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魔种成灾

作者:疯狂的石头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磁皇夺舍之停不下来六零有姻缘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农绣美食供应商风水大术士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

    踏剑而行,长袖飘飘,负手而立。

    听起来很炫酷潇洒,充满了仙道中人如诗如画的写意,但实际上真正施行起来也并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潇洒写意。

    传统的御剑飞行分为两种,一种是人剑合一,化作长虹,一道光闪过,人便到了,这种方式逼格较高,难度也相对较高,暂且不提;另一种则是御飞剑,也就是李白现在的踏剑而行。

    但无论是哪一种,都绝对比不上坐飞机舒坦。

    因为哪怕有护体剑罡的存在,能够破风前行,减小高处罡风的威胁,但在几千米的高空,温度仍然是太低太低,空气也稀薄得可怜。

    本来西域的夜晚,温度就很低,更别提高空了,倘若实力稍微不济,凝聚的是黑丹,赤丹,恐怕不说潇洒写意了,能不被冻得满脸大鼻涕,哆嗦得跟犯了癫痫似的就算修为深厚了。

    这一点就是修真者不如武道高手的地方了。

    虽说修真者在筑基阶段就已炼精化气,身体不弱,到了结丹更是会引天地之力淬体,更上层楼,但修真者真正杰出的地方还是神魂。

    而度人经属内丹术,虽然相对阳神大道更重视肉体之筏,对肉身淬炼程度更高,但再高也比不上靠身体吃饭的武者。

    所以不多时,李白就感觉自己开始浑身发抖,寒意一阵阵涌来,让只穿了一件练功服的李白倍感后悔——当初进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想着带一件羽绒服?

    不过还好,总算是没有冻得满脸大鼻涕,否则这形象怕是要毁尽了。

    “冷吗?”身后传来花木兰清冷的声音。

    李白点了点头:“没想到御剑飞行还有这种弊端,下次多穿点,你怎么样?对了,回头抽空我教你一下,以后遇见打不过的敌人了,起码还能跑......”

    话还没说完,一双温暖的手臂已经从后环住了他的腰,他想说的后半截话立刻又咽回到肚子里去了。

    “现在还冷吗?”

    花木兰很认真地问道。

    李白迅速摇了摇头,并且开始感谢天公作美。

    作为武者,花木兰的体魄自然不是李白所能相比的,她那看似柔弱的身体内其实蕴含着宛如火山一般恐怖的爆发力,哪怕平时总是冰冰凉凉,若想烘热,简直不要太简单。

    感受那渐渐暖和起来的温度,李白心里面也暖烘烘的,只可惜看直播的观众们不买账,纷纷表示【这波狗粮劳资不吃!】

    “北夷人真的退了,也不知他们究竟是哪个部族的,哪怕是退也如此井然有序,他日必成我大唐心腹大患!”花木兰沉声道,微热的呼吸从李白脖子处掠过,痒痒的。

    他回过头,可以清晰地看到对方眉眼间有挥之不去的忧虑。

    不由安慰道:“魔道与机关术是一国强大的根本,北夷人这一点太弱了,与我大唐几乎是天壤之别,况且不还有你我在呢吗。若他日北夷再度寇边,你我直接北定王庭,封狼居胥,兴许也能落个冠军侯当当。”

    花木兰笑骂道:“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至于冠军侯,以后就不要再提了,原本冠军侯取勇冠三军之意,现在的冠军大将军职衔反倒成了一介散官,已经不值钱了。”

    李白道诧异道:“你以前不是挺有自信的吗?”

    花木兰微怔,苦笑道:“我以为我们这次都要死了......生死之间,总会有些成长,总会认清自己的无力之处。”

    李白点头:“这是磨砺,也是武道积累,盲目自信不可取,但你也不要妄自菲薄,起码现在我还打不过你。”

    花木兰扬起头,脸色微红,轻轻挥舞着拳头哼道:“小子你是要造反吗?居然敢教训起姐来了。”

    李白眨了眨眼:“这才是真正的你嘛,那么小鸟依人都快没你风范了。”

    两人相视而笑。

    说实话,不单单是安慰花木兰,他还真不担心北夷以后再度入侵。

    纵然在王者荣耀的背景故事里,北夷一统,建立起金帐汗国,也没有能力真正进攻大唐,这可不是在古代,魔道与机关术才是一个国家强盛与否的真正标准。

    真正使得长城,包括碎叶镇守府沦陷的还是花拉子模魔种失控,暴走,入侵,那才是一场真正的灾难,从背景故事中的只言片语就能想象出当时西域的惨状。

    那些失控的魔种简直就如同嗜血的猛兽,而且他们的数量更多,实力也更加强大,一场魔祸直接殃及整个西域连带北夷,可想而知,那些魔种究竟有多么可怕。

    魔道对资质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花拉子模人纵然拥有一些魔道血脉,挖掘出魔道遗迹就想为自己所用,未免想得太简单了些!

    因为这一场魔祸,花拉子模虽然看似没有遭灾,但那么多投入与心血都成草芥,还因此招惹了一大票敌人,这也为其日后被成吉思汗踏灭埋下了伏笔。

    等等!

    李白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难不成......这就是那一场魔种入侵?

    掠过下面宛如蚂蚁般密集,径直向北撤去的北夷军队,两人继续向前飞行,然而一切都如大戈壁最常见的景象,除了荒芜依旧是荒芜。

    凭借紫金丹的力量,将视界扩散得极为广阔的李白可以清晰地看到陆地上的任何一草一木。

    有体型微小的蜥蜴,迅速游曳吞噬猎物的响尾蛇,成群结队狩猎的草原狼,一切景象都很正常,李白暗暗松了一口气,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那里曾经是罗布河。”花木兰突然伸手指了指下方。

    曾经流淌过甘泉的河道如今已经遍布砾石、碎石和流沙,隐约还能看见人类居住的村落所留下的断壁残垣,西域很缺水,地下水含盐量又比较高,起码来到第一防线后,李白连口真正堪称是甘甜清冽的泉水都没喝过。

    这些本来对于一个现代人而言是相当难以忍受的事,但连花木兰都能忍受,他一大老爷们也实在没好意思矫情这事。

    “你应该也才来长城没多久吧,怎么对这里这么了解?”李白诧异道,这罗布河的遗址距离第一防线已经很远了,人烟罕至,一般人可不会来这里。

    花木兰叹了一口气道:“我父亲曾经在这里战斗过。”

    李白微怔,连忙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子。”

    花木兰被逗笑了,本来还有些伤感的心思瞬间被驱散得干干净净。

    突然,李白瞳孔微微一缩,伸出手指道:“等下,你看那边。”

    接下来,他们所看到的是毕生难忘的景象。

    只见在荒漠的尽头,一排密密麻麻,宛如人立而起的豺狼般的怪物缓缓越过了地平线,向着这边走来,而随着青钢的继续飞行,他们看到了更多......

    宛如海浪!

    无穷无尽!

    磅礴的魔道力量弥漫在空气中,那五彩斑斓的能量反应连李白都不由自主止步,再不敢向前。

    “魔种!”

    “怎么会有这么多?”

    “别管那么多了,现在我们立刻回去,组织镇里人转移,长城守不住了!”

    “转移?可是......”

    李白骤然间回过头,抓住了她的肩膀:“女人,听我的,别送死!除非你想我和你一起。”

    两人对视了超过十秒。

    花木兰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而此时,恰好时间来到了午夜十二点,听着耳畔传来任务完成的提示音,李白焦虑的心才微微平静了下来。

    奖励又是一个轮盘抽奖。

    而现在恰好是在晚上,他的气运达到欧洲平民的时刻。

    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抽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