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逃避

作者:白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逍遥兵王中华武将召唤系统官神极品美女爱上我通天仕途极品小渔夫权路风云试婚老公,用点力!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好好,我们不说这个。你晚上想吃什么?”

    席洛说:“没什么想吃的。下午我要去出差,去A国两天。”

    “那……”裴哲西有点不甘心,这好不容易在一起了,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怎么马上就分开,着老天爷也太不近人情了:“不能让别人去吗?你看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了,现在又要分开。”

    席洛简直是很无奈,以前怎么没发现裴哲西有这么话痨的一面:“谁跟你在一起了,别自作多情。”

    “小洛。”

    “好了,我要去开会了。”席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其实离开会还有十多分钟,她只不过是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而已。

    刚才开会说要去A国出差,也是她主动提出来要去的,她本来烦乱的思绪因为裴哲西的一通电话,变得更加烦乱不已。

    她没想到他们的进展会这么快,她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所以现在她只能选择逃避,他们暂时还是不要见面,等她想清楚了再说。

    裴哲西听着手机传来挂断的盲音,苦笑了一下,起身换了衣服去公司。她想要逃避,那也要他允许才行。

    他本来想处理了手上的事情,就定跟席洛同一班的飞机飞A国的,奈何公司太大,需要他处理的事情太多,他只好定了第二天一早飞A国的航班。

    长久的飞行之后,他于当地时间抵达了席洛在A国下榻的酒店,按照他查到了房间号,找到地点,轻按门铃,可是按了许久都没人回应,本来是打算过来给她个惊喜的,现在找不到人,让他有点不甘心。

    于是他又给程前打电话,让他再跟小崔确认一下席洛下榻的酒店和房间号。就在他等程前回复的时候,恰好一个侍者经过,看他表情不愉,过来礼貌的询问:“先生,请问您需要帮忙吗?”

    “我来探访住在这个房间的席小姐,她是昨晚入住的。”

    侍者很快反应过来,恍然大悟的说:“您是席小姐的家属吧,昨晚半夜席小姐突然病重住院了,我们通知了她的家属。”

    裴哲西讶然:“什么,生病了?”

    他去重新开了间房,把东西放进去,这时候程前的电话打了过来:“小崔说昨晚席小姐病重住院了,她昨晚半夜的飞机飞过去了,现在就在医院里面。”

    “知道了,你把她电话给我,我亲自跟她说。”

    裴哲西按着程前给的电话号码,给小崔打过去,小崔是席洛的心腹,接到他的电话很意外。

    “我现在在A国,报地址。”

    裴哲西也不跟她废话,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意思。

    “这个?”小崔略尴尬,迟疑的看着从她摇头的席洛,说道:“裴总,你在A国?”

    “怎么,我的未婚妻生病了,我亲自过来照顾,你有意见吗?”

    电话那头“噗”的一声,然后是剧烈的咳嗽,想来他的话把小崔给震晕了。小崔是没有意见,只是席洛的意见有点大。

    不过就算席洛想要逃避,不然小崔跟他说她的地址在哪里,裴哲西还是有办法查到她接受治疗的医院。

    他挂了电话,托朋友查了查,不一会儿朋友就把信息发到了他的手机上。他循着地址找过去。

    在医院门口的花店买了束玫瑰花。

    席洛听到敲门声,还以为是护士来了:“Comein。”

    结果是裴哲西的俊脸映入眼帘,猝不及防见到他,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了常态:“你怎么来了?”

    “我未婚妻生病了,我来看她不行吗?”

    “这里没有你的未婚妻了!你走错地方了吧?”

    裴哲西眼底含笑,抱着鲜艳欲滴的玫瑰花走进去,深情说道:“不会走错的,我的未婚妻不就是你吗?”

    席洛恼羞成怒:“胡说八道,我又不认识你。”真是越害怕什么,越是要凑到他的面前来。

    “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还不是未婚妻?”

    席洛几乎把牙给咬碎:“滚!”

    她可以说是酒后乱性吗?

    裴哲西见她因为羞恼,白皙的脸上飞上两抹红霞,脸色看上去要好多了,笑的更加神采飞扬,把怀中的玫瑰放到她的床头,对她的恶劣态度毫不在意,自说自话:“本来想买太阳花来看你的,可惜花店里面没有,就买了一百零一朵玫瑰,代表我对你一心一意的爱。”

    席洛把脸转向另一边,不看他,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会说情话了,肉麻是她了,全身都是鸡皮疙瘩。

    这时候,出去买饭的小崔回来了,席洛见来了帮手,立马对小崔说道:“小崔,把他给我请出去,他要是不走,就报警。”

    小崔讪讪的摸摸鼻子,略微尴尬,总觉得自己这是回来的很不是时候,她悄悄的看了一样裴哲西,还没开口,就被裴哲西警告的看了一眼,“你是不是忘记拿餐具了?”

    小崔立马吓的怂了半句话也不赶多说,对着席洛扔下一句:“我去拿。”就逃也般了逃出了病房。

    席洛看着逃也般离开的人,气的狠狠的锤了一下床铺,要不是还打着点滴她一定会马上掀被离开。

    可她现在的情况只允许她看着小崔离开,直到裴哲西把门关上,她才回过神,咬牙切齿的道:“裴哲西?”

    “嗯!”裴哲西从善如流的轻轻应了一声,席洛的怒火就像是灼热的火苗烧到了冰冷的岩石上,根本不能伤他分毫。

    裴哲西把小崔拿回来的食盒打开,赞道:“这医院的伙食不错,居然还有排骨汤。我还以为这外国的医院是面包三明治。”

    “你凭什么把来照顾我的小崔给赶走。”

    裴哲西不接她的话头,却从餐盒里拿出筷子,故意欣喜的说:“哎呀,原来这里面有餐具的啊?”

    “你!”

    “冤枉,我根本就没有说一句赶她走了话啊。”裴哲西好像还挺委屈:“再说了,我只是想单独跟你在一起,小崔挺会看脸色,知道留下来当电灯泡不好,主动给我们腾空间。”

    “……”

    席洛被他说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裴哲西才不管她是不是生气了,继续说道:“你这个属下好,会来事儿,你的好好提携她。”

    席洛看着他的眼睛,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裴哲西能这么气人。

    他看着她生气羞恼的样子,却是前所未有的开心。以前无论他做什么说什么,她都是一副疏淡冷漠的面孔,现在她虽然老是被他惹到生气,但是起码让他感觉她对他是有情绪变化的。不是像是在对待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来吃饭吧!”裴哲西不管她难看的脸色,把筷子递到她的手边,本来他是想亲自喂的,他考虑了一下还是算了,要是她恼羞成怒把饭给摔了,浪费是小,要是饿到她就是大事了。

    “我还吃什么饭,看到你都饱了。”席洛没好气的拿过筷子,她是真的饿了,昨天半夜突然肚子痛,被送到医院来是急性阑尾炎,医生说要考虑给她做手术的话,需要空腹。

    所以早上到中午她只少量的喝了点水,什么都没有吃。但是她实在是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医院里接受手术,那样悲凉的处境她体验过一次就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

    裴哲西笑笑,把病床上附带的餐桌安装好,把米饭和菜放到上面,笑眯眯的看着她吃。

    “好吃吗?”裴哲西看着她嫌弃的把炒肉里面的洋葱挑出来,微微笑道:“我已经问过医生了,她说你不打算接受阑尾切除手术,下午就可以办理出院了。我帮你定了傍晚回国的飞机。”

    席洛噎住,看着他,冷冷道:“我什么时候回国,关你什么事,你赶紧给我出去……”

    裴哲西挑挑眉,对她的怒气不为所动:“你看你在这里,吃也吃不好的,根本不利于你养病……”

    “我就一个急性阑尾炎,现在都好的差不多了,养什么病?”席洛没好气的放下筷子。

    “阑尾炎也是病,马虎不得。”裴哲西不为所动,“再说了,我来的时候才跟安安通了电话,他可怜兮兮的跟我说她好想妈妈的。”

    席洛一听他说道安安,心肠是怎么也硬不起来拒绝了,本来现在的机票就不太好定,她昨天过来还是中途转机过来的,结果一到饭店就肚子疼。

    异国他乡,独身在外,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昨晚她躺在医院里,肚子疼的睡不着,她就在想,要是她死在外面了,安安要怎么办,他还那么小。要是裴哲西再给他找个后妈什么的?简直后果不敢细想。

    所以她撑过来了,又见到了今天的太阳,然后又见到了这个让她逃避到这里来的人。他总是知道她的软肋在哪里,知道搬出安安在堵她的嘴。

    席洛吃了饭,小崔回来,裴哲西让她去办了出院手续,三人打车去酒店取了行李,就直奔机场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