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 糜诗的奇迹

作者:尧日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磁皇夺舍之停不下来六零有姻缘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农绣美食供应商风水大术士重生七零美好生活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延卿并没有像糜诗期望的那样因为会顾忌她的生死而退让。

    他只是很平静地看着糜诗,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神情中竟然带着温柔。

    是的,就是温柔,像是看着他最珍惜的一件宝贝似地看着糜诗,“糜诗司魂使,林某有一样东西是你没有的,那就是我对你的信心。”

    糜诗真的彻底有些绝望了,林延卿在她眼里就是个无法说服的疯子。

    他认定自己有这个能力可以不靠任何外界力量而点亮灯球,这……怎么可能啊……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真的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如果有林延卿所认为的那种超能力,早那么多年总会有所发现吧,可是没有……一丁点儿都没有。

    她对超能力可一点都不排斥,先前她也尝试过林延卿要求她做的,可别说超能力了,就连集中注意力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林延卿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打破了糜诗最后的希望。

    “那个机关没有任何的开关。如果移动它的话,火雷会被点燃;碰触它任何一个地方,火雷会被点燃;当沙漏中的沙最后一粒流尽时,火雷会被点燃。让火雷不被点燃的办法只有一个。”林延卿注视着糜诗,一字字道:“就是你。”

    糜诗知道无法说服林延卿,没有再多说一句,转身匆忙离开。

    她出了魂司府,骑上马,朝着风月居像流星一般策马而去。

    糜诗刚刚出现在风月居,赵光明和欧阳景就迎了上来,她没有多说,只吩咐道:“迅速将人撤离!”

    赵光明没有多说,面沉似水地匆匆离开,一个接一个地命令传达下去。

    他当然知道糜诗回魂司去干嘛,如今很清楚她这番没有在林延卿身上获得一丝消息,现在能做的只有减少一点伤亡是一点。

    欧阳景翻身上马,准备随糜诗一同离开,既然事情已经到这步田地,他也只有尽量保护她。

    可是糜诗没有上马,却反而转身走进了风月居,欧阳景有些奇怪,下马跟了上去。

    糜诗走上二楼,来到那个毒药放置的机关面前。

    “你做什么?”欧阳景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留在这里,你快点走吧!”糜诗转头盯着那些黑漆漆的灯泡,心突然变得平静起来。

    欧阳景看了眼边上的沙漏,里面的沙几乎就快流尽,只剩下最后薄薄的一层,大约估摸也就只有半盏茶的功夫。

    顷刻间,火雷就会被点燃。

    “你留在这里干什么?这火雷顷刻间就会被点燃,毒药四散,你快点随我离开!”欧阳景一把抓住糜诗,用力拉她。

    糜诗一个反手甩脱,“我不走,我留在这里。我没有那么伟大,但是这毒药你也说了,一旦火雷被炸开,我们又能逃到哪里去?”

    毒药的解药尚未做出来,而即便现在做出来,从中毒到窒息死亡不过须臾间,也根本来不及救人。

    糜诗她是自私的,但是面对如今这样的一个状况,让她甩手只顾自己逃命,她真的做不到。

    即便她侥幸活了下来,又如何面对西洲城的惨剧?

    “既然如此,那你就最后试一试吧。”欧阳景没有再坚持,但是他也没有离开。

    糜诗挣扎了一下,但是她没有再劝欧阳景离开。

    她深深地看了欧阳景一眼,他漆黑如墨的双眸里,是难以撼动的坚持和似水柔情。

    她不再迟疑,剩下的时间也不允许她再有任何耽搁。

    她转身面对机关,沉下心来。

    风月居外面喧闹异常,但这些声音糜诗渐渐感觉离自己越来越远,她甚至慢慢连自己都感觉不到。

    那种感觉有点像她当初躺在病床上快要死去时的感觉,四周的风都变得很缓慢,时间像暂停一般。

    糜诗整个人好像融入了空气中,她什么都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四肢,以及心跳。

    但是她又好像什么都感觉的到,窗外随风飘落在窗台上的一片绿叶,停留在屋顶上的燕子,以及从墙缝里透出来的一丝微风。

    那么清晰,那么自然。

    好像她就是这周遭的一切,而周遭的一切也就是她自己一样。

    欧阳景站在糜诗身后,看着她的背影,也没有见糜诗有任何的动作。

    她大概站在离机关三尺远的地方,目光专注。

    欧阳景感觉时间变得好漫长,又好像很快。

    一旁沙漏里的沙一丝不苟地流着,眼看就快要见底了。

    他心中闪过一丝念头,是不是直接打晕了她将她带走?

    就在欧阳景下定决心打算动手的那一刻,突然他感觉到眼前有一丝微弱的光亮起来。

    因为人都撤离的关系,风月居里除了他和糜诗,早就没有其它人了。

    而他们进来的时候,屋子里也没有任何烛火,而且,为了尽量减少毒药的扩散,窗户都垂挂着厚厚的帷幔,以此希望可以挡住一些。

    虽然其实这只是杯水车薪,但好过于无。

    所以当那光突然出现的时候,哪怕只有一点点荧光,欧阳景还是立刻就注意到了。

    他寻着光亮发出的方向看去,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光来自于机关上那六十四个玻璃球之一,虽然只有一颗亮起,但就犹如走在沙漠中眼前的一颗绿草,透露出一丝生机。

    欧阳景迅速地看向糜诗,她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态,一动未动。

    但是,玻璃球一个接着一个亮起来,左上角,右下角,上面,下面,中间……杂乱无序,没有任何规律,却不停地亮起来。

    直到最后一个灯亮起来,旁边的沙漏很神奇地停止了流动,而此刻还剩下未流尽的沙子连肉眼都能看清楚,只剩下那么十几粒。

    千钧一刻,说的大概就是现在这样的状况。

    一切都没有发生,火雷没有被引爆。

    糜诗并没有因为成功而兴奋,而是突然感觉到一种难言的恐惧。

    她回头看向欧阳景。

    “你做了到了,糜诗。”欧阳景嘴角挂着笑容,眸色黑沉,“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我也不知道……”糜诗声音颤抖着,脸色苍白,紧张又不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