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那个东西,到底是不是解药

作者:莫离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中华武将召唤系统官神极品美女爱上我通天仕途权路风云极品小渔夫试婚老公,用点力!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的人当然找不到蒋琏的资料了。蒋琏是钟离一聆那边的人,如果他的资料你都能随随便便查到的话,那钟离家就白在道上混了那么久了。”

    顾北言嘲讽道,坐在老板椅上,从抽屉里抽出了一份文件袋,放到办公桌上,然后滑到了桌子的那边——唐以韩面前。

    “你知道我哥现在在钟离烟儿那里,如果她一旦回心转意,现在的局势就会非常的明朗。钟离家的实力再雄厚,也敌不过两方联合。他要做的,就是拉拢你。”

    哥伦比亚可是一块谁都在肖想的肥肉。顾北言也可以毫不犹豫地说,他也窥视过这块地方。

    枪支弹药,各种药品,毒pin,无数的亡命之徒和忠心耿耿的属下,每一个都可以成为肖想的对象。

    老毒蛇的高明之处也就在这里他可以让这些人忠心于毒蛇,而且绝对不会有二心。这就是成为一个霸主的表现之一。

    手下的忠心,绝对重要并且必不可少。

    “你的意思是.....钟离一聆想利用沥沥,让我归属于他?”

    顾北言挑起桃花眸,眼角微微一挑,从喉中溢出了一声轻哼。

    “哥伦比亚不是到现在为止,都未曾加入过一次笙阁和焱森的争斗中吗?其余的,要不就是站在我这一边的,要不就是站在钟离一聆那边的。只有你,唐以韩,目前为止还是中立的。而且,如果你想要你老婆平平安安回到你身边的话,你现在只有一种选择,就是告诉钟离一聆,你答应帮助他,一起对付我。”

    唐以韩皱起了俊秀的眉头。

    是,他一直在双方斗争中保持中立。

    他以前不会因为顾南墨去支持顾北言,现在也不应该为了李沥沥而去顺从钟离一聆。哥伦比亚这块地方,应该保持着中立,从始至终。

    虽然他是这里的头儿,但是他也要为底下的人考虑,哥伦比亚少说也有十几万的人口。

    一旦掺杂进去,死死伤伤的人不知道会有多少,虽然到现在为止他都还没喜欢上“毒蛇”这个称号,但是从他为了活下来选择接手下哥伦比亚这个地方的时候,他就应该接下保护这个地方的责任了。

    唐以韩的沉默,顾北言看在眼里。他当然了解唐以韩的顾虑,所以他更了解李沥沥会做出这个抉择时候的决心。因为李沥沥知道唐以韩会在这件事情上纠结,所以她选择隐瞒,选择让他免去这个心想斗争。

    顾北言随手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钢笔在手上转,灵活的钢笔在他的手指间飞舞着,未曾下落过一次。

    想着自己的线报给他传来的消息,他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这些事情告诉面前的唐以韩。总觉得应该告诉他,因为顾北言也经历过被人欺瞒,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感受。但是另外一方面,李沥沥既然受了那么多罪,都不愿意透露给钟离一聆的人一丝一毫的消息,他这么一做,那李沥沥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唐以韩如果知道了发生在李沥沥身上的事情,顾北言打包票,他绝对会失去理智,想尽一切办法去把李沥沥换回来。

    顾北言现在终于明白了,安染熙当初所做的一切的心情了,她应该和现在在那里受罪的李沥沥一样,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想说一句抱怨的话。

    而日后清楚真相的唐以韩,肯定会和顾北言一样,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心疼,却什么都做不了。

    在人群是多么有成就、多么厉害的他们,其实比很多男人都不如。

    “如果沥沥是真的被威胁的,我会自己想办法去把他救出来,不会去投靠钟离一聆的。”唐以韩哑着嗓子开口,“一旦我投靠了他,那么战火纷飞的时间会越来越长,死亡的人也会越来越多。我不会去做这么不公平的交易。”

    顾北言早就知道他的抉择了。

    门轻微地“咔嗒”了一声,安染熙的小脸在门缝中露出了一小半,看到顾北言给予她的眼神之后,她才推门而入。

    “这个是蒋琏的资料,完完全全,一丝不漏。”

    唐以韩抬起眼眸,捏着档案袋的手上青筋突显,“你是怎么知道,沥沥是被钟离一聆用来威胁我的?”

    “猜的咯~不然,你觉得在这么恰巧的时机,一个钟离家的人出现在了你老婆边上,而和你安稳度过了这么多年的老婆突然要和你离婚,态度还那么得坚决,除了这个原因,你还能想出什么更好的原因吗?”

    顾北言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顾北言神色淡然地就好像是真的一样,但是唐以韩以一个作为男人的第六感判断,顾北言在骗他。

    至于顾北言为什么要骗他,唐以韩不能想也不敢去想。

    “好,那今天晚上,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顾北言笑眯了眼睛。

    安染熙看着唐以韩走出去,神色不解地询问顾北言,“你们聊了什么怎么聊得这么快?我还以为有很久可以聊,所以动作就慢了点,结果现在什么东西都听不到了......”

    顾北言走到了桌子前面,一条腿踩着地毯,一条腿屈起坐在桌子上,显摆着他的大长腿,一只手伸手把安染熙拉进了怀里,把下巴靠在了她的发顶,鼻尖萦绕着她令人心安的发香,然后蹭了两下。

    “听不到就听不到,我还巴不得能让你听不到呢!等会让你听多了,你也出轨了怎么办?”

    安染熙“啪”的一下打在了他圈在自己腰上的手背上面,顾北言轻轻喊了一声,双手反而更加用力地圈紧了她,“对你亲老公都下手这么重,下次对你儿子也不能少一丝力气!”

    安染熙抬头白了他一样,“你怎么老是要和夕颜过不去呢?他......”

    “那么小,我都三十多岁的男人了,都不知道让着他一点!”顾北言阴阳怪气地学着安染熙的口气说话,“你看,我都已经会背了!我三十多岁怎么了,这个三岁的小屁孩每天说着我老婆是他‘脑婆’,我吃吃醋都不让了还!”

    “让让让!我让还不行吗?真是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惟一不变的还是这么小气......”

    顾北言轻嘶了一声,抓着安染熙的肩膀把她转了过来,把俊脸凑到了她跟前,两个人鼻尖凑鼻尖的,要多亲密有多亲密。

    安染熙笑眯眯地看着顾北言,用小鼻尖去碰了一下他的鼻子,然后转了个角度,去亲了一下他的薄唇。

    “小气得让我喜欢得要死!”

    顾北言嘴角一翘,心情一下子就变好了不少。所以说,爱情是世界上最厉害的魔法师,它掌握着世界上最厉害的魔法。

    “心情好了就放开我啦!我要回去陪夕颜睡觉了。”

    顾北言:“......”

    “早上已经说好了的啊!你把夕颜送去学校,我就陪他睡觉觉的!”

    安染熙握住了顾北言的小臂一转,飞快地从他怀里逃脱了出来,然后马不停蹄地跑向了房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还给顾北言赠送了一个媚眼和一个香吻。

    房间归于平静好久之后,顾北言才扯着嘴角苦笑了一下,好了,现在他也发现了,已经被这个该死的女人给吃得死死的,估计着这一辈子都脱不了身了。

    顾北言打开电脑开始处理前几天遗留下来的公务,约莫过了两个小时左右,顾北言才抬起自己已经有点开始发酸的脖子,看了看电脑右下角显示的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顾北言轻轻地走到了顾夕颜的房间里,安染熙蜷缩在顾夕颜的小床上居然毫无违和感。

    那个小屁孩则躺在了她老婆的怀里,睡得香喷喷的,还打着小小的呼噜声,一条小胖腿还不安分地翘到了安染熙腿上,顾北言伸手把小胖腿拨到一边,没多久顾夕颜又把它自动“归位”了。

    如果不是顾北言确定这个坏小子已经睡着了的话,他一定会觉得顾夕颜就是故意在装睡戏弄他的!

    他老婆他自己都还舍不得翘呢,这便宜全给他给占遍了。

    也许是顾北言的动作太大了,也可能是他看着顾夕颜的眼神太过于“怨恨”了,安染熙揉了揉自己的睡眼,大眼睛懵懵懂懂地睁开了一小条缝来,看着站在床边上的高大的男人的身影。

    安染熙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差点又要倒下去,顾北言连忙扶住了她的身体。

    安染熙闻着从男人身上传来的那股好闻的、让人心安的气味,抽了抽小鼻子,在顾北言的怀里蹭了两下,然后抬起脸看着在自己脑海里成像极其模糊的脸,嗓子还带着还没睡醒时的哑,“顾北言,你怎么过来了......现在几点了?”

    说着说着还去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想使劲睁开但是显然失败了。

    顾北言最喜欢的就是看着她还没睡醒时候的可爱的小模样儿了,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说道,“我就过来看看你们,现在还早呢,你乖乖的躺下去继续睡,我马上就走。”

    安染熙抱住了顾北言的胳膊,把脑袋枕在了他的胳膊上面,撒娇道,“不要嘛.....我们一起睡觉好不好?”

    顾北言也只好哄着她,说着“好好好”,蹲下了身子让她重新落进了被窝里,把胳膊给她枕着,借着偷溜进来的几缕月光,看着她的脸,心底一片柔软。

    边上的顾夕颜好像也不甘落后地横过来一只小胖手,搭在安染熙的脖子上,顾北言哭笑不得地把他的小胖手给拉开,试了几次几次之后发现屡次失败,害怕又把安染熙给弄醒了,就只好放弃了。

    其实他还是要感谢钟离一聆,这几年把安染熙养得这么好,虽然还看不怎么出来,但是身上真的多了不少的肉,抱起来也比以前舒服多了。

    医生也说,她现在的身体也比以前好了不少,如果身体里面没有Hellangle这个东西的话。

    Hellangle会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只有不断地注射入新的Hellangle,才会使人身体里面的病毒不去攻击人体内的细胞,但是每份Hellangle里面都有大量的病毒存在,所以久而久之,需要的Hellangle的就越多,从此进入了一个死循环。

    等到她鼻尖溢出浅浅的呼吸声了之后,顾北言才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手臂给抽了回来,看着他们母子两个最后一眼之后就关上了门,换了条路走向了实验室。

    今天晚上是李炜值班,所以他在实验室门口看到顾北言的时候还是蛮惊讶的,因为阁主已经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晚还在外面瞎晃悠了,一般都是在房间里陪老婆孩子。

    哦~~肯定又是被夫人给赶出来了!

    “阁主,晚上好。”

    顾北言用眼角睨了他一眼,“好什么好!实验室里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消息?”

    李炜挠了挠自己的头,不说晚上好难不成还说晚上坏啊!

    “我之前进去问了,他们就把我赶出来了,还不告诉我!让我别妨碍他们工作......”

    顾北言抬腿走进去,李炜本来想跟着走进去的,里面那么多高端的东西总是让他看得眼花缭乱的,但是他都没有几次能进去的机会的!

    没想到阁主刚走进去的下一秒,那门就在他面前冷冷地合上了,里面还传来了阁主凉凉的声音,“你在外面待着就好,别进来妨碍他们工作。”

    李炜的小心脏顿时就拔凉拔凉的,他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不招人喜欢了啊!

    “阁主!”

    一个个带着口罩的人看着顾北言点头,语气中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兴奋。

    顾北言很快就察觉到了,走到了一个人边上,询问道,“怎么样了,那个东西,到底是不是解药?”

    防护镜后面的眼睛看向顾北言,里面同样是带着兴奋的,“阁主,经过我们的测试,您给我们的这个东西,确实是Hellangle的解药!我们化验出来的结果,这个解药里面的成分,和我们之前试验做出来的那几份解药,它的成分都是极其相似的,惟一不同的只有一个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