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中了香水的毒

作者:树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中华武将召唤系统官神极品美女爱上我通天仕途极品小渔夫试婚老公,用点力!权路风云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裴莎飞一站而起,往后面退一退,不住摇头,“楚林,这真是香水,不信你可以再闻一闻!”

    楚林更是感到头晕脑胀,双腿发软,心中大惊:不好,这是毒!想不到这裴莎飞竟然害我!

    他感觉到身子要歪,摇摇晃晃地走到床尾边扶住床帮,“裴莎飞,我敢害我?”

    裴莎飞看楚林歪歪斜斜的姿势,又看他痛苦的表情,知道他已经中了毒,又往后退一退,瞪大眼睛冷冷说:“不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

    楚林晕天转地,像是喝醉酒一般,站都快站不稳了。

    他摇摇晃晃地向裴莎飞伸出手,“给我解药……”

    裴莎飞咬紧牙关往后退,不住摇头,摇得脸上的汗珠都甩出去,“楚林,你就任命吧!”

    任命?楚林冷冷一笑,看一眼又惊慌又绝情的裴莎飞,慢慢转过身,摇摇晃晃地走向房门。

    这时候求裴莎飞拿解药,根本是不可能的,他想着只有自救。

    一边走,他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甘草捂在嘴里。

    这根甘草是特制的,里面还含有其他药材,可以暂时解毒,可以暂时让他保持一些清醒。

    现在他房间里没有药材,他只有到外面的药店去拿药。至于能不能坚持到附近的药店,那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楚林,你去哪里?”裴莎飞急忙跟上楚林。

    这时候,不能让楚林远离,就让他躺在他的床上休息。只要过去两个小时,他就会彻底地昏迷,从而成为植物人!

    看楚林快走到门前,她突然往前一窜,一下扑倒在地。

    放在以前,她不可能会完成这样动作,而现在却是一气呵成,一边便趴在地板上搂住楚林的一只脚,用力一拉。

    扑腾!楚林一下趴在地板上。

    现在时间就是生命,他转过身,一脚踹到裴莎飞脸上。

    “呀!”裴莎飞感觉到鼻子一疼,捂住脸来。一摸鼻子流了血,她快速擦去,瞪向楚林,双眼冒出狠毒的光芒:“楚林,今天你根本走不掉!”

    她往前一窜,又一次搂住楚林的腿。

    楚林奋力瞪,奋力踹,就攻击裴莎飞的面门。不一会儿,就让裴莎飞变得鼻青脸肿,但是她死死地搂住楚林的一条腿,就是不松手。

    她知道楚林坚持不了多久,就这么跟他熬。

    “我有刀,再不松手,我刺死你!”楚林冲着裴莎飞大声恐吓。

    裴莎飞一惊,慌忙松开手。她担心楚林手中真的有刀,现在遇到这种情况,换成是她,她也会跟害她的人同归于尽。

    砰!楚林对着裴莎飞又是一脚,急忙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冲出房间,朝着楼梯走去。

    只有往楼梯走,去电梯不知道要等多长时间,再说裴莎飞也不会让他等!

    “楚林,别走!”裴莎飞见状,急忙跟出走廊。

    注意到楚林手中没有刀,紧跟几步一把拉住楚林,而后拼命地往他的房间里拉。

    楚林奋力挣扎,可是由于全身都酸软无力,现在只有被动地跟着裴莎飞朝着自己的房间走。

    “裴莎飞,你非要害死我吗?!”

    “楚林,你醉啦!”裴莎飞紧紧地搂住楚林,并且把他往胸前搂。她想着让他彻底地中毒,让他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

    一边往楚林的门口走,她一边观察走廊的动静。

    楚林禁闭住呼吸,不让自己再闻到有毒的气息。

    这时候他虽然迷迷糊糊的,但是心中还很清醒。只要跟着裴莎飞进入到他的房间中,那他就彻底没救了!

    悄悄的他掏出银针盒,去捏银针。

    由于双手发抖,他捏掉了五根银针后才捏住一根,而后观察裴莎飞的膝盖。

    突然间,他把牙一咬,浓眉紧皱,看清楚裴莎飞的膝盖,突然便对着她的膝盖关节狠狠地刺下去一针。

    “呀!”裴莎飞感到右腿一软,扑腾一声单膝跪地。

    楚林趁着这个惯性,使用肩膀猛地一扛,直接把裴莎飞扛倒在地。

    他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摇摇晃晃地扶着墙朝着楼梯跑。

    “回来!”裴莎飞把牙一咬,擦了擦鼻子下面的血水,急忙站起来,跟上去。

    突然感觉到右膝盖一软,她尖叫一声不得不蹲下来。注意到膝盖上刺着一根银针,她捏住便用力拔出来。

    想不到这个傻瓜还有点本事,决不能让他下楼!裴莎飞一咬牙,又一次站起来,踉跄一下便跑向楚林。

    楚林正在往楼梯口方向跑,听到裴莎飞的脚步声,急忙加快脚步,由于根本控制不住身子的平衡,扑腾一声摔倒在地。

    “楚林,跟我回去,你醉啦,需要休息!”裴莎飞这一次不再搂住楚林的脖子,而是拉起他的右臂往走廊尽头拉。

    这时候她卯足了劲儿,不一会儿就拉出几米远。

    一边拉,她一边观察身后的走廊。这时候,九点多钟,走廊上一般是没有什么人的。白瓜她还是担心突然出现什么人,所以用出全力。

    楚林又一次挣扎,可是根本挣扎不掉,反而双脚越是瞪着地面,越是帮助裴莎飞提高速度。

    他看出来了,裴莎飞是铁下心来要他死!

    这个平常看起来极其温柔的美女,原来有着蛇蝎心肠!

    楚林咬紧牙关,伸出左手摸向口袋,摸出自己的手机来,咬着牙说:“裴莎飞,你的秘密都在我手机里面,无论是偷拍柳茵,还是霍斌跳楼,都在里面……你害了我,也会被调查出来的!”

    裴莎飞大惊,急忙向楚林伸出手:“给我!”

    楚林抓着手机奋力朝着楼梯口的方向一扔。

    啪!手机碰在楼梯栏杆上,一下弹到台阶上去。

    裴莎飞见状,急忙丢下楚林,噔噔噔跑向楼梯口。

    现在控制住楚林很重要,拿到楚林的手机也很重要。不然被调查出来,她的结果比楚林还惨!

    看把裴莎飞吸引走,楚林咬紧牙关又一次爬起来,而后踉踉跄跄地朝着楼梯口跑。

    这时候他只有往这里跑!

    因为这是他的唯一出路!

    扑腾!由于头重脚轻,楚林一下摔倒在地,但是他又急忙爬起来,又一次踉踉跄跄地朝着前面跑。

    为了让自己更清醒一些,他伸出中指点一点自己的太阳穴和百会穴。

    当他终于跑到了楼梯口的时候,裴莎飞抓着楚林的手机正往上面跑,“小弟,快回去休息!”

    楚林冷冷一笑,突然奋力往下面一窜,直接扑到裴莎飞身上。

    “呀!”裴莎飞没想到楚林突然杀出这一招,吓得尖叫一声急忙往下面一蹲。

    可还是晚了半拍,楚林搂抱着裴莎飞朝着下面的台阶滚去。

    扑扑腾腾!

    扑扑腾腾!

    一连滚了好几下,滚到楼梯的拐角处,他们才停下来。

    楚林是气喘吁吁,而裴莎飞由于碰到了后脑勺,昏睡了过去;尽管如此,她手中还紧紧地抓着楚林的手机。

    啪!楚林一嘴巴子打到裴莎飞脸上,而后抓起裴莎飞手中的手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扶着楼梯扶手朝着下面冲去。

    这时候他眼前一会儿亮光闪闪,一会儿突然变得一片黑暗。他只有凭借自己的感觉,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你怎么啦?”一个护士看到楚林,轻声询问。

    楚林也不理睬,就朝着大门走。

    现在这里面的人谁都靠不住,因为他们一旦接到裴莎飞的电话就会拦住他。

    楚林摇摇晃晃地朝着南街走去,一边走一边寻找出租车。可是找了找,没有找到,只好继续往南边走。

    外面凉风一刮,他清醒一些,又从口袋里摸出一端甘草捂在嘴里。

    他记得前面两里多远有一家药店,便加快脚步。

    “莎飞,你怎么啦?”两个护士上楼,发现发现楼梯拐角处的裴莎飞,急忙蹲下来呼唤起来。

    裴莎飞悠悠醒来,眯着眼睛看了看护士,又看向楼上。

    突然想到什么,她猛地睁开眼睛来,急声问道:“你们见到楚林没有?!”

    “他刚才下楼了,问他话他也不说话。”一个美女护士回答。

    裴莎飞急忙爬起来,朝着楼下噔噔噔跑去。一口气跑到大门口,观察一番,急忙掏出手机打电话:“萧部长,楚林中了毒,从我这儿跑啦!”

    “我派的女杀手已经过去了。”电话里传出萧随阴冷的声音,“她叫娟子,她会跟你联系的。”

    “快去追!”裴莎飞瞪向几个护士,急得怒喝起来,“楚林跑了,我哥哥就没救啦,快!”

    几个护士一听,不敢怠慢,急忙都跑向南街。

    裴莎飞终是不放心,急忙也跟上去。感到后脑勺火辣辣的疼,她一边跑一边伸手挠起来。一挠更疼,她不由得龇牙咧嘴地发出一声喘息。

    正往南街跑着,她的手机响起来,掏出来看到是一个陌生号码,但是她一下想到一个人来:萧随派来的女杀手——娟子!

    她急忙按下接听键。

    “裴莎飞,现在怎么样?”电话里的声音十分阴冷。

    “是娟子吧,楚林他已经中了毒,但是却跑出花店啦!”裴莎飞一边回答,一边瞪大眼睛观察四周。

    “你能让他跑出去,真是够笨的!”电话里咬牙切齿,“我也过去,无论如何,今晚上必须让他死!”

    楚林弯着腰气喘吁吁地往前跑,寻找着药店。他感觉平常只有两里远的路程现在足足有二十里远,怎么跑都跑不到。

    一路上摔了好几跤,他感觉自己要是再摔倒恐怕就站不起来了。

    突然间,他注意到旁边有家小诊所,不由得精神一震,便踉踉跄跄地跑过去。

    诊所里面亮着灯,但是没有人,连个医生都没有。这时候快晚上十点钟了,没有什么突发情况,病人很少过来。

    楚林想到医生去里面房间了,便顶开玻璃门,直接走进去,绕过办公桌走到西药药柜边。

    身体中了毒,使用西药解毒是最快的。他瞪大眼睛寻找药柜上面的药品,以免找错。有一种药物是错误的,带来的后果都是致命的。

    他找到三盒西药,又晕头转向的找了找,找到一个一次性针管,便用牙撕开来,哆哆嗦嗦地掏出来,把针头装上。

    注意到办公桌上放着一把银色长剪刀,他拿起来,又打开西药药盒,拿起一个西林瓶,使用剪刀尾巴啪的一声打开。

    由于双手一直在哆嗦,根本没有准头,整个西林瓶都被他打碎,手指头还被敲了一下。

    我去!楚林急出一头大汗来,注意到旁边一个白色的大瓷碗,像是装水用的,端起来闻了闻,而后放在面前。

    啪!

    啪!

    啪!

    楚林抓起几个西林瓶,都摔碎在瓷碗里,而后拿着针管放在瓷碗里面直接抽起药水来。

    抽满之后,他便解开腰带,拧着身子一针刺到胯骨后面一带。

    一阵刺痛传来,让他更清醒一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