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你想搞掉她吗

作者:莫离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我的绝色美女房客中华武将召唤系统权路风云修仙高手混花都极品美女爱上我权谋:升迁有道通天仕途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染熙看了看顾北言,脸色黑的好像就要马上打雷下雨了。

    “你爸比啊,他不听话,让他晚上一个人睡觉去啊!以后夕颜不听话,也要一个人睡觉哦~”

    顾夕颜“怕怕”地抱胸,“妈咪,夕颜肯定比爸比要乖哦~”

    顾北言:“……”

    安染熙伸出手指在他的手心轻轻挠了两下,顾北言心里那叫一个恼啊!

    这个臭小子,一定要找个地方把他丢过去!

    每天想着怎么拐走他老婆!

    另一辆保姆车里的气氛则降到了冰点,红眸紧紧钉在了安染熙身上,盯着她如花的笑靥,和他们紧握在一起的手。

    嘴角突然咧开了一抹然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少主,那个女人一直不愿意说,嘴巴可硬的很呢!”

    视频那头是多日未曾出现的森,他身于一个黑暗的房间里,似乎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对面的阴湿感。

    还隐隐能听到女人撕心裂肺的痛喊声。

    “继续,唐以韩和哥伦比亚都很重要,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从她嘴里撬出来。”

    “遵命,少主!”

    视频那段黑了下来。

    一聆把东西丢给了边上的人,“开车,回去。”

    车子加速驶过三个人的时候,钟离一聆的眸子含着杀气,最后锁定在了顾北言身上。

    顾北言抬头看向了只剩下一个车位的车子,安染熙顺着他目光看过去,“怎么了?”

    顾北言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没什么。”

    ——

    “啊——”

    房间里不知道第几次响起女人凄厉的叫声,和黑色地板形成鲜明对比的白皙手腕,还有上面殷红的血,形成了一副刺激视觉的画面。

    森吐掉了嘴上的烟头,蹲下身子,手按上了女人的伤口,刚刚才止住的血再次流了出来。

    “啊——”

    “疼吗?”

    森松开了自己的手,昏暗的光打在他一边脸上,另一边留下阴影,让人看着心生寒意。

    女人只是大口喘着气,“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是都调查过了吗?这么多年他在家的日子连一个月都没有,那么重要的东西,他怎么可能让我知道!”

    森饶有兴趣地抓住她的头发,拉起她的脑袋,看着女人脸上痛苦的表情,嘴角的笑容却越来越大。

    “哦,真的是这样吗?”

    “是……”

    ——啪

    女人一下子瘫倒在地,森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可是我得到的消息可不是这样的!你和唐以韩多年夫妻,他就是一年回家的日子不足一个月你都不和他离婚,你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为了钱啊!”

    森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如果不是早让人调查清楚的话,就要被骗过去了呢!

    森冷冷地嗤了一声,这次他直接伸出角踩住了她的手,李沥沥的脸顿时痛得皱成了一团,另一只手去推他的腿,但是却浑然不动。

    “我知道唐以韩把他的一切都告诉你了,你要是一天不说,就会一天比一天惨。今天只是你左手手筋而已,下次我就让你这辈子都做不了母亲。一个女人啊,一辈子都做不了母亲是什么感受,你会是什么感觉呢?还有啊,如果你执意不说的话,这张嘴巴也不用留着了。”

    手上一轻,李沥沥闭上了眼睛,一滴滴眼泪从眼角滑下,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

    尝试着动了一下自己的左手,已经没有一点感觉了。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转过头看着唯一一个露出光来的小洞,唐以韩的脸出现在了上面。

    李沥沥虚弱地勾了一下唇角,伸出右手伸向那里,“以韩……我觉得不会告诉他们的……”

    森突然感觉有些挫败,他现在居然连一个女人都拷问不过了,估计是因为焱,他都已经很久没用那种方法了,太残忍了。

    残忍?他现在居然也会觉得有东西残忍了。

    “怎么,还没有问出来?”

    一个面色冷漠的男人面向着窗户,冷声问着。

    虽然感觉很没面子,但是焱还是老老实实地一句,“没问出来。”

    男人陈静了一会,“这女人不说,可以让唐以韩说。”

    “你觉得唐以韩,会为了一个女人,毁了他这么多年的心血?”

    “为什么不会?”男人反问他,“你以前有想过,顾北言和钟离一聆,会为安染熙放弃那么多东西吗?”

    “怎么,你看起来对你们阁主夫人很不满啊!”

    “没有,”男人都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只不过觉得很可惜,这两个男人本应是没有弱点的,可是因为安染熙的出现,他们有了软肋。”

    森懒懒散散地坐到了椅子上,喝了一口水,“听你这个意思,你是想搞掉她?顾北言和少爷绝对会弄死你的!”

    “我让你录的东西,你都录了吗?”

    森点点头,“录了,东西在这里。”

    视频了,女人白皙的手腕被按在地上,刀子割进了她的肉里,喷涌而出的鲜血,若隐若现的骨头和筋。

    唯一不足的是,除了喊叫声,没有一句话是求饶的。

    男人把手机递了回去,“你觉得唐以韩看到的时候,心情会是什么样的?”

    “如果他们感情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怎么办?”

    “你觉得在一个礼拜给一个要和自己离婚女人发这么多短信,有可能吗?”

    男人手上拿着李沥沥的手机,最后一条记录显示的就在一分钟前。

    ——出来见一面吧,明天晚上我在我向你求婚的地方等你。

    “可以把她拉出来了,今天晚上,可就要看她的了。”

    “她万一向唐以韩透露了什么怎么办?”

    男人笑了笑,“放心吧,不可能的。唐以韩和李沥沥的事情我清楚,虽然他们在一起的事情不久,但是他们的感情比阁主和安染熙来得还要好。录得越多越好,找个合适的时机发给唐以韩,效果绝对立竿见影。”

    末日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果然是在顾北言身边呆了十多年的人,了解的事情就是比我们来得要多。”

    男人只是象征性地笑了一下,目光却更加冷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