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哄抢

作者:又一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磁皇夺舍之停不下来官涯无悔官仙文娱万岁美食供应商大王饶命巨星家族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另一个壮汉的骇然注视之下,魁梧壮汉“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一声不吭,死的不能再死。

    “你、你、你……”剩下一个守门的壮汉,浑身打颤。

    对方在他眼中已经不是一个老弱可欺的老者,而是一个魔鬼。

    一言不合便杀人,而且如此干脆利索?

    “老头,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敢杀、杀人?!”

    剩下这位壮汉想到身后大院有传说中的宗师强者坐镇,壮着胆气质问起来。

    “哦?”老者抬头望来,浑浊的眼珠子让人发寒,“老夫应该知道此处是何地,刚才不是而问你们,这里是不是颜家吗?”

    这位壮汉张牙舞爪,以凶狠外貌藏匿着颤抖的心,厉声颤道:“既然你知道……”

    “对了,我还要确认一下。”老者打断他的话,“这个颜府,是不是放出消息,命寒……寒元初上门请罪的那个颜家?”

    提到这个,壮汉的胆气渐渐回来了,凶恶道:“哼,对,就是我们颜家!”

    壮汉一脸自得,恫吓道:

    “那寒元初竟然敢杀我颜家武者,颜俦宗师大怒,要寒元初跪着上门,给宗师大人一个解释!”

    “哦?”老者点点头,又抬起拐杖。

    壮汉还没察觉,冷笑道:“哼哼,其实,颜俦宗师的意思,也不是让那寒元初跪在门前请罪,给一个解释。胆敢杀我颜家之人,不需要他解释,也没机会给他解释,颜俦宗师是要命令那寒元初速速上门送死!否则,等颜俦亲自出手,定要叫他生不如死!”

    “噗!”

    他刚说完,就觉得胸口被一枪捅穿。

    低头一看,老者的拐杖正捅在他胸口。

    “你……”壮汉嘴角咕噜冒着血。

    当老者将拐杖抽出,他便扑通一声倒地,与之前那个魁梧壮汉一般,眼珠突起,瞳孔涣散,惨死在门前。

    “咳咳。”老者身体似乎很孱弱,丢下脚旁两具尸体,步履蹒跚往颜府大院进去。

    与此同时。

    身为武道世家的颜府,府中已经有人发现门口的惨案。

    一个又一个武者冲了出来。

    “哪来的老不死,敢在我颜府杀人!”

    “兄弟们,送这老头归西!”

    “去死吧!”

    颜家武者一个跟着一个冲过来,但那看似孱弱的老者抬起拐杖,一枪便是一道尸体。

    朽木作枪,招招毙命!

    短短几分钟功夫,老者脚旁已经多了十几道尸体。

    就在这时候,一个拥有暗劲期实力的黑衣中年被惊动,从颜府后院走来。

    看到眼前一幕,他惊怒道:“谁敢在我颜家行凶,岂有此理……”

    他冲了上来,正要出手。

    忽然,看清老者的面庞,他吓得腾一下倒退三步。

    “尉迟老宗师?”

    黑衣中年脸色敬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老宗师,您,您这是?”

    “你认得我?”双目浑浊的老者淡淡扫了一眼过来,显然他眼睛还能视物。

    “尉迟老宗师,我是小龚啊,十九年前,我曾经在尉迟家有幸见您一面,得你指点武功。”

    “哦。”老者点点头,淡淡扫了他一眼,“既然是旧人,起来吧。”

    黑衣中年才恭敬的站起来,然后看到老者脚下一堆尸体,惶恐问道:“老宗师,您来颜家是……”

    老者淡淡道:“听说这里有个叫颜俦的宗师?”

    黑衣中年怔怔点头。

    老者淡淡道:“我杀了人,心中惶恐,所以上门,给这位不世出的绝世宗师大人一个交代。”

    一听这话,黑衣中年惶恐:“尉迟老宗师,您说笑了,您杀了人?”

    他看向老者脚下的尸体,强笑道:“是说这些不开眼,认不出您的武者吗?”

    黑衣中年连道:“这些废物,死了就死了,您十几年前便是堂堂罡劲中期巅峰的宗师,颜俦宗师新晋罡劲初期才三年,又如何会为了这些不开眼的蝼蚁,得罪尉迟老宗师……”

    老者摇摇头:“我说的,并不是这些武者,我是说,我杀了你们颜俦宗师,所以来给你们颜俦宗师一个交代。”

    听到这怪异的话,黑衣中年怔然结舌,说道:“尉迟老宗师,您……您开玩笑了,您什么时候杀了颜俦宗师……”

    老者还是摇头:“现在还没杀,等下就杀了,你进去告诉颜俦,洗干净脖子等一会,老夫腿脚不便,走过来要些时间。”

    “咕噜!”黑衣中年艰难咽了咽口水,总算听明白了。

    “尉迟老宗师,您上门来……是要杀颜俦宗师?”

    尉迟老者不再理他,撑着拐杖自顾的往颜府后院走去,步履蹒跚,看着像随时要倒在半路上。

    “尉迟老宗师。”黑衣中年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劝道:“您跟颜俦宗师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能化解?我已经听说过你的事,您从某个凶地脱困归来,实力大损,寿元也所剩不多,即便你当年是堂堂罡劲中期巅峰的宗师强者,颜俦宗师仅仅是罡劲初期,但他正值壮年,血气旺盛,未必就不是你的对手,还请老宗师三思啊!”

    尉迟老者拄着拐杖,背对着黑衣中年停下脚步。

    “打不过?”他摇摇头,“那就老夫这把老骨头,就死在这里,何以怪哉?”

    黑衣中年不解:“尉迟老宗师……”

    老者说道:“过去十几年,老夫最大的愿望就是死去,可以脱离被人豢养为奴、饲养如畜的日子,能死是一种福气。”

    黑衣中年人张大嘴巴,一脸惊色。

    老者自顾道:“敢辱圣天人,颜俦小儿,老夫容不得这小小的蝼蚁在蹦跶,扰圣天人清净。”

    “人总是要死的,老夫看不惯,站出来杀一跳梁小丑,又何惧一死,”

    说完,老者蹒跚离去,留下黑衣中年一脸又惊又惑。

    就在这时,颜府门前又传来一声沙哑的声音。

    “这里可是颜府?”

    “嗯?”似乎是看到门前的尸体,那道老声微微一变。

    声音急急传来:“哪个老友捷足先登?”

    “手下留情,别伤颜俦性命!”

    听到这话,黑衣中年抬头一看,便看到一个歡骨消瘦的老者冲了进来。

    认出那老者的身份,黑衣中年脸色又变。

    “您可是失踪十年的苗老宗师?!”

    失踪十年的罡劲后期苗老宗师,竟然出现在眼前?

    黑衣中年激动道:“苗老宗师,尉迟老宗师要去杀颜俦宗师,您快快去阻止他,免得二人两败俱伤。”

    苗老宗师步伐轻盈,闻言怒喝一道:“是这样?捷足先登的是尉迟老头?”

    “尉迟老儿,你胆敢杀颜俦?给我停下来,速速给我停下来。”

    听到这话,黑衣中年又喜又愁:“听苗宗师的语气,好像和颜俦有交情?尉迟老宗师会不会吃亏?”

    毕竟当年尉迟老宗师指点过他武功,黑衣中年心怀感激,担心尉迟老宗师的安危。

    可是,他担心的念头还没落下,却见消失在后院的苗老宗师传来怒喝声。

    “不许你杀颜俦,放开颜俦,让我来,让我来,颜俦小儿的性命,交由我来取!”

    “好你个尉迟,快快让开,不许跟我抢,把人头让给我!”

    黑衣中年顿时傻眼。

    “什、什么……”

    苗老宗师,也是来杀颜俦宗师的?

    天呐!

    然而,震惊未定的黑衣中年,又听到颜府门外传来一声怒喝。

    “这里可是颜家?颜俦小儿速速出来受死!”

    一道中年的声音接着响起:“不好,有龙潭血池的狱友捷足先登了!”

    中年话音刚落,轰一声闯进颜府。

    他还没站稳,门外又传来一道声音。

    一道、两道、三道、四道……

    接二两三,接连响起。

    一个尖锐的老者声音:“颜俦是在这里?”

    一道沧桑的老者声音:“嗯?老徐,你来的好快!”

    一道中年声音:“不好,老苗已经进去了。”

    另一道中年声音急急传来:“诸位等等我!”

    “你们怎么来的这么快?”

    声音此起彼落,脚步一前一后。

    十几道不同的声音,争先恐后闯入颜府。

    “放开颜俦性命,让我来!”

    黑衣中年看着闯进来一道又一道强横的身影,偶尔认出其中的几个。

    “冯宗师,阮老宗师,又一个失踪十几年,在不久前才脱困重现身影的老宗师……”

    “嘶……”他倒吸一口凉气。

    一窝蜂的宗师,涌入颜府,像鬼子进村,分头四窜去搜寻颜俦宗师的身影。

    所到之处,颜府院落被老牛梨田一样,化作滚滚废墟。

    颜家武者被惊动,从四处冲出,一脸不明所以。

    也不像黑衣中年能认出那么多宗师的身份,见到外人闯入,颜家武者便怒喝一声,出手截击。

    然而,一出手,他们便化作了尸体。

    “啊啊啊!”

    一连串惨叫声。

    罡劲老怪们逞凶扬威。

    一道道怪戾的声音传出。

    “颜俦的性命是老夫的!谁也不许抢!”

    “咳咳,人头让给我,各位卖老夫一个面子!”

    “呸,老郑头,滚一边去,谁都不许跟我抢!”

    “都别争了,老夫罡劲后期巅峰,谁敢抢人头,老夫就教你们做人!”

    “莫老儿,口气好大啊,问过我老谭没有?”

    “罡劲巅峰的谭老怪?你也来了!”

    “磨叽什么,冲啊!”

    房屋倒塌,留下一片片废墟残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