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飓风斩

作者:谚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飞剑问道太古星辰诀龙王传说异世召唤英雄元尊异世界的美食家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I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铁血马从边城逃离至此地,为躲过瓦斯诺的追捕而苟且偷生。它迎着清新暖和的风之轨迹日夜不停地朝往南方飞驰电掣,途中跨过无数人迹罕见的穷山恶水。

    或许自身孤独无依,在见到谚火第一眼便被他特有的气魄吸引住,沉寂在血液中的战斗之魂重新点燃。它之所以没有决然离去,是因为想赌一把,如果谚火追上来,就答应当他的坐骑。这匹鬼灵精怪的家伙欲擒故纵,骨子里的高傲显露无疑。

    “喷火怪,你不给这家伙起个名字吗?”艾伦认为老是铁血马叫着怪别扭,既然是信赖的伙伴,就应当有属于它的名字。

    “它原来的主人没给他取过名字么?话说回来,我最不擅长取名字,这不是在为难我吗?”谚火看着视野开阔的草原,忽生出热血沸腾的冲动,迎风奔驰的豪迈让他感叹世间还有此等乐趣,难怪大名鼎鼎的人物都喜欢骑马作战。

    “你自己不会问它?那么遥远的事,哪有人知道。”艾伦教会他怎样在马背上平衡重心,这过程煎熬漫长,不过对好奇的他来说,乐不疲此。

    “从今往后,你其名为黑骑,便是龙骑士的专属坐骑。只要我还活着,就不允许你舍弃本心,放弃战斗。”随着天色破晓,凉彻心灵的夜风吹拂在他的面容上,不断将他沾满霜露的头发往后梳理,令他整个人看起来神光焕发。

    “嘶……”铁血马加快奔驰速度回应他的决定,炯炯明亮的眼睛充盈着热泪。它以为这辈子要栽在瓦斯诺的手中,却没想命运的眷顾姗姗来迟。

    “你俩疯啦?没缰绳和马鞍还敢如此乱来。”艾伦招架不住它的冲动,险些撒手坠落。

    “真亏你还能找到视线开阔的草地,感觉你在这里待很久了。不过呢,答应的事可不能抵赖,我这人做事粗心大意,往后还要你多多谅解。”他看得出铁血马的雄心壮志,这并非一般灵性的马,坚毅的眼神不甘平凡,有点担心自己驾驭不住它。

    “行啦!我们掉头回孤岛山洞,趁天还没亮,去跟伽罗请教一些问题。”艾伦不想空手回去,他害怕面对奥古斯汀的唠叨。

    “黑骑,沿着原路回去,如若发现异样情况,记得提醒我做好准备。”谚火温柔地拍着它的鬃毛部分,下达第一个指令的心情特别奇妙。

    他们折返时需要穿过茂密的丛林,头顶叶隙里的星稀月朗配合沉睡的树木十分宁静,唯有空气中微小的水分相互凝结产生不易察觉的动静。纯天然的苔藓地面踩上去软绵绵的,加上露珠湿润的缘故,脚底极容易打滑。

    返回的行程很慢,可是有件事很奇怪,他们途经到与袭击者战斗的地方,发现躺在那儿的尸体非但没消失,旁边反而再增添一具陌生的死者。

    死者随身佩戴的钢刀在月光下发出明晃晃的寒芒,刀口多处受损,痕迹像是刚刚打斗留下的,未沾有一滴鲜红的血。反观那名忍者束服的死者,身体没有伤痕,脸皮却不知去向,血淋淋的骨肉招引苍蝇之类的昆虫徘徊不去。

    “刚刚袭击者之中没有这人,怎会死在这里?杀害手段真残忍,竟活生生被剥掉整张脸皮。”艾伦警惕着周围的动静,却发现林间静悄悄得可怕。

    “不知伽罗是否有事?”谚火不打算追究这事,其中的浑水不用想便知深浅。

    “石头的划痕残留着温度,这些稀稀疏疏的脚印往那个方向延伸去了。”艾伦有所发现,但很快他打了个寒战,预感危险来临。

    “走!我们快走,他们正在折回此地。”谚火隐约闻到浓重的血腥味,二话不说牵着铁血马撒腿就跑,此时不宜多生事端,当下最好的做法是逃得越远越好,绝不能在正式赛开始之前遭人陷害,无论对方什么来路,都得避其锋芒。

    “该死的,这帮人与那些偷袭者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对手”艾伦真切感受到来自树林后方的杀气,其中暴戾无情的震慑颇为无解。

    “我们跑不过他们!黑骑,能跑吗?”谚火自知魔力和体力的消耗过度,愁眉不展。

    “快骑上去,压低身子趴靠在黑骑的背上,应该没问题。”艾伦不管三七二十一,借助前方孤立的巨岩骑乘上去,伸手拉起跑在旁边的谚火,而后他们开始抱头逃亡。

    密林的空间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树枝,它们为争夺每寸阳光不放过任何一个能伸展绿叶的地方,这是自然必须的生存法则。而此时,谚火他们不顾树枝鞭打在身,强忍住被刮伤的危险加速前进,愣是突破林间重重障碍的阻拦。

    马蹄声回荡在寂静的丛林,而后愈渐清晰的脚步声紧追不穷。铁血马的速度受限于拥挤的场地,没法发挥出原本正常的速度,被追上只是时间问题。

    啪嗒一声巨响,艾伦硬撑住右手边反弹过来的坚硬树杈,背后赤辣辣的疼痛如同火烧,皮肤表层逐渐渗透出鲜血的味道,可他仍然紧咬牙关大喊:“千万不要停下,后面可不止两个人,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一定要抓住逃脱机会。”

    目视着前方朦胧的视野,谚火心疼铁血马不顾一切地俯冲向树枝的重重困针,甚至可以听到极具弹性的树枝抽打在它身上的巨响。

    接连起伏的拍打声不绝于耳,不见血也能撕开一道深深的红印。不过铁血马本身是黑的,倒瞧不出它身上有几道伤害,其隐忍的能耐可见非同一般,它一点点把速度提升。

    “反正都暴露行迹,用那招吧!”谚火可不想让它倒下去,利用火焰作为缓冲屏障说不定可行。他将整个身子倾压在它脖颈上面,空出双手燃起两团剧烈的火焰对着突脸而来的树枝发出猛攻,那架势大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意思。

    “你这样做会烧毁密林,从而引发一场无法扑灭的火灾。”艾伦眼瞧不断倒退的残枝破叶上面窜起无数星星点点的火苗,烧焦的气味挥之不去。

    “逃命要紧,生死关头还跟我谈火灾隐患。”谚火加大火焰猛击的力度,破开前方挡路的树枝。

    “嘶呲……”铁血马发出沉重的吼声,铮铮铁蹄为了响应谚火的心意,逐渐燃起滚烫的熊熊烈火,瞬间踏破高低不平的岩石小径,飞驰电掣地俯冲出去。那威风凛凛的身姿仿若一道红色闪电,伴随着情感的强烈,火焰以此为呼应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哇靠,你们还真是乱来。”艾伦低垂着身子,从眼角余光瞥视到后方明显的火海道路逐渐吞没周边的树木,刹那间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有人比我们还乱来,他就交给你全力应付。你一旦失手,我们的性命即将不保。”谚火无暇顾及左手边掠过的残影,“对方应该也是一位骑乘兵,看那行动模式不出所料肯定是疾风猫鼬,这厮可以在密林穿梭来去,万万不可大意。”

    “疾风猫鼬?风系坐骑……这太危险了,只要它使出飓风斩,别说是我们,方圆几百米的树木全被拦腰斩断。”艾伦意识到自己错怪谚火,以这种速度恐怕很难逃的出去。

    “哎哟挺不错的,在这种地方还能跑得飞快,我有点舍不得杀掉你们。”一阵忽远忽近的声音回响在周围,掀起强大的凌厉气压扑向他们。

    “你是什么人,为何紧追着我们不放?”艾伦没法找到疾风猫鼬的身影,他的水平只够捕捉它残留在空气的那点压流。

    “死到临头的人何必多做无用之功,即便你们是第一次参加名将联盟大会,也不是我们放过你们的理由。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唯有强者才配站在顶端。”那人冷笑道,释出三道小型旋风斩对他们进行试探。

    “不敢正面对决的人才干这种龌蹉的勾当,你有何颜面提及强者二字,不要笑掉我的大牙。”谚火潇洒地挥手操控火焰逐个抵消飓风斩,语气满是不屑之意。

    “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从我手中逃脱,弱者的下场从来都是身首异处。”那人不知使出何种招式,迅速降低空气的浓度。

    “既然你将我们视为弱者,何必劳师动众?强者可不会为除掉弱者特地实行暗杀,由此看来你们不过如此,真正的强者不耻这样做。”谚火哪怕受到对方的影响没法维持火焰燃烧的程度也不轻言放弃,他必须为黑骑打开道路。

    “垃圾通常死于话多,一点也不值得同情。”空气持续降低浓度的同时,由上至下倾压的气流产生某种不可名状的变化。

    “真是难缠的家伙!”艾伦心想要是能使用盾牌就好了,说不定可以挡住飓风斩……不对,它承受不住风刃攻击,怎么可能派上用场!即便派上用场,也无从得知它的大致情况,据伽罗的说法,他已经成功取得盾牌,可还是没感觉。

    像你这样傻得无药可救的家伙,实在找不出第二个。要是你死翘翘,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是谁?艾伦感觉这股声音是从身体渗透进意识,有种呼之欲出的错觉。

    我是谁很重要吗!玩笑话都分不出真假,要你有何用,连风之魔法都学不精,使出的风刃只能以量取胜,完全没有质可言。

    艾伦一时语塞,被人戳中要害的滋味杂然无助。他作为白银骑士的资质的确很平庸,没有过人之处,手中所掌握的风之魔法只有三招,除去经常使用的御风术和风刃,还有一招远程的烈风掌被他用作近战,没有可圈可点之处。

    看在你解救我的份上,姑且帮你度过这场危机,集中精神将魔力汇聚在右手上。

    你要干嘛?艾伦通过意念发问,他狼狈地趴在谚火的身上以最低限度降低空气阻力,眼见混乱的风压在疾风猫鼬的掌握下卷起多个飓风中心,什么都做不了。

    少废话,让你见识一下何为真正的力量!再不快点,你们就要完蛋了。

    艾伦侧卧于马背,对外伸出右手聚力,咬紧牙关憋出满头大汗,可见在急情下很难做到运作和调动魔力,尤其是坐在颠簸不止的马背,能稳住重心已经是最大的极限。

    “要是奥古斯汀在的话,可以连人带马直接进行瞬移……”谚火指望不上艾伦,快要抓狂。

    “请交给我吧!”艾伦咬破自己的嘴唇,舌尖传来浓重的血腥味。

    “你不要拿我们的性命开玩笑,疾风猫鼬可不是吃素的,飓风斩的威力可不是风刃级别……”谚火预感到强烈的能量正在成形,不出片刻肯定撕裂丛林。

    “我知道!我知道我很弱,但……”艾伦没有底气说出后半段,依旧拼命控制魔力。

    “别忘了,你可是帕斯卡帝国的白银骑士,是时候拿出真正的勇气。”谚火别过头,继续为铁血马燃起火焰开路。

    “谚火……”艾伦有些震惊,眼神抹去仅剩的犹豫,变得坚定明亮。

    “不光白费力气,还把丛林烧得破败不堪,你们已经活到头。上吧疾风猫鼬,给他们最后一击。”闻声不见人的残影骤然冲到他们前面,掀起形如波澜壮阔的气浪化为巨型龙卷风,刹那间摧毁铁血马前行的路线。

    “快点刹住!黑骑!”谚火见此突发状况,来不及发出正确指示,因为它的速度太快,由于惯性的原因还会持续奔跑,必会冲进化身为飓风斩的龙卷风。

    “还差点,绝不能放弃,求求你借我力量。”艾伦的右手爆出可怕的青筋,皮肤表层覆盖出白色的冰霜,溢出淡淡的冻结雾气,而手掌心似乎有个强烈的心脏在跳动,不断往空气吸收强大的无形能量,渐渐显现出模糊的轮廓。

    把你手上的盾往前方丢去,务必保证它准确无误地挡在你们正面,接下来该如何做取决你自己。

    艾伦不作多想,赶在龙卷风倾泻出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飓风斩攻击前,尽数把魔力灌输进盾内,强忍住寒气对肌肉的麻痹感,使出浑身解数迎着飓风斩掷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