根本不敢动弹,而A集团军需要面对的是西线的几百公里防线,D集团军群需要防守的地方也很多。最后,埃里克决定从各个集团军群抽调一部分组建一个12万人的混编野战军和机动部署的第1装甲师,以及空军师,不然霍夫曼根本不敢想后果。好在埃里克的要求也不困难,夺回被意大利占去的三个州,再抢占米兰地区固守等待国家层面的议和。

    加尔达湖阻击战其实算不上多重要,可联系上整个战局,加尔达湖阻击战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弗里契的第22集团军需要在北部山区发起进攻,因为这里是夺取米兰地区收复失地的唯一途径。布施的第24集团军在意军的海军掩护下需要照顾到沿岸地区,大量的士兵被散步出去后缺少了进攻力量。

    勃洛姆堡的第23集团军需要担负上下两头的侧翼,还得把眼前的失地收复回来,压力同样很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霍夫曼的布局就需要临时调整了,大家都摆开了局面,谁能在这种局面下造成一次意外伤害就能撬动这个天平。意大利虽然号称百万大军,可依旧不敢继续进攻,只是一味的防守,怕的就是德国那强大的国防军还有两百万没有动弹,一旦意大利敢威胁到德国的根本,那就不是意大利能扛得住了。

    可总有一人觉得事情没这么复杂。

    “该死的,为什么不进攻?德国才多少人?”墨索里尼的咆哮声似乎成了一种日常,陆军的将领们都习以为常了。

    意大利的陆军将领多次劝阻无效后被迫接受了墨索里尼的要求,全线进攻。

    加尔达湖,在迫击炮的掩护下,意军的阻力丝毫也没有减小,可德军的伤亡却开始慢慢增加。

    炮声,爆炸声,各自枪声交织在一起,嘶喊声,惨叫声透彻心扉的波及在场目睹这一刻的每一个人,可这没有迫使两方的指挥官就此罢手。

    “没炮弹了!”莱曼提醒道。

    “那就用同轴机枪!”马文说完就要掀开舱盖去用机枪,莱曼赶紧一把抓住他说道:“你想死吗?”

    “谁还要子弹!”一名突击队员举着手中的冲锋枪喊着,可是周围的人似乎都和一样了,长达两个小时的阻击战中,大家随身携带的弹药都打光了,剩下的都在后方的装甲车上,想要去拿就得穿过子弹编织的火力网。

    突击队长抹了一把脸上的土问道:“谁跟我去车上拿?”

    话刚说完,几个突击队员从后方摸到这里说:“弹药。”

    突击队长赶紧扭头拿着子弹箱就往身边拖,只是这一回头,发现地上躺着几具穿着德军军服的人,再看看这几名突击队员的身上,哪个不是带着伤?他突然感觉眼眶有点湿。

    同样的一幕在德军防线上上演着,虽然没有带上坦克的炮弹,可在机枪子弹的补给下,德军的防守活力仍旧不可小觑。

    湖水在血液的混浊下染成了红色。

    “离约定的还有1个小时,大家坚持住。”蒙托菲尔对着话筒说道。

    蒙托菲尔话刚完,一阵沉闷的声音由远而近,他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没有对着话筒提醒了,声音很大,任在场的谁都能清楚的听到。

    没几秒,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仿佛就在德军的耳边炸开了一般,这是榴弹炮的声音。

    紧接着,又是一阵同样的声音传来,意军等候的火力支援终于来了。

    整个德军防线被榴弹炮的打击下突然间哑火,冲锋的意军顿时加快了进攻速度。

    在爆炸中,一辆德军坦克被砸中,直接车毁人亡烧成一团烈焰。

    看着旁边身体发抖的年轻通讯兵,蒙托菲尔安说道:“趁你还能害怕,好好体会一下,死后就感受不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